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27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542
錦繡榮門 2
灩灩清泉
541
錦繡榮門 1
灩灩清泉
540
藥堂千金 3(完)
衛紅綾
539
藥堂千金 2
衛紅綾
538
藥堂千金 1
衛紅綾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2
老闆的暗戀【放下那個女人之二】
伍薇
     
1251
情熱【簽名版】
宋雨桐
1250
福妻不從夫【妖簪之二】
莫顏
1249
不只是動心
夏喬恩
1248
伴君如伴虎【妖簪之一】
莫顏
 
236
脫軌的誘惑One Good Earl Deserves a Lover
莎拉.麥克蓮 Sarah Maclean
235
孤狼任務 Mackenzie’s Misson
琳達•霍華 Linda Howard
     
243
紅杏與牆
亦舒
242
佳偶
亦舒
     
書名: 情熱【簽名版】
作者: 宋雨桐
系列別: 橘子說系列1251
定價: 200 元
網上購書: 160 元
會員價: 150 元
出版時間: 2017/7/4
第一章
峇里島的金巴蘭或許沒有最美的海灘,卻有最美的夕陽。
海浪聲不絕於耳,光聽那聲音,便可以想像那波浪層層疊疊地在陽光下閃著金色的光芒。
裴依若只敢小瞇一會,因為身旁躺椅上的小寶睡著了,她不必再時時刻刻地緊盯住他,但也許是因為風吹來的感覺太舒服,也可能是有點被熱到,她這一瞇,竟然昏昏沈沈地睡去。
小寶一向是個懂事的孩子,醒來看見媽媽在睡覺,也不吵她,走到一旁的沙灘去玩沙子,卻發現有很多寄居蟹在沙洞裡爬來爬去,因為數量實在太多了,他驚得倒退幾步,一不小心跌坐在地上,弄得手啊腳啊一屁股都是沙。
他起身用手拍了拍弄髒的褲子,感覺越拍越髒,偷偷看了依然在睡覺的媽咪一眼,打算在媽咪醒來之前把自己弄乾淨,於是他脫下鞋放在一旁,跑到海邊打算把手腳洗一洗。
媽咪有交代過不能太靠近海,但在沙灘邊踩一踩水、洗洗手腳是可以的吧?想著,小小圓圓的身子便咚咚咚地跑了過去。
太陽公公快下山了,媽咪說過這是一天裡最美的時刻,小寶洗完手和腳,站在淺灘看著波光粼粼的大海,也覺得真是美呆了。
眼前這個畫面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極為令人不安的……
悠閒地臥在海邊躺椅曬太陽的穆靳東,不自禁地摘下臉上的墨鏡,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沒錯,海裡站著一個小娃娃,就算那小娃只是站在海跟沙灘的交界處,對一般大人來說或許沒有半點危險,但若是一個大浪突然捲過來,還是很有可能把那矮矮的小娃給淹沒了。
這究竟是什麼狀況?這樣的小娃身邊竟然沒大人?
穆靳東想也沒想地起身,朝那小娃快步走去。
這裡是非常高檔的國際級VILLA飯店,又是平日,整個海灘幾乎沒什麼人,照理說服務生都會來這裡走動、為客人遞飲料,但這個小空檔剛好四周一個人也沒有,而那小娃就這麼突兀地出現在海邊。
該死的!
他才想在心裡抱怨這小娃兒的父母,卻見遠方一波大浪正朝岸邊襲來——
滾在喉間的咕噥聲,陡地化為一聲叫喊:「小朋友!快過來!」
喊的同時,他也快速地奔跑過去,只見那小娃已被大浪給打得身子不穩、跌坐在海灘上,似乎還吃到了海水或是嗆到鼻子,開始咳了起來。就在第二波浪緊接著要打過來時,穆靳東已搶先一步,長手一伸,終是將這小娃給高高抱起,拎在手上。
「你這小鬼是怎麼回事?怎麼可以一個人跑到海邊來?不知道那小小的浪花都可以捲走你嗎?」穆靳東一抱起小娃便嚴厲地唸了幾句,轉身走回岸邊。
「咳……我不是一個人到海邊來的,是媽咪陪我來的。」小娃說話字正腔圓,甚有條理,嗓音甜甜的很好聽,重點是,他表現得極為鎮定,一點都不害怕似的。
「媽咪?」光想到方才那驚險一瞬間,穆靳東就來氣。「她人呢?竟把你一個人丟下就走了?她怎麼當人家媽的!」
他明明就是來度假休閒的,卻被一個陌生小娃搞得心驚膽跳,完全失去他一貫的優雅從容,緊張得就像他才是這小娃的爸爸!嘖,光想到這個,就很難對這小娃口中的媽咪有好印象。
「你不要罵我媽咪,她是世上最棒的媽咪。媽咪只是睡著了,我不想吵醒她,所以才一個人跑到海邊去洗手跟腳的,它們弄髒了。」小寶說著,踢了踢懸空的腳。「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
「過河拆橋了?」穆靳東輕嘖一聲,把小胖娃放下。「我也不想抱你,你太重了。」
沒想到小胖娃腳一著地,便轉過身朝他深深一鞠躬。
「謝謝叔叔的救命之恩。」小小身子正經八百的動動,配上那好聽的甜甜嗓音,說有多討人喜歡就有多討人喜歡。
穆靳東剛剛的壞心情都被這可愛的小傢伙給消除了,他微笑著蹲下身,正想對這小娃再嚴加告誡一番,沒想到卻對上一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臉——
笑,驀地斂起,取而代之的是震驚與迷惑。
眼前這小娃,竟跟他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
根本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自問沒有在外面隨便亂抱女人的習慣,這麼多年來的固定床伴也只有一個,他很確定他的那位床伴從來沒大過肚子!那……這個小娃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難道是……
穆靳東皺著眉,抓住他的雙肩。「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
「裴念夏,四歲。但大家都叫我小寶,因為我是大家的小寶貝。」面對救命恩人,小寶倒是沒有保留。雖然媽咪說過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說話,但這位叔叔是他的救命恩人,自然是不一樣的。
「爸爸姓裴嗎?」
「媽媽姓裴。」小寶笑了笑。「媽咪說她是在夏天遇見爸爸的,因為思念著他,所以把我取名叫念夏。」
穆靳東望著眼前這個天真無邪、跟他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的可愛小娃,想到了五年前的那個夏天,就在峇里島,也是在這個度假村,他曾經跟一個連他都不知道是誰的女人共度了一夜……
是的,他連那女人的臉都記不清了,因為那一夜太暗,事後他調監視錄影出來看,唯一拍到的畫面是她送他回VILLA的背影,極其的纖細。
難道真的是她?
如果是她,這世界也太小,而且也太神奇了。
心,懸著,惶惶然的,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叔叔,你怎麼了?」小胖手拍拍他的臉。「你跟我一樣沒有爸爸嗎?所以你也來這裡思念他?」
他說「也」……
穆靳東笑問:「媽咪對你說,她是來這裡思念你爸爸的嗎?」
小寶點點頭。「媽咪說這裡是她遇見爸爸的地方。我爸爸很帥喔,他是我的偶像,媽咪說爸爸到很遠的地方去辦很重要的事,所以才沒辦法待在我們的身邊。」
穆靳東挑起眉。「你有爸爸的照片?」
「嗯,家裡有,他每天都看著我入睡。」
「是嗎?」穆靳東很難笑得出來。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女人,居然會隨便擺張爸爸的照片來哄小孩?他真的難以苟同。
起身,穆靳東牽起小寶的手。「我帶你去找媽媽吧。」
「媽咪就在那裡!我帶你去!」小寶拉著救命恩人叔叔朝媽媽的躺椅跑去。「咦,媽咪還在睡耶,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怎麼還沒醒?」
「叔叔看看。」
穆靳東走到裴依若的躺椅旁邊蹲下來,只見身穿泳衣的她,身上蓋著毛巾,額頭有些冒汗,雙手握拳,一雙漂亮的柳眉緊皺著,像是作了惡夢似的,忍不住伸出手拍拍她的臉,打算叫醒她。
裴依若陷入了夢魘,在夢裡的她一直醒不過來,直到被一隻手給拍醒——
睜眼一看見這男人的臉,裴依若嚇得花容失色。「天啊,你……我還沒醒過來嗎?我到底該怎麼樣才能真的清醒過來?真是瘋了,我怎麼連你變老的樣子都夢得出來?果真,我不該再來到峇里島的……大白天的也在作夢……老天爺是在笑我吧?我也覺得可笑,這麼多年過去了,我為什麼一直還記著你的模樣……」
這場夢太沈,又太寫實,一點都不像夢,她在夢裡一直追著一個影子跑,一直跑一直跑,然後她發現小寶不見了,她又瘋了似的一直找一直找……如果不是有人拍她的臉,她可能還在夢裡一直跑一直找人。
可她真的醒了嗎?噢,不,她想她還沒真的從夢中醒過來,不然那個男人的臉怎麼會出現在她面前?
穆靳東看著眼前這個懊惱又困惑的女子,輕易的便與記憶中某個女子的影像重疊——
五年前,他在峇里島見過她,而那個小娃兒的存在,也間接證明那一晚跟他上床的女人便是她……更別提她見到他之後,那明顯驚慌迷亂的神色,和那一大串的喃喃自語。
穆靳東很認真地審視著眼前的女子,這大概是他第一次這麼專注在一個女人身上。
不算美麗但有股恬靜溫婉的韻味,連自言自語時的模樣都很溫柔可人,是他不討厭的類型。重點是她白皙乾淨,從她的髮到她的腳趾頭都潔淨清爽,這對一個有某種程度潔癖的人來說,是很加分的一點。
「我叫穆靳東。」
裴依若愣愣地看著他,不明白夢裡的男人怎麼會突然自報姓名?報出來的名字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想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果真是日有所思便有所夢嗎?
「妳呢?名字?」
「裴依若。」她小小聲地道。就算只是在夢裡也好,至少可以讓他知道她的名字,這樣,兩個人也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妳認得我吧?五年前我們在這裡見過,是嗎?」
她乖乖地點點頭。「嗯……好久不見……」
還有,我很想你。
她很想直白地對他這麼說,可惜那一向不是她的風格,就算在夢裡的她,一樣是很矜持的,少了一股橫衝直撞的勇氣。
穆靳東深深地瞅了她一眼。「是啊,好久不見。」
或者應該說——很高興見到妳?
她和小寶,或許是他生命中曾經的一時失誤,卻也是他人生中一個莫大的驚喜,是上天賜予的美麗禮物。

五年前,盛夏的峇里島

大學畢業的這年,也是裴依若終結長達三年暗戀的一年。
她一直喜歡的學長和某個學姊結婚了,聽說那個學姊還懷了學長的孩子,因此兩人便早早地走進婚姻的殿堂。有商界女強人之稱的母親看她一直悶悶不樂,某天突然給了她一張來回機票,還替她訂好飯店,說是送給她的大學畢業禮物。
「我一個人去?」她問母親。
「本來我是想陪妳一起去,可臨時有事。乖女兒,一個人旅行也不錯,還是妳要找朋友跟妳一起去也行。」當時母親是這麼回答她的。
裴依若在大學四年裡一直都是獨行俠,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在圖書館看書,就是在咖啡店裡,因為她喜歡的學長就是在那間咖啡店打工,她是為了他才去那裡打工的,風雨無阻。
只可惜,近水樓臺不一定先得月,守了人家三年,學長還是只把她當一般學妹看待。
所以,她就這樣一個人飛來峇里島這家國際五星級VILLA飯店,住進每個女人夢寐以求的獨棟大VILLA。VILLA裡配有私人管家,當然還有私人專用泳池,而且面對著一望無際的印度洋,可以看到金巴蘭的夕陽和夜間萬里無雲的星空,如果沒有親身住進來,絕不可能體會到它真正的美。
這家五星級飯店,除了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美到令人想尖叫的VILLA,還有獲得無數稱讚的世界級服務及五星級美食,可以說來這裡度假,就像是來當公主和王子。光是欣賞世間最美的夕陽,品味世間最美的餐點,就算有再多的煩心事,大概都會被丟在腦後吧?
裴依若只一眼便愛上這裡!除了第一天晚上因為獨自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VILLA,讓她覺得有點小害怕之外,其他都是享受。
然後,她在第二天吃早餐的餐廳裡,遇見了他——
這男人和她暗戀的學長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尊貴、高傲又優雅,只看了他一眼,她就被他全身上下的卓絕冷傲氣質給深深吸引住目光,差點連呼吸都忘了。
她看他看到呆掉,事後她回想起自己的模樣,當真是懊悔得要死,那鐵定是花癡等級的,否則那男人不會很不屑地看她一眼便轉頭走開,找個離她很遠很遠的位置坐下來享用他的早餐。
她不敢回過頭去尋找那人的身影,雖然她很想。可是既然意識到方才的自己有多麼花癡之後,有理智的人就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
這,就叫一見鍾情嗎?
她終於領會個中滋味。
那是完全無法控制的心跳,只要那個人一靠近便會以異於平日的速度跳個不停,會臉熱、臉紅,覺得不知道該怎麼呼吸才恰當,目光會鎖住對方,完全不想移開,也移不開……
這真的太不正常了!
她連暗戀一個人三年都沒被對方發現,就可以知道她喜歡人的方式有多麼的隱晦低調,而剛剛她究竟做了什麼?嘴巴有張開嗎?或許還流了口水?噢,無法再想下去了!
裴依若伸手拍拍自己熱呼呼的小臉,馬上起身替自己倒一杯冰飲灌下肚,似乎還不夠,又再灌一杯。
可能見她連灌兩杯冰飲,服務生微笑著上前用英文關切。「小姐,有什麼食物不符合妳的口味嗎?」
裴依若被嚇一跳,笑著對他搖搖手。「一切都很好,只是口渴……謝謝。我沒事。」
以服務聞名的度假村果真是不一樣,顧客的任何一丁點反應都會落入他們的眼裡,這究竟是好還是不好?至少她現在是覺得有點糗啦。所以她很快地用完餐便回到自己的VILLA,看了一會書,又看海、聽音樂,吃吃水果,晃到午茶時間再去漂亮的花園餐廳裡喝午茶。
無所事事,不必趕行程,徹底放空懶散,在美美的飯店裡四處亂晃,這就是最棒的度假。

她以為自己不會那麼幸運再遇見他,所以,當那個男人又突然出現在她面前時,裴依若還是呆了一下。雖然沒有像昨天早上那樣傻傻地盯著人家一直看,但也沒有好多少,因為她手上的刀子掉了,接著是叉子,發出吵鬧的聲響不說,還引來眾人投射過來的目光。
裴依若眼睛都不敢抬一下,因為她真的糗得不能再糗,要是再接收到那個人的嘲弄眼神,她應該會直接鑽個洞躲起來吧?
「小姐,我們馬上替您更換乾淨的刀叉。」服務生很快便主動過來善後。
「好的,謝謝你。」
「不客氣。」就在服務生替她換好乾淨的刀叉轉身要離開時,不知打哪來的小孩突然朝服務生衝過來。
服務生為了保護手上端著的玻璃碗盤,很快地往後退一步,這一退剛好撞上身後的裴依若,她手上端著一杯熱騰騰的咖啡正要入口,經這一撞,咖啡杯被撞落掉到地上,發出好大的聲響。
服務生趕忙回過頭,看見眼前的混亂,忙開口道歉。「對不起,小姐,妳沒事吧?妳的衣服……」
「沒事,一下就乾了。」裴依若拿起紙巾擦衣服。
「對不起,我們先幫妳換個座位好嗎?真是對不起。」
「沒關係!你也不是故意的。」裴依若忙揮手。「我到戶外區坐好了,你慢慢收。」
剛剛出糗就很想閃人,現在正好給了她順理成章離開的藉口。
一走到戶外用餐區,裴依若便大大地呼了一口氣,感覺手背有點紅紅痛痛的。她瞄了一眼便沒理它,打算先拿食物填飽肚子再說,沒想到才一轉過身就撞到人。
那人很高很結實,像她這麼嬌小的女生,鼻子撞上去還是很疼,還差一點往後跌。
一隻手及時拉住她。「小心點。」
這嗓音……好好聽。
裴依若揉揉鼻子抬起頭,不看還好,這一看,被驚嚇得身子差一點又要往後栽。
「你……你……」怎麼會是他?那個三番兩次害她出糗的罪魁禍首……她不會是大白天在作夢吧?
聽見她在情急之下嘴裡吐出中文,男人也改口說起中文。「跟我來。」
他拉著她的手便走。
她不明所以地跟著,心都快要跳出喉嚨,一直到他把她帶到化妝室外,打開水龍頭沖她剛剛被咖啡燙傷的手背,她才意識到這男人正在做什麼。
天啊,他都看見了?還細心的注意到她被燙傷的手背?噢,她該歡呼嗎?還是該羞得無地自容?
「剛燙到就要馬上處理,不然以後更麻煩,連這個都不懂嗎?」說著,他覷了她呆呆的模樣一眼。「我有這麼好看嗎?」
「咦?」她愣住。
「不然妳幹麼每次看到我都呆呆的?」
噢,這樣問也太直接了吧?難道他以為她會跟他一樣直白地回答說「是」嗎?
裴依若趕忙移開眼,轉而望向那隻拉著她的手去沖冷水的大手,修長白皙又好看,讓她又是一陣臉紅。
她覺得自己真的不行了,好像只要跟這男人一沾上邊,都會讓她犯花癡。
「這樣行了。」
她看著他,道了聲謝,那人微微一笑便轉身走了。
背影……也超好看的。
裴依若拿好早餐回到座位時,心還怦怦地跳個不停,一名看似服務生的女人走上前,彎身遞上擺盤精美的龍蝦。「小姐妳好,我是餐廳經理茱莉,這是我們主廚特地為您料理的餐點,希望妳會喜歡。」
嗄?「我沒點啊。」
她知道這家五星級飯店的早餐有自助餐式和主廚單點料理,可是早餐她喜歡亂亂吃,便自動跳過這一塊。
「剛剛造成妳的不便,這是我們的小小心意。」餐廳經理微笑道,放完盤子又掏出一小瓶藥膏。「剛剛有位先生特地告訴我們妳被燙傷了,這藥膏請小姐一定要記得搽,效果很好,搽了不會痛也不會留疤。」
「謝謝。」裴依若受寵若驚地接過。沒想到那個人竟然還去跟飯店的人說?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是我們服務不周,造成妳的不便,真的很抱歉。」經理一再道歉後又拿出一張免費SPA券給她。「我們飯店的SPA享譽國際,已經幫妳預約好晚上八點的時段,歡迎小姐來享用。」
「其實真的沒關係……」
「希望小姐一定要來賞光。」餐廳經理微笑道。
「好,我會的。」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五星級服務吧?她這叫因禍得福嗎?先是大帥哥自動送上門,接著又是龍蝦大餐又是SPA券的,讓裴依若的心情當真大好,這一餐也吃得特別多。
一個人傷心的時候會想花錢,一個人快樂的時候其實也會。裴依若今天包車前往烏布市場,把烏布皇宮周圍的幾條街都逛了一圈,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回到飯店,才趕去SPA館做了足足兩個小時的精油芳香按摩SPA,還泡了三十分鐘的玫瑰浴,這才慢慢地散步回VILLA。
這家飯店佔地十分寬廣,通常客人都會坐飯店提供的車子回VILLA,可裴依若打算到海邊聽聽海浪聲、看看星星,享受一下金巴蘭的夜晚。
夜,很靜;風,很涼。海浪聲聽起來分外的清晰。
飯店在海邊設置一排可以稍稍擋風雨的舒適坐臥區,此刻只掛著幾盞紅色的燈籠在夜風裡盪啊盪的。她就近找個最角落的位置窩了進去,閉上眼聽那風聲和海浪聲,只要不怕鬼,這樣享受海邊的夜絕對是最棒的。
她可說是越來越懂得享受一個人的旅行,如果沒有聽到那隱隱約約的哭聲的話……
裴依若睜開眼,側耳傾聽。是錯覺嗎?還是真的有人在哭?
還是,哭的根本不是人?
她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手上的錶,十點五十五分。
這樣的時間,鬼應該還不會出沒吧?如果有的話。
但,即使她膽子不算小,在這幾乎看不到第二個人的角落裡聽到哭聲,也是挺令人害怕的。
想著,她起身打算快速離去,卻沒想到腳一滑跌坐在地,痛得她叫出聲。
突然間,隱隱的哭聲停了,取而代之的是細碎的腳步聲,正朝她這個方向走來……
 
狗屋 / 果樹 / 林白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7-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