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12
瑾有獨鍾 2
半卷青箋
611
瑾有獨鍾 1
半卷青箋
610
卿本娘子漢 5(完)
鴻映雪
609
卿本娘子漢 4
鴻映雪
608
卿本娘子漢 3
鴻映雪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1256
求娶嫣然弟弟《上+下》
雷恩那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236
脫軌的誘惑One Good Earl Deserves a Lover
莎拉.麥克蓮 Sarah Maclean
     
         
書名: 卿本娘子漢 5(完)
作者: 鴻映雪
系列別: 文創風610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2/20
第六十一章
楚謨回到京城,還未進府,就在門口聽管家說了顏寧受傷之事。
管家當初聽說顏寧受傷時,自然是代自家世子爺送了不少藥材過去,也打聽顏寧傷勢如今已好了,只是還在家靜養不出門。
可楚謨哪裡放心得了,他府門也沒進,撥轉馬頭,就往顏府而來。
秦氏正和秦可兒一起,在廳中安排府裡的過年等事,兩人就見下人領進一個風塵僕僕的人,一身披風上甚至都還有泥點子。
楚謨對秦氏和秦可兒行禮,著急道:「岳母,聽說寧兒受傷了?」
自從訂親之後,楚謨對顏明德夫婦,已經以小婿自稱,顏府的下人若是管他叫姑爺,保準賞錢加倍。
秦氏看楚謨這樣子,是連回府梳洗都沒有,就趕過來,心中自然高興。「致遠回來啦?你在英州的差使還順利否?寧兒的傷已經沒事了。」
「小婿今日剛到京,差使已經好了。岳母,那寧兒……」
秦氏失笑,叫了個婆子過來。「看看姑娘在哪裡,帶姑爺過去吧。」
秦可兒也聽秦氏抱怨過很多次,說楚謨和顏寧兩人成親前還見面,如今看秦氏一臉關心地吩咐下人帶楚謨去見顏寧,囑咐他留在府裡休息,讓人準備午膳,暗自好笑。
秦氏這是丈母娘看女婿,只有好的,抱怨那些話,也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
楚謨跟著婆子到顏寧的薔薇院外,就聽到一陣鈴鐺的清脆聲音傳過來。
繞過薔薇院的院牆,顏寧正穿著一件紅色滾金邊鑲兔毛的夾襖,在院裡跑著,她的身後跟著一個……楚謨仔細看了一下,嗯,跟著一個紅彤彤的圓球。
「文彥,來啊,在這兒呢!」顏寧手裡舉著一只布老虎,手腕上的鈴鐺叮噹作響。
自從傷好之後,顏文彥特別喜歡來纏顏寧玩。
顏寧總覺得自己前世沒能護住他,心裡內疚,加上養傷,秦氏拘著不讓出門,她也樂得陪文彥玩耍。
顏文彥最喜歡找鈴鐺的聲音,顏寧不耐煩戴首飾,為了哄他玩,特意戴了一對鈴鐺銀鐲。
顏寧跑著轉身,就看到楚謨站在那邊,看著自己。她不禁一愣,跑過來。「楚謨,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日剛到京,妳傷好了?」
顏寧看楚謨臉上還沾著灰塵,眼圈下陷,一看就是趕路沒歇好的樣子,知道他是關心自己,心裡有些甜意。「我沒事,你、你怎麼不回府梳洗一下?」
「岳母讓我留這兒歇息,等會兒一起用午膳。」楚謨得意地說。
這時,他感到有東西抱著自己的腿,低頭一看,一個肉呼呼的奶娃正抱著他的腿,好奇地看著他。
這娃娃長得細皮嫩肉,眼睛濕漉漉的,撲閃撲閃著,天真無邪。他穿著一身大紅棉襖,本來就長得肉鼓鼓,這下更似球一樣。
他忍不住捏了捏那娃娃的臉,結果在娃娃臉上留下兩個紅印,這……這也太嫩了吧!
那娃娃正是文彥,他被莫名捏了一把,有些傷心,轉頭跟顏寧告狀。「撲,痛痛。」
王嬤嬤在後面走過來,抱起文彥。「孫少爺,這是您的姑父喔。」
楚謨一聽王嬤嬤的話,想起顏煦有個兒子,再一聽王嬤嬤說自己是姑父,高興地抱過文彥。「文彥乖,叫一聲姑父,姑父給你好玩的。」
他想摸個東西出來哄孩子,只是他身上值錢的東西雖然不少,可哪會有小孩喜歡的東西。他摸了半天,摸出一個荷包,裡面裝著四個小金錁子。
顏寧聽王嬤嬤說「姑父」,臉一紅,再一聽楚謨的話,瞪了一眼,跟文彥說:「文彥,來,來姑姑這兒。」
顏文彥卻沒聽顏寧的話,他被楚謨抱著,看著眼前那張俊臉,看了半天,確定沒見過,就伸手開始又摸又抓起來。
楚謨嚇一跳,被文彥一手抓著耳朵,一手抓著頭髮,狼狽不堪地叫「噯,放手,噯──」
顏寧看他那狼狽樣,忍不住哈哈大笑。
楚謨見佳人一笑,眼睛就只顧著看佳人,冷不防鼻子一痛。
王嬤嬤最先發現過來。「孫少爺,不能咬啊。」
顏寧也連忙過去幫忙,只是兩人的動作還是慢了,等把顏文彥抱下來,楚謨那挺直的鼻子上,留了四個尖尖的牙印,看那樣子,沒個兩天,印子是消不了了。
顏文彥現在已經長了八顆牙,最喜歡亂咬東西,上次楚昭琩荓敢磌C寧,還被他一口咬在手上。
見楚謨捂著鼻子哀叫,顏文彥對自己留下的傑作很滿意,被王嬤嬤抱到手裡後,高興地拍著兩隻肉手,叫著「撲,撲撲──」
顏寧是既好笑又心疼,連忙讓人帶他去梳洗、搽點藥膏。
楚謨對著鏡子,看到自己那張俊臉上鼻頭通紅,四個牙印分明,哀叫道:「我還沒進宮面聖呢,這讓我怎麼見人啊。」
於是,楚世子進京第一天,就讓人代為稱病,而且閉門謝客,絕不見外人。
封平回家後,也聽秦婉如說了顏寧受傷之事,本想要探望,但到了顏府門前,聽人說楚世子剛到府內,他一笑,先去東宮交差了。
楚昭琩ㄗ鴢吤郊郎w歸來,很是高興,又聽他說已經找到金礦,還安排胡成和耿大壯守在那裡,以防有人弄鬼,大是贊同。
楚謨先前已經有奏摺送回京中,提到此次招安能成,都賴封平勸降。
楚昭矬控o此事不錯,他和封平商議半日後,撰寫一份奏摺送上。
過了幾日,楚謨進宮,將此次剿匪之事交差。楚元帝就按楚謨的功勞冊,給了賞賜,其中封平的受封最受人關注。
封家原本抄家時,三代不許入仕。如今封平立功,楚元帝親自打破這個規定,給他封賞。原來,封平呈上的奏摺中,寫了自己到潁州時,意外在山中發現金礦礦脈,特報給朝廷,又意外遇匪,有了勸降之事。
封家的金礦,楚元帝早就知道了。但封平這麼呈報,世人就不會知道,封平當年能活命,是因為楚元帝愛財。
帝王總是重顏面的,就算楚元帝當時真的想要金礦,可若封平說了實情,他顏面何存?如今這金礦,封平說是自己此次意外發現的,發現之後不敢私藏立即獻給朝廷,又為朝廷剿匪之事立功,楚元帝封他為六品員外郎,賜黃金千兩。
官職還是小事,有此封賞,封平就可重入官場了。
這個消息,最高興的莫過於秦紹祖和王氏夫婦。尤其是王氏,當初將女兒嫁給封平,她心裡是不願意的,畢竟那可是個白衣啊,現在封平封官,背靠太子這棵大樹,何愁將來官位不再高升?
王氏特意到封平的府上,幫女兒應對往來賀客。
有了封平受封之事,安國公府大公子李敬成為京郊南營副將的事,就沒受太多關注了。
李敬原本在京郊西營當差,他從英州帶兵回來後,那些新兵被分到西營和南營,李敬則調到南營做了副將。
京郊四營從調兵到兗州後,對三皇子一派來說,唯一的好事是韓望之也因此次協助剿匪有功,得了封賞,只是和太子一派如日中天相比,總是遜色了些。
楚昭業卻依然雲淡風輕的樣子,這讓跟隨三皇子的官員們安心很多。

很快,又是一年除夕。
對顏府來說,今年除夕只有一門婦孺在京,總覺得少了些熱鬧。幸好有文彥不識愁滋味,吵叫跳鬧,添了人氣。
照例,除夕進宮赴宴。
秦可兒當初要嫁給顏煦時,來京見過顏皇后,現在回京又添了文彥,秦氏就帶著顏寧和他們母女倆早些進宮去。
秦氏到時,見顏皇后身邊,李錦娘帶著兩個女子站在一旁伺候。
顏寧知道,李錦娘小產後不久,由顏皇后作主,東宮提早納入兩個良娣。而其中一個良娣,聽說有孕了。
她看看李錦娘,一身太子妃服制,帶著純金八寶鳳尾釵,雍容端莊,只是脂粉掩蓋下,還是能看出一絲憔悴。
顏皇后看到秦氏一家到了,吩咐那兩個良娣先回去。「妳們回東宮去吧,有太子妃留在這兒伺候就夠了。」
李錦娘聽到這吩咐,臉色亮了些,顏皇后這吩咐,等於是說無意在眾位誥命面前給她沒臉。那兩個女子自然有些失望,不過還是柔聲應是,退下了。
秦氏給顏皇后見禮,顏皇后連忙讓惠萍扶起她。
秦可兒和顏寧跟著秦氏,給顏皇后行大禮。
秦可兒想從王嬤嬤手裡抱過文彥,顏寧卻搶先去抱過來。她抱著文彥來到錦墊上,讓文彥跪下請安,嘴裡代文彥說:「文彥給姑祖母請安啦,姑祖母新春大吉,謝謝姑祖母厚賞。」
顏皇后撐不住地笑了,指著顏寧對秦氏說:「這個促狹的,這是生怕我給文彥賞賜少了嗎?哪有這樣討賞的?」
顏寧卻又拉著文彥接了一句。「文彥也代母親,謝謝姑祖母厚賞。」
這下,連秦氏都聽不下去了,拉著秦可兒說:「快把她拉起來,該打!」
惠萍湊趣跟顏皇后請示。「皇后娘娘,賞賜的荷包要不要加一個啊?」
顏皇后跟惠萍點頭,笑得說不出話,過了好一會兒才止住笑,拉過顏寧。「我還擔心妳傷沒好,現在看來傷好了,嘴皮子都伶俐了。給妳,我不只給妳大嫂和姪兒厚賞,給妳也厚賞。」說著,親手拿了一只鐲子給顏寧戴上。
顏皇后又抱過顏文彥,笑道:「長得像煦兒。」
顏煦的長相和顏寧一樣,也是像秦氏多些,顏文彥的長相揉合顏煦和秦可兒的優點,就更是白嫩了。
李錦娘看著顏皇后對顏文彥愛不釋手,想起自己小產的無緣孩子,心裡黯淡淒苦,面上還是只能笑道:「文彥長得好乖巧。」
顏文彥第一次見顏皇后,倒是不怕生。「姑──祖──」
他嘴裡字正腔圓地冒了兩字,大家聽了更是高興。
秦可兒看到李錦娘臉色有些黯淡,推了推顏寧,又向李錦娘那邊示意一下。
顏寧知道,大嫂這意思是讓自己幫太子妃解圍?
她有心不理,無奈秦可兒連著拉了幾次,她只好抱過顏文彥,道:「謝太子妃娘娘誇獎,文彥也給太子妃娘娘請安。」
李錦娘順勢讓織夢送了賞賜,又與秦可兒說了幾句話。
秦可兒說起玉陽關的事,廳裡歡聲笑語,其樂融融。眾人聊了半個多時辰,陸續有各府誥命夫人來請安。很快,人就到得差不多了,顏皇后扶著李錦娘的手,來到除夕宴的正廳。
與往年一樣,前殿楚元帝帶著皇子們與眾臣喝酒,顏皇后帶著各府誥命和姑娘們歡宴。
宴席上,有夫人提到顏寧這個三品女將軍,一時大家起哄連著敬酒,顏寧酒量雖然不小,但是這麼連著喝下去,很快也臉色酡紅。
顏文彥坐在秦可人懷裡,看著姑姑喝酒,他一高興,手一推,卻把一杯酒灑在顏寧身上。
剛巧這時候,太子殿下帶皇子們來給皇后娘娘拜年請安,顏寧連忙扶著綠衣的手出去換衣裳。
此次除夕宴是舉辦在御花園邊,顏寧換好衣裳,不想這麼快回廳裡,就想走幾步散散酒。她走了一會兒,估摸著皇子們應該走了,就想回到廳中,卻在半路上遇見李錦娘和織夢,李錦娘顯然是刻意在那兒等她的。
看到她走近,李錦娘嘴唇開合一下,輕輕叫了一聲「寧兒」。
顏寧的頭還有些痛,扶著綠衣的手,行了個福禮。「太子妃娘娘。」
「寧兒,我是多謝妳那日的救命之恩。」李錦娘神色自然了些。「那日山道上,雖然妳……不過,還是多謝妳救了我。」
顏寧看她那樣子,是想說自己不敬打了她一耳光的事?
她的眼睛很利,剛才看到李錦娘提到「雖然妳」時,織夢在邊上搖了搖李錦娘的手。
顏寧不由皺眉。「太子妃娘娘不用客氣,那是臣女應該的。再說,我也是為了太子哥哥。」
這話,讓李錦娘有些不高興,自己道謝,顏寧就這樣輕忽的態度,她仔細看看顏寧。朦朧宮燈下,只覺顏寧容光煥發,比起以前更好看了些。她不由說道:「雖說是上下有別,但寧兒妳救了我,我還是承妳這個情的。只是當日我提醒過妳,上下有別,妳在太子殿下面前,還是要謹守君臣之別。」
她的話越說越快,織夢急得再搖,也不能阻止她說完這些話。
顏寧酒意上頭,怒氣也湧上來,仔細看了看李錦娘,忽然問道:「妳在嫉妒?」
「我……我是嫉妒妳,我對太子殿下一片真心,我……」
「妳憑什麼嫉妒?我和太子哥哥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我知道他愛吃什麼,愛玩什麼,喜歡做什麼,愛穿哪件衣裳,妳知道嗎?」顏寧卻直接打斷她的話,大聲問道。
綠衣聽到自家姑娘說「青梅竹馬」一詞,有些發愣,再一看顏寧,嘴裡不停有酒氣出來,姑娘這是──這是醉了?
顏寧說出興致來,卻是合不上嘴了。「再說真心,我太子哥哥地位尊貴,容貌俊美,溫柔體貼,才能不凡,對他真心愛慕的姑娘,沒一千也有八百。他要是願意,到街上走一圈,傾心的肯定更多,妳的真心很了不起嗎?」
李錦娘和織夢聽著顏寧這話,有些犯暈,李錦娘氣得手都抖了。「她們……怎能和我比?」
「有什麼不能比?妳是真心,人家也是真心,有什麼區別?」顏寧卻完全無視李錦娘青白交加的臉色。「再說,妳那是真心嗎?是無所求的真心嗎?要是太子哥哥沒給妳大哥升官,沒幫妳二哥去太學院進學,沒幫妳安國公府,妳會答應嗎?原本知道妳喜歡太子哥哥,我還挺高興的。現在看看妳這樣子,我母親一直說,妻子是賢內助,妳賢在哪裡?又助在哪裡?」顏寧一通搶白後,說痛快了,拉了綠衣的手。「太子妃娘娘,臣女告退。」
「喔,對了,太子妃娘娘,妳嫉妒我、恨我都沒用,皇姑父不殺我,姑母不殺我,太子哥哥不殺我,妳能奈我何?再說,我父親和哥哥可沒指望靠我換官位。」
顏寧好像生怕自己捅刀子不夠狠,臨走前還在李錦娘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
右邊的小道上,楚昭琠M楚謨正站在那兒,兩人都沒想到,還能見識到顏寧口若懸河的樣子。
楚謨聽到青梅竹馬時,臉都綠了,再聽到顏寧誇獎楚昭琩漱@串話,只覺得肚子裡直冒酸氣,忍不住磨了磨牙。
兩人所站的地方,離顏寧她們所站之處,隔了幾步遠。
顏寧氣呼呼地一邊走一邊還跟綠衣念叨。「綠衣,妳等著,明日我就上街去,幫太子哥哥物色兩個年輕漂亮、溫柔體貼的姑娘,送給他。」
楚昭琣釣ロ啎ㄕ窾Q笑,連忙手握空拳,抵在嘴邊咳了幾聲,忍住要衝出來的笑意,楚謨卻是磨牙再磨牙。
顏寧雖然有些醉了,耳力還是在的,聽到聲音立即轉過身來。「誰在那裡?」
「咳咳,寧兒。」楚昭琤s了一聲。
顏寧往左邊走兩步,看到兩人站在花木後,叫了一聲。「太子哥哥,楚謨。」
楚謨看著她一臉紅暈,有些不是滋味地道:「顏寧,妳剛才說什麼?」
顏寧想了想,自己剛才說什麼了?對了,說了要送楚昭琩潃茤h娘,她看楚謨兩眼直盯著自己,問道:「怎麼?你也想要?」
楚謨正為那句「青梅竹馬」冒酸氣,聽到顏寧這話,不自覺點頭,廢話,他當然想要了,他要是早幾年進京,和顏寧是青梅竹馬的可就是自己了。
哪知道,顏寧看他點頭,忽然甩開綠衣的手,如蠻牛一樣衝過來,舉起拳頭就是一拳,幸好楚謨身手了得、見機及時,將頭一偏,護住自己的俊臉。顏寧那一拳,落在他肩膀上。
顏寧氣呼呼地道:「你作夢!我就算找到兩百個姑娘,也沒你的分兒!」說完,她拎起裙子,氣呼呼地轉頭,拖著綠衣就回廳裡去了。
楚謨揉著自己的肩膀,目瞪口呆。
楚昭瓻y兩聲。「致遠,寧兒喝醉了。咳咳,你沒事吧?」
李錦娘和織夢沒有走遠,聽到這邊的說話聲,走了過來。
楚謨無心在這兒聽他們夫妻說話,揉了揉肩膀。「太子殿下,臣先去前面了。」
楚昭睌I頭,轉回身,看到李錦娘扶著織夢站在對面,看著自己。顯然她知道自己剛才聽到她們的對話,臉上閃過一絲難堪,嘴巴張合著說:「太子殿下,顏寧剛才無禮,妾身……妾身……」
李錦娘本想說她不會和顏寧計較,表示她的大度,楚昭瓻o打斷她的話,叫過招福。「你進去,跟皇后娘娘稟告一聲,太子妃娘娘不勝酒力,先回東宮去歇息了。」
李錦娘看他要趕自己回去,眼眶紅了,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楚昭琠翵B就走,走兩步又停下,道:「妳回去,好好想想剛才寧兒的話。」說完,再不停步。
去年除夕,公子溫潤如玉,那時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今時今日,公子依然如玉,他已經是自己夫君了。
李錦娘看著楚昭睇極h的背影,淚如雨下。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這條路的右邊,楚昭業正站在一株大樹後藏住自己的身形。他眼光複雜地看著顏寧走進廳中。
「無所求的真心?這世上,有無所求的真心嗎?」他嗤笑一聲。「世上,哪有無所求的真心。」
他收回目光,也轉身,往前殿走去。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2/21上市的【文創風】610《卿本娘子漢》5完結篇。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