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25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報給你看】
尚善國番外之〈一個徒弟一個坑〉董妮
卓不凡隱姓埋名居於槐樹村很久了,久到江湖上都以為醫聖早亡,只有槐樹村裡出了個不自量力的傢伙,妄圖挑戰權威,自號「賽醫聖」。
沒人拿他當一盤菜,但今天,素有「第一名捕」之稱的蘇覓音和「盜神」商昨昔卻連袂拜訪村中的小醫館。
人皆好奇,假醫聖醫死人了嗎?官府這麼大陣仗?
卓不凡自己也很納悶。「找我什麼事?」
蘇覓音但笑不語,商昨昔白眼翻得半天高。
「那個三塊玉于百憂是你徒弟吧?」他前些日子偶遇那人入屋行竊,觀其身法,極其眼熟,但水準差到爆。「你徒弟太爛了,好好的絕世輕功被他練成三腳貓,你還放出去丟人現眼,要不是商爺插了一手,你就要進官府去撈人了──」
「嗯嗯!」蘇覓音輕咳一聲,打斷他的話。身為執法人員,卻包庇飛賊──好吧,是義賊,並不是件值得大聲誇耀的事。
卓不凡想了一下。「三塊玉……是他啊!」挺漂亮的小夥子,醫術不錯,給他貢獻了三方稀世美玉,讓他一年湯藥費無虞。不過……
「我是醫聖,只要他醫術過關,我管他功夫好不好?」
「你太不負責任了。」商昨昔伸手揪起他的衣領,只見二師兄形容大變,一頭青絲盡成銀雪,領口下,凸出的骨節是他瘦弱的證明。曾經威風凜凜、謫仙般的人物啊,如今……他頹然放下手。「把你徒弟叫回來重新管教,武藝未成,不准出師。」
「他出去是做大夫,要那麼高的武功做什麼?」
「他要劫富濟貧,就要有基礎的武藝防身。」
「那叫他別幹了,專心行醫就好。」
「劫富濟貧是如此光明遠大的事業,你敢禁止他?」
「小師弟,你不會看上他了吧?」卓不凡睨他一眼。
商昨昔白皙如玉的面皮上閃過一抹紅雲。適時,蘇覓音的目光也轉到他身上,就此定住。
商昨昔被看得渾身不對勁,差點就像只猴猻似地縱跳起來。
「都看著我幹麼,劫富濟貧本就是好事……」盜神正是賊祖宗,自然看于百憂順眼。
「你若欣賞他,不如你收他做徒弟,橫豎劫富濟貧這行當你熟,你教出來的成果一定比我好。」卓不凡毫不在乎,直接把徒弟送人。
商昨昔有些不可思議。「那是你徒弟耶?!」
「我有正式的、記名的徒弟總共幾百個,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你收那麼多徒弟幹什麼?」
賺束脩。但這話卓不凡不會說,傳揚出去,聲名大損,誰還來拜師?
商昨昔還想再問,蘇覓音阻止他。二師兄不想說的事,一定有他不說的理由,她尊重他。
「二師兄若有差遣,儘管吩咐,我夫妻義不容辭。」
「嗯。」卓不凡想了下。「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會取『賽醫聖』這麼風騷的名字,除了你還有誰?」熟悉卓不凡的人都知道這事,但他不出面,必有他的理由,大家也不好來打擾,便裝作不知。商昨昔等人哪裡曉得,卓不凡是身體需要槐樹村地底的靈藥滋養,才離不開此地。
「二師兄此舉,是想告訴我們你安然無恙吧?」蘇覓音說:「但改名賽醫聖,從此既是醫聖,也不是醫聖。二師兄有意擺脫過去,我等一定配合。」所以大家不會把他的事宣揚出去。
卓不凡淡淡地笑了。「你二人若無他事,就留下來住幾天吧!」大家續續舊情也好。
「當然要留。」商昨昔搶口道。搶師兄徒弟這種事雖然有點離譜,但于百憂確是個人材,不好好栽培,可惜了。
於是,商昨昔和蘇覓音在槐樹村住了兩天,方告辭離去。
此後每隔一、二月,卓不凡都收到他夫妻送來的各式珍稀藥材。他們怕是了解他身體的狀況了。
那兩人眼睛比刀還利,難怪近年來,尚善國治安大好。
又過半年,席今朝也帶著妻子來了,奉送藥材若干的同時,也抱怨道:「二師兄,你徒弟拐了我徒弟離家出走。」
「啊?」怎麼聽來,好像他教出來的徒弟都不太幹好事?
「二師兄,你要不要把弟子招回來,重新管教一番?」要不席今朝都想自己出手了。
「好麻煩,你看著辦吧!」卓不凡是個不負責任的師父,所以做他的徒弟都有點可憐,隨便兩句話就被賣掉了。
再一月,顧明日也尋上門。先送藥材,再道:「二師弟,我把你徒弟困在機關樓裡了。」
「我明白。」那傢伙必定招惹了大師兄家某個人,才被教訓了。小孩子犯錯本來就要處罰。「大師兄請便,只要不把人弄死,什麼都好說。」
然後卓不凡開始思索,自己是不是收太多徒弟了,總有人找他告狀,這樣很煩耶!
是不是別再收徒弟比較好?那已經收的,就驅逐出門算了……唉,束脩又沒多少,卻弄得他頭痛。
又半年,一個男人身後背著一張椅子,上頭坐了個豔美如花的姑娘。她見了他,笑得像隻偷著雞的黃鼠狼。她正是曹天嬌,男人便是吉丁。
「小師妹!」卓不凡真後悔收徒了。「又是我哪個徒弟闖禍了?」
「二師兄的徒弟?我不知道啊!你收徒了?」曹天嬌一臉疑惑。「我來是想告訴你,我遇見你初戀情人的大哥了。」
「誰?」他都不記得自己有過初戀了。
「鑄劍山莊的曲問情嘛!他弟弟曲無心不是你的初戀情人?」
「妳也知道曲無心是弟弟,弟弟意指男人,我怎麼會愛上一個男人?」
「但曲無心長得很漂亮啊!你小時候不是把他錯認成姑娘,還差點做了人家的女婿?」
卓不凡整張臉黑了。那是他漫長人生中極少極少的一個污點,他一直掩藏得很好,她怎麼會知道?
「是誰告訴妳曲無心的事?」
「大師兄啊!他前陣子叫我幫忙收拾幾個叫什麼……一斛珠、銀元寶的,好怪的名字。反正我那些天跟大師兄到處玩,聽了很多二師兄的事。其實……二師兄,我想告訴你,戀愛不需要講性別──喂,二師兄,你別走啊!聽我說完嘛!二師兄──」
卓不凡一步都不停。又是徒弟惹的禍、又是徒弟惹的禍……怎麼他的徒弟淨惹事?
他後悔了,他不要徒弟了,他要把他們全部趕出去!
「二師兄!」又一個聲音追上來,但不是曹天嬌。是商昨昔夫婦又來了。
卓不凡愣了愣,被地上一個小土坑絆了下,身形略微搖晃。
他看著那個坑,想起兵書上說的陷馬坑,那可是害人的玩意兒,他怎麼覺得徒弟就好像那些坑一樣,一路絆著他。
沒多久,連顧明日和席今朝也來了,都是為了他徒弟。
卓不凡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請他們看著辦。
從此以後,卓不凡的漫漫人生中,最不缺的就是告狀。誰教他有幾百個徒弟,他們一人惹出一件事,就夠他耳朵癢三天。
一個徒弟一個坑,幾百個徒弟……放眼將來,處處是坑。


.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0-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