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98
胖妞秀色可餐 下
一筆生歌
697
胖妞秀色可餐 上
一筆生歌
696
誰說世子紈袴啊 4(完)
暮月
695
誰說世子紈袴啊 3
暮月
694
誰說世子紈袴啊 2
暮月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作者: 余宛宛
系列別: 采花系列1263
定價: 400 元
網上購書: 320 元
會員價: 300 元
出版時間: 2015/1/15
第一章
男人帶著頹廢神氣的蒼白臉孔,低眸睨看著廚房裡的長髮女人。
「怎麼一個人躲到這裡?」他朝她走近一步,只扣了兩顆鈕釦的襯衫隱約地露出胸膛。
「人太多了,不舒服。」
女人推開窗戶,夜風吹來屋外派對喧鬧的樂聲,揚起她及腰長髮、一身寬大長衫,並勾勒出她的纖細曲線。
男人走到她身邊,拿起啤酒罐放到她唇邊要她喝。
女人蹙了下眉,卻還是順著他的意喝了一口。
男人滿意地點頭,撫著她的臉頰說道:「就知道妳和那群愛呱噪的女人不同。」
女人仰起素白臉龐,黑眸閃著幽光,如冰玉手貼上了他的頸間。
「因為我和她們不同,所以你那年才會殺了我?把我分屍,把我的頭扔到海裡?」她問。
「妳——妳說什麼?」男人甩開她的手,驟退好幾步。
砰!廚房窗戶被一陣腥風掃過,重重地關上,女人的身子飛到半空中,無盡延伸的長髮瞬間如藤蔓似地纏住所有家具。
「你說——我哪裡和別人不同?是這樣不同嗎?」
女人拔起自己的頭,把臉送到男人面前與他四目交接——
★★★

「啊!」
許茗茗尖叫著躲到凌傑身後,嚇到只差一步就會膀胱無力。
「叫什麼,鬼片都是這樣演的。」凌傑把她從身後拔出來,繼續看著電視裡的女鬼頭在廚房裡追得男人團團轉。
「為什麼人變成鬼之後,就突然變得什麼都會了?」許茗茗仰起圓臉,目不轉睛地望著天花板。
電影裡此時傳來的尖叫聲,代表劇情演得正駭人。這些恐怖片,她可是「聽」得很有心得了。
「電視裡的鬼都是拍給人看的,這樣比較恐怖。」他說。
「真的鬼可以這樣嗎?」許茗茗瞄了一眼電視,又很快地別開眼,抓過一把魷魚絲塞到嘴裡壓驚。
「鬼魂是一種能量的聚集,能量會有耗盡的時候。他們也許可以拔頭,但不能二十四小時都拔下來,因為能量不夠了。」他說。
「你怎麼這麼清楚?」她問。
凌傑冰涼的手撫過許茗茗的臉龐,眼眸緊盯著她,薄唇一啟——
「因為我是鬼——」
許茗茗一愣,一個飛身便朝他直撲過去。「你騙鬼喔,我還沒聽過鬼會怕癢的。」她不客氣地伸出魔掌,進行搔癢攻擊。
「生前老習慣改不了啊!」凌傑笑到東倒西歪,拚命地閃躲著許茗茗的手。
許茗茗不客氣地善用體型優勢,對他進行第二輪攻擊,直到她自己也笑到喘不過氣來,這才鬆手躺在一旁喘氣。
「說真的,你其實很像鬼。」她撐起自己的身體,一本正經地看著他說道。
「有……嗎?」凌傑唇角笑容痙攣了一下。
「有,你每年回臺灣找我一次,每次都頂著年輕貌美的娃娃臉,就是個討厭鬼。還有,你的體溫也冷得像是從冷凍櫃裡出來的一樣,只適合在夏天當人形降溫器,出現在冬天就是整個讓人遍體生寒、涼徹心腑啊……」她邊說邊打了個寒顫。
「妳亂講,我哪裡年輕貌美,妳該看看我哥班狄克,他才是美到禍國殃民的那種,我充其量只能算陽光男孩。」凌傑猛掐了下許茗茗的肚皮,在她慘叫著反擊之前跳著離開。「還有,不是我沒變,是妳一直在變胖。妳這六年來至少胖了七公斤,這陣子居然還血壓飆高,是嫌自己老得不夠快嗎?」
「天啊!拜託你不要再跟你那個和你沒有血緣關係的繼兄班狄克混在一起了!說話真是愈來愈不討喜了。」許茗茗哀怨地瞪了一眼這個因為母親再嫁,高一就移民到美國的好友。
「這事跟狄克無關,我純粹是為了妳的健康著想。」凌傑拍拍她的臉龐,起身說道:「我去洗手間。」
「嘿,不是自稱是鬼嗎?幹麼還上洗手間?」許茗茗朝他扮了個鬼臉。
「當然是看看我的鬼朋友會不會從馬桶裡冒出來找我。」
「臭凌傑!」許茗茗朝他的背影扔去一顆抱枕,倒回沙發裡,不自覺地撫著肚子上那圈肉。
六年前,在她外文系大四畢業前夕,因為媽媽過世而接手她留下的兩間超商後,她忙著讓自己畢業、忙著照顧弟弟、忙到甚至沒時間注意自己。
螢幕裡傳來一聲慘叫,許茗茗不自覺地抬頭一看——嚇!男配角正被女主角分屍,整間廚房裡噴滿了猩紅血跡。
許茗茗立刻轉身跳離沙發,免得她被嚇到口吐白沫、心臟病發。
她是很愛看恐怖片,喜歡腎上腺素分泌的刺激感覺,但不是一個人看啊。
怪了,凌傑怎麼去這麼久?
啪,客廳裡的燈在瞬間熄滅,黑黝黝的客廳裡,只有窗簾隨風飄動以及電影裡淒厲的尖叫聲在空氣中迴響著。
「凌傑,你如果再敢扮鬼出來嚇人,我這輩子都不會再理你。」許茗茗按下電影播放暫停鍵,牙齒打顫地說。
她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年,凌傑臉色發青、眼冒寒光地從她的廚房裡走出來的鬼樣子——因為她當時真的嚇到差點尿失禁……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凌傑唱著歌,手拿一個LED燭檯,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許茗茗看著他,感動地紅了眼眶。
「祝妳生日快樂!」凌傑唱完最後一句後,把蠟燭放在桌上,用力地鼓掌。「妳快點吹蠟燭許願。沒有蛋糕,妳不准再吃了。」
「對喔,還要吹蠟燭跟許願喔。」她恍然大悟地說道。
「幹麼一副跟生日蛋糕很不熟的樣子。快許願。」
許茗茗乾笑著,不敢說這些年除了他之外,沒人幫她過生日。
她啪地一聲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大聲地說道:「我希望便利商店趕快請到夜班的人;希望下個月可以正常休假,在家睡上三天三夜……」
「停——妳這是什麼願望!」凌傑氣到額爆青筋的模樣,才勉強符合他二十八歲的真實年齡。
許茗茗睜大她那頂著連熊貓都會佩服的黑眼圈雙眼,一臉茫然地看著他。
「這願望有什麼不對?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久沒睡足八小時了……當便利商店的店長很辛苦,要墊所有人的檔啊。」許茗茗用手指撐著眼皮,哀哀慘叫道。
「妳許的願望一點夢想都沒有。還有,人家許願是十指交握成拳,妳雙手合十,是不是還要拿香拜拜啊?」凌傑說。
「呵呵,店裡初二、十六拜習慣了嘛。」許茗茗抓著頭,原就蓬亂的自然鬈這下子變得更亂了。
「妳給我重新許願,生日許願就是要許不實際的!」凌傑說。
許茗茗雙手交握,低頭閉眼認真想著最不實際、最有夢想的願望。
不實際的夢想有哪些呢?為什麼她現在一個也想不出來?以前她鬼點子不是還挺多的嗎?現在怎麼癡呆至此?
「一定要許三個願望嗎?」許茗茗用力握緊顫抖的雙手。
「許不完的,我幫妳許。」凌傑也握緊拳頭,很想給那個害她淪落到這步田地的弟弟許天翔一拳。
許茗茗點頭,低頭許了願,吹熄了蠟燭。
「許好了嗎?」
「一願我們友誼長存。」許茗茗瞄了凌傑一眼,聲音很快地轉低。「二願天翔能夠早日遇到善友,回頭是岸。」
凌傑火了,直接抓住她的肩膀大叫出聲。「妳弟弟幹麼要遇到善友?反正他只要懂得繼續遊手好閒、當散財童子,就會有個做牛做馬、心慈手軟、不分是非的姊姊來替他收拾善後。」
「我媽臨終前,我對她發過誓,說會好好照顧天翔的。」許茗茗一想起過世的媽媽,表情就變得沈重了起來。「你也知道我媽家族那邊的女人都有點通靈體質,她好像能預知到我弟的下場,所以才……」
「我不用靈異體質也知道妳弟的下場一定會很悽慘。他都二十四歲了,還要妳跟在後頭把屎把尿!妳一肩扛下超商,排到的都是別人不要的班、不要的假,賺到的錢卻都給了那個無所事事的小鬼,妳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清醒!」
「息怒息怒。」許茗茗連忙拉著他坐下,露出寵物般討好的笑容拚命對他咧嘴。「今天慶祝我生日,千萬不要生氣啊。」
「喂,妳二十八歲了,還要再自欺欺人多久?」凌傑看著頭髮胡亂紮在腦後,穿著寬大上衣和寬鬆運動褲,已經完全不顧形象,放假只想窩在家裡看電視的宅女許茗茗。「我認識的那個青春又有活力的許茗茗到哪裡去了?妳把她給我找回來。」
許茗茗胸口一窒,低頭絞著手指頭。「我們就兩姊弟相依為命了。」
「他有把妳當姊姊嗎?沒有,他當妳是提款機,一個月回家來提款一次。他已經二十四歲了,該懂得自己承擔了。還有,妳只是店長,超商的實際擁有人是妳弟,妳管那麼多幹麼!」
「可我不當店長,不幫忙管店務,那他……」許茗茗抬頭一看到凌傑快噴火的臉龐,連忙改口說道:「那我這麼多年的心血怎麼辦?」
「對,社區型的超商營業額可以高到總部派人來看,很有成就感,但是,妳有必要拿命來換嗎?妳媽就是肝病走的,妳也要重蹈覆轍嗎?」凌傑忍無可忍地拉著許茗茗直衝到洗手間的鏡子前,強迫她看著自己。「妳看看妳——頭髮枯黃像稻草、唇色灰白、四肢浮腫,妳哪裡像二十八歲,妳像三十八!」
許茗茗望著鏡子裡那張看起來快要哭出來的臉,驀地別開頭。
見鬼了!她看恐怖片是在怕什麼,會有人比她的臉更恐怖嗎?
她確實好久沒有好好看過自己的臉了,因為她不敢看。每日累到倒頭就睡,休假一定是在家裡窩上一整天,她甚至想不起來上次發生有趣的事情是在何時?是去年凌傑回國的時候嗎?
「你讓我好好想想。」許茗茗置於身側的雙手握得死緊,免得她給自己幾巴掌。
「連想都不用想!離開就對了。」凌傑握住她的手,聲音哽咽地說道:「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在妳身邊陪多久,所以妳一定要學會好好照顧自己……」
「我不要聽這種話!」許茗茗打斷他的話,好像這樣就不會有壞事發生似的,可才碰到他冰棒似的雙手,她便又忍不住叨唸道:「你的手也太冰了吧,是有多氣血不足?你那個繼兄班狄克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你?你們在美國時不是鄰居嗎?我看我還是去抓幾帖四物,讓你帶回去進補。」
「不要試圖想轉移話題。」凌傑說。
「我沒有。就算有,也不是故意的。」許茗茗吐吐舌頭後,哀怨地瞪他一眼。「以前的你才不會說我試圖想轉移話題,都是班狄克害的。」
「妳要知道我這種程度在狄克面前只能算是口笨舌拙,他在面對不順眼的事情時,發言比我銳利十倍。」凌傑說。
「是,你的狄克先生又美又聰明,做什麼都如魚得水,簡直是人間極品。但我一點都不想跟他見面,免得因為被他看不順眼,被攻擊到傷重不治。」許茗茗笑著揶揄這個把大他三歲的班狄克當神的傢伙。「不過最厲害的是,你媽跟班狄克爸爸結婚三年就離婚,班狄克的爸爸之後又再婚了,而你居然還對班狄克那麼兄弟情深……」
「妳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我只是希望妳過得好。」凌傑握著她的肩膀,正經地說道。
「我知道,所以才乖乖聽訓啊,這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就是你了。」她張開雙臂給他一個熊抱。「我會為了你對自己好一點的,我明天就去你家附近那間SPA中心好好地愛我自己,這樣可以了吧?」
「很好,不准騙我喔,因為我『可能』會跑到那裡去查勤,看妳有沒有到。還有啊,SPA和運動這種事都不能只做一次,妳接下來要注重飲食和運動,每週運動三天,一次至少三十分鐘……」
許茗茗看著認真規劃中的好友,根本不敢說她的SPA會員是因為弟弟女友在推廣,她被強迫推銷中獎,花了兩萬繳入會費,除了泡湯是免費的之外,其他使用都還要自費。
天知道,許天翔上個月說有急用,又跟她借了五萬,搞得她手頭也很拮据。只是那傢伙無所事事,一個月還能花掉近十萬,到底是花到哪裡去了?
「……狄克說過,習慣是因為日積月累的重複行為在腦部留下了神經通道痕跡,所以才變成了習慣。壞消息是,想改變需要毅力;好消息是,只要培養出新習慣就可以了。所以,妳要改掉對許天翔心慈手軟的習慣。」他說。
「班狄克也太神了吧,連這也知道!好想看看他究竟長得有多三頭六臂,下次拿他的照片給我看,你不是說他美到讓人目瞪口呆、人神共妒的地步嗎?」她說。
「狄克最討厭拍照了。」凌傑胸口一窒,怕她看了照片之後會想和狄克見面,因為那樣的後果,不是他能承受的。「喂,我們繼續看片子吧。」
「好好好,剛才死得正精彩,沒看對不起自己。」許茗茗的注意力馬上被轉移,拉著他坐回沙發上,一手按下遙控器,一手則繼續緊抓著他的手臂。
只是,凌傑的目光此時沒看著電視,而是看著兩人交握的雙手。
其實,這個傻丫頭最該害怕的是他。
所以,他真心期盼她永遠不會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
★★★

許茗茗決定要從SPA中心展開她對自己很好的新生活,無奈因為太晚預約,她根本出師不利,連個肩頸按摩的課程都排不上。
只不過,許茗茗認為她本日既然已經做了穿得像個人的難得準備,所以還是按照原訂計劃前往SPA中心一樓附設的高級咖啡座休息,這樣好歹也算是個不同的假日,勉強可以跟凌傑交代了。
許茗茗走進咖啡廳,因為不想體重再創新高,她捨棄上週天天喝的焦糖拿鐵,改點無糖冰紅茶。
她抓了份報紙,找了個角落,面對牆壁而坐,很滿意旁邊有個巨大盆栽可以擋去她半個身影。
翻開報紙娛樂版,上頭報導美國編劇工會因為資方不夠尊重而罷工,導致電視影集開拍全面停擺一事,讓她羨慕到口水都快流下來。
好萊塢編劇好大牌喔!哪像她這個店長,就算想罷工,也沒人理她啊。
身後喧譁的聲音打斷了許茗茗的思緒,她收回停在報上的視線,喝了一口不加糖的冰紅茶。
媽啊,冰紅茶沒有糖,根本沒資格稱為紅茶。許茗茗不屑地看了它一眼,感覺杯子上融化的水珠就是它汗顏的證據。
「……還是許天翔運氣最好,家裡的肥婆姊姊幫他管超商,他每天只要負責在外頭摟摟辣妹就有錢進袋。」
背後那桌傳來的話,讓許茗茗驀然一僵。
許天翔?肥婆姊姊指的是誰?
她才瑟縮了下身子,便聽見她弟弟許天翔的聲音說道:「是她自己要管的。也不想想看,自己肥成那樣,站在店裡有多礙眼——」
許茗茗臉色唰地慘白一片,強迫自己鬆開手裡的冰紅茶,免得它被砸向不該去的地方。
「可能她缺少男人的滋潤,不然你打電話給胖子,看他願不願意要她……」
「還要先叫救護車,免得你姊太興奮……快打電話給你姊……」
男人們不堪入耳的話及惡毒的嘲笑聲讓許茗茗用力地摀住耳朵,但卻還是聽見她弟弟的聲音清楚地進入耳裡。
「我叫她來也可以,不過你們要叫胖子有被我姊纏上的心理準備。我姊那副德行想要找到男朋友應該很難,以前還算可愛,現在才幾歲全垮了……」
「女人就是不能懶。」
「最恐怖的是還賴著你不走。我都幾歲了,我姊還老是管東管西。」許天翔笑著說。
那是因為你不成材,以為我愛管嗎?許茗茗握緊拳頭,一股熱氣在瞬間往眼眶裡衝。
她當然知道自己如今的外貌不怎麼樣,也知道大家都嫌她胖,但最沒有資格嫌她的人就是她弟弟。這些年來,她全心全意在便利商店的經營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至少他花錢花得很得心應手,不是嗎?
「許天翔,廢話少說,快點CALL你姊出來,說要介紹你的朋友跟她認識,我來打電話給胖子……」
許茗茗臉色一白,心急地抓起口袋裡的手機想要關機,可因為太用力的緣故,手一揮竟把手機摔了出去——
鈴鈴鈴——鈴鈴鈴——
她的手機鈴聲在走道中央響著,她身後的吵雜聲音頓時靜止。
許茗茗起身,低頭默默地撿起手機。
「姊……」穿著皮衣的許天翔站到她面前,臉上掛著心虛的笑容。
「怎麼這麼巧在這裡遇到?我先接個電話。」她裝傻看著手機,乾笑了兩聲。「原來是你打電話找我。」
「她就是你那個胖……」許天翔的幾個朋友都湊了過來,一股濃重酒味撲鼻而來。
許茗茗皺眉看著他們發紅的臉孔,認為他們來之前應該就已經喝多了。但這不代表他們就能說那些過分的話!他們只是一堆與她無關的酒鬼,她幹麼平白無故地讓他們批評!
「姊,他們都是在開玩笑啦。」許天翔攬了下她的肩膀,還朝她眨了下眼。「妳是我見過最禁得起玩笑的女人了,一定不會生氣的,對不對?」
許茗茗還沒接話,就聽到另一個醉到連眼皮都辣紅的男人笑著說道:「媽啊……我女朋友兩條腿剛好抵妳一條,妳究竟是吃了什麼?豬飼料嗎?」
許茗茗的臉霎時衝上一陣辣紅,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忍受這一切。胖又怎麼樣?干他們屁事!
「我有多胖我是不清楚,但是我想我的視力應該很差,所以你們也都有六塊肌,身上也都沒贅肉還有人魚線,才會要求女人一定要豐胸細腰翹屁股。」許茗茗雙臂交握在胸,瞪著那個滿臉通紅到也該去測血壓的男人。
男人們全都噤了聲,酒意讓他們的腦子一時之間找不出話反駁,只能瞪著許茗茗。
許天翔乾笑出聲,拍了下她的肩膀。「姊,想不到妳這麼愛開玩……」
「至少我們比妳瘦。」一名有著啤酒肚的男人甲說道。
「瘦了不起嗎?至少我吃的食物沒浪費,我也不會浪費食物能量在背後說人閒話。」許茗茗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更不會在晚上六點就喝得醉醺醺。」
「老子有錢,高興喝得醉醺醺,高興在妳這個胖女人背後說什麼就說什麼!」男人乙不高興地斥喝道。
「是,最好你們喝酒靠的都是自己賺來的錢。」許茗茗反唇相稽。
許天翔臉色一沈,瞪了姊姊一眼,退回朋友身邊。
「會賺錢了不起嗎?老子就是家裡有錢,妳嫉妒喔!我有錢就有女人倒貼,不像妳這副德行就算倒貼男人,人家也不要,妳看起來根本像天翔的媽。」男人甲嘲笑地說道。
許茗茗聽見一聲竊笑,她驀地抬頭,果然看見許天翔來不及隱藏的笑意。
她心口一疼,像被人插入一把刀,嬌小的身子卻站得更直了。
「說得真好,要不要我請旁邊的觀眾一起替你鼓掌?」許茗茗用力拍了幾下手。
男人們這才注意到咖啡廳裡的人都用著不屑的眼光打量著他們,一時之間紛紛噤聲。
許茗茗抓起背包,大步往外走。「許天翔,老娘辭職了,就做到今天。」
「姊,他們開玩笑的。」許天翔一驚,急著拉住她的手臂,擠出笑容說道。
「一點都不好笑。」許茗茗甩開他的手,繼續往外走。
只是,許茗茗走沒幾步就發現自己被氣到頭昏腦脹,胸口揪痛,整個人也不由自主地偏斜到一邊。
不會又鬧高血壓了吧?
好吧,她這週平均每天只睡四個小時,加上一忙起來,她就買炸雞或是炸排骨便當胡亂吃一吃,累到沒精神就喝焦糖拿鐵等一堆甜飲來慰勞自己,為什麼不能是高血壓?
許茗茗力持鎮定地走出咖啡廳門口,倚著外牆喘起氣來。
「姊,妳不要鬧了!他們亂說話,我替他們道歉,這樣沒事了吧?那兩間店是媽媽留下來的心血,妳忍心拋下它們嗎?」許天翔追了出來,站在她面前教訓似地說道。
「我既然有本事做起那兩家店,到哪裡都會賺錢的。」許茗茗微喘地說道,感覺自己的後背狂冒著冷汗。「至於媽媽的心血,就交給你好好地守護吧。」
「姊!」許天翔抓住她的手臂,氣急敗壞地說道:「媽要妳照顧我。」
「顯然我是照顧過頭了,現在認錯撤手,總可以吧……」許茗茗全身都在顫抖,抖到連推開他的力氣都沒有。
許天翔將此舉視為姊姊軟化的徵兆,更加激動地說:「我們就兩姊弟相依為命,我有什麼煩惱都跟妳說的……」
「如果你的煩惱指的是借錢,那我寧願你去跟別人說。」她苦笑出聲,用盡力氣推開了他,整個人卻昏到只能蹲下身來。
幸好今天出現了這群狐群狗黨,她才知道原來她在弟弟心裡連苦勞這點分兒都沒有,是她自己吃飽撐著,六年來死揹著「一廂情願」、「照顧弟弟」的大石頭,不肯鬆開。
「姊,妳怎麼了?我帶妳去看醫生。」許天翔在她面前蹲下身。
「走開,不用獻殷勤,沒有用的,老娘血壓會高正是因為管太多事、承擔太多了!」許茗茗扶著牆,慢慢地站起身。
「姊,一碼歸一碼,妳不能因為我說妳胖,就想不負責任地一走了之,妳至少要對店裡負責。」許天翔隨之起身,擋住她的去路。
「為何只有我要負責?」許茗茗冷笑一聲,又往前走了幾步,伸手想叫計程車。
許天翔攔下她的手,厭惡地瞪著她一臉快死掉的臉色。
「妳不要不識好歹,如果不是因為妳任勞任怨,我幹麼委曲求全聽妳嘮叨?妳知道他們在背後都怎麼說我嗎?都說我是媽寶,媽死了,還有個姊姊管東管西!」見她仍不為所動,他沈下聲色,用命令式的口吻說道:「媽媽臨終前交代過,所以妳要把超商接回去管。」
「你有本事的話,叫媽來託夢跟我說啊!」許茗茗說得激動,轉身就往馬路走去。
此時,一輛違規右轉的白色車子正飛快地朝著她的方向而來,許茗茗還來不及反應,車子便已飛馳到她面前。
她睜大眼,整個人被汽車撞得往前飛拋了出去,在幾步外重重地落了地。
她只是不想照顧任性的弟弟了,上天就要她用死來償命嗎?這代價也未免太大了吧……
「茗茗!」
她聽見凌傑的大叫聲,還看見他飛撲到她面前的焦急臉龐。
凌傑為什麼會突然跑到這裡?他還真的跑來查勤,看她有沒有來SPA喔!
「妳閉上眼睛。」凌傑說。
許茗茗緩緩地閉上眼,因為她也沒力氣再撐眼皮了。
「妳數到三,然後握緊手裡的能量石。」
許茗茗數到三,握緊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掌心的能量石——
一股熱氣從她掌心裡鑽入體內,她長吐了一口氣,像是即將耗盡能量的電池飄飄然地中斷了所有意識……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