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35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591
財神嫁臨 2
初靈
590
財神嫁臨 1
初靈
589
天定良緣 4(完)
水暖
588
天定良緣 3
水暖
587
天定良緣 2
水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55
醉愛是你
宋雨桐
1254
都督大人的女奴
季可薔
1253
姑娘來收妖【妖簪之完結篇】
莫顏
1252
失戀暴走
單飛雪
 
236
脫軌的誘惑One Good Earl Deserves a Lover
莎拉.麥克蓮 Sarah Maclean
235
孤狼任務 Mackenzie’s Misson
琳達•霍華 Linda Howard
     
         
書名: 醉愛是你
作者: 宋雨桐
系列別: 橘子說系列1255
定價: 200 元
網上購書: 160 元
會員價: 150 元
出版時間: 2017/11/7
第一章
天齊醫院的山腳下有家餐廳,名叫「綠葉」,是醫院員工和病友想要講求用餐品質及享受氣氛時的最佳選擇。
雖說餐廳是在陽明山的山腳下,但離市區仍有一大段距離,因此這裡不僅處處可見綠意,大大的落地窗外還是人間絕美的山景,夏綠秋紅,讓人可以很放鬆,再加上大廚高超的掌杓功力,就算不在鬧區,客人依然絡繹不絕。
附近還有一間最近新開的酒吧,據說是綠葉餐廳主人追求者的傑作,因為想要每天看見心上人,硬是買下餐廳對面一塊地蓋起酒吧,還刻意取名叫「紅花」,擺明就是要配綠葉的心意。
只不過綠葉的店主人是個女的,紅花的主人卻是男的,還生得一副花容月貌——光是這個美麗的傳說,就足以讓人想光顧一下這間叫紅花的酒吧了。
挑高的時尚空間,紅與黑的色彩搭配,呈現鮮活跳脫的對比,相較於一般酒吧冷硬的線條,「紅花」給人一股清高卻又帶點人味的複雜體驗。總的來說,就跟紅花的主人一樣是個複雜的綜合體,卻偏偏又吸引人靠近。
因此慕名而來的人很多,只可惜很少人能真正見到老闆,不過酒吧裡的調酒師每個都是帥哥,來到這裡不只能看帥哥,還可以看見市區的美麗夜景,因此就算消費頗高,依然常常座無虛席。
一名短髮微鬈及肩、約莫二十來歲的小女人,就坐在酒吧角落的紅色沙發上,桌上放著一杯空了的調酒杯,檸檬片還夾在杯緣上。
她的坐姿很隨意,幾乎是整個人蜷在大大的沙發椅上,這讓她寬大的白色連身洋裝微微往上提,不經意露出裙下均勻有致的白皙雙腿,吸引了不少目光,但她卻對這些目光不甚在意,或者該說,她根本沒注意到這些她不自覺引來的視線,自在得就像窩在自己家裡一樣。
長相白皙清麗的她,不笑時帶點冷傲,笑起來卻甜而嫵媚,據說是那雙桃花眼惹的禍,明明長得清純可人,笑起來卻莫名地勾人的魂。
所以她很少笑?
錯,她很愛笑,從小到大一笑解百憂啊,不管真心不真心,總之一概笑容以對準沒錯。
此刻,她的目光落到坐在前面那桌的男人寬大好看的背影上,她盯著這背影看了很久,寬肩窄臀長腿,比例完美的倒三角好身材,不只身材好,舉手投足也散發著優雅,她有股衝動想去看看那男人長得什麼模樣?可是這世上很多事是沒有完美的,她寧可保持這份美好的想像。
「岳笙!」一名長髮女子朝她熱情地揮手後,便旋風似的在她面前坐下。
岳笙一樣動也沒動地賴在沙發上,只露出她招牌甜笑。「嗨,容容學姐,妳愛遲到的老毛病這麼多年還是沒改啊。」
蘇容是岳笙大一時住同一個宿舍的學姐,目前是天齊醫院公共事務處的組長,也是她現在的上司,當年共宿的時間雖然只有短短一年,但兩個人曾經挺聊得來的,只是後來學姐畢業搬離宿舍後便沒再聯絡,直到她進了天齊醫院這才再續前緣。
蘇容抱歉地搓著手。「對不起、對不起,塞車嘛。」
岳笙挑了挑眉,勾唇笑道:「塞車?我們醫院的救護車都在這條路上來回不知幾趟了。」
蘇容沒好氣地瞪著她。「今晚的酒都我請了,可以饒了我吧?」
「這可是妳說的。」岳笙笑得更甜了,伸手招來服務生點了一杯長島冰茶。「妳呢,喝什麼?」
「一杯香蕉牛奶。」
岳笙笑了。「來酒吧喝香蕉牛奶?大概只有妳會幹這種事。」
「今晚的重點是紅老闆好嗎?又不是酒。」蘇容壓低嗓音,像賊一樣東瞧西瞧。「紅老闆在嗎?吧檯裡哪個是紅老闆?」
岳笙好笑地睨著她。「我也沒見過老闆,不知道他是不是紅的……」
蘇容斜了她一眼。「喂,妳就是這樣對待妳上司的?小心我在妳的考績上打個差評。」
「是是是,好好好,親愛的上司學姐,是我的錯,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好嗎?不過妳也知道,差不差評的我根本不在乎,妳高興就好。」岳笙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整個人懶洋洋的,一副隨時都會睡著的模樣。
「是,妳沒差,因為妳根本是來玩票的!」蘇容沒好氣地看著有如貓咪般優雅慵懶的岳笙,想起以前念大學在學生宿舍裡的情景,感覺不太妙地挑眉。「說,妳到底喝幾杯酒了?」
「剛剛才叫了第三杯。」
「妳喔,跟以前一模一樣,就愛喝酒,偏偏酒量又不怎麼樣,只喝半杯就像貓了,妳還喝了兩杯?不行,那杯長島冰茶還是改成柳橙汁好了!」說著,蘇容起身要往吧檯走。
岳笙趕忙拉住她,一臉討好的笑。「行行好吧學姐,今天休假耶!我又不是醫生,不用擔心有緊急狀況要我處理,況且只是喝點酒而已,我也不會喝醉酒打群架……來酒吧不喝酒,難道要喝茶嗎?」
「就妳有理。」蘇容再次坐下來。「先說好,喝醉了我可是會把妳直接丟在這裡喔,我可沒力氣和心情扛個醉鬼回家。」
岳笙笑了。「放心學姐,就算醉了我也會找個男人送我回家,不會麻煩妳這位纖細弱女子的。」
蘇容不以為然地挑眉。「真是不怕死的傢伙!可以隨便讓酒吧裡的男人送妳回家嗎?」
「那我找醫生總可以吧?醫院裡那麼多醫生,等等,我找找。」岳笙說著,坐直了身子翻找她的皮包,拿出一疊名片堆在蘇容面前。「諾,每科的醫生都有,學姐幫我挑挑,找誰送我回家好?」
蘇容瞪著那疊名片。
這個岳笙,男人緣永遠這麼好啊。
人長得美,當真是走到哪兒都吃香!
蘇容拿起那疊名片一一看過。「妳才來三天耶,怎麼可以遇到這麼多醫生?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天齊醫院是多小間的醫院呢。」
岳笙聳聳肩。「應該說是天齊醫院的醫生都很熱情吧,知道我是新來的,都很願意跑過來自我介紹。」
「熱情?是看到美女很熱情吧?」蘇容冷笑一聲。「妳不知道,很多醫生的眼睛都長在頭頂上……咦,連杜醫師的名片也有?妳見到他了?他也很熱情的主動上前跟妳自我介紹?」
岳笙的眼皮跳了跳,裝死。「杜醫師?誰?」
「外科主任杜天羽啊!誰都可能不認識,他妳總該認得吧?他剛回國的那半個多月,接的雜誌專訪都快比他接的手術還多,根本是醫界的網紅!」
蘇容想起那段往事還忍不住唏噓。「本以為他會成為院長千金朱丹丹的未來夫婿呢,多郎才女貌的一對啊,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狠的,把丹丹給搶走了……我們杜醫師多可憐,他可是為了丹丹回台灣的,結果還是落得孤家寡人一個,臉上的笑容是越來越少了。」
服務生送上香蕉牛奶和長島冰茶,打斷蘇容的回憶,岳笙也趕緊捧過酒杯喝了幾口,狀似不經意地問:「怎麼,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妳家丹丹真那麼特別?」
這年頭,真的還有男人如此重情,只取那一瓢飲?不管她信不信,聽著就令人羨慕起那個女人。
不,應該說是嫉妒。
因為曾經深愛過她的男人,不也是在轉眼間被另一個女人給拐上床了嗎?為什麼她遇到的男人是個渣,那個朱丹丹遇到的男人卻是這般死心塌地?好嫉妒啊,嫉妒得快死了。
想著,岳笙忍不住又瞄向前面那男人的背影。
她這算是犯花癡吧?活到二十四歲,這應該是她第一次為一個男人的背影而著迷——不只挺拔優雅,還孤獨滄桑,看那身材也是練過的,再看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流口水?
「我們的公共事務處之花就是丹丹,她雖然貴為院長之女,卻比妳更平易近人、率真可愛……」講半天,發現人家根本沒認真聽,啊她是在講辛酸的喔?「喂,岳笙,妳在看什麼?」
「看那個背影啊,真想看看他的正面長什麼樣子。」她不假思索便把真心話當著蘇容這個良家婦女的面給說出來了。
「背影怎麼了?」蘇容也順著瞧過去,卻瞧不出個所以然來。
平日在醫院裡瞧見的都是白袍,通常都是用高矮胖瘦來辨識,走出醫院換穿便服的醫生,她是有可能迎面走來都無法一眼認出的,更何況她有點近視,此刻出門愛漂亮又沒戴眼鏡。
「我哪裡不平易近人、不可愛了?」岳笙轉移話題,不想對牛彈琴。
咦?有在聽喔?
蘇容輕咳兩聲。「我的意思是妳比丹丹更像千金小姐,嬌滴滴的,喝了酒就像貓一樣懶,我們丹丹可是幹勁十足又熱情,有時像火山一樣。」
「原來他喜歡這一款的。」岳笙點點頭,又喝了一口酒,然後雙腳落地站起身。「我決定了,學姐。」
「決定什麼?」蘇容不明所以地看著這個總是說風就是雨的小學妹。
「去瞧瞧那背影的主人長什麼樣子!」
「什麼?」蘇容緊張兮兮的連忙伸手拉住她。「今天約在這裡,不是為了看紅老闆的嗎?」
岳笙朝她俏皮地眨眨眼。「直覺告訴我,這背影的主人鐵定比紅老闆來得迷人!老樣子,如果我要得到他的電話,妳請我吃大餐?」
「我為什麼要?」蘇容低叫,沒想到這小學妹出社會了還是這麼膽大妄為。「我對那個人的背影一點興趣都沒有。」
「那我請妳吃大餐!」說著,岳笙也不理會蘇容的勸阻,直接朝那背影走去——

「這位先生,可以請我喝杯酒嗎?」
岳笙用她懶懶的甜美嗓音在那男人的身後輕聲問道。
聞言,寬大厚實的身影微微一側,背影的主人終是轉過頭來看向她。
見到這張臉,岳笙驀地倒抽一口冷氣,酒精的作用瞬間發揮起來,一股暈眩和窒悶感同時朝她襲來——
杜天羽!
這背影的主人竟然是杜天羽!
噢……她這是運氣好還是運氣背啊?
杜天羽微挑著眉,靜靜地看向她。「妳在跟我說話?」
「我……不是!」岳笙對上那雙宛如大海般深沈的雙眼,突然有點心慌意亂,一口氣喘不過來,感覺自己像是快要窒息了,連忙撫著胸口深呼吸幾次,卻一個暈眩腿軟,就要往旁邊倒去。
杜天羽長手一伸,有力的手臂很快地接住她,把岳笙穩穩抱進懷裡。
那懷抱,寬大厚實又溫暖,一如他那令人著迷的背影,讓人偎上了便不想再移開。
「妳還好嗎?」指尖習慣性地按上她手腕的脈搏,杜天羽溫柔的嗓音如早晨的清泉般悅耳動人。「心跳得太快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她愣愣地看著他。這麼近的距離,可以把這個男人看得很清楚,濃黑英氣的眉宇,如海洋般深不可測的黑眸,挺直好看的鼻梁,還有那兩片性感的唇……真是太過分了!連嗓音都這麼好聽又溫柔。
岳笙張大雙眸看著他,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得更快了。「我、我沒事。」
「妳的心跳太快了,心臟有什麼問題嗎?」杜天羽很認真地問著懷中的女人。「心臟有問題就不該喝酒。」
噢,他現在是以醫生的身分在訓她嗎?
她一個大美人躺在他懷裡,水汪汪地看著他,他卻只把她當成一個需要急救的病人嗎?
岳笙頭一次覺得自己竟然一點魅力都沒有,真是又氣又嘔。
「沒有。」岳笙瞪他一眼,從他懷裡起身,卻因起勢太急,頭一暈,又跌回他身上。
杜天羽微瞇起眼。「妳喝醉了?」
她身上軟軟香香的,帶著果香和淡淡的酒氣,臉上也紅撲撲的,一身寬鬆的白色洋裝,就算喝醉了也帶著一分獨特的清純與甜美。
「沒喝醉。」她又瞪他一眼。「只是缺氧頭暈。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缺氧嗎?因為心跳太快,但我保證我的心臟沒問題。」
是因為他!是因為他害她心跳加快好幾倍!
岳笙再次起身,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方才兩度坐在他的大腿上,這讓她的臉更紅、心跳更快了,望著他再次覺得呼吸困難,尤其對上那雙一絲邪念都沒有、純然關心的眼眸。
厚,人有必要活得這麼正義凜然,八風吹不動嗎?
無趣!死板!討厭……
「再見。」她轉身,挺直了背走回座位,把剛剛沒喝完的酒一口氣乾掉,然後拿著空酒杯晃啊晃的。「Waiter,再來一杯!」
蘇容趕緊伸手拿走她手上的空杯子。「別再喝了,會醉的。沒要到電話也不打緊,是那男人沒眼光,犯不著拿自己的身體出氣。」
岳笙眨眨眼。「妳沒看見嗎?」
蘇容一臉莫名。「看見什麼?我剛剛臨時接了一通電話,還沒講完妳就回來了……我錯過什麼了嗎?」
唉。岳笙很無奈地看她一眼,覺得口渴,拿起桌上的水又灌了下去。
「是杜天羽。」
「什麼!」蘇容詫異地張大嘴。「那個迷死妳的背影是杜天羽杜醫師?」
岳笙點點頭,雙手摀住自己熱呼呼的小臉。「學姐,我這回是丟臉丟到家了吧?噢,我這輩子從沒這麼丟臉過!都已經跌到人家身上去了,對方還把我當病人,而不是當女人……我岳笙就這麼沒女人味嗎?」
蘇容看著小學妹這模樣,沒先安慰她,反倒摀著嘴一直笑,差點沒笑出淚來。「杜醫師就是永遠溫柔貼心啊,優先擔心病人的身體比注意對方是不是美女更重要,世上這種人真的不多了。」
「是啊,絕種了大概,居然有這種男人。」岳笙將小臉趴貼在桌上,桌面冰冰涼涼的,有清涼退火的作用,讓她一趴下就不想再起來。「學姐……我的酒好了沒有,說好了今晚的酒妳請喔,我今天要不醉不歸……」
蘇容看她這模樣,眼皮猛跳,忙伸手搖搖她。「岳笙,妳可別睡著啊,妳睡著了我就把妳丟在這啦,聽見沒有?」
岳笙朝她揮揮手。「沒睡……我只是很熱……趴著涼快些……」
說沒睡沒醉的人,終究還是睡了醉了。
蘇容看著眼前怎麼搖也搖不醒的女人,真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無力感。
她不該遲到的,如果她沒遲到,這女人就不會喝這麼多杯酒。
蘇容瞪著還放在眼前的那疊名片,想著究竟要找誰來把岳笙給送回家?可這念頭終究只是一閃而過,畢竟她身後不就有杜醫師這位現成人選?
蘇容牙一咬,從包包裡拿出眼鏡戴上,起身便去找杜天羽。

據說,她是讓杜天羽親自揹上車的,而且他不只把她揹上車,還親自開車送她回蘇容的家,再把她揹進屋送上床後才離開。
據說,她醒過來發現自己趴在他背上時,還對他亂打亂踢,一會叫一會哭,罵他混蛋,罵他是個登徒子……
岳笙整個早上都在努力回想昨晚的狀況,卻半點都想不起來,要不是因為蘇容不是那種愛開玩笑的人,她鐵定以為她是在誆她。
但有一點是非常確定的,因為學姐手上沒她的住址,所以她昨夜的的確確是睡在學姐家裡,以至於她今天早上很晚才進醫院上班。
頭快炸開了……
不管是因為宿醉,還是因為她用腦過度,此刻的她都需要喝一杯咖啡來讓腦袋瓜甦醒一下。
頭低低地走到員工專用的茶水間,卻撞上迎面而來的人,這一撞,對方手裡端著的咖啡灑上她的手背不說,岳笙也因此被撞退好幾步,如果不是身後有一隻手臂及時扶住她,她甚至可能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在地。
「搞什麼啊,走路不帶眼睛的嗎?」被撞到的是一名女醫生,她低頭看著身上被弄髒的白袍,又看了看被灑得四處都是的咖啡,氣得冒火。「不知道我今天早上很忙嗎?淨給我添亂!妳是哪個部門的,這麼莽莽撞撞!」
罵了一串,頭才剛抬起來,進入眼簾的卻是高大斯文又溫文儒雅的杜天羽,女醫生盛怒的嘴臉瞬間緩了下來,還露出笑容。
「杜醫師,喝咖啡嗎?要不我順便幫你弄一杯?」說著,女醫生看了一眼在他懷裡的岳笙。「都怪這女人莽撞,把我的咖啡弄翻了,我正要重新泡一杯呢。」
「不必麻煩白醫生了。」杜天羽微斂眼睫,低頭看向懷中的女人。「妳沒事吧?有沒有燙傷了?」
岳笙剛剛一聽到對方叫杜醫生,就差點從他懷裡彈起來,現在又被他這麼溫柔的「關注」,真是讓她受寵若驚。
「我沒事。」岳笙輕輕掙開他的懷抱,上前對白醫師鞠了個躬。「對不起,是我心不在焉沒看路,撞到您真不好意思,等等我把沖好的咖啡給您送去吧,衣服我也會幫您送洗……」
「算了,我自己搞定就好,下次小心點。」白醫師冷冷說完,轉頭對杜天羽笑笑便離開了。
岳笙牙一咬,轉身要向杜天羽道謝加道歉,可話還沒說出口,他卻突然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往茶水間帶去。
她沒來得及問他要幹什麼,手背已傳來一陣清涼,水龍頭的水在剎那間緩解了她手背上的灼熱,讓她始終緊皺的眉心舒展開來。
「會疼就要說。」杜天羽對她假裝沒事的模樣很不滿意。
岳笙睨著他,甜甜一笑。「不疼。」
他抬起頭看她一眼。「都紅成一片了,怎會不疼?妳的痛覺神經消失了嗎?」
「嗯,很久以前就消失了。」
還理所當然的點頭?這女人……
「妳是要告訴我,妳兒時被虐待、過得很悲慘嗎?」
岳笙噗哧一聲笑出來。「我像嗎?你看看我這雙手,白皙又細嫩,很美吧?就該是一雙富家千金的手,怎麼演苦情戲?」
杜天羽又看她一眼,沒跟著笑,黑眸卻像探究什麼似地直瞅著她,像是要弄清楚她的笑裡究竟還帶著些什麼。
岳笙眨眨眼,再眨眨眼,唇還是微微勾著。
他不會看出什麼了吧?她的笑很假?還是她的心很假?
岳笙有點心虛的轉移視線,也轉移了話題。「昨天晚上謝謝你,還有剛剛……如果你不在,她可能會一口把我吃了!美男計果真是挺管用的。」
沒理她口中的什麼美男計,因為對號入座一向不是他的習慣。
杜天羽關上水龍頭,掏出口袋裡的手帕,親自替她把手擦乾。她也任他擦,沒有羞得縮回手什麼的,就像他替她做這件事已經做了千百次一樣的自在。
「你都是這樣寵女人的嗎?」她好奇地問。
杜天羽挑了挑眉。「擦乾才能上藥。」
話落,他便把她拉到護理站,親自替她的手背擦上燙傷藥膏後才放開她。
兩個人都沒發現,他們的身邊已凝聚不少好奇的目光,護士的、醫生的、病人的,連路過的清潔阿姨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們這對俊男美女幾眼。
「當你的病人真幸福,杜天羽。」狗腿一點總沒錯,至少可以化解一下自己的不自在。
是的,她雖然表現得落落大方,但他一直對她「動手動腳」,搞得她心跳一直維持著快節奏,根本慢不下來。
他睇她一眼。「我跟妳沒那麼熟,連名帶姓的叫人很沒禮貌。」
她又是很甜的一笑。「那叫什麼?天羽?天羽哥?天羽歐巴?」
「叫我杜醫師。」
「挺安全又有距離的叫法。」岳笙點點頭,朝他伸出另一隻手。「我是公共事務處新來的組員岳笙,歡迎連名帶姓的叫我。還有,我欠你兩次情,所以我要請你吃兩頓飯,你不可以拒絕,因為拒絕我的話,我會哭給你看,我相信你不會想要嘗試看看的……所以說定了?」
這樣也行?
杜天羽啼笑皆非地看著眼前這落落大方又咄咄逼人的女人,該說的話都被她說完了,他竟然發現自己不知該說什麼?
她側臉瞧他。「你現在是在心裡罵我厚臉皮嗎?」
他好笑地看著她。「如果是呢?妳會放棄請我吃飯的念頭嗎?」
「不會。」
「那我就不必造口業了。」
意思就是無條件同意了?YA!
岳笙笑開了,掏出手機遞給他。「那你加我LINE,我好約你。」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7-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