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45
換個良人嫁 4(完)
水暖
644
換個良人嫁 3
水暖
643
換個良人嫁 2
水暖
642
換個良人嫁 1
水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237
完美的幸福 Notorious Pleasures (限)
伊莉莎白•荷特 Elizabeth Hoyt
     
         
書名: 換個良人嫁 2
作者: 水暖
系列別: 文創風643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6/12
第十四章
宴席上,到處都是有關這件事的議論,宴席過後還有人就下午的比試,開設賭局。
宋嘉禾也插一腳,拿五百兩銀子押魏闕連勝兩局。
「妳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宋嘉淇嚇一跳,她覺得下午的比賽很有可能是兩勝一負,當然是三表哥兩勝,就是她還在猶豫勝的是哪兩場。
瞧著大多數人都是她這個想法,所以賠率有點低,不像宋嘉禾那個直接一賠四。不過王培吉連勝兩場的賠率更高,都一賠七了,也不知那些人是怎麼算出來的。
穩賺不賠的生意,哪裡冒險了?宋嘉禾還想攛掇宋嘉淇跟著她下注,奈何宋嘉淇冥頑不靈,押了三百兩賭魏闕能贏第一場和第三場。
宋嘉禾同情地看著她,辛辛苦苦存了半年的私房錢就這麼沒了。
宋嘉禾豪氣地揮手。「沒事,回頭我給妳補上,反正我贏得多。」
說得好像她已經拿到錢似的。宋嘉淇心有不滿,她贏了,自己不就輸了?輸銀子事小,可這囂張的氣焰絕對不能忍。
「我雖然贏得不多,但是請妳去望江樓吃兩頓還是可以的。」宋嘉淇反唇相稽。
宋嘉禾潑冷水。「妳沒這機會了。」
「妳就這麼肯定?」
「我掐指算過,絕對錯不了。」宋嘉禾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竟是不知道禾表妹還是神算子!實在失敬,失敬!」
清潤溫朗的笑聲引得姊妹兩人回頭,就見季恪簡與宋子諫並肩而立。季恪簡面含微笑,目帶揶揄;宋子諫古銅色的臉上也帶著隱隱笑意。
話一出口,季恪簡自己都有一瞬間的驚詫,似乎太熟稔了。在宋家住了小半月,他和宋嘉禾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私下更是沒有交集。唯一那次算得上親密的擁抱,更像是小姑娘傷心之下的失態。
其實那天失態的不僅只有她,自己也失常了。那種情況下,他原該避開,可他鬼使神差地把人給接住。對於自己的反常,思來想去,季恪簡只能歸咎於她生得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美麗的事物難免讓人更憐惜一些,自己亦不能免俗。
事後面對宋子諫拐彎抹角的試探,季恪簡也委婉表了態。他承認宋嘉禾是難得一見的殊色,性子也可愛,可在他看來和宋嘉卉一樣,都只是表妹罷了,區別就是前者更討人喜歡些。
隨後季恪簡就發現,他再沒有見過宋嘉禾,以前還偶爾能在請安時撞見一、兩回,而現在這個偶爾也沒了。這樣的巧合顯然是有意為之,宋家長輩不想他和宋嘉禾碰面。
季恪簡能理解宋家長輩的一番苦心,其實他也看出來了,宋嘉禾對他頗有好感,雖然小姑娘極力想掩藏,然而她那點道行在他眼裡形同於無。
對此季恪簡也願意配合,這個年紀的姑娘心性未定,這種愛慕過一陣子也就淡了。再過幾年,遇上情投意合的小子,興許都記不得還有他這麼一號人,可眼下,他做的事與他說的話背道而馳,季恪簡都能察覺到身旁宋子諫的冷眼。
「二哥,季表哥。」宋嘉禾與宋嘉淇朝走來的兩人福了福身。
宋子諫和季恪簡還禮。
「兩位表妹下了多少賭注?」季恪簡含笑問道。
宋嘉禾面帶微笑,矜持地站在那兒,她還沒有走出那一撲的陰影,尤其是在宋子諫面前。這兩人走在一塊兒,她很難控制自己不回想起那丟人的一幕,簡直是一生洗不去的污點。
見她不說話,宋嘉淇也沒有多想,一五一十道:「我下了三百兩,六姊比我有錢,押了整整五百兩。」她還伸出手掌比劃了下。
季恪簡看一眼笑得十分端莊的宋嘉禾。「那妳們押了什麼?」
宋嘉淇便如此一說,越說越來勁,還讓兩人評評理。「我覺得六姊太冒險了,二哥、季表哥,你們說是不是?」
季恪簡笑而不語;宋子諫也不出聲。
宋嘉淇癟嘴,她也是傻了,怎能問得這麼直白呢?於是她追問:「二哥,季表哥,你們下注了嗎?」看他們押的是什麼,就知道他們怎麼想的啦,宋嘉淇覺得自己實在太聰明了。
季恪簡含笑搖頭,他這身分還是莫要摻和的好,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曲解。而宋子諫對這種事從來都不感興趣。
「那二哥、季表哥覺得最後勝負會是什麼樣?」宋嘉淇不死心,她迫切地想要拉一個人來贊同她,然後讓宋嘉禾深刻認識到自己的盲目自大。
宋子諫道:「我對王世子並不瞭解,不敢妄下斷言。」
宋嘉淇眼巴巴地去看季恪簡。「季表哥呢?」
季恪簡微微一笑。「魏將軍大獲全勝,神算子不是金口玉言了嗎?」
「她胡謅的哪能當真啊,季表哥,你還真信?」長得那麼聰明,怎地這麼好騙,她都不信六姊的鬼話。
宋嘉禾輕輕一咳。「我這是對三表哥的本事滿懷信心。」說著還對宋嘉淇眨眨眼。
「有信心,也不能像妳這樣盲目呀。我覺得兩局連勝的可能不大!」宋嘉淇認真道,雖然她也想三表哥把那討人厭的王培吉打得落花流水,可做人得腳踏實地呀。
宋嘉禾糟心地看她一眼,一點默契都沒有。
宋嘉淇心頭忽然湧出不祥的預感,還不及細想就聽宋嘉禾脆生生道:「三表哥。」說著還屈了屈膝。
宋嘉淇不敢置信,眼睛都瞪圓了,可宋子諫與季恪簡的反應讓她這點僥倖之心都沒了,她小心翼翼地扭過頭,心中還在不停祈禱六姊詐她。
幾丈外,魏闕不疾不徐地朝他們走來。
此時此刻宋嘉淇腦子裡只剩下一個念頭,這個距離他應該聽不到自己說的話吧?
宋嘉禾同情地看著傻眼的妹妹,都提醒她了,這丫頭還說得那麼大聲,又忍不住幸災樂禍,瞧瞧這小臉尷尬的,手腳都不知往哪兒放才好了。
跟著魏闕一道來的婁金,饒有興致地看向臉都僵住的宋嘉淇。
宋嘉淇被他看得心慌氣短,內心尖叫,她真不是在說三表哥壞話啊。
互相見過禮,宋嘉禾瞧著宋嘉淇都快僵硬成石頭,到底不忍,笑盈盈開口。「三表哥,我和八妹把所有私房錢都拿出來押你贏了,你可一定要贏啊,要不我倆可要成窮光蛋了。」
宋嘉淇連忙強調。「三表哥,我知道你一定會贏的。」不管怎麼樣,我都是盼著你贏的啊,那些細節什麼就不用管了。
魏闕唇畔勾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一如既往地言簡意賅。「定不負所望!」
季恪簡目光微動,不管是神態還是語氣,宋嘉禾都頗為自在,然而魏闕可不是什麼平易近人之輩。
若有所思間,季恪簡抬眸就見魏闕看著他,季恪簡抬手一拱。「祝魏將軍待會兒得勝而歸。」
「借季世子吉言。」魏闕目光落在他臉上,抬手還禮。
略說幾句,魏闕、季恪簡和宋子諫都離開了。
外人一走,宋嘉淇就撲到宋嘉禾身上,埋在她肩頭一通低叫,可憐兮兮。「六姊,三表哥聽到沒有?」
「妳覺得呢?」宋嘉禾反問。
見宋嘉淇一臉生無可戀,宋嘉禾忍俊不禁,摸摸她的腦袋。「多大點事,三表哥哪有這麼小心眼。」
理是這個理,可問題是尷尬啊!宋嘉淇將腦袋擱在她肩窩,哼哼唧唧。
宋嘉禾費了一番心力,總算哄得她放下這事,時辰也差不多了,姊妹倆便攜手去校場。下午的比賽安排在場地更開闊的校場,那兒一應器械俱全,更適合武鬥。
校場上人頭攢動,觀眾比上午還多。魏閎輸給王培吉,委實出人意料。參加這次壽宴的,大半是武都人士,覺得魏閎得勝是十拿九穩的事,萬不想王培吉是匹黑馬。這下子不少原本對比賽沒興趣的人也跑來湊熱鬧了。
便是梁太妃也坐不住,親自過來了。老人家的目光在魏閎臉上繞了繞,末了轉頭看向魏闕,溫聲叮囑。「阿闕,保持尋常心,別太在乎得失了。」
魏閎已經輸了,要是魏闕再輸,魏家不只要賠上一個孫女,還得賠上臉面。
梁太妃輕輕轉著手腕上的佛珠,不由得看了一眼難掩緊張之色的魏歆瑤,又心疼起孫女兒,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非她所願。
察覺到來自祖母的視線,魏歆瑤心頭微微一緊,眼皮輕輕一顫後,抬眸望過去,對上梁太妃溫和安慰的目光,她才心神一鬆,肩膀放鬆。
魏歆瑤又忍不住去看上首的梁王妃,母妃捧著茶杯,神情看起來頗為風平浪靜,不過也只是看起來,她目光下移幾分,定格在梁王妃緊繃的手指上。
梁王妃不自覺地握緊青花瓷茶杯,看著魏闕向梁太妃恭聲應是,他神色平靜,目光從容,雖看起來十分可靠,梁王妃的心卻沒有因此放鬆下來。
這場比賽,輸不得,可贏了似乎也不全是好事……
在魏家人各異的心思中,第一場箭術比試正式開始。規則是將穿了鎧甲的稻草人固定在飛奔的馬背上,以中箭之處的要害程度以及多寡評定勝負。
抽籤之後,由王培吉率先上場。
只見那馱著假人的戰馬挨了一鞭後繞著靶場飛奔起來。
王培吉彎弓搭箭瞄準的動作一氣呵成,在很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箭已經離弦而去,直刺假人眼窩,與頭盔發出碰撞聲的同時,假人也在衝擊下從馬上栽下去。
兩位裁判拿著臉上插著箭的假人繞一圈,好讓大夥兒親眼確認。
驚呼讚嘆聲漸次響起,尤以王培吉的隨從最激動,其次是他方勢力的客人,相比這兩者,梁州這邊的反應就略微平淡了些。
之後第二箭,王培吉也射入假人臉中,最後一箭卻射在脖頸處,卻因為護頸而沒能射中。望著掉在地上的第三支箭,王培吉皺起眉頭,他摩了摩微微發疼的指腹,原想沒頸而入,可到底差了一點火候。
「獻醜了。」舒展眉眼之後,王培吉對魏闕抱拳一笑。「還請魏將軍不吝賜教。」
魏闕扯了扯嘴角。
「怎麼辦?怎麼辦?那個姓王的箭術怎麼這麼好!」宋嘉淇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王培吉看起來沒這麼厲害啊!
「別急啊,三表哥還沒出手呢。」宋嘉禾拍了拍宋嘉淇的手,不怪她這麼緊張,周圍比她還緊張的人比比皆是。
環視一圈之後,宋嘉禾覺得這應該不是押注的緣故,因為面帶憂色的多是姑娘家。
也不知場上的魏闕能不能感受到他這些愛慕者的心意,這般想著,宋嘉禾抬頭看過去。正見魏闕側過臉來,目光交會之時,宋嘉禾愣了下,隨即立刻奉上一枚燦爛的笑容。
魏闕嘴角弧度略略上揚,襯得臉部到下頷的線條格外俊挺。
一眾小姑娘看得心肝亂顫,因為距離有些遠,也不知他看的到底是誰,可人人都覺得他看的是自己,頓時兩頰緋紅,眼底含春。
另一頭,羅清涵捏緊帕子,咬緊牙關,直勾勾地盯著宋嘉禾。
宋嘉禾沒來由心頭一悸,張望一圈,卻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要開始了,要開始了。」宋嘉淇興奮的聲音將她拉回來。
宋嘉禾嘴角一抽,晃了晃手臂。「我要被妳捏死了!」這丫頭一激動就抓她的手,還沒輕沒重,怪疼的。
宋嘉淇訕訕一笑,連忙鬆開手,又心虛地抓起來揉了揉,賠笑道:「沒注意,沒注意,哈哈!」
宋嘉禾沒好氣地翻白眼,搶回自己的胳膊。「三表哥上場了。」
宋嘉淇頓時將宋嘉禾的抱怨拋到腦後,扭頭看向靶場,全神貫注。
宋嘉禾看得啼笑皆非,差點都要懷疑宋嘉淇對魏闕有什麼想法。不過她清楚,宋嘉淇那是純粹人來瘋,受氣氛感染所致。她這妹妹根本就沒長那方面的那根筋,再過兩年就得讓宜安縣主發愁怎麼就是不開竅。
宋嘉禾搖搖頭,懶得理她,轉頭看向賽場。
魏闕提著弓走入比賽場地,「啪」一聲鞭響後,馱著稻草人的馬兒快速跑起來。
這情景宋嘉禾以前是經歷過的,可重來一次,她還是控制不住地緊張,實在是這樣的氣氛下,想保持淡定太不容易了。
說到這兒,就不得不佩服場中央的魏闕,他的神情從始至終都沒有變化過,也不知道他是不緊張,還是掩飾得太好。
恰在此時,魏闕神情一變,就見那弓箭裹挾著勁風飛出去,伴隨尖銳的呼嘯聲,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隨後是「嘟」的一聲,馬背上的稻草人應聲落地。
兩個裁判連忙跑上前查看,出自王培吉那邊的裁判呆愣當場。
反觀另一位裁判則是喜形於色,興高采烈地扶起稻草人,大聲宣布。「正中咽喉。」
伴隨著他的聲音,眾人看過去,就見那假人咽喉處直直插著一支箭,貫穿護頸。
一瞬間的寂靜之後是滿堂喝采,此起彼伏的如雷掌聲。
貫穿護頸,那是怎樣的力道!
之前王培吉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地射中護頸,可僅留下一個印子。
這下子魏家一系的群眾可算是揚眉吐氣、一雪前恥了。累積大半天的鬱悶一洩而出,現場氣氛頓時高漲,一改之前的頹喪低迷。
望著身旁幾個情不自禁歡呼雀躍的姑娘,宋嘉禾忍俊不禁,能讓矜持的女兒家如此喜形於色,可見內心不是一般激動。
王培吉捏著護指,目光沈沈地看著不遠處的魏闕,忽地一笑。「早有耳聞魏將軍百步穿楊,箭法如神,果然百聞不如一見,佩服佩服!」
魏闕平聲道:「王世子過獎了。」
「這都是在下肺腑之言,」王培吉意味深長地看一眼邊上的魏閎。「魏將軍讓在下明白何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魏閎眼底閃過一道光,轉眼即逝,他神情自若地看著王培吉,甚至還翩翩一笑。
王培吉也笑了笑,笑容耐人尋味。兄弟倆,一個顏面掃地,一個大出風頭,他就不信魏閎能毫無芥蒂。親兄弟?呵,他那幾個同胞兄弟,恨不得置對方於死地。
眼下還能和睦共處,那是時候未到,他倒是不介意推波助瀾一把,畢竟渾水才好摸魚。
轉眼間,新的稻草人已經準備就緒,接下來兩箭就如同第一箭的翻版。動作樸實無華,可一旦離弦就讓人為之驚豔萬分。
三箭都貫穿咽喉。一次還能說巧合之作,是運氣,但是兩、三次都如此,那只能承認這就是實力。
靶場一次又一次的歡聲如潮,梁州一系的喜笑顏開。上午有多憋屈,這會兒就有多痛快!
饒是高臺上的梁王,臉上也露出笑容,可見心情大好。
不只要贏,還要以壓倒性的姿態勝利,如此才能挽回之前丟掉的顏面,這是賽前,梁王對魏闕的叮囑,顯然魏闕做得很好!
魏歆瑤亦是面露微笑,神態放鬆,整個人都舒展開來。這場勝利讓她消失的信心又回來了。
一旁的梁王妃應景地露出笑容,一如既往的端莊雍容。
短暫休息之後,第二場比賽開始,這一場比槍術,還要騎在馬上比。長槍是時下步兵和騎兵運用最廣泛的武器,也是公認最難駕馭的武器之一。
在大多數貴族學刀習劍的情況下,王培吉五歲起練槍,小有成就。
手執銀槍的王培吉笑吟吟地看著魏闕。「還請魏將軍手下留情。」
拿著長槍的王培吉和他之前的模樣迥然不同,凌厲又充滿危險,更符合他荊州王家繼承人的身分了。
「請王世子不吝賜教。」魏闕直視他的雙眼,神情端凝。
王培吉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地收起來,魏闕的氣勢也變了,若說之前是套著劍鞘的寶劍,眼下就是出了鞘的劍,還是沾過的血那種,寒光凜凜,氣勢逼人。這樣的壓迫感,他只在幾個人身上體會過,其中並不包括魏闕。
王培吉意味深長地一笑,魏家的兄弟倆有趣了。
一時之間,耳邊只聞兵戈碰撞聲,身影來回交疊,寒光四射。一眾看客目不轉睛,大氣都不敢出,唯恐一眨眼工夫就錯過精采的瞬間。
宋嘉禾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又被宋嘉淇抓住,可宋嘉禾此時此刻早被場上險象環生的對決吸引了注意,哪裡還顧得上這個。
也不知過了多久,「噹」一聲之後,王培吉的銀槍飛出去。
長纓在空中掠出一個驚險的弧度,停在王培吉頸間,再進一寸,王培吉必將血濺當場。
王培吉的臉色微微泛青,垂眸望著近在咫尺的槍尖,他看見自己倒映在槍尖上的臉,臉色更青。
場外的宋嘉禾長長呼出一口氣,聽到沈沈的呼氣聲,宋嘉禾嚇一跳,她聲音有這麼大嗎?左右一看,發現大家都是差不多反應,原來屏氣凝神的不止她一個。
宋嘉淇蹦跳起來,抱著宋嘉禾胳膊哇哇直叫。「三表哥好厲害,尤其最後那招!」
宋嘉禾看著馬背上的魏闕,銀盔鐵甲,蜂腰猿背,面容凜然,目光堅定,怪不得那麼多姑娘思慕他,她覺得自己都要被他驚豔到了!
「早前家父就常常在我面前誇讚魏將軍驍勇善戰,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將帥之才。說實話,當時小姪還心有不忿,今日才算是心悅誠服,恭喜王爺得此佳兒。」接著又是一通情真意切的誇讚,對於魏闕,王培吉毫不吝嗇溢美之詞,卻是隻字不提魏閎。
聽著聽著,周圍逐漸安靜下來,一些人的眼睛忍不住在魏闕、魏閎還有梁王之間來回打轉。
魏閎眼角微微緊繃,嘴角笑容不改。魏闕則是面無表情。
王培吉嘴角一挑,他就是故意的,這不是陰謀,而是陽謀。他就不信魏閎能無動於衷,戰功赫赫的弟弟,還在天下人面前踩著他揚名,就算魏閎有此定力,他的擁護者也能不多想嗎?
還有魏闕,他又會是什麼想法,以及他的支持者呢?王培吉是不信魏家這邊沒人想過支持魏闕爭權,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之爭。
反正於他而言就是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成功了皆大歡喜,失敗了也沒損失。魏家和王家本就是競爭對手,如今不過是因為他們共同的敵人朝廷還在,所以和睦共處,可早晚有一天要撕破臉的。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6/12上市的【文創風】643《換個良人嫁》2。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