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29
愛妻請賜罪 2
沐顏
628
愛妻請賜罪 1
沐顏
627
妞啊,給我飯 3(完)
負笈及學
626
妞啊,給我飯 2
負笈及學
625
妞啊,給我飯 1
負笈及學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1256
求娶嫣然弟弟《上+下》
雷恩那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書名: 那年花開燦爛
作者: 宋雨桐
系列別: 橘子說系列1259
定價: 200 元
網上購書: 160 元
會員價: 150 元
出版時間: 2018/2/6
楔子
山裡的小小一間廟,香火鼎盛,但與其說這間廟供奉的神有多靈驗,還不如說是在這小廟裡住著的一位老人家,算命、卜卦、解籤的功力無人能及,以致來這兒朝聖的人有如過江之鯽。
一對夫婦帶著一名綁著兩根小辮子的六歲小女孩來找這位老人家,老人家屈指一算後,看了這長得水靈可愛的小女孩一眼,輕輕地搖搖頭。
這對夫婦看見老人家搖頭,緊張地問:「請問……」
「此女命帶桃花,一生桃花不斷,避無可避。」
「什麼?桃花不斷?」當母親的嚇得臉色發白。「難怪,她一出生,鄰居就莫名其妙跑來說要跟我們家訂親;兩、三歲時帶著她上街,總是有一堆大小娃兒跑來跟她玩,還為了她打起架來;到了五、六歲上幼兒園,天天帶人家送的小禮物回家,走在路上還有陌生人說要認她當乾女兒……」
當父親的更是眉頭深鎖。「老人家,您的意思是她一生都桃花不斷,無法可解?」
「桃花不見得是壞事,這年頭來廟裡求桃花運的人可多了,只是這小娃桃花過旺,在不適合的時間出現的桃花自然是爛桃花了,雖避無可避,但只要少出現在人前,也可以讓桃花少掉許多。」
「那她的婚事……」
「自然是有。只是……遇到不對的人,這婚也該是結了又離,離了又結啊。」
什麼?結了又離,離了又結?那也太悲催了吧!他們的女兒命運未免太坎坷……這對夫婦面面相覷,久久不語。
最後,當父親的還是鼓起勇氣,多問了一句——「那……是乾脆不結了?」
老人家卻搖搖頭。「錯。找到對的那個人,則桃花退散,一生無憂。」
這對夫婦一聽,滿臉欣喜,像是在大海中找到一根浮木。「那麼,要如何找到那對的人?」
沈吟了會兒,老人家只給了四個字——
「在劫難逃。」
嗄?這是什麼意思?
「我只能言盡於此。」說完,老人家收攤休息。
隔日,老人家病逝於山中小廟。
這謎題,一生無解。
第一章
那是一間紅磚牆上爬著綠色藤蔓的懷舊咖啡廳,咖啡廳裡播放的音樂通常以古典鋼琴為主,錯落有致的木質方桌和圓桌,與落地窗外院子裡的綠意交織成一幅自在悠閒的風景。
每個經過此處的人都會忍不住對這幢綠意盎然的咖啡廳多看幾眼,坐在紅色跑車裡的風晉北也不例外。當他在路邊停下車子,接起手機講電話時,專注的視線很自然地落在旁邊的這間咖啡廳,卻不期然地撞見一抹很突兀的身影。
那女人……穿著一條百分之百展露出她勻稱美麗長腿的短褲,再搭一雙黑色長靴,緊貼著豐盈好身材的黑色高領套頭毛背心,充分展現她圓潤好看的肩頭及纖細均勻的手臂;鬈鬈亂亂的及肩短髮在冷風中輕揚,唇上那鮮嫩的粉紅讓她笑起來非常明豔動人。
她怎麼會穿成這樣出現在這裡?
風晉北挑眉,注意力早已從咖啡廳移向她。
「我說風老闆,你有在聽我說話嗎?」電話那頭的男人有點不耐地揚高音調。
「我正停下車很恭敬地聽你說話呢。」風晉北的唇角微微一勾,視線依然落在那女人身上。「關於你交代的事,為求慎重且避免打草驚蛇,不是已經在緩慢進行中嗎?你這是怎麼了?突然急了?」
「早找到早安心嘛!誰知那老頭能撐多久?我要在董事會上站穩腳步,總得有東西拿得出手。你該知道那個東西對我很重要,如果被我哥搶先一步,我就甭玩了!」
「都這麼多年過去,你大哥若是知道東西在哪裡,早就動手了,你不也是因為不想讓你大哥察覺到任何動靜,才拜託我低調行事的嗎?」
「話雖如此,但你究竟查到東西在哪裡了沒有?」
「查到了。」
「真的?在哪?」
風晉北微微一笑。「放心吧,我都親自來到台灣,不就是為了辦這件事嗎?找到東西我會雙手奉上。小心駛得萬年船,若要神不知鬼不覺,就得低調些……」
話方落,風晉北突然瞇起眼,看著一名穿高中制服的高大男孩把那女人壓在牆角,竟俯身就要吻她——

「你瘋了嗎!」夏葉死命將傾身過來的男孩給推開。「你這個臭小子,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瘦歸瘦,夏葉的力氣跟一般纖細的小姑娘可是不一樣的,更何況這男孩似乎沒料到她會推得這麼猛,詫異的後退兩步。
「夏姊……妳不喜歡我嗎?我以為妳很喜歡我的,每次都在我媽面前說我好話,出國也會帶禮物回來送我……」男孩一臉受傷的表情。
夏葉忍住往上翻白眼的衝動。「你也知道你叫我一聲姊?我是姊耶,你怎麼可以對我這樣——」
「年齡不是問題!我們才差十歲。」
「是十一歲,你十八,我二十九。誰跟你說年齡不是問題?我小四時你才出生喝奶而已,你有看過喝奶的娃跟國小四、五年級的姊姊談戀愛的嗎?」夏葉氣呼呼地瞪著他。「還有,我對你好,那是因為你是老闆娘的兒子,我愛屋及烏,懂嗎?要是你媽知道你對我做這種事……天啊,我真快被你氣死!」
「我只是喜歡妳,又不是幹什麼殺人放火的事!」
夏葉瞪著他,看見他眼底的誠摯和受傷的目光,想罵下去的話全吞進肚子裡。
是啊,他說的沒錯,他只是喜歡她而已,何錯之有?但,她這跟誘拐未成年少男有何不同?還是她喜歡的咖啡廳老闆娘的兒子!這幾年她可說是常往這裡報到,現在好了,因為這個小屁孩,以後她是不可能常常來了……
「好了,我知道了。」夏葉咬咬唇,越過他就要走。
男孩一把抓住她。「夏姊,妳生氣了?」
夏葉看著他。「你喜歡我我很高興,但你不問我意見,就對我亂七八糟的,我很生氣。」
「那妳以後不來了嗎?」
夏葉一嘆。「或許。」
還不都是他這個小屁孩害的!這間咖啡廳可是她文思泉湧之地啊!現在卻變成一個是非之地。
「夏姊,我不能喜歡妳嗎?」
「不能。」
「為什麼?我已經要上大學了——」
夏葉打斷他。「我要找男人的話,就要找一個現在馬上就可以養我的男人,供我房子、車子和美食、美衣,缺一不可。」
「沒想到妳這麼現實又愛慕虛榮……」
「是啊,我就是這樣討人厭的女人,所以,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
男孩終是放開她的手,低下頭轉身走進屋內。
夏葉看著男孩高大落寞的背影,剛剛的一肚子怨氣,不知怎地就紓解了。
不過就是個小屁孩而已……一個小屁孩居然會喜歡上自己,該是她的莫大光榮吧?
一笑,夏葉回過身要離開,卻看見前方幾步遠的紅色跑車。就算此刻太陽都快下山了,那輛跑車依然亮晃晃的很是刺眼,下意識往跑車內瞄一眼,卻剛好對上一雙深黑的眸……
夏葉倏地低下頭,快步穿過馬路離開,覺得自己真的是太不長記性了!她這命中帶桃花的女人,走到哪都招蜂引蝶,剛剛才打發一隻小蝴蝶,難道現在還想招來蒼蠅嗎?真是瘋了!
就算那輛車挺酷,不代表車裡的男人也很酷。她不該好奇的,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啊!
風晉北的目光一直跟隨著她,直到她行過轉角消失不見才收回來,耳邊還傳來話筒那頭某人的絮絮叨叨,但他並沒有認真在聽。
她,比他所以為的火辣,不管是穿著還是個性。
要不是他一向有認人之能,恐怕也認不出她來……

距離上回在咖啡廳外頭撞見她勾引一個高中小鮮肉後,才過了三天,風晉北又再次與這女人不期而遇。
地點一樣是在咖啡廳,不過這回是在五星級飯店的咖啡廳內,今日的她和那日的穿著有著極大的反差——
臉上戴著黑框眼鏡,襯衫鈕釦直扣到領口最上頭,外搭一件款式古老的黑色短西裝外套,下半身則穿著黑色長褲,簡直是從頭包到腳,就算她坐著也沒露出半點腳踝,一整個古董級老處女的打扮。
還有她那本來很可愛的毛毛亂亂小鬈髮,也被她用根黑簪子給盤起,就連唇上唯一的一點紅,也是深深的豬肝色……
能把自己搞得這麼古板無趣又老氣,他也算是服了她。
是因為上次是小鮮肉,這次是老牛肉嗎?
風晉北看了一眼坐在她對面那位古董級的男人,看起來人模人樣戴著眼鏡,但一雙小眼睛帶笑瞅著她,顯然不是個安分的。
這女人究竟在幹麼呢?老少通吃嗎?她也啃得下去?
風晉北的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一抹嘲弄,端起桌上還沒加糖的熱咖啡喝著,竟絲毫不覺得苦,這不禁引起坐在他對面的另一個男人的注意,很自然地轉身去搜尋他目光裡的那道身影——
窗邊只有一對男女,看起來是一對絲毫不起眼的男女,男的平凡,女的……更平凡。
回頭,男人淡淡地問:「是秘密特務什麼的角色嗎?」
「嗄?」風晉北回神,一臉莫名地看著這個在台灣商場上的生意夥伴唐泯。今天就是他找他來這裡喝咖啡的,說這間飯店的咖啡是台北數一數二的好喝。
「你關心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風晉北好笑地挑眉。「你看我關心過誰來著?」
除了他那個少有人知的同父異母妹妹岳笙,他還當真沒有花過心思在誰身上,當然,生意除外。
唐泯一笑,也不點破。「咖啡好喝嗎?」
「不錯。」
「難得沒加糖風老闆也喝得下去,看來這家咖啡是真的不錯。」
沒加糖嗎?風晉北拿起咖啡又輕啜一口,那苦味……惹得他濃眉一皺,忙加幾匙糖進去攪拌。
「就說你心不在焉吧?從實招來,你剛剛一直盯著那頭,是在看男的,還是女的?」唐泯好整以暇地笑著。「你認識他們?」
「不算認識。」風晉北重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有加糖的咖啡果然好喝多了。「只是為了某個原因,而對對方做了一些簡單必要的調查罷了。」
「那個某個原因很重要、很神秘嗎?」唐泯的好奇心被勾起。
「嗯,所以別問了。」
風晉北正想不著痕跡的把那兩人的話題帶過時,眼角卻瞄見那個老男人的手竟然在桌子底下偷偷摸向女人的腿。
只見那女人的腳往後縮了些,身子也往後挪了一點,老男人的鹹豬手卻變本加厲地往前再摸過去——
「該死!」他低咒一句,才想起身,卻看見桌子底下那隻穿高跟鞋的腳,直接往前踢向老男人的胯下……

老男人像是早有準備似的,竟一把抓住她的腳,低聲問道:「妳不想要這份工作了?」
夏葉沒想到她的耳朵會聽到這句台詞。真是見鬼了!現在是在演什麼求職苦情記嗎?
「是,不想了,而且我還想讓你也丟了這份工作!」說著,另一隻腳就朝他踢過去——
「啊!」老男人大叫一聲,手卻依然扣住她之前那隻腳不放。「妳這個該死的女人!」
夏葉索性把鞋子給甩掉,連鞋也不要了,這才把他那隻賊手給掙開——
她倏地起身,把腳上另一只高跟鞋脫掉,往他身上一丟,這才大踏步轉身走人。
飯店的咖啡廳裡,那老人再一次尖叫出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服務生和飯店經理也紛紛上前關心。
「你還好吧?高校長。」說起來,高校長算是咖啡廳裡的常客,也是飯店老闆的多年友人,沒人敢輕易怠慢他。
「我要告她!我要告她傷害!把監視器調給我!」

做賊的喊抓賊,在這世道還真是層出不窮。
風晉北冷哼一聲,把咖啡一飲而盡。「這是什麼鬼地方,竟出這樣的敗類!」
唐泯挑了挑眉。「你是在怪我嗎?還是怪這間飯店?」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呵!難得請風老闆下山來喝杯咖啡,怎麼也能惹來一身腥?
風晉北根本不理他,起身便往那老男人的方向走了過去。高大的身影,美麗的臉龐,還有他一身天生的高傲風華,一出場便引來眾人低呼。
「喂。」唐泯上前拉住他。「你不會想打人吧?」
「不行嗎?」現在的他是真的很火大。
「也不是不行,只是……這也太不適合你風老闆的風格了。」風老闆合該是不食人間煙火、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風晉北冷笑。「打人也要風格嗎?」
唐泯失笑。「真要打嗎?」
以他們兩個的身分地位,要打人也應該找人打吧,還親自動手?
「當然……不。打他我還嫌手髒呢。」說著,高大的身子再次往前跨了幾步,面色不善地站在老男人面前。
就在老男人以為他要出手揍人,膽戰心驚的想躲到經理背後時,卻見他彎下身子撿起地上的兩只高跟鞋後,很優雅地站起身——
「這裡交給你了,唐泯。」
嗄?「交給我?」
為什麼?這關他啥事?
「看是要把人抓到警察局還是怎麼樣。」
「那你呢?」
「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說完,風晉北大跨步離開。

真的快被氣死了!
就算她從小到大,常常被身邊的不良桃花事件弄得精疲力竭又啼笑皆非,但卻不代表真的遇見討厭的事時,就擁有鋼鐵般的意志與身軀,可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絲毫無動於衷。
夏葉氣急敗壞的從飯店咖啡廳衝出來,也不知究竟走了多久,直到沒穿鞋子的腳走痛了才停下來,隨意坐在馬路邊的椅子上,然後眼淚便突然掉個不停,怎麼都控制不住。
眼前的車水馬龍,模糊成一片,腳益發地疼著。她把腳伸得長長的,視線往下瞧,看見自己光裸的腳趾頭上髒兮兮又醜兮兮,再想到方才那個臭老頭竟然偷摸她的腿又抓住她的腳,委屈的淚又淅瀝嘩啦地落下。
真是……
完全有被噁心到的感覺……
她該鎮定地坐在那裡打電話報警,而不是氣呼呼的光顧著跑出來,讓那臭老頭逍遙法外,再去噁心另一個受害者。
夏葉咬咬唇,懊悔地伸手敲自己的頭,邊敲邊罵:「真是經一事也沒長一智!笨死了!」
「知道自己笨,就不要再打自己的頭,越打只會越笨,不會變聰明。」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替她擋住刺目的陽光。
她抬眸,模模糊糊中看見一個比花還要美麗迷人的男人,他的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意,明明很淡很淡,卻比花還耀眼。
淚還掛在臉頰上,她一臉迷惑地瞪著他。雖然這男人長得很養眼,但她現在心情極差,實在沒空欣賞美男。
「你是誰?」
「快遞。」他盯著她的淚顏,朝她晃了晃手裡的高跟鞋。
快遞?她莫名所以地看著他手裡晃著的鞋。
那鞋,好眼熟呵,不就是剛剛她丟在那老頭子身上的……
瞧她一臉震驚加錯愕,風晉北驀地一笑,蹲下身,二話不說便伸手執起她的腳——
「你……你幹麼?」夏葉慌亂失措地看著他,下意識便要將腳縮回。
「乖點,一會就好。」他輕扣住她,沒將她弄疼,也不讓她亂動,見她腳上髒髒的,還掏出手帕替她把腳擦乾淨,這才幫她把鞋穿上。
全程只花不到一分鐘,可她卻感覺像是過了一個世紀,臉始終燙著。
打從這男人拿出手帕溫柔地擦拭她髒髒的腳的那一秒鐘開始,直到他親自替她套上那雙高跟鞋為止,她心跳如擂鼓,怦怦怦的,聲音大到快要把自己的耳膜給震破。
她不知道這男人是打哪來的?又為什麼要拾起她的高跟鞋追過來,還親自替她穿上鞋子?她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呆呆地看著他為她所做的一切,莫名其妙又讓她心動萬分的一切,直到他沒事似地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夏葉迎上那道既高傲又美得張揚的黑眸,刺眼的陽光落在他高大的背上,讓她幾乎產生一種錯覺,彷彿這男人身後長了一雙黑色翅膀。是死神,還是惡魔?然後她是他的新娘嗎?
見鬼了!她竟然在此時此刻編起愛情故事?
這不是她的錯,因為她本來就是個愛情小說作家,遇到帥哥自動編起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是她的直覺反應,而她一向為這樣的能力自豪,尤其對方長得如此無法無天的美麗時,這種能力簡直可以舉一反三,無邊無際。
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對她說點什麼嗎?譬如:「我等了妳好久,終於等到妳。」或是「我找妳好久了,妳就是我一直要等的那個女人。」類似這種命中注定的對話?這樣才符合此時的畫風吧?
風晉北啼笑皆非地看著她。
這女人,竟然用那種期待又迷惑的目光看著他。配上她那楚楚可憐的淚顏,被淚水染紅濕潤的粉唇……他真不知現在是被勾引得多,還是想罵人的衝動多?
這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她那雙帶淚的眸子直勾勾瞅著男人時,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嗎?還是,這根本是她慣用的伎倆?
一會是性感火辣的小妖姬,一會是古板無趣的老女人,不變的是,她走到哪都會招來蒼蠅。
他不該因為她坐在路邊哭,就一時動容刻意照拂她的,把高跟鞋送過來就已經足以展現君子風度及紳士禮儀了不是嗎?可他剛剛是被鬼迷了心竅,還是被她的淚顏迷了心魂?竟做出那種他平常根本不會做的事——
「我說妳……」
「什麼?」
風晉北嘲弄的一笑。「可以把眼淚鼻涕擦一下,口水順便收一下嗎?」
口……水?夏葉眨眨眼,她沒聽錯吧?
聽沒聽錯她不知道,但她的手倒是很自動的往嘴邊摸去,就怕自己真的流口水……根本沒有好嗎?就算有,那也是淚水……這男人是在笑話她吧?把她當花癡嘛!
有沒有搞錯?是他自己追過來,還蹲下身幫她擦腳穿鞋的,現在卻控訴她自作多情?方才的浪漫和感動在這一瞬間全不見了!她有一股想吼人的衝動。
果真,小說裡的夢幻和現實世界的場景是無法比擬的,她要是真相信世上有小說裡的愛情,那她就真的是笨蛋!
夏葉起身,抬頭挺胸頭也不回的走開,耳邊還隱隱約約聽見那男人嘲笑她的笑聲。
就讓他笑死好了,反正他不認識她,她也不認識他,不過就是個偶然遇見的路人甲罷了,今生今世都不會再相見……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