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60
妻好月圓 4(完)
渥丹
659
妻好月圓 3
渥丹
658
妻好月圓 2
渥丹
657
妻好月圓 1
渥丹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妻好月圓 1
作者: 渥丹
系列別: 文創風657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8/7
第一章 顧府庶女
過了冬至,陽城的天氣一天比一天冷起來,這日一早便飄起濛濛細雨,空氣冷冽入骨,混合著雨絲,竟比京城的雪天還令人陰寒難受。
「姑娘,您怎麼又將窗戶打開了?外頭天寒地凍,有什麼好看的?」絲毫不掩不耐煩與不滿的嗓音在顧桐月身後響起。
顧桐月回頭瞧了丫鬟巧沁一眼,也不說話,一雙黑沈沈不帶半分思緒的大眼卻盯得巧沁一陣生寒,但有些瑟縮的身子隨即又挺直,皺眉瞧著顧桐月凍得發紅的鼻尖,將手中托盤用力放在桌上。
巧沁心中十分不快,不知上輩子倒了什麼楣,才被分來伺候這麼個主子。庶出就算了,若能機靈些,像三姑娘一般討夫人歡心,日子過得也不會比嫡出的四姑娘差,連帶著底下的下人亦體面許多;偏這位主兒生來愚笨,膽小怯懦,蓮姨娘在世時,尚可維護她,但蓮姨娘的寶貝眼珠子卻不是她,而是五少爺。眼瞧著就要回京,蓮姨娘卻突發惡疾,撒手而去,她所出的八姑娘顧桐月淪落到眼下這般景況,倒也不是稀奇事了。
巧沁瞧著漏風的屋子,以及屋中毫不掩飾的頹敗景象,語氣越發不耐煩。「姑娘快些過來吃飯,奴婢還有其他差事呢!」
顧桐月聞言,嘴角泛起幾不可察的冷笑,主子都歿了,還有什麼要緊差事?
她瞧瞧桌上擺的飯,果然與前幾天一樣,不過是一碗冷水泡飯,外加兩道連府裡下人都不會吃的殘羹剩菜。
「姑娘可別嫌棄,這些還是奴婢跟廚房求了好久才求來的。」巧沁見她不動筷,冷言諷刺道:「如今姨娘不在了,咱們蓮心院今時不比往日,姑娘若還想著從前的日子,只怕是再不能了。」
顧桐月沒說話,扒幾口冷飯,便放下筷子。
巧沁二話不說,收拾碗筷就走。
顧桐月躺在床上。
成為陽城知府顧從安的庶女顧桐月已經十天,她想破頭仍想不明白,明明已經死在山洞裡,為何睜開眼,卻變成另一個全然陌生的人?爹不疼、娘不愛便罷,連身分也這般微賤。
她的生母蓮姨娘暴病而亡,活著時百般厭惡有些呆傻的顧桐月。除了她,蓮姨娘還生了一個兒子,正是顧府排行第五的五少爺顧清和,據聞極為聰敏知禮。然則,直到現在,顧桐月尚未見過他,不知是同其他人一般嫌棄她,還是如下人口中所言,真的病倒了。
出身名門、身分貴重的嫡出千金,一張眼卻變成微賤如泥的庶女、傻女,顧桐月恨不能再死一次,可好不容易撿來這條命,哪裡捨得?更何況聽聞顧從安下個月就要回京,想著遠在京城的慈愛雙親,還有三個寵她、憐她的兄長,顧桐月心中一陣激盪,眼淚滾滾而出──
一定要回京城,不只為了父母親人,還有害她殞命的人!
想到身亡於滴水成冰的黑暗山洞,倘若被人推下之際便身亡,或許她還沒有這般恨。
偏偏,她在洞中煎熬了足足七日!
她自問身為唐靜好那短暫的一生從未為難過人,甚至因為雙腿殘疾、不良於行而格外自卑,連出門的工夫都少,究竟能得罪什麼人,竟狠心把她推下山崖,置於死地?
顧桐月眼中浮起一抹恨色,伸手摸著健全的雙腿。既然老天讓她以這種方式重新活下來,她誓死也要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無論用什麼法子!

入夜,北風一起,吹得燈籠搖搖晃晃。
蓮心院本是萬籟俱寂,卻被一聲淒厲慘叫打破寧靜──
有個女子赤足飛奔在走廊上,披頭散髮、驚慌失措,邊跑邊回頭看,口中狂亂叫著。「鬼啊!有鬼……不是我害您!走開……蓮姨娘,我錯了,您放過我……」
身後一抹豔紅身影,在乍明乍滅的燭火下,倏忽閃過便消失。
恍惚瞧去,竟是個無頭女鬼。
淒厲惶恐的聲音驚醒院裡所有人,紛紛探出頭來瞧。
「這是怎麼回事?」有個嬤嬤慌得連衣服都沒穿好,出門一看,跌滾在地、滿面驚惶的女子竟是巧沁。
巧沁緊緊抓著嬤嬤的手,面色慘白,顛三倒四地說:「嬤嬤,有鬼!是蓮姨娘……好可怕!沒有頭……不是我害她,不是我害的……別找我,別來找我啊!」
那嬤嬤一愣,一陣風吹過,襯得夜色越發陰森可怕。她一哆嗦,猛地推開巧沁的手,顫聲道:「妳……妳胡說八道什麼?仔細夫人知道,活剝了妳的皮!」
巧沁瘋狂搖頭,不住往後張望,彷彿身後真有厲鬼追上來。「我沒胡說。有鬼!她來了!她又來了……」
眾人循聲望去,果見遠處飄蕩著一抹紅豔如血的影子,並不時發出咭咭怪聲,似乎正慢慢地靠過來。
嬤嬤呀一聲尖叫,轉身就跑,而其他人早已逃得無影無蹤。
巧沁也想爬起來,沒奈何驚嚇過度,又眼睜睜看著那鬼影越飄越近,終於受不住,慘叫一聲,昏死過去。

此刻,寂然的屋子裡,忽地傳出輕笑。
「裝神弄鬼,這小丫頭想做什麼?」一道清朗卻略顯輕浮的嗓音如此說道。
「你自身尚且難保,還有空閒打量旁人?」另一道低沈醇厚的嗓音低低響起,帶了責備之意。
朦朧月影中,簡陋房間裡的橫樑上,影影綽綽得見一臥一坐兩道身影。
「蕭六哥來了,如何會讓我有事?」躺臥在橫樑上的少年輕輕哼笑,目光自窗戶縫隙中望去,正瞧見那「無頭女鬼」鬼鬼祟祟露出小腦袋來。
他眼力極好,淡淡月色中,依然看得清楚躲在廊柱後、正脫下身上紅衣的瘦小人兒真面目,不由脫口道:「好個精緻如畫的可人兒,可惜太小了些。」
被稱作蕭六哥的男子顯然沒他這樣的好心情,只冷淡掃一眼便收回目光。
「謝望,陽城水深,你不必再留。」
「好哥哥,我就知道你最仗義!」躺臥的謝望歡喜地坐起身,一張臉正現在月影中,外貌俊雅、鳳眼瀲灩,神情間帶著三分不羈和浪蕩,竟是個十分出色的少年郎;只是臉色蒼白,彷彿失血過多的病顏,讓他出眾的外表略顯失色。
被稱作蕭六郎的男子聞言,搖搖頭,淡淡道:「你有傷在身,先走吧!我去引開外頭的殺手。養好傷便即刻啟程回京,我會儘早趕回京城。」

雨後的夜空乾乾淨淨,沒有一絲雲。
顧桐月站在窗前遙望遠方,微微翹起嘴角。
在她很小時,她還沒有變成殘廢,小哥跟她最愛的遊戲正是偷穿父母的衣裳扮演無頭鬼。套上又大又長的衣裳,再用手舉起上衫頂在頭上,可不就跟沒頭的鬼怪一樣!
後來她從城樓上摔下,斷了雙腿,無法行走,小哥便沒再玩過這個遊戲。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她還能獨自玩一回。
就算有人疑心,怕也很難懷疑到她這個「傻子」身上。
顧桐月輕輕眨眼,纖長睫毛緩緩合攏。
這時,房門卻被人推開,顧桐月一嚇,藉著廊下微弱的光,驚疑不定地看過去。
出現在眼前的男孩身形瘦削,卻漂亮得不像話,他比顧桐月稍矮些,身上帶著綠水青山般的清澈氣質,乾淨得讓人一見便心生好感,容顏跟顧桐月有七、八分相似。
男孩也瞧見了顧桐月,眼中滿是擔憂,進屋後飛快而小心地關上門。
即便已經知道來人身分,顧桐月也不敢開口說話。
男孩愣了下,察覺出她的不對勁,急步上前,神色焦慮,漂亮的眉眼間滿是擔憂之色。
「姊姊,可是嚇壞了?」
顧桐月黑漆漆的眼眸直直看著他,依然沒有言語。
男孩說完這句話,忽然背過身,捂住嘴壓抑地咳了兩聲,不敢發出太大聲音驚動旁人,憋得臉都紅了。
顧桐月鬧這一齣,正是為了試探顧清和。
顧清和與顧桐月乃一母同胞,她在這舉步維艱的處境裡,第一個想到的人自然是他,不過她與「弟弟」從未謀面,不知顧清和到底會不會管她的死活,若他瞧不起她,甚至根本不管她,便只能再想別的法子。
沒想到,他不但來了,還來得這樣快!而他流露出的關心與緊張,更證明姊弟倆感情是極好的。
她賭對了。
顧桐月有些緊張,卻不知這對姊弟平日是如何相處的,無奈之餘,也只能繼續一臉呆怔地看著他。
「姊姊?」顧清和見她發愣,忍不住上前拉住她的手。「手怎麼這樣涼?這屋裡竟連個火盆都沒有?姊姊,是不是那群奴才又趁我不在欺負妳了?」
他一邊自責地說著、一邊拉著顧桐月到床邊坐下,雙手捂住她冰涼的手,用力揉搓幾下,竟落下淚來。
「姊姊不理我,是怪我這幾日沒來看妳吧?我不是故意不來,我是……」
「我知道。」顧桐月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道:「你生病了,所以不能來。」
「姊姊?!」顧清和愕然地睜大雙眼,在黑暗中緊緊盯著顧桐月的臉,表情震驚。「妳……妳能好好講話了?!」
顧桐月聞言,心一橫,反正她也裝不了呆傻,且顧清和日後是與她最親近的人,在他面前裝得了一時,也裝不了一世。雖然心中忐忑,仍道:「清和,我全好了。」
顧清和驚疑不定。「全好了?」
「你生病時,我也病了一場。從前腦子裡總混沌模糊,這兩日神智忽然變得清明,連說話也不再費力。」顧桐月緊張地看著顧清和慢慢皺起稚氣的眉,不知他能不能接受她編的說詞。「我也不知這是怎麼回事,從前就像作了一場夢,現在只記得你與姨娘,其他的,竟全忘了。」
「姊姊,妳真的全好了?」顧清和仍是愣怔。「以前姨娘找了許多大夫給妳瞧病,都說好不了,怎麼突然好了?」
顧桐月連忙道:「大概是前幾日我病得太厲害的緣故,迷迷糊糊彷彿瞧見姨娘,她不停地走,我拚命追著,想跟她走,卻被她痛罵一頓,罵我自私拋下清和,還道我若真隨她去了,她死了也不能心安,罵著罵著便推我一把,我一跌就醒過來。」
顧清和聞言,喜極而泣,緊緊握住她的手。
「姨娘說得沒錯,姊姊不可以丟下清和!姊姊能好起來真是太好了,是姨娘顯靈,保佑我們呢!等會兒我再去給姨娘燒些紙錢,若非姨娘,姊姊定然也離開我了……」
顧桐月細細觀察他的表情,見他絲毫不似作偽,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稍稍鬆了口氣。
「是啊!我也捨不得丟下清和。」
「姊姊,既然妳好了,怎還任由那些奴才欺負妳?屋裡不但沒個伺候的人,這樣冷的天,竟連火盆也無。妳身子本就不好,如何受得住?」顧清和打量清冷的內室,忍不住惱怒。「姊姊且等著,看我如何發落這些奴才!」說著就要起身。
顧桐月忙拉住他,不甚在意地說:「用不著與她們計較。如今你搬去夫人屋裡,她對你可好?」
尤氏乃顧從安的髮妻,膝下只得兩個女兒,再無所出,便想把顧清和養在她屋裡,可惜蓮姨娘不肯,妄想著母憑子貴。不想,最後顧清和還是住到了尤氏的院子裡。
「母親對我向來都好。」顧清和緩聲道,眉頭卻皺得越發緊了。「姊姊,方才我聽聞蓮心院裡鬧鬼,說是姨娘死不瞑目回來了?」
顧清和到底還小,雖不信鬼神,心裡卻想著顧桐月方才同他說起的夢,對於鬧鬼的事便有些疑惑。
顧桐月微微一笑,鬆開他的手,彎腰從床下拖出一堆衣物。
「如果我不鬧一場,怎能見到你?」
蓮姨娘房裡還有些舊衣物,顧桐月趁人不備去取時,才發現蓮姨娘慣愛紅色,櫥裡的衣物多是大紅。她不過是個婢女出身的妾室,萬沒有穿大紅的道理,但顧府這位夫人竟能容得,可想其若不是膽小怯懦,便是心智堅韌、謹慎隱忍之人。
顧清和目瞪口呆。「姊姊是為了見我?讓人傳個口信,我便來了,何必這般大費周章?」
「我怕貿然尋你,會嚇到你,又驚動旁人;更何況,這院裡誰會聽我的話?」顧桐月淡淡道:「如巧沁、巧妙那般踩低捧高的人,我也不敢用。」
顧清和覺得有理,不住點頭。「我原就覺得那兩人太過奸猾,偏偏姨娘信任她們,姊姊若不喜,明日我便回稟母親,將她們打發出去。再者,姊姊為何不願旁人知曉妳已大好了?這可是天大的好事,父親與母親曉得,也只高興啊!」
「你我是至親姊弟,我好了,你自然高興,可無緣無故好了,旁人會怎麼想?今晚我又這樣鬧一場,只怕要被人誤會,說成鬼魂作祟,把我當妖魔鬼怪就不好了。」顧桐月細細解釋。「為今之計,得要清和助我。」
「姊姊已經有法子?」
「你附耳過來……」
顧桐月在顧清和耳邊低聲吩咐幾句,顧清和不住點頭。
待兩人商議定,顧清和又叮囑顧桐月好生照顧自己,這才回去歇息。

隔日傍晚,顧夫人尤氏在房中聽貼身丫鬟霜春的回話。
「夫人,方才奴婢從五少爺那邊過來,聽見底下的人在嚼舌根,便喝斥了幾句。」
慵懶倚在軟榻上的婦人,年紀約莫三十五、六歲,一身繡金絲牡丹半新碧色長褙,配同色襦裙,珠翠釵環綴於烏髮雲鬢間,襯得容色新靚。
聽見貼身丫鬟霜春的話,她只略揚了下眉。「胡亂嚼舌根的,攆出去都不打緊,不過是訓斥兩句,何須刻意來回我。」
霜春忙笑著解釋。「其他人倒罷了,只是蓮心院的老嬤嬤竟然也在其中。」
尤氏好看的柳眉微微一蹙。「這些年,她越發托大了,我已知曉此事,她不敢來尋妳的不是。」
霜春聞言,鬆了口氣,又聽尤氏問道:「她們都說了些什麼?妳這丫頭一向寬厚,斷不會隨便訓斥她們。」
霜春回話。「老嬤嬤等人都說昨兒蓮心院不太平,夜裡鬧鬼,說蓮姨娘……定是含冤而死,這才化成鬼魂回來作祟。往常伺候蓮姨娘的巧沁,今兒竟病得起不了身,嘴上不住胡言亂語。」
尤氏面色一沈。「這些該死的老貨,竟敢生出這些謠言,是要弄得府中人心惶惶不成?也不瞧瞧眼下是什麼時候,若讓有心人知道,藉機參老爺一本,影響老爺的仕途,看我不剝了她們的皮!」
「夫人息怒。」霜春上前替尤氏拍背順氣。「奴婢已經代您教訓過了,想來日後再不會有人胡說八道。」
尤氏不語,她管著這後宅十幾年,什麼事沒經歷過?很快便若無其事地吩咐。「日後再聽見誰多嘴,不用回我,直接攆出去!」
霜春應下,尤氏又問:「巧沁是府裡的家生子?」
「是。巧沁的爹娘都在京裡當差,眼看就要回京,她這一病,不知什麼時候才好。」霜春遲疑著回道。
尤氏淡淡開口。「請大夫來瞧瞧,若回京前還好不了,便留在陽城看守宅子。」
「若大夫人問起來……」霜春有些擔心。
「她自己不中用,總不能讓全家等她。」尤氏不在意地揮手。「大嫂不會為一個奴才為難我。」
霜春聞言,這才放下心,抬頭瞧沙漏一眼。「夫人,該用晚膳了,這會兒老爺還沒回來,只怕又被事情絆住,您先用吧?」
尤氏點頭,又想起一事。「和哥兒可大好了?」
「五少爺已經能起身,方才想過來向您請安,被奴婢攔下。」霜春說著,見尤氏面色不豫,有些心慌。「奴婢自作主張,還請夫人責罰。」
尤氏倚回軟榻上,眼中陰霾漸漸散去。「妳做得很對,和哥兒身子骨兒弱,是該好好靜養,等會兒我去看看他。」
話音剛落,便見另一個丫鬟海秋急步走進來。「夫人,五少爺來了。」
尤氏微愣,瞥了同樣怔住的霜春一眼,起身往外走去,吩咐道:「快讓少爺進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8/7上市的【文創風】657《妻好月圓》1。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