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39
閣老的糟糠妻 4(完)
香拂月
638
閣老的糟糠妻 3
香拂月
637
閣老的糟糠妻 2
香拂月
636
閣老的糟糠妻 1
香拂月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書名: 閣老的糟糠妻 4(完)
作者: 香拂月
系列別: 文創風639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5/29
第八十九章
潔白的宣紙上,墨色的字跡印入眼簾,正是他自己熟悉的筆跡,上面所寫的就是此次外面傳揚的考題策論的策問。
君主如舟,庶民似水,水載舟行。利水之本,在於勤耕農灌,五穀豐倉。
但是他清楚地記得從未寫過這樣的字,也沒有和別人說過這樣的話。
「你可看清楚,是你寫的嗎?」頭頂上傳來祁帝冷凝的聲音。
文沐松遍體生寒,腦子裡快速地思考著,究竟是誰仿了他的字?
抵賴是抵不過去的,就在殿上的這會兒工夫,洪少卿已經派人去查抄了文家租住的院子,從書房中搜得紙稿若干,兩相一比,字跡相同,事實不言而喻。
他伏在地上,連連磕頭。「陛下,是學生糊塗,方才一時沒有想起來。事情正如沈舉子所說,學生的家人每年確實會押題,且十有九中。學生此事進京,未免生事,從未向旁人透露過。也是某天多飲了兩杯,和沈舉子說起春闈之事,趁著酒意寫的。誰能想到沈舉子竟能想到以此謀利,實在是出乎學生的意料。」
祁帝看向沈舉子,沈舉子也伏地磕頭請罪。「陛下,是學生千不該萬不該,起了貪心。學生也是聽文四爺說文家押題精準,才會動了心思,千算萬算沒有料到竟被別人傳成是真正的考題,學生罪該萬死,請陛下責罰。」
祁帝的目光冰冷,深不可測地俯視著他們,又掃過跪著的胡大學士和姜侍郎,胡大學士跪著的雙腿都在發抖。別人不知道,他是最清楚不過的人,文沐松口口聲聲說是文家自己押的題,卻實實在在是今年的考題。
若是沒有傳出來還好,一旦傳出來,考題又是真的,陛下會作何想?肯定會認為是他洩漏出去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分明自己沒有向太子透露出真正的考題,太子是從哪裡知道的,莫非是有人想陷害他?
姜侍郎神色不變,任由他隱晦的目光打量著。
祁帝冷哼一聲,視線轉向垂首立在一旁的洪少卿。
「洪卿以為此事如何處置?」
洪少卿往前走一步。「回陛下,微臣以為,文某和沈某雖是無心之失,且不論考題真假與否,都在舉子間產生極大的惡劣影響,一定不能姑息。」
祁帝沈思半晌。「此次洩題引起的禍事雖不是你們的本意,但罪責難逃。你們身為舉子,一個醉心杯中之物,酒後失言,為官場大忌,若真的步入朝堂,恐會惹來更多的事端。另一個利慾熏心,太過鑽營,我們祁朝不需要貪官汙吏。你們二人,不配為官。傳朕旨意,剝奪科舉資格,永不錄用,但念在你們寒窗苦讀,保留功名。」
沈舉子千恩萬謝,文沐松呆若木雞。不能科舉,他如何能再次振興文氏家族?他多年的蟄伏打磨又是為了什麼?
祁帝已經拂袖退朝,他還伏在地上,半天都直不起身。
他失魂落魄地走回自己租住的院子。文思晴正關著門在屋子裡面哭,孫氏手足無措地站在院子中。
不久前,一群官差闖進來,二話不說就直奔書房,胡亂地翻了一通後離開。她和文思晴嚇得不輕,此刻看到老爺歸來,她的心一沈。
老爺這副模樣,她從未見過,彷彿遊魂一般。
「老爺,發生何事?方才有官差來翻東西。」她關切地問著,小心翼翼地察看著文沐松的臉色。
屋內的文思晴聽到動靜,急切地開門出來。「四叔,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有人闖進我們家?還在你的書房翻走不少東西,你們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
文沐松淡淡地看她一眼,沒有說話。他一路上都在想是誰仿了自己的字跡,他懷疑過孫氏,孫氏是他最親密的人,可是看到孫氏關切的眼神,他在心裡否認。孫氏跟了他多年,對他一片癡心,不可能受別人的唆使來陷害自己;自己是她的天,她不可能聯合外人來害他。再說孫氏的字都是他教的,不像是會模仿自己筆跡的樣子。
那麼對他的筆跡一清二楚的外人,就只剩下趙書才。他曾在趙書才手底下當了六年的師爺,若是趙書才拿出他以前寫過的紙稿,請高人仿照,也不是沒有可能。
趙書才這麼做的原因,十分清楚。他和胥家可是姻親,這次洩題一事,陛下如此震怒,他大膽猜測只怕是千真萬確的考題。能拿到考題的人,毫無疑問正是胥家……
他目光陰冷。自己的計劃被打破,說不定就是胥家做的手腳。想不到胥良川如此心機之深,竟能拿到真正的考題,使出反擊之策,將他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不,他還沒有敗,不到最後,誰也不知鹿死誰手。
旁邊院子裡的沈舉子也回了家,兩家人隔牆相望,又互相別開。
沈舉子不過是別人的棋子,他要真怪,也怪不到沈舉子的頭上。沒有沈舉子,還會有其他的舉子。胥良川存心要對付他,總會尋到合適的棋子。
文思晴見孫氏還杵在這裡,怒喝一聲。「還站在著做什麼?不知道我四叔從早上出門就沒吃東西嗎?」
孫氏唯唯諾諾,忙和自己的丫頭去燒水做飯,文沐松則將自己關在書房裡。眼下唯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緊緊地攀附著太子,只要太子登基,他得到重用,文家還有翻身之日。
隔壁,沈家人在收拾東西回鄉,孫氏想了想,剛才老爺和沈公子的臉色都很怪,說不定沈公子知道發生的事情。
她抽個空去找沈夫人。沈夫人拉著她的手,再三地求情。「孫妹子,我是真不知道發生何事?妳前次交給我的字,竟成了洩題的證據,現在我家相公被取消科舉的資格,妳家的老爺也一樣。相公不能參加考試,我們正準備收拾東西返鄉。」
孫氏大驚,往後退了一步,驚疑地望著沈夫人。這麼多年來,她常常一人待著,閒來無事時就在老爺的書房練字,無人知道她會仿寫老爺的字,連老爺自己也不知道。
沈夫人抹著眼淚。「孫妹子,這次是我對不住妳。不過妳讀的書多,應該知道福禍相依的道理。你們老爺不能出仕為官也好,他不就可以只守著妳,妳就可以和現在一樣管著他的後院,妳說是嗎?」
孫氏的眼睛直直地,一眨不眨地看著她。好半晌,慢慢低下頭去。「沈夫人,您方才在說什麼?妾可沒有交給您什麼字,您莫不是記錯了,我們家老爺被人陷害,和你們有什麼關係?你們要回老家,妾也沒有什麼可送的,祝你們一路順風。」
「看我這記性,老是忘東忘西的,這男人們的事情,我們婦道人家哪裡清楚?孫妹子,妳是個好女人,以後啊就好好和你們老爺過日子。」
孫氏默然不語,目送著沈氏夫婦離開巷子。
不一會兒,文齊賢也回來了,可能是聽到外面的傳聞,一語不發地朝書房走去。書房的門很快被關上,叔姪二人不知在裡面說些什麼。
她看著院子,又望一下頭頂的天,慢慢地朝灶下走去。

此次科舉,曲折頗多,考題必定是要重新出的。胡大學士被祁帝狠狠訓斥過,卻沒有免去主考一職。外面傳得滿天飛的考題,為免再起禍端,只能說是文家的押題。押題而已,尚不能處置胡大學士,至少現在不能處置。
考題一事,祁帝心知肚明。文家真有十押九中的本事,為何還會默默無聞地偏居在滄北?分明是有人將考題透露給他,至於是誰,他的心裡也有數。
他坐在金殿中,望著下面站著的太子。
對於這個兒子,他傾注的心血最多。他登基後沒多久,就立了太子,太子是長又是嫡,早立早穩固人心。
「堯兒,對於此次考題被人猜中一事,你有何想法?」
太子身子微向前傾,十分恭敬,道:「不過是僥倖而已,被沈舉子之流有心利用,才會引起亂事。父皇英明,對於此等害群之馬,就是應該嚴懲不貸。」
「堯兒能這般想,父皇很欣慰。天下之事,唯正道可行,存身立正才是根本。就是因為身正,才不能冒行不義之事,以免失足成千古之恨。」
「是,父皇教誨,兒臣謹記於心。」
「你記得就好。朕聽聞你最近冷落太子妃,你母后都管不了,是何原由?」
太子微垂眼皮,恭敬地站著,心中十分惱怒。平湘仗著是母后姪女,三天兩頭地去德昌宮裡訴苦,害得母后訓誡過他幾次。現在還鬧到父皇這裡,真是個悍婦,哪裡堪配太子妃的身分。
「父皇,兒臣並未有意冷落她,而是兒臣最近學業頗多,有些顧不及。再說兒臣是太子,怎能天天在後宮陪著她喝茶閒聊?」
祁帝的臉色變得緩和一些,語氣平淡。「你自己有分寸就好。」
太子告退後,祁帝望著他的背影,臉上複雜難辨。堯兒為何要針對胥家?胥家歷來只忠心正統,堯兒將來繼位,以胥家的忠心,定會全力扶持他。
莫非……堯兒莫不是聽到什麼不該聽的,才想著自己培植勢力?他的眼瞇起來,更加莫測。

文沐松被剝奪科舉資格的事情傳到雉娘的耳中,她側過頭,看一眼手捧著書,端正地坐在桌子前的丈夫,抿嘴一笑,放下手中的東西,輕手輕腳地走到他的跟前,將頭湊在他的耳邊。
「夫君,是你幹的吧?」
溫熱香馥的氣息噴在胥良川的耳後,他的身體似輕顫一下,長睫毛微微抖動,體內有什麼巨獸被喚醒。他深吸一口氣,從書中抬起頭,認真地看著她,露出笑意。原本清冷的臉上,如冰川遇豔陽一般,折射出耀眼奪目的光芒。
「以他之矛,攻其之盾而已。」
他將手往邊上一放,雉娘順勢坐在他的懷中,他的身體一僵,她臉上一熱。他們之間除了之前新婚時夜裡放肆,其餘的時間都是比較規矩的。她顧忌古人愛矜持,不敢在白日裡隨意摟抱親吻,像這樣的舉動還是頭一回。
她想起身,誰知男子的大手環上她的身,將她抱坐著。她扭了扭身子,就覺得有些異樣,不敢抬頭去看。
胥良川被她身上的體香擾得心神大亂,雙臂不自覺地收緊。前世裡,何曾有過這樣不受控制的情愫,彷彿一頭凶狠的猛獸,要從體內橫衝出來。
他努力平復體內奔騰的血湧,默唸了幾句清心經。
雉娘感覺到他的異動,臉上的熱潮更洶湧,她調整呼吸道:「莫非他動手在先?」
胥良川讚許地看她一眼。文沐松確實先動手,確切地說,是他等文沐松先動的手。之前鬧出的賣題之人,那張舉子就是文沐松安排的人,李舉子則是他識破文沐松的計謀後,再安排的人。
文沐松的打算是考前賣題,然後考完後再揭發,讓自己無法撇清,就算不能扳倒自己,也會讓自己吃個悶虧,損了名聲。只不過他沒有料到張舉子貪財,差點逼死孟舉子,還讓李舉子給鬧出來。而自己立馬去宮中請罪,將事情原委道出;不過是押中大題,陛下怎麼可能會降罪?
隨後真正的考題被洩,陛下才會勃然大怒。陛下奪了文沐松的科舉資格,文沐松此生都別想光明正大地躋身朝堂。
他猜測以文沐松的城府一定不會善罷干休,太子就是唯一的希望。
事實也確實如此,文沐松並沒有離京的打算。他不能下場,文齊賢卻是可以的;同是文家人,要是姪子能有機會嶄露頭角,他再從旁協助,文家未必沒有重振輝煌的一天。
他沈寂不出,侍機再動。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5/29上市的【文創風】639《閣老的糟糠妻》4完結篇。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