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0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01
獵獲美人心 下
十七月
600
獵獲美人心 上
十七月
599
神力小福妻 4(完)
盼雨
598
神力小福妻 3
盼雨
597
神力小福妻 2
盼雨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55
醉愛是你
宋雨桐
1254
都督大人的女奴
季可薔
1253
姑娘來收妖【妖簪之完結篇】
莫顏
1252
失戀暴走
單飛雪
 
236
脫軌的誘惑One Good Earl Deserves a Lover
莎拉.麥克蓮 Sarah Maclean
235
孤狼任務 Mackenzie’s Misson
琳達•霍華 Linda Howard
     
         
書名: 獵獲美人心 上
作者: 十七月
系列別: 文創風600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1/23
第一章 雪中初遇
柳州府蘇泉縣的南面有一處環山繞水的村子,名曰杏花村。
杏花村三面環山,是一個不大的村子,約莫二十多戶人家,大都靠著山上那幾畝薄田過活。
山上剛下過一場大雪,天寒地凍的,人走在路上一不留神就可能滑倒在地,摔個四腳朝天。
此時天剛矇矇亮,加上天寒料峭的,村人沒什麼要緊事,索性躲在被窩裡多睡上個把時辰。整座村子靜悄悄的,只聽得公雞仰脖打鳴的咯咯聲,而住在村子最南邊的獵戶侯遠山,卻是早早揹上弓箭、鎖上大門,往山上打獵去了。
路過高家的時候,高耀剛好趕著牛車從自家大門裡走出來,瞧見侯遠山,笑著打了個招呼:「遠山哥,這麼大的雪還去打獵啊?」
高耀是杏花村的屠戶,平時侯遠山打到野豬之類的總會賣給他,故兩人關係一直不錯。侯遠山性子有些悶,素來和村人說不上兩句話,但高耀這人與他投緣,在杏花村算是最好的兄弟了。
侯遠山道:「家裡沒什麼要事,就當出去活動筋骨。」他說著看了看高耀的牛車。「你這是要去縣城賣肉?」
高耀擺擺手說:「大冷天的,賣個屁肉啊。我那娘子嘴饞,想吃鎮上的桂花糕,我去給她買些回來。你說人家肚裡懷個寶呢,我能不祖宗似的供著?」
聽到此,侯遠山沈默下來,沒有再接話。
似乎瞧出侯遠山的心事,高耀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問道:「怎麼,想女人了?」
侯遠山臉上一陣發熱,也不理他,揹起弓箭就往山上走。
高耀見此更確定自己的猜測,上前兩步拉住他說:「我看呀,你不如去外面帶一個回來。你看隔壁村那個二狗子,整日鬥雞走狗、不學無術,家裡還窮得響叮噹,大家都以為他會打一輩子光棍,結果一年前買回個婆娘,如今娃兒都生了,還不得老老實實過日子?」
侯遠山無奈道:「二狗子跟我哪能一樣,我不能害了人家姑娘。」
高耀道:「命硬剋妻這事邪門得很,誰知道到底真的假的,你也別被村裡那些人嚇著了,或許春花妹子的死是個意外呢?別因為這件事,把自己一輩子都賠上了。」
侯遠山嘆息一聲,只擺擺手道:「時候不早,你趕快去城裡吧,我還得去打獵呢。」說著,他揹起弓箭朝遠處走了。
高耀有些無奈地搖頭道:「你呀,就是個倔脾氣!」

可能是心情低落的關係,侯遠山在山上轉了半天,也只打到一隻野雞,好不容易看到一隻出來覓食的獐子,卻追著射了三枝箭都沒射中。
侯遠山射獵向來百發百中,今日卻十分反常,他心知是打不到好東西了,便提起野雞放進後背的竹簍裡,打算下山回家。
走沒兩步,他便發覺今日這山上有些不太對勁。
冬日獵物雖少,但還是會三三兩兩出來覓食,像今日這般一片寂靜的,卻很少見。
剛下過一夜大雪,山上安靜得有些可怕,只偶有積雪壓斷樹枝的聲音傳來,顯得格外清晰。
侯遠山長年打獵,耳朵格外靈敏,他站在原地聽了一會兒,心中升起一股可怕的感覺。
今日這山上,怕是不大太平。
一雙靈敏的耳朵動了動,他側頭一看,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只見離他不過六十丈遠的雪堆旁,赫然站著一匹狼,通體灰白交雜,一雙眼睛呈寶藍色,在這白茫茫的雪地裡,宛若兩顆琉璃珠子,格外醒目。
這山上有狼群他是知道的,但大都棲息在山林深處,侯遠山通常不往裡走,故從來沒和豺狼虎豹打過照面。
像今日這般直接和一匹狼對上眼,還是頭一遭。說沒心驚,那是假的。
侯遠山下意識地往後退,不料一時大意,忘記身後便是陡坡,一腳踩空,頓時滾落下山。
一連滾了好幾圈,最後被一根粗壯的榆木樹幹攔下來。幸好他身手矯捷、皮糙肉厚的,滾這幾下倒沒什麼大礙,只是身上沾了不少雪。
他起身看了看跌下來的方向,可能滾得太遠,那匹狼並沒有追過來,他這才放心。
他拍了拍身上的雪,拎起地上的竹簍,將那隻野雞重新裝好,便打算回家去。
無意間,他朝身側瞥了一眼,頓時露出驚訝的神色。
只見離他幾步之外,躺著一隻水綠色的繡花錦鞋,那鞋看起來小巧精緻,上面還綴了幾顆亮晶晶的珠子,在白雪的反射下泛著光澤,一看便知是個值錢的東西。
他走上前撿起來細看,只見那鞋使用的是這方圓百里都買不到的稀罕料子,且那珠子晶瑩圓潤,想必價格不菲。
他拍了拍上面的泥土和雪漬,四下打量著,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另一隻。這單一隻鞋拿到當鋪不值錢,若是一雙,可就另當別論了。
四下掃視一陣,終於在前面雪堆旁瞧見另外一隻,他心中大喜,急忙跑過去。
不料,在這雪堆旁,一個凍僵的小姑娘昏迷不醒地躺在那兒,臉色鐵青,整個身子凍得沒有溫度,而那隻水綠色的珍珠繡花錦鞋,正套在她小巧的玉足上。
昏迷的姑娘約莫十五、六歲的年紀,五官精緻、肌膚若雪、眉目如畫,臉頰雖已凍得發紫,那傾城之姿仍引得他渾身一顫。
侯遠山曾在外面待過七年,自認貌美的女子沒少見過,但如眼前女子這般美到骨子裡的,卻是頭一次遇上。
他失神片刻,才想到蹲下身子察看她的狀況。感受到她鼻間尚有溫熱的氣息流動,他的臉上頓時有了笑意。這姑娘真是命大,竟未被狼叼去,看來是個有福之人。
見這姑娘渾身凍得僵硬,心知她需要趕快用火取暖,侯遠山不敢多加耽擱,顧不得什麼男女有別,直接抱起她飛奔回家。

侯遠山帶著昏迷的姑娘回到村裡時,天已經黑了,由於太冷的緣故,村口有不少人吃飽晚飯圍在一起烤火。
遠遠瞧見侯遠山回來,有人起身打招呼。「呦,遠山打獵這麼晚才回來呀?哎呀,這是誰家的姑娘,怎麼凍成這樣?」
坐在邊上烤火的高耀聞聲跟著站起來,看著侯遠山懷裡的姑娘打趣道:「你這小子,今天到底幹麼去了?還抱了個仙女回來?」
侯遠山此時心裡正著急,哪有心情理會大家的閒話,只道:「這姑娘凍得不輕,我先帶她回去,晚點再說。」
他說完,急急地走了,只留下烤火的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這侯遠山莫不是學那無賴二狗子,買了個媳婦回來吧?」
「還真有可能,我看那姑娘病得不輕,會不會是因為他剋妻的緣故呀?」
「哎喲,若真是這樣,那姑娘不就可憐了,花一樣的年紀,可別被剋死了。」
「不過這遠山兄弟也是不容易,挺老實的人,命怎麼就這麼硬呢?」
「……」
眾人正聊得起勁,高耀想到今天早上跟侯遠山說的那些話,頓時有些坐不住,他起身拍拍屁股,打算去侯遠山家問個清楚。

侯遠山回家後,將懷裡的女子平放在床上,又去衣箱裡取來三條棉被以及一張狐皮,全部裹在她身上。
如此仍嫌不夠,他又將柴房堆砌的木柴抱進屋,在床邊用盆子生起大火,這才跑到灶房去煮薑湯。
這邊正忙著,高耀從外面走進來,先往屋裡探了探,又循聲到了灶房。
侯遠山正在灶房裡切薑片,他體格高大,站在本就不大的灶房裡,顯得有些擁擠。
高耀索性也不進去,只斜倚在灶房門框上,眼中滿含深意地笑道:「你這小子,真行啊!早上還不把我的話當回事,晚上就真弄來個美嬌娘。剛剛外面天黑看不清,不過瞧那身段該是位妙人兒吧?跟兄弟我說說,哪兒買的?」
侯遠山將切好的薑片丟進鍋裡,才扭頭瞪他一眼道:「少在那兒碎嘴,那姑娘是我今兒個打獵遇到的,看她凍僵了躺在地上可憐,這才給帶回來了。」
高耀故作驚訝道:「該不會是天上掉下來的?老哥,豔福不淺啊你!」
他說著上前兩步,站在侯遠山旁邊,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不過我跟你說,你這麼多年也沒個娘子在身邊,如今好不容易逮著一個,你可得好好把握,別讓煮熟的鴨子飛了。我跟你說,這男人到了一定歲數就得有個女人,日子才過得舒坦,尤其到了晚上……」
侯遠山見他嘴裡沒個正經,不由黑著臉推他出去道:「天不早了,你趕快回家去吧,順便也跟村裡那些人解釋解釋,別讓他們來湊熱鬧,那姑娘身子弱,需要休息。」
「呵,你倆還沒怎麼著呢,就先護上了?」高耀見他這樣,鬧得更歡了,絲毫沒有要走的打算。
話一說完,侯遠山面露陰沈,一副再不走就要給他好看的架勢,他是個身強體壯的男人,高耀哪是他的對手,只好妥協道:「好好好,你先忙,我回去。」
見他出去了,侯遠山不由得將目光轉向主屋方向,想到高耀方才那些混帳話,只覺臉上一陣燥熱,忙別開臉去。

第二天,侯遠山一早便將昨日打的野雞放在鍋裡燉上,自己煮了稀粥配著鹹菜,吃罷又揹著傢伙去了山上。
當沈葭醒來的時候,已經巳時過半了。
睜開眼,她只覺得一陣腰痠背痛,強撐著硬邦邦的床板坐起身,她才審視起周圍的環境。一間不大的土瓦房,牆是用混了麥秸的泥土砌成的,四四方方的窗子看起來有些陳舊,但好歹能夠遮風。
床尾並列兩個木箱,因為掉漆太嚴重,已經認不得最初的顏色。床邊是一盆燒得差不多的木炭,只隱約還有些熱度。
離床幾步遠之處是一張掉漆的八仙桌,上面擦得乾乾淨淨,只擺了一個茶壺和幾個小陶瓷茶杯,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桌子右側是一扇半掩著的房門,由於外面白雪茫茫的有些刺眼,沈葭只瞧一眼便轉過頭去。
她揉了揉有些沈重的眼皮,才漸漸想起發生了什麼事。
前日她被一群人口販子追趕,為了逃命而跑到一座山上。結果剛避開人口販子,又碰上一匹狠狠瞪著她的餓狼,灰白雜色,眼珠深藍深藍的。
身為一個從沒見過真狼的現代人,沈葭嚇得心都快要從胸口跳出來。她雙腿發軟,不受控制地一直往後退,結果一踩空便栽了下去,她應該是腦袋撞上什麼東西,緊接著便失去知覺了。
如今看看眼前的情況,她應當是被路過的好心人給救了。
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的農村婦人推門進來,那婦人鬢髮有些花白,身穿土灰色粗布棉襖,望著沈葭的目光帶著溫暖的笑意,她問道:「姑娘醒了?」
沈葭困惑地看著她,開口道:「是妳救了我?」
婦人笑著搖頭說:「不是我,是遠山昨日去山上打獵,遇到昏迷不醒的妳,才帶妳回來的。我家在隔壁,夫家姓袁,妳叫我袁嬸子就行。」
沈葭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喚了聲:「袁嬸子。」
袁林氏笑道:「姑娘身子弱著呢,且先在屋裡歇著,我盛好雞湯給妳送過來。」
「謝謝袁嬸子。」沈葭覺得心裡暖暖的。她獨自在外流浪半年,雖說偶爾會碰到壞人,但這世上還是好人更多些。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23上市的【文創風】600《獵獲美人心》上。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