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39
閣老的糟糠妻 4(完)
香拂月
638
閣老的糟糠妻 3
香拂月
637
閣老的糟糠妻 2
香拂月
636
閣老的糟糠妻 1
香拂月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書名: 重婚生活有點甜
作者: 季可薔
系列別: 橘子說系列1261
定價: 200 元
網上購書: 160 元
會員價: 150 元
出版時間: 2018/5/22
第一章
初夏,微風拂暖,輕輕搖動一樹白色花蕊。
程雨仰起頭,微瞇著眼,看那從花葉間點點篩落的燦爛金芒。
陽光那麼暖、那麼好,映得這城市一片絢爛光彩;遠方起伏的山巒,近處的茵茵草地,美得像畫一般。
程雨喜歡這樣的好天氣,喜歡陽光曬在身上那慵懶的感覺,喜歡聽風聲、花葉沙沙聲,還有不遠處一個小男孩用那軟軟脆脆的嗓音,對自己的爸爸撒著嬌。
「爸爸,你看,我做的城堡!」年約四、五歲的小男孩拿著一把小鏟子,蹲在沙地裡,得意地向父親炫耀他親手堆起的一座歪歪斜斜的沙堡。
男人坐在公園裡一張休閒涼椅上,膝上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一邊看著孩子玩沙,一邊仍忙碌於工作。年輕的臉上掛著一副黑框眼鏡,顯出幾分斯文的呆氣;五官不算俊,卻宛如刀削的立體,自有一股性格,尤其鏡片後的雙眸,此刻正望向自己的孩子,閃著溫柔的光,方唇微微揚起,軟化了冷峻的線條。
「爸爸,看我的城堡!」小男孩起身過來拉爸爸的大手,堅持要他過去看。
男人放下電腦,順從小男孩的要求,父子倆蹲在那座實在稱不上威風的城堡前,認真地研究起來。
「揚揚做得好不好?是不是很厲害?」
「嗯,好厲害,爸爸都做不出來。」程雨沒想到,男人的聲音居然是如此低啞好聽,宛如大提琴般的音調。
「爸爸也跟我一起玩。」
「不行,爸爸要工作。」
「可是阿姨今天生病,你明明說要請假陪我一整天的。」
「爸爸是請了假,可是還有工作沒做完,你先自己玩好不好?等爸爸弄好了就來陪你。」男人對孩子說話的語氣十分有耐心,低低地哄著。
「好吧!那我乖乖自己玩。」小男孩嘟著潤紅的小嘴,有些不情願,卻又十分乖巧地點了點頭,大大的眼睛像潤著兩丸黑玉,靈動可愛。
程雨出神地望著他,幾乎忍不住想要伸手摟抱小男孩,及狠狠親他臉頰幾口的衝動。
如果她第一個孩子順利出生,現在差不多也是小男孩這樣的年紀了吧,想必也是這般天真可愛。
她的孩子……
程雨不覺伸手撫著自己的小腹,手指逐漸抓握揪緊。
就在前不久,她又流掉了一個孩子,盼了多年的寶貝,終究留不住。
只因為她親眼目睹,那個風流涼薄的男人和別的女人在辦公室裡顛鸞倒鳳。
她沒看見那女人是誰,是誰也不重要,她只知道當那男人被她這個做妻子的抓個正著時,竟是從容不迫地穿上衣衫、繫好領帶,然後說他晚一點還跟客戶有個應酬,就不回家過夜了。
如今想起來,她也記不太清自己當時是什麼反應,記憶很模糊,彷彿歇斯底里地說了些什麼話,接著也不知怎地,被那男人不耐煩地推了一把,小腹重重撞上桌角,然後她便陷入昏迷。
醒來時,醫生語帶不忍地告知她——她流產了。
寶寶,又沒了……
在醫院休養了兩天,她的丈夫看都沒來看她一眼,她自己默默地辦理出院,回到空蕩蕩的家。
今天,她其實是準備回醫院複診的,因為醫生之前在幫她處理流產時,發現了一些問題,於是安排她做了一系列詳細的檢查。
她必須去聽醫生的診斷報告。
她並不想聽,不必聽她也能猜到,大概是要告訴她,她再也不能生育了,這輩子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孩子。
無所謂了,她不在乎。
什麼都不在乎了……
程雨迷茫地站起身來,強迫自己從那小男孩身上收回視線,安靜地轉身。
她沒想到,小男孩抬頭好奇地看了看她,竟然一溜煙追上她,從口袋裡掏出一顆糖果。
「阿姨,給妳。」
她怔忡地望著神色天真的小男孩。
「我爸爸說,吃了糖糖就會變開心喔!」小男孩軟軟地解釋,笑容純摯,不含一絲雜質。
小男孩將糖果塞給她,一下子又跑開了,跟他爸爸說了些什麼話,他爸爸讚許似地揉揉他的頭,遠遠地瞥了她一眼。
那一眼,令程雨心情複雜。
小男孩怕是看出她心情不好吧,才會想拿一顆糖鼓勵她,而又是什麼樣的爸爸,會教出那樣一個對陌生人也懂得付出善意的孩子?
程雨悵惘失神,拆開包裝紙,將糖果含進嘴裡,頓時一股難以言喻的味道化開——
是甜味嗎?又不像是,她總覺得彷彿摻雜著濃濃的苦。
她澀然搖頭,將糖果慢慢咬碎,艱辛地嚥下那矛盾的滋味。
幾分鐘後,她穿過馬路,來到對面的醫院,進入診間,聞到一股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
醫生拿出她的診斷報告,又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她,比之前宣告她流產時顯得更加小心翼翼。
「程小姐,我們發現妳得了子宮頸癌,癌細胞已經擴散了……」
程雨睜著一雙幽濛的眼眸盯著醫生,就好像她沒聽懂醫生說什麼似的。
「如果接受化療,或許還有一點希望,不過我必須坦白說,這個機率並不高……」
「我還有多久的時間?」程雨木然打斷醫生期期艾艾的解釋。
「如果完全不做任何治療,也許還有三個月,最長可能不超過半年……」
三個月到半年。
程雨忽然笑了,就在冰冷的診間,在醫生和護士們一致可憐又驚訝的目光中,笑得那麼恣意而放縱。
「謝謝醫生。」笑過、痛過之後,她竟還能記得優雅地對醫生道謝。
她沒和醫生討論該如何進行後續治療,甚至拒絕了下次回診的預約,只是漠然地轉身離開,孑然一身地來到醫院大門外。
下雨了。
方才還陽光明媚的天空,不知何時聚攏起一大片烏雲,閃電撕裂了空氣,伴隨著轟然雷響,豆大的雨點驟然傾落下來。
程雨沒有避開這陣雨,她傻傻地站在茫茫雨霧裡,任雨點擊痛全身每一寸肌膚。
她回想著自己的一生。
小學時,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傾倒她家的房子,她的父母活活被埋在瓦礫石堆裡,兩個人緊緊將嬌小的她摟在身下,用盡生命最後的力量,為她撐出一個可以呼吸的空間,讓她有機會等到救援。
在那場地動山搖的災難裡,她失去了親人、同學、老師,那些天天都能碰面打招呼的小鎮鄰居,活下來的沒有幾個。
之後她被送進社福機構,換了兩、三個寄養家庭,才在某間育幼院安居下來。
高中畢業以後,她半工半讀唸了大學,就在那時遇見大她幾屆的學長,鄧若凡。
對她這個小學妹,鄧若凡相當照顧,她個性孤僻,總是獨來獨往,而他卻像個天生自帶光環的聚光體,魅力非凡,走到哪兒身邊都圍了一群人,桃花朵朵開。
也不曉得他為何就看上她,參加什麼活動都要帶著她,逼著她認識朋友,與團體相處。
他們順理成章地結了婚,婚後也曾短暫地度過一陣甜蜜的新婚生活,她還以為自己擁有這輩子最堅實的依靠。
以為自己從此不再孤獨、不再寂寞,她可以和他共同建立一個家,一個比她從前擁有的,更溫暖、幸福的家。
原來不過是夢而已。
那樣倉促、可笑的一場夢,夢醒後,像一桶冷水澆下來,凍得她狼狽不堪。
這就是她的人生,是她的一輩子,在生命最後的幾個月,她能夠拿來反覆回味的,就是這一日日的蒼涼與苦澀。
為什麼她要過這樣的人生?到最後什麼也不曾真正擁有,什麼也留不下。
程雨,這就是妳的一輩子嗎?失去了最親愛的爸爸、媽媽;失去兩個來不及跟自己見面的孩子;失去自以為是的愛情;失去未來;失去生命所有的可能性。
為什麼要這樣活著?
為什麼還要這樣死去?
為什麼?為什麼!
「哈哈、哈哈……嗚嗚……」
笑聲逐漸轉成痛苦的嗚咽,她在雨裡痛哭失聲,顧不得路人奇異的眼光,哭得像個找不到爸媽的孩子。
「爸爸、媽媽……我的寶寶……」一聲又一聲沙啞的嘶鳴,在雨中聽來格外淒楚悲痛。
自從經歷失去雙親的劇痛後,程雨幾乎沒再掉過眼淚,即便在她以為有鄧若凡呵護的日子裡,她也沒試過以哭泣來對那男人撒嬌,一直是那麼倔強地活著。
直到今日,直到現在這一刻。
她哭得頭暈目眩,淚水、鼻涕直流,坐倒在濕漉漉的街道上,抽泣不止。
活得再堅強有什麼用?終究什麼都沒有,什麼都失去了……
「爸爸,看!是剛剛那個阿姨。」小男孩清脆的嗓音在不遠處響起。「她怎麼坐在地上哭啊?」
男人沒回答孩子的問題,只是靜靜地走過來。
一把傘撐在程雨頭頂,替她遮去了無情灑落的雨滴。她愣愣地抬起頭來,雙眸紅腫,視線矇矓氤氳。
男人彎腰伸手拉起她,將那把傘放進她手心,讓她握住。
墨深的眼潭平靜地映出她蒼白的容顏。「小姐,不管妳發生了什麼事,想想妳身邊關心妳的人,為了他們……不對,更為了妳自己,妳要好好地活著。」
溫煦的言語如春泉,緩緩地流過程雨冰凍的心房。她怔然握著傘,看著男人牽住穿黃色雨衣的小男孩,冒雨離去。
為了關心她的人……
可是,在這世上,早已沒有一個關心她的人了。
程雨酸楚地想著,傘下的身影孑然獨立。

鄧若凡回到家時,屋裡黑漆漆的,一盞燈都沒開。他皺眉按下牆上的開關,客廳的燈亮起,他這才看見落地窗外的陽台,一道纖細的人影正靜靜地靠坐在邊上。
陽台裝有歐式風格的外窗,白色的窗台上種著琳瑯滿目的盆花,一朵朵各色花蕊在月光下輕柔搖曳,空氣中有暗香浮動。
「怎麼都不開燈?」他問,語氣冷淡。
程雨沒說話,只是揚起一雙黑幽幽的眼眸,毫無情緒地看著他。
他忽然感覺到煩躁。「又怎麼了?」
她安靜了兩秒才淡淡地揚嗓。「我今天去醫院做檢查,你要聽聽結果嗎?」
鄧若凡皺眉,有些不悅地瞪著妻子。她該不會又要提起流產的事了吧?孩子掉了,他這個做爸爸的也很難受,可難道都要怪到他身上嗎?誰教她不說一聲就闖進他辦公室來!
「有什麼話等我出差回來再說吧!先幫我收拾行李,有個重要的客戶在國外的公司有點法律糾紛,我得幫忙處理,等一下就要去機場了。」他看看手錶,不想在這分秒必爭的時候,把時間浪費在與妻子的爭吵上。
程雨動都不動,只是冷冷地問他。「你覺得出差工作,比聽我想告訴你的事重要嗎?」
「妳別鬧了行不行!我工作也是為了賺錢,妳以為妳現在住的這間豪宅、身上穿的名牌衣服、那些名牌包是怎麼來的?都是我賺的!是我在養妳!妳當我是出去玩的嗎?快點去收拾行李!我這次起碼要出門一個禮拜。」
「你要收拾行李,可以自己動手。」
「程雨!」鄧若凡以為妻子是在對自己耍脾氣,頓時怒了。
程雨盈盈起身,遞出一份文件,唇間擲落冰冷的語音。「我們離婚吧!」
「妳說什麼?!」鄧若凡震驚地瞪著手中的文件,竟是離婚協議書!
「我們離婚。從今天起,我想為自己活。」程雨一字一句,不帶一絲感情。
鄧若凡忽然覺得自尊受損。離婚?她以為她能說走就走嗎?要放棄這段婚姻也輪不到她來開口!
「程雨,妳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很清楚,我相信你也聽得很清楚。」
「是因為那天的事嗎?我怎麼曉得妳會突然到公司來!我不是說過沒事不要隨便來公司找我嗎?妳為什麼偏偏要來!」
她為什麼去,重要嗎?
程雨冷然。「我們離婚。」
她愈是表現得淡定,鄧若凡愈是難以克制暴怒,胸臆怒火焚燒,頓時口不擇言起來。「想跟我離婚?妳以為妳離了婚能做什麼?一點工作經驗都沒有,還是妳以為自己還能騙到別的男人?別傻了!妳已經是個黃臉婆,哪個男人會看上妳?」
犀利的嘲諷如刃,狠狠刺傷著程雨的心,她卻早已感覺不到痛。「我要離婚。」
她的態度沒有一點鬆動,語氣冷靜如恆。
回應她的,是他用力撕毀離婚協議書的動作,接著,一記狠戾的巴掌往她臉上甩過來。
「想都別想!我鄧若凡的女人,除非我不要了,否則永遠是我的!」
程雨的臉頰瞬間腫起,浮現紅色的指印。她伸手按撫著臉,卻是微微笑了。「是不是你的,不是你說了算。」
語落,程雨開門,兩手空空地走出家門,離開這個自私冷情的男人。
鄧若凡沒有追她,認定她無處可去,而且她身上連證件、錢包都沒帶,又能逞強躲到哪裡去?
他等著這不知好歹的女人回來向自己求饒。
他沒想到,只是一念之差,他和結褵數年的妻子便成了永別。
程雨走在附近的馬路上,一輛失控的大卡車疾駛而來,來不及踩煞車,砰地撞上她——
程雨枯瘦的身體被拋到半空中,又重重落下,像一具破敗的棉絮娃娃橫臥在地,豔紅的鮮血霎時在地上暈開,染出一幅淒美的圖畫。
生命,原是如此脆弱。

當杜凌雲接到醫院的通知時,他正專注埋首於工作,有片刻時間,他只是出神地盯著螢光閃爍的電腦螢幕。
他正在測試一個剛寫好的程式,鉅細靡遺地抓出其中隱藏的bug。
好一會兒,他才倏然回神,領悟到方才那通電話代表的意義。
他離家出走的妻子,出了車禍!
他必須馬上趕到醫院去看她!
杜凌雲來到兒子的房間。揚揚已經睡熟了,小臉蛋紅撲撲的,懷裡抱著一個絨毛熊寶寶,看來睡得很香。
杜凌雲實在不忍心吵醒兒子,可更不能放他一個人在家。上個月,揚揚的媽媽就是趁揚揚熟睡時悄悄離開,而他當時在公司加班。隔天早上揚揚醒來,找不到人,肚子餓了自己弄東西吃,在用微波爐熱牛奶時,不小心燙傷了手指。
若不是他臨時起意回家洗澡、換衣服,說不定會釀出更大的意外。
從那之後,他對自己立誓,絕不再讓孩子一個人在家。
「揚揚醒醒,揚揚!」他喚醒兒子。
「爸爸?怎麼了?」揚揚小手揉著眼睛,一臉茫然。
「媽媽出事了,爸爸帶你到醫院去。」
「去醫院?」揚揚一驚,想起自己每次生病都要到醫院打針吃藥,他討厭醫院。「媽媽怎麼會在醫院?她生病了嗎?」
「嗯,她好像受傷了,我們去看她。」
「快點!快一點!」
揚揚焦急地跳下床,差點跌倒在地,杜凌雲連忙扶住兒子。
父子倆換上外出服,開車來到醫院,杜凌雲抱著兒子下車,直奔急診室,忽地,身後一個男人粗魯地擠過來。
男人一身西裝筆挺,手上拉著一個昂貴的行李箱,像是正準備出遠門時被叫過來,步履匆匆,滿臉急色。
揚揚被撞痛了鼻頭,驚呼一聲,杜凌雲忙替兒子伸手揉揉。
「沒事吧?揚揚。」
「痛。」揚揚有點委屈。
杜凌雲微微擰眉,一抬頭,只見男人已衝在前頭,隨手抓著一個醫護人員就大呼小叫。
「我太太呢?她怎樣了?她現在人在哪裡!」
「先生,請你冷靜點,請問你太太是哪位?」
「她叫程雨!有人打電話跟我說,她出了車禍,被送來這裡急救……」
另一位醫護人員走過來。「你就是鄧若凡先生,程雨小姐的丈夫?」
「是,我是!她怎樣了?」
「真的很抱歉,我們盡力了……」
接下來的情景,杜凌雲無心再看,那個姓鄧的男人發了瘋似地,對著醫護人員發飆,咆哮聲震動了醫院的長廊。
揚揚嚇得用小手摀住耳朵。
「別怕,沒事的。」
杜凌雲柔聲撫慰兒子,越過男人,找到一名醫護人員,對方領著他來到急診室角落一張臨時病床前。
「你太太只是受了點輕傷,打完這瓶點滴就可以回去了。」
「謝謝。」
杜凌雲抱著兒子,一大一小四隻眼睛,靜靜地望向那個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她額頭有點擦傷,左手臂上綁著繃帶,臉蛋略顯蒼白,秀髮凌亂,帶著幾分憔悴。
除此之外,她看來並無異樣,只是瞪著他的眼眸,蘊著某種類似驚慌疑懼的情緒。
她怕他?不想見到他?
杜凌雲胸口發冷,儘量不在兒子面前對這個女人流露任何情緒。「妳……還好吧?」
她沒有回答,依然用那樣慌亂的眼神看著他。
「妳要回家嗎?」他語氣淡淡地問,帶著些許漠然的意味。
她默然不語。
「媽媽……」揚揚在父親懷裡動了動,澄亮的雙眸一直怯怯地盯著母親,半晌,才鼓起勇氣問。「妳是不是……不要揚揚了?」
小男孩眼眶泛紅,泫然欲泣。
她神情一凜,怔怔地望著他。
揚揚吸了吸鼻子,努力忍住即將滴落的淚水。「揚揚以後會乖的,妳不要丟下我和爸爸……」
杜凌雲深吸口氣,壓抑住心海翻騰的情緒。如果不是為了揚揚,他早就不想理會這個女人,但孩子還是需要母親……
「妳回家吧!有什麼事我們可以再商量,妳要離婚我也不反對,只是揚揚的監護權……」
「我要孩子!」她突兀地打斷他,語音尖銳,臉頰驀然渲染一抹激動的紅暈,眼眸亮得驚人。
他一愣。「妳真的想要?」
猶記不久之前,她還口口聲聲說自己的人生就是被他、被揚揚給毀了,原本可以活得瀟灑恣意,如今卻只能困在一樁不快樂的婚姻裡。
才離家一陣子,她就忘了自己之前的怨恨了嗎?
「我想要!你別搶走他,把他給我,把孩子給我……」
說著,她陡然流下淚,嗓音破碎嗚咽,神情近乎絕望悲痛,就好似陷在一個圍困她多年的迷障裡,走不出來。
他看著她迷濛的雙眼、泛紅的鼻頭,一時竟感到幾分說不出的可憐,心弦莫名一扯,良久,才沙啞地揚嗓——
「簡藍希,妳怎麼了?」

簡藍希。
程雨在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咀嚼這個名字,睜著一雙大眼睛,迷惘地瞪著天花板。
她一直以為生命是脆弱的,說走就走,沒想到生命同樣也可以很強悍。
她居然還活著。
在被卡車撞上的那一瞬間,她以為自己死定了,只覺得死了也好,反正本來就活不久,活著也沒什麼意思。
可她居然又活了!
好端端的呼吸人間的空氣,心臟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動,雖然身體還有些虛弱,但確實是活著。
卻不是以程雨的身分。
她活著,靈魂卻附著於另一個女人身上,一位名叫簡藍希的女人,比她小幾歲,正是青春活潑的好年華。
這就是所謂的奪舍嗎?
在車禍發生時,簡藍希正巧跟在她身後,兩人先後被撞上;她死了,魂魄卻被撞進簡藍希體內。
簡藍希的肉體因為減少了衝擊,只受點輕傷,而她的肉體卻是五臟六腑都移了位,真正死透了。
搶佔了另一個女人的身體,她感到很抱歉,可要她放棄,又捨不得。
因為簡藍希有個孩子。
那個小名揚揚、給她一顆糖果的小男孩,竟然就是她的兒子!
在醫院,當那個男人抱著揚揚出現在她面前時,她一方面感到驚慌失措,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想,這會不會是上天給她的補償?
給她另一具健康的身體、給她一個孩子,讓她可以好好地重活一次。
她想,那男人應該是被她突如其來的崩潰嚇到了,不僅立刻將她帶回家,還半強迫她躺在床上休息,不許她下來。
整整一天一夜,她就這麼恍恍惚惚地躺著,思緒凌亂如麻。
這樣的事情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她竟能用另一個女人的身分活下來!
簡直像夢一樣。可即便真的只是作夢,她也不想醒,好想就這樣放縱自己去夢一場……
叩、叩!
門扉傳來幾聲微弱的剝啄,驚醒了她迷濛的思緒。
不一會兒,揚揚推開房門,輕手輕腳地走進來,在離她床前還有好幾步就停下,一臉侷促不安的樣子。
「媽媽,妳生病好了嗎?」揚揚細聲細氣地問,看著她的眼眸又大又圓,長長的睫毛隱隱顫動著,似乎有些遲疑。
程雨不禁朝他伸出手。「我好多了,你……過來。」
揚揚聽了,眼睛一亮,提起小腳朝她奔來,轉瞬忽地想起什麼,小小的身子又往後退,稚嫩的嘴唇稍稍抿著。
這樣的反應令程雨有些難受。這孩子不肯靠近自己,難道是因為潛意識裡察覺到她並非自己的親生母親嗎?
「為什麼不過來?」她啞聲問。
小男孩聽了,身子抖一下,一雙小手絞握在一起,似是緊張。
半晌,他才小小聲地開口。「揚揚會乖的,媽媽……不要生氣。」
程雨愕然。她看起來像生氣的樣子嗎?
「我沒有生氣。」她澄清,儘量讓語氣和表情顯得溫和。
揚揚謹慎地打量她一眼,沒吭聲。
「過來媽媽這裡。」程雨再度伸出手。
揚揚猶豫片刻,終於還是抵不住對母親懷抱的渴望,一步一挪地走到床前。
程雨一把攬抱住他,像抱著自己來不及出生的孩子,心海波濤洶湧,不知不覺圈緊了手臂,好似怕自己一鬆手,就會再次失去。
揚揚被抱得有些透不過氣,害怕地掙扎起來,小小聲地求饒。「痛……媽媽,揚揚痛……」
「妳放開他!」一道凌厲的聲嗓如閃電劈落。
程雨嚇了一跳,不覺鬆開手。揚揚踉蹌退開,轉身撲向來人,像無尾熊似地抱住他雙腿。
「爸爸!」小男孩的嗓音藏不住一絲委屈。
就這麼怕她嗎?
程雨的心往下沈,怔怔地望向捧著一個托盤的男人。
他就是揚揚的爸爸,杜凌雲,是那個在她哭得傷痛欲絕的時候,為她撐起一把傘的男人。
她以為他是斯文溫柔的,可此刻他望著她的神情卻是冷漠而嚴厲,就連語氣也帶著一絲生硬。
她覺得自己就像看見了另一個鄧若凡。
這個男人也厭倦他的妻子嗎?難道所有的男人都是一個樣?對外頭的女人總是做出一副溫潤暖男的模樣,對自己的結髮妻卻是冷血無情。
程雨不禁心涼。
只見杜凌雲低頭,對兒子暖暖一笑。「揚揚先回自己的房間畫畫,等一下爸爸再過去陪你,好不好?」
「好。」揚揚溫順地點頭,又怯怯地看了床上的母親一眼,小小的臉蛋揚起,輕聲對父親說:「爸爸,你不要對媽媽生氣。」
杜凌雲神色一凜,好一會兒,嘆了口氣。「爸爸不會的,揚揚別擔心,先回房去吧。」
「嗯。」
兒子一走,杜凌雲的笑容立即淡去,表情又冷凝。
他將托盤放在床旁的小几上,一股鹹鹹的香氣頓時在程雨鼻間繚繞,她轉頭一看,原來托盤上是一盅撒了蛋花和蔥末的鹹粥,以及兩碟醬菜。
「醫生說妳要休養一陣子,這段時間最好吃清淡點。」彷彿看出她臉上的疑惑,杜凌雲淡淡地解釋。
「這是……你自己煮的嗎?」
「嗯。」
程雨傻愣愣地望著他,心湖莫名泛開一圈漣漪。從認識鄧若凡到現在,那男人從來不曾親自下廚為她做過一道菜,就連泡個麵,他大老爺也要她服侍。
這男人卻可以為自己的妻子煮粥。
「妳快吃吧!」杜凌雲似乎被她訝異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皺了皺眉,欲轉身離去,瞥了她蒼白的臉色一眼,又有些不確定。「妳自己可以吃吧?」
「如果不可以,你要餵我嗎?」程雨也不知為何,就想問問看。
杜凌雲眉宇揪緊,像在考慮什麼,接著不情願地抿了抿唇,拉來一把椅子在床邊坐下,捧起粥碗。
他真的要餵她?程雨整個傻住了。
「只是為了揚揚。」杜凌雲面無表情。「他很擔心妳。」
他的意思是,要不是不忍心讓兒子失望,他根本不會理她嗎?
無論什麼原因都好,至少他沒有完全無視自己的妻子,在妻子需要的時候,仍然願意伸出援手。
還好,他不是那麼壞的男人,不是另一個鄧若凡。
程雨說不清自己心裡是什麼滋味,如果此刻她眼前有一片天空,應當正是雲破日出,透出一束暖橘色的陽光。
她張嘴嚥下一口粥,想了想,輕聲開口。「揚揚……為什麼怕我?」
杜凌雲手上動作一頓。「妳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嗎?」
「嗯,我想不起來了。」她努力用一副平靜的表情面對他,不讓他看出自己在說謊。
她並非失憶,而是奪舍重生。她不是他真正的妻子,只是一個藉口失去記憶、妄想自己的人生可以重來一遍、自私自利的女人。
男人複雜地盯著她,鏡片後的墨眸映出一張清秀無辜的容顏。
是簡藍希的臉,雖然不如她原先那般端麗出色,但也是一張挺秀氣的臉孔。
「想不起來就別想了。」好一會兒,杜凌雲才沈靜地低語。「以後妳做好揚揚的媽媽就好,別再傷害他。」
他的意思是,簡藍希曾經傷害過揚揚?
那麼可愛又善良的孩子,身為母親怎忍心傷害?
程雨不可思議,用力咬著唇。
杜凌雲沈默兩秒,又低聲說道:「不管怎樣,揚揚心裡……還是想親近妳的,他還小,需要一個母親。」
他只說揚揚,卻絕口不提自己。
揚揚需要母親,那他呢?需要一個妻子嗎?
或者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也早就出現彌補不了的裂痕……
程雨望著默默地、一匙匙餵自己吃粥的男人,心口不由自主地揪了一下。

杜凌雲來到兒子房間,小揚揚正坐在書桌前發呆,面前攤著一本著色本,小手握著蠟筆,一下捏緊,一下又鬆開,無意識地把玩著。
看見爸爸來了,揚揚跳下椅子奔向他。「爸爸!」
杜凌雲一把抱起兒子。
揚揚小手勾著他的脖子,輕聲問:「媽媽吃過飯飯了?」
「吃過了。」
「那她生病好了嗎?」
「嗯,好多了。」
揚揚聽了,欣喜地笑了笑,接著眼神又黯淡下來。「揚揚是不是又惹媽媽生氣了?」
他想起剛才母親緊緊地抱住他,抱得他好痛,差點喘不過氣來。
杜凌雲身子一僵,臉上的線條迅速軟化,對兒子露出一個安撫的微笑。「沒有,媽媽沒生氣。」
「那爸爸呢?」
「爸爸也沒生氣。」
小男孩仰起臉,滿是希冀地望著父親。「爸爸,以後你和媽媽不吵架了好不好?」
杜凌雲胸口一窒,想起自從結婚後,幾乎沒給過自己一天好臉色的妻子,墨眸閃過嘲諷的光芒。
他沒應聲,將兒子放回椅子上,伸手揉了揉他的頭。「揚揚在畫什麼?」
「是鋼彈機器人。」提起自己最愛的畫畫,揚揚的口氣興奮起來。「爸爸,你說,我給這個機器人穿上藍色的還是紅色的衣服比較好?」
「你自己覺得呢?」
「我覺得藍色和紅色都很好看,不知道哪個比較好?」
「那你就兩種顏色的衣服都給他穿啊!」
「對喔!那爸爸跟我一起畫。」
「我看你畫就好。」
「不要嘛,我要爸爸陪我,我們來比賽看誰畫得比較好看!」
「好吧,那你畫那張,爸爸畫這張。」
「嗯嗯!」
房內,父子倆搶著用蠟筆著色畫畫,一派和樂融融。
房外,程雨悄悄站在門邊,窺視這溫馨的一幕,聽著不時響起的笑聲,不知怎地,思緒恍惚起來,意識彷彿穿越過一片迷霧森林,打開一扇早已封閉許久的門。
她回到了那一年、那一刻。
她看見一個小女孩趴在餐桌邊,笑咪咪地拿著新買的蠟筆塗鴉。
「好不好用?」一個膚色黝黑的男人走過來,長年在修車廠工作磨出一粒粒粗繭的大手伸出來,揉揉小女孩的頭,動作卻是與他粗糙的外表極不相襯的溫柔。
「嗯嗯,好用!爸爸,我要用這盒水彩蠟筆去參加畫畫比賽。」
「好啊,我們小雨畫得這麼好,到時一定要得個獎回來。」
「我要得第一名!」
「妳說得就得?也不曉得謙虛一點!」另一道柔柔的女聲揚起,含著打趣的笑意。
「幹麼謙虛?我明明就很厲害。」小女孩嘟著嘴,不服氣。
「就是,我們小雨以後可是要當小畫家的,對吧?」男人替孩子讚聲。
「對對,以後我的畫還要拿去拍賣,賣很多很多錢,然後我要買一棟大房子,給爸爸、媽媽跟我一起住,我們就不用租別人的房子了。」
「好!小雨有志氣,那爸爸和媽媽就等妳賺錢買大房子了。」
「哎呀,媽媽可不敢想,你們沒看電視上演的?那些當畫家的,常常連自己都養不起呢!不過沒關係,小雨,以後妳要是賺不到錢,大不了回來媽媽替妳安排相親,憑媽媽遺傳給妳的漂亮臉蛋,妳怎麼也能拐到一個好老公吧……」
「媽!妳為什麼老是要這樣打擊妳女兒?」
「就是,我們小雨以後才不隨便嫁人呢!這世上有哪個臭小子配得上我們這麼漂亮可愛的女兒?」
「老程賣瓜,自賣自誇。」
「老婆!」
「媽!」
一大一小異口同聲地抗議,不一會兒,屋內便灑落滿滿的笑聲。滿滿的,都是幸福。
那時候,她怎麼也想不到,才跟自己一起歡樂地笑著的父母,下一分鐘,便迎來了訣別。
她想不到,幸福可以消失得那麼容易……
淚水驀地在程雨眼眶氾濫,宛如成串的珍珠,一顆顆瘋狂無聲地碎落。
連她自己也嚇了一跳。
有多久不曾想起那時候了?
自從那場地震過後,自從她在幾個寄宿家庭間如浮萍般輾轉飄零,她便塵封起那段記憶,告訴自己永遠不能再想。
就算後來她跟鄧若凡在一起了,也從不允許自己去回憶。
為什麼會忽然想起來了?
為什麼會在這一刻、這一瞬間,讓自己又回到那明知永遠不可能回去的過去?
為什麼……
「爸爸,你看!我畫得好不好看?」
小男孩軟糯的嗓音驚醒了程雨,她心神一凜,側了側自己的身子,確定完完全全地隱在門扉後,才又放縱自己的目光貪戀地流連於房內。
這樣的畫面、這樣的幸福,不就是她一直渴望的?
她想要這樣的幸福,無論如何都想要,死了都想要。
她深深地呼吸,在心裡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無論如何,自己都要想辦法留下這一切。
即使這些,本不屬於她。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