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29
愛妻請賜罪 2
沐顏
628
愛妻請賜罪 1
沐顏
627
妞啊,給我飯 3(完)
負笈及學
626
妞啊,給我飯 2
負笈及學
625
妞啊,給我飯 1
負笈及學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1256
求娶嫣然弟弟《上+下》
雷恩那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書名: 愛妻請賜罪 2
作者: 沐顏
系列別: 文創風629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4/24
第二十九章
顧清婉不知道她還沒有及笄就被人惦記上了,回到家裡忙得不可開交,就連去看店鋪的時間都沒有。顧父、顧母這幾天一直在牛二嬸家幫忙,她現在每天除了做家務,還得撿蠶吐絲、打掃東屋燒毀的東西,再來就是去山上砍竹子、揹麥稈。
牛二嬸下葬當天,也是曹心娥出嫁當日,顧清婉和顧清言自然不會去觀看。
顧清言是不喜歡熱鬧,顧清婉是因為前世的事,不願意和村人多交往。
把蠶撿完,顧清婉便去做飯,剛出房門,便見李翔跑進來。「小婉姊姊,我發現那個放火的賊了!」
顧清言正好也出了房門,聽到這話,急忙問道:「誰?」
「李大蠻子!」李翔一邊用袖子擦汗,一邊回道。
「他?」姊弟倆相視一眼。「說來聽聽。」
「今兒他去迎親的時候,右腿走路不是很利索,一跛一跛的,他抱著曹心娥從我旁邊經過的時候,我還聞到狗皮膏藥的味道。小婉姊姊不是說被傷到的人最少半來月才能正常走路?這才過去七、八天,可見他傷還沒大好。」李翔說著,往樹蔭下躲避太陽。太陽照在他身上,讓他熱得難受。
顧清婉笑了笑,李翔在,有的話不方便說,但她心裡已有了主意。「是不是他,很快就知道了。」
顧清言明白姊姊想做什麼,李翔不知道,但他不好意思問,只能等真相揭開的時候了。

一日將盡,夜幕降臨,牛二嬸今兒下葬,村人入夜後都不敢四處亂跑,除了村子裡的狗吠聲,到處顯得安靜。
才戌時正兩刻,李大蠻子家就傳出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過了一炷香,這聲音才在一聲大吼後漸漸停歇。
床上的曹心娥身無寸縷,張著雙腿接過李大蠻子遞來的布巾擦拭,擦了幾下便把布巾放在一旁,背過身躺下。
李大蠻子上了床,從身後抱住曹心娥。「媳婦兒,怎麼了?」
「不想和你說話。」曹心娥心情不好地把眼睛閉上。
「怎麼?是不滿意我的活兒?」李大蠻子把曹心娥抱得緊緊的,能得到這麼一個年輕的小媳婦,是他的福氣,千萬不能把她惹急了。
「讓你弄殘顧家的人,結果你只是燒了他家房子,這有什麼用?你不守諾言,還得讓我嫁給你。」曹心娥朝牆角移動身子,不讓李大蠻子抱她。
她一肚子的委屈不滿,自從顧家和他們家鬧翻,她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她便被羅雪容整日打罵。她在家每天以淚洗面,苦不堪言,好幾次都想要了結自己的性命,但她不甘心,這都是顧家害的!
因為有這信念,她才苟延殘喘活下來,最後逼得沒路,只得找李大蠻子幫忙,條件就是嫁給他。沒承想這李大蠻子是個沒用的,只燒了顧家房子,一點損失都沒造成,讓她怎能忍下這口氣?
「妳別生氣,我找個機會再好好整整他家。」李大蠻子哄道,其實他很怕顧家人,他清楚顧家有個他惹不得的人物,那晚他清清楚楚看到一個身影跳出院牆追他,如果不是那晚的火拖著那人,他現在已經死了。
現在他也就是說說而已,哄哄曹心娥,真讓他再去惹顧家人,他是萬萬不敢的。
「哼,這還差不多。」曹心娥再生氣不滿,也不過是十來歲的少女,哪裡玩得過李大蠻子這種流連花叢的老手,經過他幾句話一哄,才一會兒工夫,又傳出嬌吟聲。
在房頂上的顧清婉聽到這裡,嫌惡地翻了個白眼,快速離開。
回到家中,顧清婉沒有從正門進門,直接翻牆進院子,隨後快步進入房間。
「姊姊。」一進門,還沒看清情況,顧清言的聲音響起。
「你怎麼在這裡?」顧清婉沒想到弟弟會等在屋子裡,走過去摸到火摺子點了蠟燭,屋裡瞬間亮起來。
「等妳。」顧清言看著姊姊。「是他嗎?」
「嗯,曹心娥指使的。」顧清婉放下火摺子,語氣不急不緩,好似在說一件很普通的事。
「既然確定是他們,妳有沒有整整他們才回來?」
「沒有。」
「為什麼?」
「對付這種人,不需要我們出力。」總不能在兩人顛鸞倒鳳的時候,衝進去毒打他們一頓吧?想想那畫面也是醉了。
「那怎麼做?」顧清言挑眉。
「你說,一旦李全那家人知道是誰燒了我們家,會不會恨極他們?」顧清婉嘴角勾起一抹陰陰的笑容,透著涼意。
「對喔,就是因為我們家東屋被燒毀,沒有藥材和銀針及時救治牛奶奶,牛奶奶才死的。要是讓他們知道,肯定要和曹家和李大蠻子翻臉,我突然很期待這兩家關係鬧僵的畫面了。」顧清言說著說著,腦子裡又生出一計,不過不能告訴姊姊。
「等他們鬧夠了,再來整李大蠻子和曹心娥。」顧清婉怎麼可能會放過那兩人。
「姊姊,妳先別管,這件事交給我。」顧清言冷冷地笑起來。
「你又要做什麼?你手無縛雞之力,要我幫忙嗎?」顧清婉蹙眉道。
「有時候對付人不一定需要力量,妳交給我就行,而且就算出事,也怪不到我們身上。」顧清言安慰地拍拍顧清婉的肩膀。「早點睡覺,一切交給我。」說完,笑著走出去,看起來心情特別好。
顧清婉每次看到弟弟露出這一面的時候,總有人會很倒楣,她現在也開始期待弟弟要怎麼對付李大蠻子和曹心娥了。

那夜之後,不知是誰傳出燒顧家東屋的就是李大蠻子,而且是受曹心娥指使。果然如顧清婉姊弟所料,李全一家恨極了李大蠻子夫婦,連帶著和曹家的關係也不好了,兩家最近總是吵架,還打了幾次架。
顧清婉聽說的時候只是笑了笑,也沒多關注。
最近家裡請人幫忙蓋房,每日三十個銅板加管吃三餐,這些都是娘在操心,她則是在一旁幫襯著。
顧父這幾天,每天跑去鎮上看店鋪,已經確定了店鋪位置,在東街末尾,租金便宜,一年四十八兩銀子。
如弟弟所說,酒香不怕巷子深,最後才決定要了那間鋪子。
而顧清言最近和顧父跑來跑去地找人裝修,熬了兩夜總算畫出飯館設計圖。
飯館的裝潢完全是按照顧清言的圖畫設計,忙完這些,他又開始擬寫菜單,把飯館的事情都攔在身上。
顧母和顧父看到兒子這麼能幹,臉上的笑容更甚。
家裡和店鋪各自都忙著,家裡這邊一直有顧清婉在,不管需要什麼她都能弄來,且隔上兩、三天去一趟山上,回來總能拿上野味,留些給家裡吃,多的就讓顧父捎到夏家去給海伯。
夏家米鋪在東街,他們的飯館也在東街,以後難免會麻煩到人家。顧清婉想到海伯說的話,便記在心裡,打了野味也不忘給他們送去。
這一忙足足忙了一個月,家裡的幾間房頂煥然一新,東屋裡的擺設比以前更像藥鋪──這都是按照顧清言的設計圖改建,有隔簾的小床,一面牆壁高的藥櫃、櫃檯,只要藥鋪裡能用到的器具,這裡都有。
不過,藥櫃裡都是空的,家人都忙,還沒來得及去採藥,就算村民們送來的藥材,顧父也忙得處理不了。
好在家裡的蠶繭都已經摘去賣掉,且賣了好價錢,給煥然一新的家添置了不少東西。
顧父毀掉的銀針已經打造好了,不但如此,還給顧清婉也打了一套。顧父知道她的針灸技術不差自己多少,便認了她的技術,送她一套銀針,還送了一本針灸的醫書。
這醫書顧清婉前世的時候看過,顧父前世只要擺在櫃子裡的醫書,她都沒有遺漏一本,全部記在心裡。不過她不能說,只能收下。
忙完家裡,便是飯館的事,如今飯館一切都添置完成,已經能開業了。
只不過顧父不讓,還有十二天就是顧清婉的十五歲生辰,也是她的成人禮,舉行過成人禮,她便是能嫁作人婦的女人了。
顧清婉這段時間,被顧母逼著學禮儀,她到現在才知道,娘懂的禮儀何其多,完全像個大家閨秀講得那樣清楚明白,真不明白娘是什麼時候學的?
她的成人禮到來,親戚們也會前來祝福,不過有的親戚她情願不要,就好比祖父母顧長春和顧王氏,以及顧愷先等人。
偏偏在顧清婉十五歲生辰的前一天,一大家子便來了。
顧長春是個七十歲的老頭,頭髮鬍子花白,不愛言語,穿了一件深藍色長袍,看到顧父的時候並沒有多少喜悅之情。
顧王氏疏白的眉毛、三角眼、塌鼻梁、薄嘴唇,一看就是尖酸刻薄之人,一頭花白的頭髮梳在腦後綁了一個髻,插著一根銀簪,有著皺紋的耳垂上吊著兩只銀耳墜,矮小乾瘦的身板背脊微駝。上身著一件藍色斜排短衣,下著直筒褲子,外面繫上同色百褶裙,一雙繡花鞋上沾滿塵埃。
「公爹喝茶,婆母喝茶。」等兩位老人坐定,顧母端著茶杯跪在地上奉茶,這是她嫁給顧父以來第一次給顧家二老敬茶。
顧長春淡淡地嗯一聲,端起茶輕抿一口,便沒有什麼表示。
顧王氏端起茶喝了半杯,突然間噴到顧母身上,又把茶杯大力地放在桌上。「妳是什麼意思!想要燙死我?」
「婆母息怒,我再去換一杯。」連臉上的茶水都未來得及擦,顧母便站起身要去端茶,卻被顧王氏的話說得身子一僵。
「我說六子,你娶的是個什麼媳婦?連杯茶都不捨得給我這老太婆喝,若是不想我來你家就直說,我可以馬上走。」
「娘您說什麼呢?月娘不是那樣的人,您消消氣,讓她給您再換一杯。」有這樣的娘,顧父也很無奈。
顧母聽到這話,心裡可不是滋味,但對方是婆母,她也只得忍著。
顧家兄弟姊妹幾個見老娘發威,都眼觀鼻鼻觀心,假裝看不見,也不勸。
顧清婉在灶房裡做飯,聽到這話,當場撂下菜刀,準備出來卻被蘭嬸拉著。「小婉,這個時候妳一定要忍耐啊,明兒便是妳的及笄成人禮,若是妳為了這些人把名聲損了,多不值當。」
蘭嬸這一刻是多麼慶幸自己沒有公婆。
「若是他們說什麼難聽話,我就算把名聲毀掉也不會讓他們待在我家。」顧清婉氣得胃痛,看到娘挑簾進來,她走過去接過娘手中的托盤,扶顧母坐下。
「妳別生氣了,也就這兩天,等小婉及笄禮一過,他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來。」蘭嬸坐在顧母旁邊安慰道。
「我沒事。」顧母嘆了口氣道。
「月娘,妳怎麼跑來這裡坐著?還不給娘端茶去。」顧愷梅挑簾進來,看到顧母和蘭嬸兩人悄悄說著話,以為兩人是在說他們,頓時心裡火氣噌噌直冒。
想到上一次她來這個家,回去受了那麼大的罪,就滿心憤怒,再來到這裡,看到這家裡、房頂煥然一新,收拾得竟比以前還好,心裡更不是滋味。
他們不是已經拿光這家裡的銀子了嗎?竟然還有銀子翻新房子,看來上次並沒把他家銀子都拿完,這次一定要多拿一些才好!
顧清婉在切著菜,抬眼看向顧愷梅,見她一雙死魚眼骨碌碌轉著,便知曉一定沒好事,頓時心生警戒。
「廚房裡煙大,妳去外面坐吧。」
看到顧愷梅礙眼得不行,顧清婉開口道。
「好。」顧愷梅此刻滿心都是怎麼竊取這個家裡的銀子,也不管顧清婉語氣好不好,應了一聲,便挑簾出去。
顧母端茶出去,顧清婉站在灶房門口看著,若是再刁難她娘,她情願毀掉名聲,也要趕走他們。
顧王氏端起顧母的茶喝一口,正要發作,突然莫名感覺到恐懼,朝灶房方向看去,明明什麼也沒有,身上的冷意卻仍在。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4/24上市的【文創風】629《愛妻請賜罪》2。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