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703
娘子不二嫁 2
淺笑
702
娘子不二嫁 1
淺笑
701
大笑迎貴夫 3(完)
漫卷
700
大笑迎貴夫 2
漫卷
699
大笑迎貴夫 1
漫卷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美狐王《上+下》
作者: 雷恩那
系列別: 采花系列1265
定價: 420 元
網上購書: 336 元
會員價: 315 元
出版時間: 2015/2/12
第一章
此回,是他第十次的閉關神煉。
他將肉身圍護在凜然峰上的巨大樹心之中,無一絲亮光滲進,圈環他的俱是寂靜的氣,他自在使動。
身外的氣於是內化了,行在他的血肉內,遁進他的心與念之中,在根深樹大的木心裡,無天亦無地,無日也無月,無窮更無極。
之所以醒來,是察覺到氣中的一股波動。
那股玩意兒似有若無,無時,彷彿化在無窮當中,有時,竟極其強大……破天荒勾起他的興味。
他神識出竅,飛離暗黑,追蹤那股氣的來源。
凜然峰位在中原漢地的西南邊陲,峰下有大川流過,兩川交會帶來無限商機,小小漁村於是聚來更多百姓,不僅漢族人,東南西北的少數部族亦有不少人攜家帶眷在此落地生根,船運與陸運漸興,不出百年,當時的小漁村已成這一座生機盎然的峰下城。
然,那波動源頭不在喧囂熱鬧的城中,卻在白雪皚皚的峰頂。
漆黑樹心中,雙目輕合,宛若雕像的他,嘴角微動——
「香……」
香氣並非單純花味,而像日陽落在樹梢、蒸透了無數花露,同時又揉過軟泥,層層疊疊過後才有的醇香……
不僅香,還相當、相當溫暖。
這隆冬之際的雪峰無端端變得和煦慵懶,竟令他想回歸真身模樣,在厚厚雪地裡打滾、奔跑。
……咦?想滾進厚雪裡也就算了,他還突兀地感到……飢渴?!
十層修煉,開始的「築基」等幾個大關,皆是百年修煉,似乎在完成第一個百年修煉後,他就不再依靠食物和飲水活命,偶爾飲食,常是好奇東西的味道,與止飢解渴什麼的,半點扯不上邊,而現下,他竟有飢腸轆轆之感,喉頭還渴得微燥!
莫非進到旁人設下的幻術裡?
他內心並無驚怖,倒是冷笑一波波湧上。
第十回的神煉閉關不過數十年,他才稍稍放手,何路不長眼的敢來踩盤?
幻身隨風,下一瞬,他找到那股沛然香氣的所在——
一個……十二、三歲模樣的女娃娃?!
「小黧哥哥,咱們到了嗎?我想我爹,你在這兒瞧見我爹了是嗎?」
女娃兒說話語調有些軟綿綿,但字字清晰,厚實的襖衣、襖褲,再加一頂包耳小襖帽,將小小身子裹得圓滾滾,她賣力地在雪地裡行走,儘管踩得一腳高、一腳低,但下盤頗穩不見踉蹌,看似打過習武根基。
跟在身後的小少年沒答話,她忽然站定回首。
有瞬間,她迸發出來的氣是緊繃的,伴隨鴉色般的濃重沈默。
但短短一個呼吸吐納,女娃兒的神態彷彿又雲淡風輕。
「小黧哥哥……」她扯唇,梨渦溜現。「你肚餓了是吧?呐,我有豆包米糰子,是竹姨一早揉的,給你,全都給你。」說著,從襖衣領口暗袋裡掏出一個竹葉包,朝目中精光亂綻的小少年遞去。
小少年沒領她的情。
「小黧哥哥,我想我爹了……我只是想找到我爹而已,你、你……」
女娃兒話尚未道盡,她的「小黧哥哥」已暴起攻來!
小少年以不可思議的力道彈躍、飛撲,面貌與身形驟變,亮出尖牙銳爪。
面對他猛然異變,小姑娘只是緊閉雙眸,十指握拳,兩臂交叉擋在面前。
她什麼都沒看,似什麼都看透,最後選擇不看。
轟——
「小黧哥哥」非但一撲未中,還被一股無形的氣壁倒擋回去!
這一下始料未及,異變的肉軀遭反擊彈回,連著撞斷兩棵老松才止了勢子,松枝上的大小雪團啪嗒啪嗒直落,全砸在被震昏的毛茸茸獸身上。
原形畢露。
是一頭毛色黑中帶黃的黧黑野狐。
巨大樹心裡的人淡淡哼了聲,對這種「誤入歧途」而食人、食人後又加深妖化的低等地狐,他是相當看不起的,不僅看不起,還惱恨得很,就是有這樣不爭氣的傢伙,搞得狐族尊貴身分一墜再墜。
在上古時候,修煉至九尾的天狐可是能將貔貅或麒麟等輩擠到天邊去,哪像如今這世道,跟「狐」扯上邊的全是臭名。
再者,人有什麼好吃?靈氣薄弱不說,多的是糟七污八的心腸血肉,臭不可當,腥臊難聞……當幻身倏地移到女娃兒身畔時,他內心對「人」這種活生生玩意兒排山倒海的腹誹驀然一頓。
女娃娃雖有氣壁護守,但使得實在不純熟,那無形之氣將地狐彈飛,產生的後勁也令她吃了點苦頭。
她倒臥雪地裡,閉眼咻咻喘氣,襖帽飛開了,烏亮柔髮掩住她半張小臉,看起來幼弱可欺……但,是啊,這隻娃兒當真美味,極其美味,美到他都沒法繼續責怪那隻黧黑地狐,若在他極年輕、極渾沌的時候,能否抵住眼前這隻較一般地仙或散仙靈味更純美的娃兒,他竟也沒多少把握。
幻身在她身旁挪移,居高臨下俯視。
她的手背隱隱有未褪的金光,流金形成某種圖紋,是一種古老的護身符,與她自身沛然的靈氣相輔相應,可攻亦可守。
他先是好奇符咒的來處,跟著思緒一轉——
女娃兒莫非是傻的?
適才她自言自語得不到回答,回首瞧她的「小黧哥哥」時,明明瞥見地狐不及收起的尾巴和頭頂突現的狐耳。她沒先發制妖,倒傻乎乎想粉飾太平,以為拿豆包米糰子便能誘開地狐對她的執念……
怪得如此出奇。
這娃兒……是人吧?若不是,是何物妖化?
想看得再仔細些,幻身於是傾低下來。
千年修為讓他幻化的指往虛空輕揮時,即使未真實觸及她的身膚,亦能輕易撥開那些覆額、掩頰的髮絲,使她露出整張清秀容顏。
攤開五指覆上她的天靈、她的額面和眉間,最後緩緩移向她左胸房。
是人,沒錯。
魂魄、骨骼和血肉,活生生的,如此真實。
就在他要撤回手掌時,小姑娘顫顫的墨睫掀了開,汪汪的兩丸黑瞳竟直勾勾望住他的臉!
……她看到他了?
如何可能?!
他雙眉略蹙,幻身未移,盤算著以靜制動,豈料她眸光雖放在他臉上、身上,卻對不上他的眼。
她並非看到他,而是感覺到了。
「爹……」那聲輕喚含在她小嘴裡,軟軟糯糯,充滿依戀。
他兩眉沈得更低,靈鼻淡哼了聲,那聲音自然只在巨木樹心裡迴響。
幻身倏地退開,女娃兒一驚,猛然撐坐起來——
「爹別走啊!我會乖,靜兒會乖,爹別又走遠不回來啊!」
她小臉蒼白,身子有些挨不住地晃了晃。
在感覺那股強大的氣並未離去,而是環繞於身旁,她似乎心安了些,但手背上的圖紋卻在此時加倍地燦耀閃動,如活火流金……按理,她召出氣壁之後,圖紋符咒就該消失,為何仍閃閃發亮?!
莫非——
「不是……不是爹……你是妖。」
在她手背上入符的巫族長老們說過,圖紋符咒若現,便是妖物近身。
而且圖紋亮到一整個燦爛奪目,這一次絕對是大妖中的大妖!
聽到那個刺耳的字——「妖」。樹心裡的修行者突然睜開雙目,黑藍色眼瞳畏痛般地縮了縮。
是可忍,孰不可忍,行走在這片大地千年,有恩不報不算差,有仇不報是人渣,是非黑白皆能顛倒,但就是有那麼一、兩件事非護到底不可。
幻身被召回,神魂入竅,第十次的神煉未至功德圓滿,他已提前出關。
之前所下的功夫雖非全數付諸流水,多少是要折損一些。
但損了便損了,以他的天資神慧重新閉關精進,再衝關不難,眼下有更緊要的事待辦——他必須好好糾正這來路不明的女娃兒。
「誰是妳爹?有妳這樣半路認爹的嗎?還有,妳才是妖。」
剛剛還在驚疑那股強大的氣怎會突然消失不見,下一瞬,小姑娘秀眸圓瞠,怔怔仰望那道突然從虛空中驟現的修長身影。
細長微挑的眼,秀麗細緻的眉弧,鼻梁直挺得很有些倨傲神氣,底下是一張泛出桃紅的薄嘴,膚色較雪更白三分,且白到發透,彷彿吹彈可破……應該嗯……是年紀很輕的男子啊,卻有滿頭雪亮的髮,髮絲極長極柔軟,隨風飄揚時,晃出雪霽天晴般溫潤潤的光。
大雪天裡,他從頭到腳僅套著一件寬鬆白袍,連腰帶也懶得繫,於是冷風颼颼地從他的開襟、闊袖、廣襬裡灌進,他無覺似,動也未動,好像套上衣物只為了不赤身裸體,跟保暖毫無干係。
唔,竟連鞋襪也沒穿,赤足大咧咧踩在雪地上,真不怕凍啊……
突然,那雙骨肉勻稱的美足朝她跨近,她回過神,吶聲辯道——
「我不是妖,我是人。我有名字的,我叫秋篤靜……」說著,秀指忙在雪地上寫出自個兒的名字。她再度仰頭看他。「我爹和阿娘給我取的,我是人生父母養,我不是妖,是人。」
「人生父母養嗎?既是這般,妳出來找哪門子爹?」
他的嘲諷令她又是一愣。
他薄唇再掀,慢悠悠地問:「萬物生靈何其多,非人的話,就一定是妖嗎?若以修行論,人出生為人就占了頭等大利,其餘生靈要想修出成果,怎麼也得從幻化人形開始『築基』,妳說這公義嗎?」
瞥了眼雪地上的名字,他的笑更為清冷——
「我也有名字,就我自己取的,如何?我們這種一層層衝關上來的,自生自養,自修自煉,何來爹娘照看?所以妳說,非人的話,就一定是妖嗎?」
秋篤靜腦袋瓜夠暈了,此刻更被問得暈頭轉向。
然一句話突地劈開她渾沌的思緒。
記起不久前曾跟巫族裡的太婆們一塊兒剝黍米,老人家與她閒聊時提過,她們說——巫與道合,道與佛通,而人身難得,佛法難聞。
也就是說,要開悟成佛,得道升天,必得透過人的這一個肉身。
人,出生為人,真的就占了大利。
占頭等大利卻去低看其他生靈,以為非人即妖,她的眼界真否太過狹隘?
「……對不住,你、你問得好,是我不對……太武斷又太無禮。」略頓,她深吸了口氣,很盡力地端挺上身,朝他拱手福身,語氣鄭重地再次報上。「在下秋篤靜,請問兄臺貴姓大名?」
小姑娘家毫無預警認錯,認得乾脆俐落,還擺起江湖禮數,饒是他道行深厚也被弄得心裡一咯噔。
更覺奇詭的是,她對於「非人」卻能化作人的生靈似乎司空見慣,見他虛空現身,驚訝歸驚訝,卻未嚇得口吐白沫、吊眼昏死過去。
小傢伙有點意思。
「白凜。」他嗓音融在風裡,虛無也真實。
秋篤靜想了一下,點點頭明白了。
肯定是白雪之白,凜然峰的凜字,他名字自取,「白」是他身上顏色,「凜」是他居住之地,「白凜」二字頗有他的神氣。
「妳上山找爹,為什麼?」
他清冷聲音像醍醐灌頂澆淋腦門,秋篤靜不禁一震,神識清醒好幾分。
「我爹他……啊!小黧哥哥!」她之所以倒地,頭昏腦脹,氣喘吁吁,是因為使符喚出氣壁,由於是頭一回召喚,使得毫無章法又亂七八糟,根本拿捏不住勁道……而被彈飛的那一個無事嗎?能、能活嗎?
她爬起,又跌坐,手腳並用再爬起,沒兩步又晃倒,頭重腳輕得頗嚴重,待第三次幾要倒地時,一只雪白闊袖斜裡伸出,穩穩托持她的背,隨即拎住她襖衣的後領子。
「多謝……等等!你別過來,別過來,危險啊!」終於站妥,她喘息,很靦覥地道謝,手背上方見穩定的圖紋突然又激光亂竄。
她兩手趕緊往身後一縮,試圖藏起那個能護她周全的入符,急聲道:「我以前沒使過的,我怕制不住會誤傷你,你……你先別靠近。」
白凜神情微異,然電光石火間便回復清傲模樣。
「妳手背上那玩意兒再強個十倍,我也沒放在眼裡。」他撇唇冷笑。「妳還是先顧好自個兒再操心別人吧。」
秋篤靜白頰一赭,低頭又道了聲「多謝」,才趕忙朝兩棵被攔腰撞斷的老松方向奔去。
一團黧黑皮毛在雪地裡格外顯眼,死死癱躺著,野狐一動也不動。
「小黧哥哥……小黧哥哥……」她跪坐下來,將狐首抱到大腿上,再摸狐的鼻端和肚腹,隱隱約約感到一抹生機,卻不十分確定。
她攬著狐首,上身微微地前後晃動,抿著唇望向跟在身側的白凜。
她不知道為何要看他,這是個自然而然的舉動,她亦不曉得自己此時凝望他的眼神,是帶著如何的希冀與莫名的依賴……像似他很強、很行,他道行高深、絕頂聰明,能為她解答。
他當然很強、很行,不需誰來誇捧,但小姑娘兩道明月般乾淨的坦率眸光還是熨得他心裡挺舒坦,他輕哼了聲,口氣隱隱有些不耐煩似——
「這隻黧狐死不了,只是被打回原形罷了,再想修煉成人得看有無慧根跟機緣,不過依我看,難了。」裸足落地無聲,厚雪上不見腳印,他繞著她和地狐踱了一小圈,最後席地而坐。
他頭略偏,細長眼底寂寂生輝,目光直直落在她臉上。
「牠想吞了妳,妳倒心善,還怕牠活不了。」
秋篤靜年歲雖小,也不是聽不出他話中嘲弄。
她面頰紅紅,神態卻顯幽靜,是知曉懷中的黧狐能活下來了,她高懸的心終能歸位……能活,那就好,那樣很好……
「小黧哥哥……牠很努力了。我知道的。」緩緩撫著狐首與狐背,順著那黑中帶黃的毛,她靜靜說:「我們是朋友,小黧哥哥說,牠要跟我做朋友,牠是我在峰下城這兒頭一個交上的朋友……雖然不是天天見面、時時玩在一塊兒,但每隔一小段時候牠就會出現,牠會跟我說許多有趣的事,帶我進山林裡玩,我知道牠已經很努力、很努力了……」
很努力什麼?白凜想了想,俊眉微地一挑。
「妳來峰下城多久了?」他狀若隨意地問。
她低聲嚅著。「十歲那年,爹帶我來的……我今年十二了。」
白凜聞言嘿笑了聲。「看來是我小瞧這位『黧兄』,牠與妳相識兩年,竟忍到今日才出手,確實是很努力、很努力了。」
努力什麼?自然是個「忍」字。
他說話就是這般尖酸刻薄,這麼氣人,可眼前的小姑娘脾性著實太好,小小年紀修為甚高,竟也不怒不躁,全由著他說,至多……就是粉靨更紅了些,張了張唇有些欲辯又止的。
他訕笑的語氣忽而淡淡默了,好半晌才又拾語,口氣竟一轉沈穩——
「妳究竟知不知曉自己在幻化成精的妖物眼中,是如何的香氣四溢、美味誘人?」看她摟著那頭黧色野狐怔怔然的無辜樣兒,他仰首一笑,越發顯得鼻高唇薄,更現涼薄狠勁——
「如妳這樣的『大補極品』絕世難求,慣於食人肉身、吸取靈氣來衝關修煉的精怪竟能忍過兩個年頭,看來妳的小黧哥哥對妳這個小友確實依戀,多少是有些真心實意,可惜情不敵魔心,始終是要敗下陣。」
她猶是一臉欲言又止,而眸心湛湛,如攏著水氣。
沒有讓眼中的氤氳氾濫開來,她僅用力吸吸鼻子,儘量穩聲問道——
「你也是需要汲取天地靈氣用以衝關的……的修煉者,」生生嚥下「精怪」二字。「你為什麼沒想吃我?」
他的氣場強大驚人,對她卻不具威脅,她感覺得到。
他看她的眼光與小黧哥哥更是全然不同,小黧哥哥眼中的掙扎,她看得一清二楚,惡意與善意交疊相煎,矛盾之間的拉扯最終會逼瘋心智,她沒有怪小黧哥哥,只是有些說不出的輕鬱。
至於這個叫白凜的修煉者,就是很……從容神秘。
說她是絕世難求的「大補極品」,卻沒要食她的企圖,他看她的眼神清清朗,甚至有些疏淡,若說有些什麼,也僅是帶了點兒好奇。
白凜屈高一腳,手肘撐在膝處,以掌支頤,漫不經心般瞄她。
「吃妳?哼哼,弄得血肉模糊、肚破腸流嗎?那麼失格失調的事怎符合我的行事作風?我若要吃,定是讓妳將自個兒打理得乾乾淨淨,然後心甘情願求我吃妳,那才高段。」
秋篤靜沒遇過這麼狂妄自大的……好吧,暫且稱他是「人」。
但他的話雖狂傲,神態卻淡淡然,那樣子一看就讓人覺得他不是說大話。
「我不會那樣做,不可能要你吃我……」她勇敢抬頭。
白凜眉角微挑,不語。
突然沈默的他似乎陷入深思,秋篤靜心一凜,只覺那一頭白泉雪絲襯得他的黑眉墨睫格外分明,黑藍眼瞳晶亮迫人。
思忖之後得出結果,他懶洋洋啟口——
「妳說有沒有可能,妳是我該渡的劫?也許過了妳這關,修仙的路差不多到盡頭,就等最後的升天?」嘴角慵懶扯笑,輕眨長眼。「不過我對升天後要去的地方是沒多大興趣的,但必須是我不想去、不願去,而非我沒能耐、沒本事去。」
「……該渡的劫?」秋篤靜吶吶低語。「從『築基』入修行道,到最後的『渡劫』,渡了劫,便是『大乘升天』……」秀眸忽而一揚,望住他。「為什麼我可能是你的『渡劫』?」她哪能擺出什麼「劫」讓他渡?太高估她了啊!
雪髮襯出的面龐無端清美,他又歪著臉打量她片刻才低低笑出——
「這條道走這麼久,都走了十個百年,到今日才遇見妳這樣的絕世極品。香啊!透骨穿膚逸出來的美味香氣,妳道我不喜嗎?老實告訴妳,我可垂涎得很,但食生靈助修煉,這有違我的行事風格,須知成仙抑或入魔,全憑己心,我也很好奇自己將來會是大仙還是大魔啊。」白皙長指撓撓雪顎——
「食妳?不食?這在意志和慾念之間。所以妳說,妳可不可能就是我等了許久的那個『渡劫』?」
問這話時,他仍一臉、一身的清淡,彷彿僅是閒來笑問。
最多就是嘲弄了,夾帶兩、三聲嗤笑,除此之外,秋篤靜自始至終都感領不到從他身上透出的戾氣和惡意。
只是他口中的「十個百年」,那真真令她背脊顫抖,腦門發麻……但想了想,也是,他提到「渡劫」這一關,而修仙者要紮紮實實修到「渡劫」,是得經歷千年的淬鍊。
「不過,食不食妳、渡不渡劫,或是意志跟慾念什麼的,都可暫且擱下。」白凜深思般撓完下巴,改成兩指輕挲,而目中神俊。「呵,我現下感興趣的是,妳小小年紀對修仙一途知道的卻似不少,『築基』、『大乘升天』這樣的話從妳口中說出,半點不覺突兀,再加上妳這『大補仙丹』的體質,怎麼推敲都覺得來頭不純,即便是人,也不是個純然的普通百姓。」頓了頓,精光刷過瞳底迅速隱下,他慢吞吞吐語——
「妳爹和妳娘,至少有一個是修仙者吧?而且道行還不俗,依我瞧,應已修到半仙體。唔……是妳爹嗎?莫不是他把妳娘親當成『渡劫』,劫一過,他便撤身回歸,棄妳於世間,所以妳才會輕易聽信妖言,以為凜然峰上真有妳爹的蹤跡,巴巴地隨人家上峰頂,還險些被滅……我說的對不?」
秋篤靜訝然眨眨眼,抿唇不答即表示他所說皆中,只除一點她不同意——
「……爹才沒有遺棄我,我家竹姨說,爹是太愛我娘……那年我阿娘不在了,我爹跟著失魂落魄,後來才把我帶來峰下城,託給娘親的族人和親人們看顧。我爹是太傷心了,才不是棄我不顧。」
女娃嗓聲細軟,說話氣勢也不足,但徐穩的語調透出堅定意志。
唔,沒想到頗能說服他。
「好吧,妳爹不是棄妳,而是一時衝關不成,渡劫失敗,被反噬的力道打到幾乎魂飛魄散。」他緩緩挺直上身,睥睨般微揚美顎。「如此看來,妳爹道行雖有,心卻不夠強。可惜。」最後結語說得十分倨傲,大有「若是我絕不可能出錯,絕對強到頂破天」的意味。
那可惜之語落進秋篤靜耳中,卻自有一番理解——
心不夠強,是因為承載太多的情。
她不覺白凜太直白的評語有何不妥,亦不覺自個兒被冒犯,只是難掩落寞。爹的心,情太多,對娘用情太深,自然難過情關。
突然——
被她摟在懷裡的野狐動了起來,四肢揮顫,鼻頭皺起,喉音斷斷續續從牙關磨出,似在將醒難醒間,十二萬分難受。
「噓……沒事的,沒事的……」心猛地吊高。
看她手勁更溫柔地撫摸,眉眸輕斂的樣子彷彿虔誠祝禱,白凜嗤了聲——
「妳撫得再輕、再柔,也難撫去牠被打回原形所受的疼痛。待牠痛醒,必定一陣瘋咬,勸妳最好離牠遠些。」
「可是牠……牠在痛。」她沒鬆手。
不僅沒放開,反將呻吟聲越發粗嗄的小獸摟得更緊。「不痛了,很快就不痛,小黧哥哥,不痛了,沒事的……」
她倏地抬睫望來,白凜氣息微窒。
又是充滿希冀和莫名依賴的眸光,蠻不講理就想往他這兒尋求解決之道。
沒錯,他是很強、很行,道行高深又絕頂聰明,解決事情就跟切豆腐一樣,但有她這樣拜託人的嗎?眼神那麼無辜是哪一招?
腦中突然躍出她方才急著藏住手背上入符的那一幕。
她不熟悉入符的力量,擔心誤傷他,自個兒氣海都左突右衝,站不穩直打跌了,還緊緊張張嚷著要他別過去,替他危險!
他,在千年中分裂出九條尾巴,每條尾巴還隨著道行加深而持續變長、變豐亮的堂堂九尾雪天狐,裡看、外看、上看、下看,怎麼看都輪不到誰來替他危險,她一個小姑娘倒為他緊張兮兮。
一開始的感覺——荒謬!
再見她撫慰那隻黧黑地狐的模樣,他的荒謬中更透好奇。
然而此刻的她,怎麼也不肯放開惡狐,他這荒謬、好奇的心緒又添上了點什麼,但到底是什麼,他一時間弄不明白,就……整個胸中堵堵的,有點悶,恍若一股氣無端端翻滾著,意欲不明。
柳般的墨眉陡蹙,他不痛快了,但露出袖底的一小截指卻淡淡一揮。
秋篤靜忽然低喊了聲,發現懷裡的地狐在白凜那漫不經心的揮動下,毛茸茸的肉軀竟飄浮起來,即便她費勁地圈抱,卻也根本摟不住。
之所以放手,是因為地狐像又睡沈,喉中痛苦的嗄吼停止了,四肢、肚腹和狐首也不再不安地抽動或扭擺,牠睡著了,被不可抵拒的術法送入深眠之境。
這樣很好,也許眼下這麼做,最好。
就讓真身該受的疼痛在沈睡中慢慢卸除消盡,小黧哥哥少受苦,她心裡的悵惘會輕上許多。
「多謝……」眸光從浮在半空的地狐轉向面前男子,她泛紅的眼眶明顯忍淚,沈靜的笑不掩真心。「真的、真的……多謝你。」
白凜冷淡哼聲,仍一臉不豫。
廣袖再揮,將飄浮的狐身揮到身後,來個眼不見為淨。
「妳這脾性怕是像到妳阿爹。」心太軟,情氾濫,大大不妙。
他沒講明,但秋篤靜聽得懂他言下之意,徐徐掀睫便是一笑,白裡透霞的頰柔軟靦覥。
「其實你也是很心軟、很心軟。」
「……嗯?」白凜一副「妳瘋了吧」的驚絕表情。
很不好意思般揉揉發燙的耳,她似有若無避開他的注視,慢吞吞道——
「族裡幾位太婆們曾說,西南大地凜然峰的地靈大神根本睡死了,她們許久前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與地靈大神對話,試過兩、三百年,從太婆的太婆那時便一直嘗試,地靈大神約莫被吵醒,僅在百年前給了一次回應,說西南大地暫託看管,那守護者的靈修地就在凜然峰上……」話音輕靜,她迎向他的眼,梨渦笑現。
「我想,應該就是你吧。」
白凜面如沈水,幾縷既軟且直的雪髮卻詭譎地輕浮盪曳。
秋篤靜笑笑又說:「我感覺得出,地靈與你的氣相合,凜然峰的地根靈脈與你的修行正好相輔相成。人往土裡翻食,土地農作久了,就需要休養生息,地根靈脈也是一樣,以無形的氣經年累月滋養大地,久了也需要好好睡上一覺的,睡在大地萬物反芻回來的靈氣裡,所以地靈大神也在休養生息啊……太婆們說地靈大神睡死,我想那是因為有你,代為撐持四面八方的態勢,管著這片地方,所以地靈才能安心歇下。」
跟著她就遭到厲瞪了。
她心跳略促,撓撓臉,仍勾著嘴角。
「白凜的真身元神也是狐吧?」坦坦然任他瞪,因她正用欣賞的眸光端詳他的眼。「你的眼形真好看,細細長長,眼尾還有些像狐狸眼睛那樣往上挑,好有風情,我家竹姨說,狐族裡最多的就是美人,你美成這般,若非狐族,我可猜不出你元神為何了。」
那雙細長漂亮又飛挑的眼睛持續瞪她。
他的沈默和冷峻令她感到些許不安,覺得自己也許冒犯到他了。
垂下小臉,她揉揉還有些水氣的眼睛又揉揉鼻子。
暗自作個深呼吸,她小小懊惱又真摯道——
「……對不住,我說這些只是覺得……你必然是心地很好、很良善的。既然能受地靈大神託付,一定是很好、很好的……」後面的話戛然而止,斷音斷得無比俐落!
她在瞬間掩睫、合唇,氣息立時均勻徐長。
中招!
欸,中了九尾雪天狐的暗招,也實在沒法子,她小臉一歪,乖乖入睡。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