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35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591
財神嫁臨 2
初靈
590
財神嫁臨 1
初靈
589
天定良緣 4(完)
水暖
588
天定良緣 3
水暖
587
天定良緣 2
水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55
醉愛是你
宋雨桐
1254
都督大人的女奴
季可薔
1253
姑娘來收妖【妖簪之完結篇】
莫顏
1252
失戀暴走
單飛雪
 
236
脫軌的誘惑One Good Earl Deserves a Lover
莎拉.麥克蓮 Sarah Maclean
235
孤狼任務 Mackenzie’s Misson
琳達•霍華 Linda Howard
     
         
書名: 財神嫁臨 2
作者: 初靈
系列別: 文創風591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7/12/19
第十一章
連著多日,周家上下就沒鬆快過一天,阿奶都幫他們排好班次,像大伯他們仨要去鎮上買糯米,每次還不敢買多,一、兩百斤的往村裡運。其他人不是下地幹活就是上山採野菜,還要輪流在家裡練習包粽子。好在阿奶還算講道理,知曉想讓馬兒跑得快,就得給牠餵飽,因此又另行宣布一個決定──
「等正式開始包粽子,看誰包得最好最多,就給誰裁一身衣裳!」
三囡兩眼放光地盯著阿奶,搶在所有人前頭咋呼道:「阿奶,要是我包得最多,能給我阿娘裁一身嗎?」儘管整個周家都覺得這丫頭傻乎乎的,她自個兒卻不這麼想,要是給自己做衣裳能費多少料子?給阿娘做衣裳才合算啊!
二伯娘笑瞇了眼,伸手摸摸閨女的頭。
阿奶也點頭應允。
這場面旁人看得發笑,只道三囡也是一片孝心,可她那麼丁點兒大,幹起活來能快得過大人?
可三囡小是小,卻極能吃苦耐勞,旁人一邊包粽子一邊隨口聊天,唯獨三囡卻兩眼放光般地盯著跟前的材料,抽一張箬葉將底部捲成圓錐形,填上滿滿的糯米,旋轉著將箬葉捲起來,留一截尾巴用大拇指按住,將留出的一截反摺回來,再在底部用細麻繩紮緊。
說起來雖慢,可事實上三囡卻是十指翻飛,沒多久一個完整的粽子就成形了。
一開始三囡練的是品質,之後則變成了速度。

只用了五天時間,三囡就親自證明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她包的粽子跟樣品幾乎一般無二,反正阿奶是分辨不出來的,可她的速度卻要比周芸芸快上幾乎一倍。當然,周芸芸的速度也不算特別快,平均一分鐘一個,黑天白日的幹活,能趕出一千來個,可照三囡這速度,只怕兩千都不成問題。
看來,新衣裳的歸屬已定。
三囡得意極了,只盼著趕緊開始正式包粽子。可一來用於染色的野菜還不夠數,二來染過色的糯米不好保存,周芸芸跟阿奶商議後,還是堅持之前的決定,從四月最後一日開始包,兩天包粽子,一天煮粽子,煮完連夜送到鎮上,正好能趕在端午前傾銷一空。
至於細節方面,周芸芸也叮囑阿奶。「咱們這可不是自家包著自家吃的,吃到啥餡都無所謂。我看這樣好了,阿奶妳去多買些彩色棉線來,啥色的粽子就綁同色的棉線,餡兒也要區分開來,葷的和素的價格也不同,鮮肉的也得跟燻肉餡分開,素的也一樣。這可得提前準備好,免得到時候鬧不清楚又抓瞎。」
這一點,周家阿奶還真沒想到,雖說周家年年都包粽子,可都是實心的白粽,有啥好區分?再說本就是自家人吃的,就算裡頭餡兒不同,她也不會在意。可如今卻是要做買賣,自是不同一般。
商定細節後,接下來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尤其有阿奶這個軍師坐鎮,給全家每個人都安排不少活計,雖說所有人都被使喚得團團轉,可因分工明確,倒也不顯雜亂。
這期間,倒是有一個意外之喜。
之前,周芸芸只尋到三種染色用野菜,分別是染飯花、紅蘭草和紫蘭草,這三種野菜數量雖多也沒人同周家搶,可這一回周家是要做買賣,用的分量就多了。剛開始十來日倒還好,越到後頭幾個小的收穫就越少,偏野菜這東西也沒人種植,便是周家如今立馬去種,也絕對來不及。好在天無絕人之路,雖說前頭三種野菜越發少了,可又讓三囡發現另外三種。
血皮菜、紫甘藍、綠甘藍。
後頭這三種並非常用的植物染色劑,不過也可以湊合使用,尤其是血皮菜,汁液格外多,哪怕僅僅涼拌都極容易滲出紫紅色汁液來,連舌頭都能染變色。
有了後續的支持後,總算沒在染色這裡頭出意外。
一直忙忙碌碌到四月底,真正的戰役打響了。

染色的汁液早已都熬出來,妥當放置在瓦罐裡,周家全家齊齊上陣,將糯米清洗乾淨後用汁液浸透,一直等著色成功後,才開始包粽子。彼時,其他準備工作都已就緒,阿奶甚至還去村裡借了大木桌,好方便眾人施展身手。
連著兩日,除了睡覺之外,連吃喝都是掐著點的,周家人愣是在五月初一傍晚時分,將所有的糯米和餡料用光。至於數量,早先就按著每個竹簍一百個計數,十個竹簍剛好放入大竹筐,清算下來,一共是三萬一千三百多個。
零頭先暫且不論,周家阿奶使喚眾人將一筐筐的粽子抬入灶間,起大火燒水煮粽子。除了兩個灶間,院子裡也有四口灶,那是阿奶在半個月前臨時起意讓大伯他們砌起來的,就是生怕到時候忙不過來。
好在周家的鍋和灶都是特大號,一鍋就能燒五百個粽子,周家兩個灶間各兩口灶,算上院子裡新砌的四口,一共是八口灶,同一時間能煮四千個粽子。饒是如此,周家也要反覆煮上八次,才能將全部的粽子煮熟。
幹唄,都到了這一步,再退縮就不單單是賺不了錢的問題。
周家上下齊心協力咬牙幹活,這一忙活,就到了五月初二的深夜裡。
早在晌午那會兒,阿奶就安排人輪流去歇覺,尤其是大伯他們幾個主要勞動力,畢竟賺錢要緊,身子骨更要緊。等這頭所有粽子都煮好,阿奶提前雇好的三輛牛車也進村了。
將三萬多個粽子分別用乾淨的竹簍裝好,再放入大竹筐裡,每輛車上都是十筐多。大伯他們仨每人跟一車,另外大堂哥跟著大伯,二堂哥跟著二伯,周家阿爹這邊則是阿奶帶著大金幫襯。
直到牛車走得看不到蹤跡,周家人才感覺到那股近乎脫力的疲憊。當下,誰也沒多話,有些更是連洗漱都不曾,就回房沈沈地歇下。
周芸芸也是如此,左右先前已經將一切所能料想到的事都辦妥,接下來就要看阿奶的了。

阿奶永遠不會讓家裡人失望。
依周芸芸先前的料想,即便彩色粽子極受歡迎,怎樣也要賣上兩天。尤其端午節當日,便是為了應景,也會有人買上一個嚐嚐味兒。她還叮囑阿奶,要是頭一日賣不完,索性在鎮上尋個客棧住一宿,沒得來回趕路。
結果,等周芸芸睡得昏天暗地醒來後,腦子裡還嗡嗡響的沒清醒呢,就聽到院子裡阿奶扯著她那標誌性的大嗓門咋呼道──
「煮大肉啊!把肉切成大方塊妳不會?要吃咱就吃個痛快!」
周芸芸一個鯉魚打挺就起身下床,急急地套上衣裳,連頭髮都沒理就出門。
「阿奶?」周芸芸滿臉茫然,她在思考,到底是自己一覺睡了兩天,還是阿奶天才到不到一天就將粽子賣光?再一看,阿爹和大金並不在。
「我的好乖乖醒了?可是肚子餓了?來來,阿奶特地從鎮上給妳帶的肉餡餅,妳不是最愛吃肉餡嗎?快來嚐嚐!」阿奶湊過來就給周芸芸塞了一嘴肉餡餅。
於是,連洗漱都不曾,周芸芸就被餵了一肚子吃食。許是餓了,許是味道真不錯,她愣是保持著茫然的神情,任由阿奶餵完兩個肉餡餅,這才堪堪回過神來。「粽子都賣完了?」
「青水鎮賣完了。」周家阿奶笑得牙豁子都出來了。「好乖乖就是厲害,我才到鎮上,就依好乖乖妳的主意挑了幾個色兒不一樣的粽子剝開放在大大碗公裡,也聽了妳的,切開兩個,分給來往的路人嚐嚐。結果妳知道嗎?有個大戶人家的管事經過,一口氣就買了三百個。我瞅著,這不是現成的好去處嗎?就讓牛車夫趕著牛車去了鎮上的酒樓,不到半日就都賣光了!哈哈哈哈……」
周芸芸一面嚥著嘴裡的肉餡餅,一面消化阿奶這番敘述。
不管裡頭具體經過如何,等於就是阿奶將原本計劃裡的零售改為批發?的確,酒樓是個好去處,可鎮上有那麼多酒樓嗎?
將自己的疑問說出來,周芸芸成功地獲得阿奶一串得瑟的大笑。「咱們家知曉往鎮上賣,妳當他們不會往縣城裡賣?今兒才初三,晌午就從鎮子出發,到縣城該是用不了多久吧?」說到這裡,阿奶也不確定。沒奈何,她這輩子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女兒嫁的青雲鎮,縣城真的只存在於想像中。「我叫妳阿爹帶上大金去尋妳大伯、二伯他們。他們一定是在鎮上擺攤,要是也尋酒樓或者大戶人家,估摸著早就賣出去了。」
「不著急,還有兩天,肯定能賣完。」周芸芸隨口安慰著,同時眼睛晶亮地看著阿奶。
阿奶好氣又好笑地瞪她一眼,遂拉過她壓低聲音道:「我稍微調了下價,素粽子每個十五文錢,葷的每個十八文,單是我這邊就收了一百六十多兩!因都是大買家,給的直接是銀子,都不用去金銀鋪子兌。就算除卻本錢,也有一百五十兩!」
賣價所以會漲,也正是因成本價高了,原本周芸芸按去年的糧價估算出來的二十兩成本,變成四十多兩,平攤下來每一路都要十幾兩銀子。好在,利潤倒也因此提高不少,只要大伯和二伯那兩邊全賣出去,這一趟買賣就能入帳四百五十兩。
賺翻了!
「阿奶,賺那麼多錢,妳就只打算請咱們吃肉?」周芸芸笑著調侃道。
「咋會只有肉呢?我都想好了,回頭後院的雞,一人抓一隻走,不想要的直接來我這兒領銅錢。再者,每人做一身簇新的衣裳,不要去年染壞的土布,全做細棉布衣裳,正好天氣熱了,棉布透氣。對了,三囡可以多得一身,給她阿娘。還有啊,我打算等歇兩日,再去瞅瞅村裡還有哪家賣地的?咱們莊稼把式最要緊的還是田地,多買幾畝總不會錯。」阿奶盤算來盤算去,忽地又想起一事。「還得再蓋兩間房,二山和二河都不小了,得把房子先蓋起來,回頭忙過秋收,給他倆都將媳婦抬進來。哎喲,我同妳說這個幹啥?好乖乖,妳去吃大肉,改明兒讓妳阿爹帶妳去趕場子,想買啥就買啥,阿奶給妳錢!」
周芸芸原就有些睡懵的腦子轉不過來,又聽阿奶這一連串的話,只聽得一腦門子的漿糊。眼瞅著阿奶又要走人,她才趕忙拽住阿奶,急急道:「阿奶,既然咱家賺了這許多錢,妳就沒想過讓家裡的哥哥、弟弟去唸書?」
阿奶愣住了。
見狀,周芸芸忙耐心地勸著。「先前咱們家有錢是不假,可到底沒過明路。阿奶妳的擔心我也明白,不就是怕外人知曉咱們家有錢有糧嗎?可這會兒還能瞞住不成?別看鎮上離村裡有段距離,這回可是大買賣,賣的又是頭一次出現的彩色粽子,妳說咱們還能繼續瞞下去嗎?」
鐵定瞞不了,最多也就是能在具體利潤方面作點文章,可甭管咋樣,外人都能猜到周家賺了大錢,且至少在百兩銀子往上。
「好乖乖,阿奶知曉妳是好意,這事還真不是想要瞞著誰。」阿奶遲疑再三,才道:「其實早十來年前,咱們村裡的老秀才也是辦過村學的,就是給妳取名那個。那會兒,村裡也有不少人家節衣縮食地把孩子送去唸書,我也想過是不是將大山子送過去,咱們家負擔不起所有孩子的束脩,可一個、兩個還是沒問題的,偏年歲不夠。」
村學原先是不限制年齡的,結果好些人家送去的娃兒太小,鬧了不少事,辦了沒半個月,就添了年齡限制,大山、大河正好沒趕上趟。那會兒,阿奶還真就挺心動的,攢了些錢,打算等夠年歲就將兩個孩子先送過去。誰承想,不到一年就出了問題,那些個進了村學的半大小子,一個個自詡讀書人,本事沒學到,秀才考不上,卻學人家穿長衫、怪裡怪氣地說話,還總說要參加啥詩會,莫說下地幹活,那簡直就是逼著爹娘捧著飯食到跟前伺候著!
鄉下人家,就拿周家來說,想要供出個讀書人也得節衣縮食,更不提其他家境還不如周家的。幾年下來,那些個孩子都廢了,滿口的「之乎者也」,全成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
「孟秀才還是老孟頭咬牙送到鎮上去開蒙的,他倒是堅持下來。妳看他,考是考上了,將來前程許是真不賴,可要我說,寧願家裡的孩子老老實實種田餬口,也不要圖那沒影的前程。」
周芸芸沈默一會兒,她承認她想得太簡單了,先前只覺得不能讓全家當睜眼瞎,加上家裡又有錢,去唸幾年書也是好的,卻沒想過這裡頭還有那麼多彎彎繞繞。
思忖片刻,周芸芸問道:「那村學呢?可還有?」
「老早就沒了。」阿奶怕她不信,又道:「讀書真沒啥好的,就算真有那本事,沒個十幾、二十年的也出息不了,即便真出息了,這年頭旁的沒有,白頭秀才可是一堆呢!」
科舉的確是通天梯,然而其難度卻如同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周芸芸抿嘴想了一會兒,又道:「那假若只是認識幾個字呢?會認字,能寫自己的名字和常用字,再學一學算籌,這個不難吧?」
「學那玩意兒有啥用?」
「咱們家有黃金錦鯉呢,阿奶妳不是說有魚祖宗保佑,往後買賣鐵定會越做越大嗎?總是要記帳算帳的,家裡沒一個會寫字的咋行?請別人幫忙管不怕被矇嗎?」周芸芸一臉堅定地看著阿奶。「讓他們去試試,就算不成,也不過是浪費丁點兒束脩錢。再定個時間,要是一年後啥名堂都沒有,索性趁早放棄。沒村學也不打緊,讓大伯找那孟秀才說說,看能不能把幾個小的送去同他學幾個字,早上去,晌午就回來,下半晌照常幹活,也不耽誤啥。」
「這倒是不賴。」
最終,阿奶被說服了。

入夜周家大伯一行人回家後,周家阿奶收好銀子就將這事同他說了,吩咐他明兒一早再往鎮上去一趟,多買些糯米回來,到時候包上幾十個粽子,趕在端午前送過去,順道探一下口風,看看人家願不願意收幾個學生?
「只要他願意收,咱家每個月送三、五斗米去,盡夠他一個人吃了,擔水、砍柴這些事也能幫著做。再說,只學一早上,也不耽擱他做學問。」
其實,阿奶並不敢肯定孟秀才會不會收學生,畢竟人家十四、五歲就中了秀才,哪怕時運不濟雪崩沒了雙親,出孝期後總要接著考舉人的。像十來年前辦村學的老秀才,不就是到了花甲之齡,知曉科舉無望才收學生?
事關自家子姪的前程,周家大伯滿口答應下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2/19上市的【文創風】591《財神嫁臨》2。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7-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