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45
換個良人嫁 4(完)
水暖
644
換個良人嫁 3
水暖
643
換個良人嫁 2
水暖
642
換個良人嫁 1
水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書名: 換個良人嫁 1
作者: 水暖
系列別: 文創風642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6/12
第一章
煦暖的晨光從窗外湧進來,伴隨著一陣泛著淺淺桃花香的微風,沁人心脾。
安娘看了看外面的日頭,走到紫檀水滴雕花拔步床前,放柔聲音道:「姑娘,該起了!」又不放心地提醒一句。「今兒要先去給夫人請安。」
往日,姑娘徑直去給宋老夫人請安即可,然眼下父母歸家,為人子女,自是要先去拜見父母,再去向老夫人請安,不免要比平日早起一刻鐘。
片刻後,海棠刺繡幔帳裡傳出軟綿綿的一聲「好」,聲清音柔,如明珠落玉盤,聲音悅耳。
宋嘉禾其實早醒了,她只是不想起來,便望著頭頂的海棠花紋發起呆來。
聽得帳內又沒了動靜,姑娘可不是個貪睡的人,今兒這般磨磨蹭蹭的緣由,安娘隱約能猜到幾分;姑娘三個月大時,二夫人便帶著長子、長女去邊關服侍二老爺,這一去就是十三年,中間也就回來過五、六趟,少則停留半個月,多則一個月。雖是至親骨肉,朝夕相處的時日卻連半年都沒有。
想起昨兒那股生疏勁,安娘便覺眼眶發酸,按了按眼角,壓下那股酸澀之意,再要催促,就聽見帳裡傳出窸窸窣窣的動靜。
候在床畔的兩個丫鬟青書、青畫立時上前撩起幔帳,露出坐在床上的人來。青絲如瀑披在肩頭,襯得她肌膚瑩潤剔透。巴掌大的嫩臉上,眉如遠山含黛,目似秋水橫波,紅唇不點而朱,清絕無雙。
宋嘉禾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才趿上鞋站起來。
洗漱的當口,安娘在一旁語重心長道:「這次老爺和夫人回來就不走了,姑娘正可與父母長處,本就是至親骨肉,處上一陣子自然就親近起來了。」
雖然老夫人疼姑娘入骨,可若再有父母疼寵,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幾年後出閣,姑娘腰桿都能挺得更直,尤其二老爺官運亨通,若得他青眼,於姑娘百利無一害。
宋嘉禾心不在焉地撥著銅盆裡的水,憶及前世當年安娘也是這麼勸自己,即便她不勸,自己也會竭盡全力去討好父母手足。與父母聚少離多的小姑娘,總是迫不及待想融入自己的小家庭,可這世上從來都沒有付出就一定會有回報的道理。
重來一遭,宋嘉禾終於想通了。人啊,還是不要太勉強自己的好!
宋嘉禾接過汗巾,用力在臉上搓了幾下,彷彿搓的是一張老樹皮,而不是自己那嫩豆腐似的臉蛋。
「哎哎!」安娘倒是心疼壞了,趕緊把汗巾拉下來,正對上宋嘉禾又大又亮的雙眼,裡面盛滿笑意,她一時倒忘了要說什麼。
宋嘉禾嬌聲抱怨。「安娘妳都說八百回了,我都記著呢,妳就放心吧!」
為人子女,自然要尊敬父母,只是她不會再像從前那般天真,盼著他們能一碗水端平,人心本來就是偏的,要求別人擺正,豈不是強人所難?
想起昨兒二房歸來時,宋嘉禾的鎮定從容,安娘委實不能放心,然而姑娘都這麼說了,她再喋喋不休就招人嫌了。
洗漱罷,宋嘉禾親自挑了一身粉白色對襟掐腰襦裙,襯得腰肢婀娜如楊柳,再配一雙綴明珠的軟緞繡鞋。
望著鏡中眉目精緻、玲瓏有致的小美人,宋嘉禾燦然一笑,十分滿意的模樣。
饒是見慣了的青書、青畫都忍不住有一瞬間晃神,覺得自家姑娘出落得越發昳麗,美得叫人挪不開眼。
瞥見兩個丫鬟的失神,宋嘉禾嘴角上揚,梨渦淺現。她腳步歡快地走到梳妝檯前坐好,手托香腮與鏡中的自己對視幾眼後,作了決定。「今日化桃花妝。」
桃花妝,美人妝,面既施粉,復以燕支暈掌中,施之兩頰,濃者為酒暈妝,淺者為桃花妝。
青畫一怔,隨後心花怒放地應一聲好。她擅妝容,最喜歡妝扮自家姑娘,奈何她家姑娘仗著自己天生麗質,並不肯用心化妝,令青畫一身功夫毫無用武之地,深以為憾。可這兩日不知怎的,自家姑娘像是突然開竅,昨兒是玉蘭妝,今兒是桃花妝,幸福來得可真是猝不及防!
傅粉、畫眉、描紅、點唇……雙頰若隱若現的緋紅,讓她的臉如桃花瓣般嬌妍鮮嫩,眼波流轉間,顧盼生輝。
妝扮妥當,宋嘉禾便出了降舒院,前往沉香院,中途經過宋老夫人的溫安院。
走到溫安院門口時,宋嘉禾腳步頓了頓,腳尖一拐,進了院子。
安娘一驚,只當她習慣使然,連忙要出聲提醒。
「我去看看祖母,馬上就走。」話音未落,人已經竄出去一截,腳步比方才鬆快不少。
老人家睡眠少,宋老夫人早就起了,正歪在榻上和朱嬤嬤說起宋嘉禾。「暖暖該是到沉香院了。」宋嘉禾小名暖暖,是宋老夫人親自取的。
一手養大的姑娘,宋老夫人豈能沒發現,孫女態度不如往昔熱情,之前老二夫婦回來,這丫頭哪次不哭得唏哩嘩啦,恨不能黏在她娘身上才好,可昨兒暖暖進退有度,一點都沒失態。
朱嬤嬤說是因為暖暖長大知道害羞了,宋老夫人卻不贊同,這丫頭的確和她爹娘生分了,似乎從正月裡她大病一場後開始,對雍州送來的信就沒那麼激動了。
正思索著,就有丫鬟挑起簾子進來稟報。「老夫人,六姑娘來了。」
話音剛落,宋嘉禾已經進屋,笑盈盈地福身。「祖母好!」
笑意瞬間在宋老夫人臉上漾開,高興完了,她才想起來不對勁。「妳怎麼一個人過來了?」理應是她去沉香院請安後,隨著二房眾人一道過來。
宋嘉禾膩歪了過去,抱著宋老夫人的胳膊幽幽道:「不看您老人家一眼,我這心裡就不踏實啊。」說著還做出西施捧心狀。
宋老夫人斜睨她一眼。「油嘴滑舌!」又注意到她今日妝容、穿戴精緻異常。「今兒打扮得可真漂亮!」
「我明明每天都這麼漂亮!」宋嘉禾臉不紅氣不喘地接話。
宋老夫人嗔她,想戳她的臉,卻想起她施了粉黛,遂改為戳了戳她的腦袋。「就沒見過妳這樣自吹自擂的小娘子,真不害臊!」
宋嘉禾俏皮一吐舌,唯妙唯肖地學著宋老夫人的語氣腔調。「還不都是您教的,誰小時候天天說,咱們家暖暖真好看,咱們家暖暖最漂亮。」
宋老夫人被她逗得樂不可支,指著她說不出話來。這丫頭小時候對口技感興趣,她拗不過便尋了個伎人教她,不想她竟然學得有模有樣。
宋老夫人笑到眼淚都要流出來,她擦了擦眼角,言歸正傳。「好了,別在我這兒耍花腔了,趕緊去向妳爹娘請安吧。」
宋嘉禾笑容不改。「那我先走了,待會兒再來陪您。」
「去吧!」宋老夫人握著她的手拍了拍,溫聲道:「好好跟妳爹娘說會兒體己話。」
望著宋老夫人殷殷的眼神,宋嘉禾眉眼一彎,道了一聲好。
她一走,朱嬤嬤便遞了一盞蜜水過去。「六姑娘啊,這是知道您念著她呢!」
老夫人嘴裡不說,可一早上眼睛時不時往門口瞟,到底不習慣!
孫女孝順,宋老夫人自然熨貼,可思及孫女態度的轉變,她這心就忍不住揪起來。

還在院子裡,宋嘉禾就聽見沉香院正房裡頭的歡聲笑語,聽動靜人還不少。
守在珠簾旁的小丫鬟好奇地看著她,宋嘉禾便對她莞然一笑。
小丫鬟頓覺心跳快了一拍,白淨的臉不受控制地漲紅,連掀簾都忘了。
宋嘉禾忍俊不禁,突然間心情就放鬆了。
大丫鬟斂秋剜了那小丫頭一眼,親自上前打起簾子,含笑道:「六姑娘請。」
宋嘉禾對她笑了笑,抬腳進屋。
屋裡宋嘉卉正沒骨頭似地歪在林氏身上,嬌聲抱怨。「換了床我都睡不習慣,早知道就把床一塊兒運回來了。」
林氏輕輕打了她一下,薄嗔。「哪來的臭毛病。」說罷,就見宋嘉禾進來。「暖暖來了!」
宋嘉卉一抬頭,笑容頓時僵在臉上。昨日她就知道這妹妹是個頂頂的美人,今日再看,似乎比昨日更漂亮一些,整個屋子彷彿都因為她的到來更為亮堂。這一刻宋嘉卉明白了什麼叫做蓬蓽生輝,心裡不是滋味地扯了扯手中帕子。
宋嘉禾垂了垂眼,宋嘉卉對她的不喜其實打一開始就頗明顯,可惜她總是自欺欺人。宋嘉禾心下一哂,欠身向父母行禮。
望著嫋嫋娉娉行禮的小女兒,林氏有些欣慰也有些情怯。女大十八變,上次回來還是三年前,那會兒她還是個梳著雙丫髻的小姑娘,嬌憨可愛。眼下小女兒已經長成亭亭玉立、嬌俏甜美的少女,轉眼竟是這般大了。林氏不勝唏噓之餘,又有些難以言說的無可適從。
見過父母後,宋嘉禾又與兄弟姊妹們見過。
二房共有三子二女,全是林氏所出,說到這兒就不得不提一下二老爺宋銘了。婚前沒通房,婚後沒姨娘,多少人豔羨林氏。大抵也是因此,林氏比起同齡人顯得格外年輕悠然。
宋嘉卉的目光在宋嘉禾精緻的臉龐上繞了又繞,若有所覺的宋嘉禾抬眸看向她,明媚一笑。「二姊一直看我做什麼?」
宋嘉卉一怔之後扯了嘴角笑。「六妹今日真漂亮。」
「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宋嘉禾笑盈盈道。
「六姊漂亮!」才六歲的宋子諺拍著小胖手表示贊同。
宋嘉禾眉眼一彎,一本正經地看著他道:「你也很可愛。」
小傢伙胖乎乎的臉突然間就紅了,身子一扭就往林氏懷裡鑽。
林氏登時笑出聲來,眼底的寵愛幾乎要溢出來,她輕輕摩挲著小兒子的脊背道:「哎呀,咱們家小十竟然會害羞了。」
「沒有,沒有!」躲在她懷裡的宋子諺還不忘甕聲甕氣地反駁,逗得一群人都笑起來。
坐在上首的宋銘看宋嘉禾一眼,力圖讓自己看起來和顏悅色一些。「昨晚休息得可好?」
宋嘉禾柔聲道了一聲好,又問:「父親、母親歇息得如何?」
宋銘便點頭,言簡意賅。「挺好。」
林氏知道丈夫不是會噓寒問暖的,遂忙道:「裡裡外外妳布置得很好,我和妳父親十分喜歡。」
昨日宋老夫人就說了,溫安院是宋嘉禾一手打理的。
宋嘉禾眉眼一彎。「父親、母親喜歡就好。」
「妹妹可真能幹,要是我肯定弄得一團亂。」宋嘉卉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林氏嗔她。「看來妳還算有自知之明,妳啊,就是被我給寵壞,簡直愁死人了。」
宋嘉卉跺了跺腳,不依地拉著林氏。「娘,哪有您這樣說自己女兒的?」
宋嘉禾眨了眨眼,濃密捲翹的睫毛在眼皮投下一片疏淡的陰影。
宋銘忽然站起來背著手道:「該去溫安院了。」
正巧,二房眾人於半道上遇見七房一行人。
七老爺宋鑠生得十分富態,一張滿月臉搭配圓滾滾的大肚子,頗具喜感。他笑咪咪地打招呼,活像一尊彌勒佛。「二哥。」
見了這同胞兄弟,饒是不苟言笑的宋銘也帶出幾分笑意。「七弟。」
兩房又各自見過禮。
七夫人宜安縣主看了一眼親熱挽著林氏的宋嘉卉,老遠就看見這母女倆興高采烈地說著什麼。
宜安縣主笑吟吟地看著宋嘉禾。「暖暖今日這妝化得好,小姑娘家就該這麼打扮,才不枉年輕一回。」
八姑娘宋嘉淇定睛一看。「娘,您不說,我都沒發現!我就說六姊今兒有些不一樣,可就是說不上來。」
宋嘉禾拍掉她摸過來的手。「不許瞎摸!」
宋嘉淇俏皮地一吐舌頭,搖著她的胳膊撒嬌。「我也要化這個妝,好看!」
宋嘉禾道:「明兒我讓青畫過去替妳妝扮,妳讓碧荷學著點。」
「六姊妳真好!」宋嘉淇興奮地跳了跳,一把抱住宋嘉禾的胳膊。
宋嘉禾挑眉。「說得我平時就不好似的。」
「哪能呢,六姊從來都是最好最好最最好的。」
林氏看了看身邊的宋嘉卉,哪裡看不出她的意動,她這女兒最喜歡搗鼓妝容的,遂道:「暖暖要不也讓那丫頭替妳二姊妝扮一下。」
「好啊!」宋嘉禾笑著回道。
宋嘉卉便笑道:「那我就先謝過六妹了。」
「二姊不必客氣。」
林氏高興地道:「就是,妳們嫡親姊妹倆,哪裡用得著謝來謝去,可不就是生分了。」
宋嘉禾與宋嘉卉皆笑了笑沒說話。
閒話間,一行人就到了溫安院,宋老太爺和宋老夫人已經端坐在上首,長房也到了。
眼下祖宅內只住著長房、二房與七房,其餘幾房都在外為官,其中長房乃原配所出,二房和七房則是宋老夫人嫡親骨血。
便是只有三房人也足夠熱鬧了,宋老太爺望著一眾兒孫,捋鬚而笑,十分欣慰的模樣。一群人熱熱鬧鬧地請了安,便簇擁著老太爺和老夫人去知樂廳用早膳。
膳後,爺們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便是剛回來的宋銘也要出門拜見上峰,臨走還把嫡長子帶去。年幼的少爺們則要去學堂,宋家對子孫向來管教嚴格,就是才回府的二房兩位小少爺也沒例外;至於女孩兒就寬鬆多了,宋老夫人作主放了三天的假。
一眾女眷奉著宋老夫人回溫安院,入座後,宋老夫人和顏悅色地問林氏:「昨兒睡得可好?」
林氏忙笑道:「母親放心,在自己家裡哪能睡得不好。」
宋老夫人便點點頭,又道:「妳要有什麼不習慣,只管和妳大嫂說,在自己家裡不用客氣。」
一旁的小顧氏連忙表態。她是繼室,自從進門就謙恭謹慎,對誰都客客氣氣的。
「母親和大嫂放心,我不會客氣的,跟自家人哪用得著客氣。」
宋老夫人便笑了,又對宋嘉卉道:「卉兒也是,在自己家裡萬不要拘束了。」
宋嘉卉慢半拍才回一句。「祖母放心。」
她這心不在焉的模樣引得宋老夫人多看她一眼,旁人也不由看過去。
被一群人盯著的宋嘉卉似乎有些侷促,她低下頭,放在膝蓋上的手也握緊了。
林氏不明所以,女兒並不是靦覥害羞的性子,這是怎麼回事?
宋嘉禾繞了繞手裡的錦帕,倒是知道宋嘉卉為何侷促。宋嘉卉生得五官平平,便是上了妝勉強也只能用清秀二字形容,可宋家姑娘的美貌在武都那是出了名,姑娘們坐在一起,差距立刻就出來了。
不期然地,宋嘉禾想起了上一世,她察覺到宋嘉卉的心結後,為了照顧宋嘉卉的情緒可做了不少傻事,想想還怪可笑的。
如宋老夫人和宜安縣主這樣的人精,見宋嘉卉扭捏,瞬息之間就明白過來。
其實早在昨兒宋老夫人就留意到了,三年前姑娘們還小,都是一團孩子氣,故而對比不明顯。可女兒家一旦長開,這差距立刻變得顯而易見,姊妹們一比較,宋嘉卉委實生得平凡了些。
宋老夫人也百思不解,老二夫妻倆都是百裡挑一的好相貌,二房幾個孩子也丰神俊秀,宋嘉禾更是小小年紀就姝色無雙。同一個娘胎出來的,怎地差距這麼大呢!
肚裡心思百轉,宋老夫人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還得替孫女化解尷尬。「妳們回來得也是巧,明兒就是梁王府的慶功宴,正好能去湊個熱鬧。」
梁國公魏檁因擊退突厥南侵有功被封為梁王,而魏檁之母出自宋家,正是宋老太爺胞姊,兩家向來走得近。
「姑祖母家的宴會最熱鬧了。」宋嘉淇歡快地道:「二姊去過一次肯定會喜歡上的。」
「妳以為都是妳啊,整天想著熱鬧。」宋嘉禾嗔她。
宋嘉淇不服氣了。「說得好像妳愛冷清似的。祖母您說,是誰整天往外跑?」
「當然是妳啊,」宋嘉禾揭她老底。「是誰功課沒做好,不能光明正大出門就偷偷爬牆的?」
宋嘉淇頓時洩了氣。「討厭,陳年舊事能不能不提啊!」
「明明是年初的事,還新著呢!」
宋嘉淇捂臉,一副不想理她的鬱悶。
「好了好了,」宋老夫人笑咪咪地看著兩個孫女。「鬧得我頭都大了,妳們姊妹去園子裡說話吧,別在這裡吵我。」
宋嘉淇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惹來宋老夫人一聲嗔笑。
最年長的大姑娘宋嘉音便帶著妹妹們欠身告退。
沒了姑娘們在跟前,閒話幾句後,宋老夫人便引入正題,她斜靠在引枕上不緊不慢地問林氏。「卉兒的婚事可有著落了?」
宋嘉卉排行第二,她上頭的宋嘉音明年就要出閣了。
提及長女婚事,林氏的表情便有些尷尬,十五歲還沒個準兒,的確是晚了,可她也沒辦法啊。在雍州這些年不是沒人來求親,可她和宋嘉卉都不中意,她們中意的又沒來,於是就這麼不上不下地耽擱到現在,林氏也愁得很。
「我想著把卉兒嫁到附近,日後也好照應,遂打算在武都給她尋人家。」
宋老夫人聞言便道:「這樣也好,嫁到眼皮子底下更放心一些。明日就是個好機會,妳多留意下,卉兒到底不小了。」
林氏連聲應是。
宋老夫人又對小顧氏和宜安縣主道:「妳們倆也上點心。」
小顧氏和宜安縣主連忙稱是,她們二人膝下各有一個十二歲的女兒,分別是七姑娘宋嘉晨和八姑娘宋嘉淇。
「母親別光惦記著我們啊,」宜安縣主笑起來。「咱們暖暖可也還沒定人家呢!」
小顧氏適時奉承。「六姪女品貌雙全,這上門提親的人家都快踏破門檻,母親怕是挑花眼了。」
提起宋嘉禾,宋老夫人眉角眼梢都是濃濃笑意,又愁起來,提親的人是不少,有幾個那真是樣樣出色,可這丫頭一個都沒瞧上。幸好她年歲也不大,再相看一、兩年也不打緊。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6/12上市的【文創風】642《換個良人嫁》1。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