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39
閣老的糟糠妻 4(完)
香拂月
638
閣老的糟糠妻 3
香拂月
637
閣老的糟糠妻 2
香拂月
636
閣老的糟糠妻 1
香拂月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書名: 閣老的糟糠妻 2
作者: 香拂月
系列別: 文創風637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5/22
第三十章
雉娘剛才跑得有些急,微喘著氣,額間也有薄汗,臉色泛著紅暈。她硬著頭皮往前走,走到近前,氣息稍有平緩。
對面的幾人看著她走過來,精緻的五官慢慢清晰,本來瑩雪般透白的膚色帶著淺粉,霧濛濛的眼神像秋水一般,盈盈流轉;細腰不堪一握,簡單的粉色衣裙,卻別具風情。明明是嬌花一般的女子,神色間卻帶著悠然。
胥良川定定看著她,她乖巧地站在燕娘的身後,朝這邊行了一個禮,說不出的靈動。他的心似慢跳一下,好似自己最近這段日子以來奇怪的舉動都有了解釋。
「趙三小姐,這位是太子殿下。」
他出聲提醒她,她才反應過來,趕緊上前行大禮。「臣女見過太子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平身吧。」祁堯聲音不自覺放輕。眼前的女子好像受驚的幼兔一般,弱小又怯懦,彷彿大聲一些就會立刻跑開似的,但又覺得十分靈秀,讓人心生好感。他隱約覺得此女有些面熟,仔細去想,卻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趙三小姐?難道她也是鳳娘的妹妹?這鳳娘的妹妹們可真是天差地別。
雉娘起身,依舊小心地往後退幾步,站在燕娘的身後。
趙燕娘見太子盯著雉娘看,心裡來氣。這死丫頭又在勾引男人,可千萬不能讓她將太子勾住!
她往右移一下身體,將雉娘完全擋住,朝太子露出笑容。「太子殿下,這位是臣女的三妹,原是庶出,為人膽小怕事,近日我父親將她姨娘扶正,她勉強算是個嫡女,這才受邀來參加胥老夫人的花會。」
雉娘垂著頭,暗罵她是蠢貨,在太子面前揭自家人的短,以為太子就會高看一眼嗎?恐怕只會適得其反。
果然,太子的臉色冷下來。身後的平晁認真地打量趙燕娘。
他是太子的伴讀,常能見到趙鳳娘,鳳娘是識大體、端莊秀雅的女子,這兩位妹妹就不太好說;醜女不知羞,貌美的那個太纖弱,都不如鳳娘。
太子抬腳,不理會燕娘。燕娘的臉掛不住,僵在那裡。
眾人跟著太子往園子裡走去,燕娘也急忙跟上,雉娘走在最後面。前面的胥良川回過頭來,就看見她低著頭。這個小騙子又在扮弱博同情。他的心顫了一下,然後露出一個不易察覺的笑意。
似心有所感一般,雉娘也在此時抬起頭。兩人四目相望,她看到他眼底的笑意,也彎起嘴角,又怕被其他人發現,趕緊低下頭。剛才大公子的眼神怪怪的,雖然帶著笑意,卻暗得如萬丈深淵,看不清楚裡面的情緒。
她在心裡暗自琢磨,百思不解,索性先丟在一邊,低著頭跟上。
黃嬤嬤早有眼色地跑在前面去通知園子裡的人,姑娘們又驚又喜,各自理著衣裙髮髻,生怕會失禮。等那一行人走到園子裡,走在最前面的男子貴氣逼人,黃嬤嬤對她們使眼色,她們馬上跪行大禮,口中呼著「太子殿下千歲」。
唯有鳳娘彎腰行禮。她是縣主,又有品階封號在身,不用行跪禮。
祁堯看著她,眼裡閃過思念之色,沈聲道:「都起身吧。」
眾人起身,恭敬地站著,沒人敢輕易開口說話。
此時,胥老夫人也聞訊趕來,和他行禮。「臣婦參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光臨閬山,未曾相迎,還望殿下恕罪。」
「胥老夫人快快平身。」
他是悄悄離京的,除了父皇、母后,誰也沒有通知,要不然還得被沿途的官員煩死;也是到了閬山書院才告訴胥良川。胥老夫人可是一品誥命夫人,他親自伸手相扶。
眾女這才敢用眼角餘光偷瞄太子,見他一身紫袍,貴氣天成、英俊不凡,還如此平易近人,真是一位絕世佳公子,偏偏還是當朝太子……心裡都起了心思,盡力展現自己最佳的姿儀。
祁堯對女子們愛慕的眼神已經見怪不怪,朝趙鳳娘示意。「縣主近日可好?娘娘很是牽掛,託孤帶來一些東西,要親自交給縣主。」
趙鳳娘微露笑意。「多謝太子殿下,皇后娘娘抬愛,鳳來感激不盡。」
眾女們倒吸一口涼氣。她們知道鳳娘受寵,萬沒有想到這般受寵,娘娘居然還託太子帶東西,可見鳳娘在娘娘心中的地位。
祁堯走近一步,對鳳娘道:「可否借一步說話?」
鳳娘點點頭,跟在他的後面,兩人往竹林那邊走去。
眾女的眼神都帶著羨慕。太子對縣主輕言細語,看來平日兩人交情不淺,鳳來縣主真是好命。
趙燕娘的目光似淬毒一般。怎麼男人都喜歡假惺惺的鳳娘!大公子如此,太子也不例外,都是同母的姊妹,還是一胎雙生,她到底哪裡不如鳳娘?!
太子和鳳娘離開,慢慢地身影消失在視線中,眾女都靜下來,有心想和胥家大公子和二公子攀交情,但礙於女子的矜持又不知要如何開口。
平晁神色自如地坐在凳子上,捏起點心就吃起來。胥老夫人笑道:「平公子這氣度,真有令祖父常遠侯之風。」
「謝老夫人誇獎,與祖父相比,平晁還差得遠。」
胥老夫人笑一笑。平家的長孫和平侯爺比起來差得不止一星半點,平侯爺是真英雄,性情直爽又重情;這位平公子太過目中無人,居然沒有和她見禮,若不是她先打招呼,恐怕這平公子就會對她視而不見。到底是那位梅郡主養出來的,性子霸道又不講理。
平家子孫如何,且隨他去。她見眾人都不說話,姑娘們都帶著拘謹,笑著出聲。「都怪我這老婆子,將妳們請來又自己躲懶,多有怠慢,還望妳們多多包涵。」
胥老夫人朝大孫子擠了下眼,看雉娘一眼。
胥良川臉色平淡,看不出喜怒,慢慢往另一邊走開,胥老夫人趕緊用詩詞將姑娘們的心思引開。
胥良岳坐在平晁一桌,姑娘們見有男子在場,都有心想表現一番,各自凝眉想著詩句。
雉娘躊躇一下,悄悄朝胥良川的方向走去。
趙燕娘一直想去竹林那邊,倒是沒有注意到雉娘的行為。她手中的帕子都快揉爛,恨不得將耳朵伸到竹林那邊,聽聽他們到底在談些什麼,怎麼這麼久還不過來?
她坐立不安,旁邊的方靜怡剛才看到雉娘偷跟上大公子,眼神閃了一下,對她道:「二小姐,怎麼就妳一人在此,趙三小姐去哪裡了?」
趙燕娘這才注意到雉娘不在,心裡暗恨。「腳長在她身上,她要去哪裡我管不著。」
她沒好氣地答著。雉娘有幾斤幾兩她一清二楚,不足為懼;倒是鳳娘,無論是身分還是被男人重視的程度,她每每想起就恨得咬牙切齒,簡直是她心頭的一根刺。
「二小姐說得是,三小姐是大人,去哪裡自然由己。只不過我方才好似瞧見她往大公子離開的方向走去,也不知是要做什麼?」
還有這事?趙燕娘氣呼呼地想追過去,轉念一想,大公子雖然芝蘭玉樹,出身高貴,但比起太子來還是略遜一籌。太子可是未來的天子,大公子再有才,也不過是個臣子,只可惜了那副好相貌。
她忍著氣,瞪了方靜怡一眼。
方靜怡笑一下,別開臉,絲毫不在意地和旁邊的蔡知奕討論起詩詞來。

雉娘追上胥良川,見他正站在一株樹底下,明顯是在等自己。她暗道慶幸自己猜對大公子的心思,大公子先前看她的表情有些怪,可能是有話要說。
「大公子,可是有什麼事要找我?」
他轉過身,一臉淡然。「妳怎麼知道我要找妳?」
你總是用怪怪的眼神看人,還欲言又止的樣子,是個瞎子都看得出來你有話要說。雉娘心裡嘀咕著。
「大公子剛才看了雉娘。」
胥良川走近她,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我看了妳,就是有話要說?看來妳不僅膽識過人,察言觀色的本事也不小。」
「多謝公子誇獎。」
她抬起頭,發現大公子真高,比她在這裡見過的男子都要高,帶著冷冷的仙氣。
「最近可好?」
「好,託大公子的福,我姨娘被扶正,如今在家中也無人敢欺,再好不過。」
若不是大公子出手,哪裡能鬥倒董氏,也就不可能會有今天的日子,她是真心感激。
胥良川認真地看著她,眸色黑深。小姑娘望著自己的眼神全是信賴,他卻起了齷齪心思,想將她占為己有。
清爽的秋風吹過,捲起樹上的黃葉,飄飄揚揚地落下來,落在她的髮上,他不自覺地抬手,摘下那片葉子。近在咫尺,他的身影籠罩著她,高瘦的身子將她襯得更嬌小玲瓏,鼻腔中全是淡淡的書香。
他退開一步,將樹葉捏在手中。「當日妳說過要報恩,可還記得?」
「記得,不敢忘記。」
雉娘答得肯定。再生之恩,她肯定是要報答的,只不過大公子此時找她,是要她做什麼呢?
「記得就好,那妳還記不記得我說過的話?」
他說過的話?雉娘腦子裡靈光一現。以身相許,他說過要她以身相許。
「記得,可是以身相許?」
他點點頭。
雉娘不解,大公子重提此事是何用意?她腦子飛快地轉著。會不會和太子有關?難道大公子想用她去巴結太子,走賄賂美色的路線,讓她以後在太子面前美言,助他平步青雲?
她這樣想著,臉上帶著一絲難色。她不想為妾,以自己的出身,不可能是嫁給太子為正妃,只能做妾室,再說大公子也沒那麼大的本事給太子作媒。
胥良川緊緊地盯著她,見她面露猶豫,臉色冷了下來。她可是不願意?
「怎麼,可有為難之處?」
「確實是有為難之處。按理說大公子與雉娘有再生之恩,若有所令,莫敢不從。只不過雉娘有自己的原則,曾經發過誓,永不為妾,大公子託付之事,怕是有些力不從心。」
原來她誤會自己的意思,他嘴角上揚。「我從未說過讓妳做妾。」
不是做妾,難道還能當正妃?大公子竟然這般有本事,能左右太子的意思?她臉上的驚訝毫不掩飾。
他淡淡一笑。「此事我還得先稟明父母,才能上門提親。此段時日,妳切不可另許他人,否則……我的手段想來妳應該清楚。」
他在說什麼?雉娘似乎有些沒反應過來。他上門提親?剛才他一直說的是要娶自己為妻?難道是她想岔了,可是大公子怎麼會想娶自己,她家世不顯,也沒什麼才情,莫不是大公子有什麼用意?
他的手段,她最是清楚,看起來清冷的人,骨子裡卻狠辣又果決。但對她來說,正是大公子用這樣的手段救她於水火之中,她只有感激,沒有懼怕。
「不會的,大公子的吩咐,我一定謹記。」
「好。」
雉娘快速地偷看他一眼,他的臉色平常,並無喜悅之情,對她應該不是什麼男女之情,定然是事出有因。她想著大公子恐怕是被家人逼婚,心中又有對象,迫不得已拿自己當擋箭牌……定是如此,要不然怎麼解釋大公子此舉?
他和她之間,只是施恩與報恩的關係。
嫁給大公子,以後相敬如賓,大公子品行高潔,定然不屑為難她,胥家清貴,吃穿不愁,似乎也是一件好事。
「大公子,您放心,您交代的事,雉娘一定辦得妥妥的。」
胥良川皺了皺眉。他交代什麼了,她又要辦什麼事?這小姑娘說話前言不搭後語。
雉娘不時看著園子那頭。「大公子,我過來得有些久,怕是會引人注意,容我先告退。」
「好,妳去吧。」
胥良川平靜地看她小跑著走遠,袖子底下的拳頭才慢慢鬆開,舉手一看,樹葉已經碎爛,掌心中被掐出深深的印跡。
他自嘲一笑,都幾歲了還如毛頭小子一般緊張情怯,究竟是怕她拒絕,還是害怕自己露出端倪?
許是怕拒絕吧,要不然也不會硬扯上報恩。
他輕輕用手一彈,那片葉子就從指間飛落,掩沒在地上的枯葉之中。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5/22上市的【文創風】637《閣老的糟糠妻》2。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