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777
旺夫神妻 下
高嶺梅
776
旺夫神妻 上
高嶺梅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41
模仿謎蹤 Imitation In Death (限)
J.D.羅勃J.D.Robb (Nora Roberts娜拉•羅勃特)
240
心繫狼情 A Game of Chance
琳達•霍華 Linda Howard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書名: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作者: 莫顏
系列別: 橘子說系列1260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5/22
第一章
江湖上公認,萬花谷是最神秘的門派,也盛傳萬花谷的人都很邪門。
如果你問人們,萬花谷有多邪門,他們肯定能列舉出一堆萬花谷幹過的惡事,但你若問,有誰見過萬花谷的人?答案肯定是沒有。
若你再問,既然沒見過,如何得知那些人的事蹟,又如何對細節知道得好似親眼所見?
人們的答案肯定只有一個——我聽說的。
聽說,萬花谷的人亦正亦邪,我行我素,不按牌理出牌。
聽說,萬花谷的巫谷主妖嬈絕美,而她身邊的四大護法:鷹、豹、蛇、狐,亦是女的妖媚、男的邪氣。總之,萬花谷在江湖上的名聲不好聽,被視為異類,而萬花谷的人也懶得去為自己解釋或正名,因為他們的確亦正亦邪,我行我素,不按牌理出牌,尤以四大護法為最。
繼蛇護法和狐護法受巫谷主之命,秘密出谷去執行任務後,鷹護法巫姜和豹護法巫澈也不得閒,被巫谷主委派另外的任務。
這任務說簡單很簡單,說重要也非常重要,便是去「收帳」。
萬花谷的人再高深莫測,也離不開凡人的吃喝拉撒。歷代谷主為了養活一堆長老和手下,除了闢地開墾種田、打些山野獵物、養些雞鴨魚肉之外,還得想辦法掙銀子。
有了銀子,才能付薪餉,逢年過節才能打賞,派人出谷辦事才能給盤纏,到江湖上混才有銀子花,因此每年初春的收帳任務就極為重要。
被委以重任的巫姜和巫澈兩人結伴出谷,到萬花谷設立在各處的生意據點去收帳,同時打點各處,傳遞江湖消息。
這原本是例行任務,一代傳一代,而新上任的兩位年輕護法巫姜和巫澈,也胸有成竹的去執行任務,卻在回程途中出了差池。
「有種你再說一次。」鷹護法巫姜沈聲開口。向來以心思細膩、縝密見長,亦是四大護法中性子最為沈穩的她,此刻雙眸正凝聚著雨打雷閃的風暴,陰森森地盯著巫澈。
巫澈雙臂橫胸,高大如山的站在她面前。他看起來神色冷酷,面對巫姜的質問也面不改色,但是若仔細瞧,會發現他的額角有一滴懸而未落的冷汗。
「不見了。」他又重複說了一次,這三個字讓兩人之間的緊繃氣氛瞬間升高,彼此交會的目光如同虎與豹的對峙,危險彷彿一觸即發。
這時巫姜卻陰惻惻的笑了。
「巫澈,那可是一萬兩呀,是萬花谷一整年的用度,沒了銀票,你要大家喝西北風嗎?」
巫姜的聲音很輕,但她眸底的黑瞳很陰,這通常是她瀕臨崩潰的前兆,與她一塊長大的巫澈再清楚不過了。
巫澈望著她,額角的冷汗終於沈重到緩緩流下。
「事到如今……」他一臉誓死如歸的開口。「妳把我綁起來,帶回去向谷主請罪吧,一切責任由我來扛。」
巫姜眼底的冷笑更寒了。這傢伙從小就仗著自己皮粗肉厚,挨棍子不怕痛,也知道谷主心軟,終究會原諒他,或是罰他戴罪立功,才敢在這兒大言不慚,這話說了等於沒說。
「乾脆我直接把你綁到青樓,讓那些狎玩男妓的有錢大爺來高價競標,肯定有人會願意出一萬兩買下你的初夜。」話落的同時,她猛然出手,迅如閃電,但巫澈更快,一招幻影步避開她的鷹爪擒,同時一臉正色的反對。
「這主意不好,十一歲時師父就帶我去開葷,已不是雛!」
「別擔心,你屁股後面的菊花肯定沒人捅過!」
巫姜出手再擒,巫澈移步再閃,一個向前,一個往後,最後成了你追我跑之勢。
「巫澈你給我站住!」
「我賣肝、賣腎都行,就是不賣屁股!」
「你這蠢豬!連銀票都顧不好,我砍死你!」
巫姜辦事一向牢靠,當周詳的計劃被人耽誤,功虧一簣,反倒讓她忍無可忍,氣得炸毛。
巫澈邊逃邊閃躲,還不忘安撫她。「阿姜呀,先想辦法弄到銀票啊,湊足了銀票我隨便妳砍——」
兩人一前一後,時高時低地在山林間飛掠跳躍,驚得林中鳥獸四散飛逃。終歸,巫姜沒有砍死巫澈,因為就算砍死他,銀票也不會回來,還不如盡快想辦法把銀子湊齊。
最後,巫姜命令巫澈沿路去尋找遺失的銀票,而她則另外想辦法湊銀票,兩人分頭進行,有任何消息便傳信告知。
訂好目標後,巫姜立即執行,暫且把巫澈這筆帳記著。
她進了城,心想,該去哪兒湊銀子?
一萬兩是筆大數目,若是去偷、去搶,引來官兵事小,但是讓谷主生氣事大。出谷前,谷主再三叮囑他們不可殺盜劫掠,凡事低調為主,想到此,巫姜打消了偷搶的念頭。既然不能偷、不能搶,那只能想辦法騙了。
她正在思考,是去賭場騙,還是去妓院騙?畢竟這兩個地方都是銷金窟,有錢的冤大頭很多………
「太沒天良了!居然想騙咱們百姓,當咱們是傻子嗎?」
巫姜愣住,回頭見幾名男子在交談,皆是一臉憤憤不平,又聽到那些人繼續說道——
「威遠大將軍是眾所周知的英雄,他幾番帶兵打退蠻人,解救百姓,讓蠻人不敢欺壓咱們,豈會通敵叛國?這分明是栽贓!」這話引起其他幾人的共鳴,紛紛抱不平,引得巫姜好奇聆聽。
「威遠將軍是個正直之人,他治軍嚴謹,幾次領兵出生入死,深入敵營,打得蠻人落花流水,軍中連一個小兵都知道,邊疆苦寒,但是將軍的吃穿用度全都和底下的兵一樣。」
「說得是,牛家大兒子就是他營裡的兵,他寫信來說,親眼見過將軍每日與弟兄們一起操練、一塊吃睡,底下的兵各個都服他,這樣的人說他會通敵叛國,打死我也不信!」
幾人紛紛附和,臉上雖然憤恨,卻是敢怒不敢言。其實這些話是壓低聲量在說的,但巫姜耳目靈敏,才能將他們的話一字不漏地聽進去。
這些百姓之所以氣憤,是因為前頭有一隊人馬在押解囚犯,而這囚犯正是他們口中的威遠將軍。
巫姜十分好奇,她混入人群中去瞧瞧是怎麼回事?
押解的官兵約有二十人,其中一匹馬被前後左右的官兵圍在中間,不准任何人靠近一步;而中間那高頭大馬上坐著的男人,一身黑色勁裝武甲,神情嚴峻,雙手被銬著鐵鎖,但依然直挺地坐在馬背上,目不斜視,眸色黑晦如墨,沈沈地盯著前方。
在他經過時,有百姓忍不住哭了出來。
巫姜好奇的打量著,知道這男人一定就是百姓口中的威遠將軍。他一雙劍眉濃黑,鼻梁高挺,臉部的線條似刀刻般剛冷。他身上有一股威悍漠冷的煞氣,是那種長年出入腥風血雨,在戰場上廝殺出來的懾人氣勢。
她不知道這男人是不是真的通敵叛國,只知道為這男人哭的女人們還真是不少哪。
「將軍——」
「威遠將軍——」
姑娘們呼喚著,大嬸、大媽哭叫著,那心碎的模樣,簡直就像是自家相公或兒郎去送死一般。
巫姜瞧瞧四周,不管是大嬸、大媽或婦人、姑娘,各個都含著眼淚望著他,拭淚的帕兒濕了好幾條。
人馬走遠後,巫姜轉身離開。對她來說,那將軍的生死還比不上把一萬兩搞丟的事情大。
她在城中穿街走巷了三日,進出各家茶樓、飯館、賭坊和妓院,本想從中打探出掙錢的路子,但是聽到最多的還是威遠將軍的事蹟。
威遠將軍十一歲上戰場,十五歲帶兵破蠻軍三萬,十七歲帶領三千兵馬潛入敵軍陣營,取敵人頭目首級;十九歲率五萬兵馬,於西北虎關一役大破蠻軍十萬,斬敵人首級無數,令敵軍聞風喪膽,從此得了「羅煞將軍」的封號。二十一歲被御史狀告通敵之罪,查出他與蠻人的往來信件,卸除兵權,下昭入獄,押解回京。
以上是巫姜探聽得來的消息,這還只是個大概,關於威遠將軍的許多傳聞,隨著他入獄,而更加被百姓們傳頌,說他如何潛入敵營,以少敵多,奮力斬首對方頭目;又說他臂力驚人,一箭射出連殺三人等等,巫姜光是去茶樓喝個茶,說書先生說的也是威遠將軍如何英勇殺敵的故事。
這還不算什麼,最妙的是,她無意中在妓院一間房的窗外聽壁腳時,還真給她探得了一條財路,但這條財路,竟然又跟威遠將軍有關。
「劉師爺,咱們派去潛入大牢的人都被抓了,想救將軍,實在難上加難呀。」
「他們嚴防死守,咱們幾次派人去探望都被拒,明的不行,暗的也失敗,這該如何是好?」
「總不能讓將軍就這麼白白被押回京,那肯定是死路一條呀。」
一群男子在房中密議,身旁沒有姑娘服侍,眾人七嘴八舌的研議著救將軍的法子。他們身著百姓的粗布衣,但各個生得高大粗壯、孔武有力,巫姜聽其內容才知道,他們是威遠將軍的部下,而其中被稱作劉師爺的男子,則是穿著一襲青袍,身形較修長,相貌也較斯文,右手持一柄玉扇的扇柄,輕輕打在左手掌上,一臉嚴肅地深思著。
「事到如今……」劉鴻在聽完眾人的意見後,終於開口。「只能想辦法助將軍逃獄。」
其他人一聽,又紛紛搖頭。
「當初咱們就勸將軍莫交出兵權,但是將軍不聽,情願束手就擒,現在叫將軍逃,他豈會聽勸?」
「是呀,若將軍真想逃,那區區幾個京兵哪能困住將軍?」
劉鴻不急不緩地說道:「眾位莫急,依我看,將軍當時情願被收押,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現在我得到消息,有人要趁這次押解將軍回京的路上,對將軍不利,只要把這消息送入牢中,相信將軍會改變心意的。」
此話一出,眾人又是一陣議論。有人想乘機對將軍不利,他們這群忠心耿耿的部下絕不會坐視旁觀。
他們是武人,喜歡直接幹大事,眾人都提議乾脆去劫囚,但是劉鴻卻有不同的看法。
「你們想想,押解將軍的車隊四周都佈下嚴防,咱們派去的人也都被抓,可見他們早有防備,更能猜到咱們想劫囚,若咱們真這麼幹了,等著咱們的就是陷阱,對方可不是笨蛋,他們既然能陷害將軍通敵,豈會這麼容易放過將軍?」
「那怎麼辦?難道咱們就眼睜睜地看著將軍被押回京?」
劉鴻還是那句話。「所以說,咱們必須想辦法將消息送進牢裡,讓將軍知情,我相信將軍知道後,只要他願意,逃走不是問題。而咱們要做的,便是在外頭接應。」
眾人聽了覺得有理,便都同意了,只不過要派誰去?之前派去的人都回不來,因此這項潛入大牢的任務可謂九死一生。
他們皆是不畏死的武夫,正當大夥兒當仁不讓地搶著自願接下這個任務時,劉鴻卻搖頭,一臉正色。「你們都別爭了,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一人去送死,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我決定出一千兩,另尋高人完成此事。」
話才說完,眾人尚未開口表明看法,便有人先附議了。
「我贊成。」
一道幽幽的女人嗓音無端響起,讓屋中的男人們全驚愕住,繼而紛紛拔刀出鞘,指著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各個目光凶狠。
巫姜無視眾人指著自己的尖刀,她臉上蒙著布,露出的一雙眼睛直直盯著劉鴻。
「這任務我接了。」她說。
劉鴻愣了下,繼而狐疑地問:「妳是誰?」
「我是高人。」她回答得很淡定,但其他人聽了這大言不慚的話,卻不淡定地笑了。
「你們聽到沒,她居然自稱是高人?呵!」副將鍾佐一臉不以為意的笑,語帶嘲諷。他們都是征戰沙場的人,在刀槍箭雨中生存,殺過的敵人和歷經的戰役不知凡幾,而眼前這個突然冒出的嬌小女人卻說自己是高人,當他們沒見過世面嗎?
「女人,妳憑什麼說自己是高人?」另一名副將高無彥面色冷漠,他雙臂橫胸,神情傲然地質問。
巫姜淡淡地說:「憑我在一旁聽了半天,而你們無人察覺。」
氣氛霎時沈默下來,男人們臉上的笑意收起,無人能反駁,因為她說的是事實。若不是她自己現身,到現在他們仍未發現她的存在,不得不對她重新審視起來。
不過有人不吃她這一套。魯魁朝前跨出一步,他身高足有七尺,是眾人中長得最高大的,一張方臉上帶著疤,一雙單眼上吊,看人時恍若厲鬼瞪人。
他居高臨下地睨著她。「口說無憑,不如動手見真章,妳若是能打贏我,咱們再來考慮,否則……」魯魁目光危險的警告。「妳今日就別想活著離開。」
巫姜抬頭望向他,毫不猶豫的擲下一個字。「行。」
她一答應,其他人立即有默契的往後退開一步,讓出中間的場地,同時各據屋子四周,巧妙地守住所有出口,將她的活路完全堵死。
巫姜掃了下周圍,將一切看在眼底,而對方正將袖子捲起,指關節壓得喀喀響,手臂的肌肉賁張。可任他氣勢驚人,她依然不動如山,只一雙眼冷冷的盯住對方。
魯魁猛然大喝一聲,一拳朝她臉上招呼而來。巫姜身形一矮,躲過對方的拳頭,接著對方又一腿掃她底盤,她躍起,及時閃避,最後對方快速轉身打出雙拳,同時攻她上盤和下盤,她一個旋身,擦過他的腰間,來到他身後。
這一連串動作迅速而敏捷,看似只是一個簡單的閃躲,但其中的手法卻並不簡單。一旁的高無彥和鍾佐見了,都不禁一愣,劉鴻更是挑了挑眉頭。
魯魁越打越氣。這女人滑不溜丟的,他怎麼抓也抓不到,偏偏對方只會閃躲。他不耐煩的咒罵道:「妳到底要不要打?別告訴我妳最擅長的就是躲!」
巫姜不答,只是繼續閃躲,她身形飄忽,路數詭魅,所有人都看出她的厲害之處,唯獨與她打鬥的魯魁仍看不清自己的對手。
「夠了。」最後,還是師爺劉鴻開口結束這場比武。
他一開口,兩人立即停手,魯魁哼了哼,一副「算妳命大」的表情;巫姜則不理會他眼中的鄙視,看向劉鴻,等著他的答案。
「姑娘果然是高人。」劉鴻讚許道。
一旁的魯魁錯愕地睜大一雙眼,指著她不屑道:「她是高人?師爺,你沒搞錯吧?」
鍾佐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搖頭嘆息道:「兄弟,你剛才已經死了三次了。」
魯魁聽了更是不服氣。「你胡說八道什麼!」
「兄弟,你看看她手上拿著什麼?」
魯魁定睛一瞧,一根木簪、一個荷包,以及一塊玉,這三樣東西全是他的貼身之物。
魯魁驚得連忙摸摸身上,果然頭上少了一根木簪,脖子上少了一塊玉,腰上少了一個荷包,這荷包還是媳婦做給他的。
這會兒魯魁滿臉錯愕得說不出話來了,他連對方何時拿走自己的東西都沒察覺,這表示在適才的對招中,對方有三次機會殺他,分別是頭部、脖子以及腰腹,這便是鍾佐說他已經死了三次的意思。
眾人再也不敢小覷眼前的女人,同時也對這女人的身分感到好奇。
劉鴻拱手道:「請教姑娘尊姓大名?出自何派?」
巫姜道:「我無名無派,叫我姜大姊就行了。」
姜大姊?好大的口氣,居然要讓所有人喊她大姊,這女人看起來明明很年輕,絕沒有超過二十歲。
高無彥冷哼。「妳不肯報上真實姓名,又蒙著臉,分明居心不良。」
巫姜看向高無彥。「我不報上姓名是因為身分低賤,蒙著臉是因為長得太醜。」
她如此坦白無諱,反倒讓眾人再度愣怔,一時鴉雀無聲。
這世上吹噓自己的人很多,但能如此光明正大承認自己長得很醜的姑娘,還真是不多見,連一向被公認說話寡情無義的高無彥也被噎得一時無語。
劉鴻輕咳一聲。「姜……姑娘,妳的身手的確高明,但是將軍之事關係重大,咱們與妳互不相識,若不能坦誠相見,恕在下實在無法將此事託付予妳。」
巫姜道:「若要我以真面目示人,要加銀子,總共二千兩。」
眾人再度瞪大眼,魯魁喝道:「妳這是搶銀子哪!看張臉就加一千兩,妳當自己是青樓花魁?」
這話著實損人,鍾佐擰起眉,想說道他幾句,豈料那女人一點也不在意。
「大黑熊,你錯了,青樓花魁要價更高,看來你沒什麼機會去青樓。」
鍾佐忍不住噗哧一聲,高無彥則是挑了挑眉,其他人也抖著笑,因為這女人說對了一件事,魯魁的確沒什麼進青樓的機會,只因為家中有個厲害的河東獅,管得嚴,且魯魁長得又高又黑又粗壯,配上方臉和大鬍子,的確很像一頭大黑熊。
上回罵他大黑熊的人,已經被他的拳頭打成殘廢。
魯魁陰沈著臉。「臭女人,妳叫我什麼?」
巫姜道:「在我的家鄉,熊是聖物,受人景仰,尤其是黑色的熊,我看你長得高大英偉,是個英雄,值得這個稱呼,大黑熊。」
眾人再度噤聲,被這女人的話給怔住,更令他們呆愕的是,原以為會暴怒的魯魁,此時卻一反常態的笑了。
「呵……說是英雄不敢當,老子不過比別人多吃了些、長高了點。」
巫姜擰眉。「難道你覺得我家鄉的黑熊不好?你看不起我家鄉的黑熊?」
魯魁忙反駁。「當然不是。」他想了想,把牙一咬。「好吧,大黑熊就大黑熊。」
真的假的?
眾人聽得瞠目結舌。適才還一副要找人幹架的魯魁,這會兒卻有些不好意思地被人稱作大黑熊,甚至抿著唇,忍住一臉的欣喜。
鍾佐來到劉鴻身旁,低聲道:「師爺,你覺得這女人如何?」
劉鴻沈吟了會兒,淡笑道:「姜姑娘,二千兩太貴,我只能出一千兩。」
巫姜立刻還價。「一千八百兩。」
「一千兩。」
「一千五百兩。」
「一千兩。」
「一千三百兩。」
「一千兩。」
眾人的目光左右移動地看著兩人討價還價,最後巫姜瞪著劉鴻,而劉鴻也直視不移地看著她,兩人四目對峙許久,在幾乎落針可聞的靜室裡,最終巫姜冷道:「成交!」
這男人很狡猾,他看出自己急需銀子,是她失策,低估他了。
劉鴻笑容滿面地拱手。「如此甚好,請姑娘以真面目示人。」
巫姜也不再囉嗦,爽快地摘下臉上的布,當她秀出自己的臉時,室內再度安靜下來,甚至有人倒抽口氣。
她的相貌不能用醜來形容,而是猙獰,因為她臉上有一大片老鼠斑,這醜斑足足佔據了她臉部面積的一半以上,令她的臉容看來面目可憎。若非這些男人見過世面,恐怕也會因為她這可怕的相貌而驚叫出聲。
巫姜掃了眾人一眼,最後看向劉鴻。「如何?」
劉鴻除了一開始的驚訝之外,面色很快恢復如常,眼裡絲毫沒有任何鄙夷之色,而是從錢袋裡抽出銀票。
「這是五百兩,事成之後,再給五百兩。」
巫姜走過去將五百兩不客氣地收下,接著問道:「說吧,要我帶什麼消息進牢裡給你們將軍?」
劉鴻也不耽擱,立即請她坐下稍待。他讓人備好文房四寶,迅速寫下一封信,將信連同一個盒子交給她,叮囑道:「進了驛站囚房,把東西交給將軍就成了。」
「明白。」巫姜收好東西,轉身就要走。
「且慢。」
巫姜回頭看他。「還有何事?」
「姑娘打算如何混入牢裡?」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人。
待她走後,高無彥一臉深思,擰著眉頭問向劉鴻。「你信那個女人?」
劉鴻道:「你也看過她的身手,若成了,對咱們有利;若她失敗了,咱們也沒損失,更何況她需要銀子,這對咱們有利無弊。」
其他人紛紛贊同,唯獨高無彥依然擰眉沈思。
鍾佐來到他身邊,拍著他的肩膀問:「怎麼,有何不妥?」
高無彥看向他,提出心中的疑問。「我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她,但一時想不起來。」
鍾佐失笑道:「你見過她?不會吧,你若是真見過,那模樣也很難讓人忘記吧?」不是他嘴壞,而是這世上有兩種女人會讓男人一見難忘,一是美得過火,二是醜得太有特色,而那姓姜的女人剛好屬於後者。
高無彥覺得這話有理。「這倒是,可能是我記錯了。」
他們幾人又繼續密議營救將軍之事。那姓姜的女人若能順利潛入牢裡便好,萬一失敗了,他們得有後備的營救計劃才行。
豈料,隔日他們得到一個新消息——被各地官府通緝已久的女淫魔落網,被關進大牢,當他們瞧見那女淫魔的通緝畫像時,所有人皆震驚不已。
高無彥終於想起自己是在哪裡見過那女人了,通緝畫像上那女淫魔臉上的老鼠斑,不正是和那女人臉上的老鼠斑一模一樣嗎?
他們面面相覷,都從彼此臉上瞧見了擔憂——他們這是送人去救將軍,還是把將軍送入虎口啊?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9-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