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56
賣酒求夫 3(完)
何田田
655
賣酒求夫 2
何田田
654
賣酒求夫 1
何田田
653
陌上嬌醫 下
言笑晏晏
652
陌上嬌醫 上
言笑晏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作者: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系列別: Romance Age238
定價: 360 元
網上購書: 288 元
會員價: 270 元
出版時間: 2018/3/6
第1章
維爾侯爵(The Marquess of Vere)是個沈默寡言的人。
但除了寥寥數人,他的新交舊識聽聞此事恐怕都要大為震驚。眾人公認維爾可會說了,一開口便有如滔滔江水奔放不絕。無論如何冷僻深奧,太陽底下沒有哪件事是他不會自告奮勇評上兩句——或是來個十句也不錯。的確,曾有幾次,沒人能阻止他信誓旦旦地大談一種叫做「前拉斐爾派」(Pre-Raphaelites)的新型化學物質,或是瑞典中部的俾格米部落奇異的飲食習慣。
維爾侯爵也是個重視隱私的人。
不過,要是有誰不慎這麼脫口說出,會發現身邊滿是倒地不起、尖聲狂笑的先生女士,因為在眾人眼裡,維爾是個分不清隱私與刺蝟有何不同的人。饒舌就罷了,他還很會不打自招,不假思索就能向人傾吐最私密、最不得體的私事,就算毫無緣由也能天外飛來一筆。
他會愉快地訴說自己追求年輕女子時遇上的難處——拒絕來得又多又快,縱使他身分高貴也無濟於事。他也會毫不猶豫坦誠相告財務狀況,雖然大家已經發現維爾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在現下與未來有多少錢財,他的說詞因此也不怎麼可信。維爾甚至敢點評自己雄性稟賦的長寬,不過當然是沒有女士在場的時候——兩方面都頗令人欣羨,偶爾與他共度春宵的快樂寡婦也能提供親身經歷佐證。
換句話說,維爾是個白癡。不是全然瘋癲的那種,因為少有人質疑他的精神健康,也不是癡呆到連個人起居都無法自理。這麼說吧,維爾是個逗人開懷的白癡,繡花枕頭般地無知又自滿;傻是傻極了,卻也可愛且無傷大雅。他的娛樂效果奇佳,使得他在上流社會廣受歡迎——因為他聽過什麼就忘什麼,卻不妨礙他的一日三餐、晚上要睡的美容覺,還有床笫之間的歡快與自豪。
他的槍法奇差,子彈若是擊中松雞絕對是出於意外。凡是有扭錯手把、撥錯開關的機會,他很少錯過。此外他天賦異稟,總能在錯誤時間出現在錯誤地點,導致無論是誰得知他曾見證過一樁犯罪行為,恐怕睫毛都不會閃一下——維爾一定連自己看到了什麼都不明白。
自從一次不幸的墜馬意外,維爾成為這麼一個出眾的白癡已經十三年了,以至於不知情者從未注意到他的秘密活動:當上流社會最驚悚的某些事件破案、嫌犯就捕之前,維爾常在犯案現場附近晃蕩。
用「有趣」來形容這樣的人生還真是輕描淡寫。那一小撮知道維爾真實身分的政府幹員,有時不禁猜想維爾得在清醒的大半時間裡扮成白癡,不知他心裡有什麼感覺。不過他們從來無法得知,因為維爾是個沈默寡言、重視隱私的人。
當然了,天下沒有秘密可以永遠不為人知。維爾爵爺的秘密之所以會開始終結,是因為他中了一名年輕小姐的埋伏,而且這麼說並不算誇大其詞。她的身世可疑,她所用的埋伏手段也頗有可議之處。
因為造化弄人,這位年輕小姐即將成為維爾侯爵夫人——他的太太。

老鼠那個主意是維爾想出來的。更精確來說,他只是開開玩笑。
社交季接近尾聲,人潮開始從倫敦散去。那天早上,維爾剛去火車站為弟弟送行,隔天他自己也即將動身前往格洛斯特郡。他打算不請自來地現身某棟鄉居宅邸,然後堅稱有人邀了他;做這種事沒有比八月初更合適的時候了,畢竟要是家裡已經有三十位客人到處跑,誰會在乎多加一人?
不過,今晚的會議是為了艾德蒙•道格拉斯而開,他是一名低調避世的鑽石礦脈業主,涉嫌敲詐倫敦與安特衛普的鑽石商。
「我們要找個更好的方法潛進他的屋子。」霍布克爵士表示,他是維爾的上級聯絡人,比維爾年長幾歲。作家王爾德(Oscard Wilde)在全英國引領風騷那陣子,霍布克也把黑髮蓄長,扮出一副知識份子的頹廢模樣。如今那位藝文名士名譽掃地並流亡海外,霍布克便修短頭髮且把懷疑論者的態度表現得更明顯,藉此營造出頹廢氣質。
維爾為自己盛了一塊薩瓦蛋糕,蛋糕鬆軟綿密卻紮實得恰到好處,可以承住一大匙杏子醬。霍布克的地產四散在倫敦市區,而且他經營藏身處的功力十足,屋內物資一應俱全,手下探員凡有需要使用,總不乏好酒與好料來準備一套像樣的茶點。
他們所在的屋子位於費茲洛伊廣場後方,曾陸續做為紳士藏嬌之處。在裝飾華美的客廳另一端,金斯利夫人用餐巾按了按嘴唇。她面貌姣好,年紀大約與霍布克相當,有一頭深褐色的秀髮;她是一位從男爵之女,先夫則是位騎士。
女人當起秘密探員別具優勢。維爾與霍布克為了讓人不當一回事,必須假扮成另一副形象;想替政府調查棘手事件,這麼做絕對有必要。但女人即使精明幹練如金斯利夫人,僅是性別因素便常常不被人當成一回事。
「霍布克,我跟你說過了,我們一定要利用道格拉斯的外甥女。」金斯利夫人說。
霍布克舒展四肢,靠在一張鑲金穗的紅色絲絨躺椅上,手指輕彈著胸口那份最新的案情報告。「那個外甥女不是已經好幾年沒邁出家門一步?」
「正是如此。想想看,如果你是一個二十四歲的女孩子,早過了適婚的青春年華,又與上流社會的娛樂消遣徹底絕緣,最吸引你的會是什麼?」
「鴉片。」霍布克回答,維爾則微笑不語。
「不是。」金斯利夫人翻個白眼。「你會想遇上適婚的年輕人,屋簷下擠進幾個算幾個。」
「夫人,妳有妙計來聚集一屋子令人垂涎的單身漢嗎?」霍布克問道。
金斯利夫人一揮手打發問題。「找些美男子不是難事,可是我不能就這麼闖進海格莊,把一眾男士介紹給她。我把最靠近海格莊的房子租下來三個月了,到現在還沒能見上她一面。」
「我能看看報告嗎?」維爾指指霍布克胸口。霍布克把報告丟過去,維爾一把接住,很快瀏覽起來。
艾德蒙•道格拉斯自一八七七年起就在海格莊定居至今,莊園裡的大宅依照他的要求量身打造。多虧了工業時代帶來的繁榮,這類新建的鄉間宅邸遍地林立,屋主的手頭都頗有餘裕。海格莊不算特別,沒想到很難突破。破門行竊以失敗告終,混入僕從的努力也付諸流水,另因道格拉斯太太身體欠佳,這家人鮮少與地方人士往來,使得他們無法用更正常的社交方式進入莊園。
「妳在家裡捅出個大婁子,這樣妳就有藉口接近她。」維爾對金斯利夫人說。
「我想過,不過那棟屋子是租來的,我不想把屋頂或排水系統弄壞。」
「妳的僕人不能罹患某種噁心卻不會傳染的病嗎?例如集體腹瀉?」霍布克問道。
「霍布克,正經點。我不是藥劑師,也不會對自己的僕人下毒。」
「鬧鼠患怎麼樣?」維爾提議,但他只是說說罷了。
金斯利夫人打了個冷顫。「你說﹃鬧鼠患﹄是什麼意思?」
維爾聳聳肩。「在屋子裡放幾十隻老鼠,害妳家的客人尖叫逃竄。只要別拖太久才去找捕鼠人,老鼠不會對屋子造成什麼永久損傷。」
霍布克坐直了身子。「好夥伴,這主意太棒了。我剛好認識一個傢伙,他為科學實驗室供應各種大小的老鼠。」
對此維爾並不意外。霍布克總有各種稀奇古怪的門路,有時也出奇地有用。
「不行,這主意太恐怖了。」金斯利夫人抗議。
「正好相反,我覺得這主意太天才了。」霍布克宣稱。「再過兩個禮拜,道格拉斯會去倫敦見他的律師,我說的沒錯吧?」
「沒錯。」維爾回答。
「時間應該夠。」霍布克又躺回他的紅色絲絨椅。「就這麼決定了。」
金斯利夫人面有難色。「我討厭老鼠。」
「夫人,這是為了吾后吾國啊。」維爾邊說邊站起身來。「為了吾后吾國。」
霍布克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嘴唇。「爵爺,你提到吾后吾國也真巧。我剛得到消息,有個皇室成員被人勒索,而且——」
但霍布克還沒來得及說完話,維爾已經離開了。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