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60
妻好月圓 4(完)
渥丹
659
妻好月圓 3
渥丹
658
妻好月圓 2
渥丹
657
妻好月圓 1
渥丹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妻好月圓 4(完)
作者: 渥丹
系列別: 文創風660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8/14
第四十八章 讓人喜歡
轉眼到了三月初三,女兒節。
一早,顧桐月到正院陪郭氏用膳,趕到時,端和公主與徐氏已經在了。
端和公主向來寬厚賢慧,瞧見顧桐月,自是沒什麼心結,露出十分親切的笑容。
至於徐氏,人心都是肉長的,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加上顧桐月不著痕跡地討好,終讓她放下初時的成見,與顧桐月友好起來。
「妹妹過來了,母親正念叨妳呢!」端和公主一邊說著,一邊讓丫鬟取碗筷。「快坐下,今早的早膳是母親親自吩咐廚房準備的,應該都是妹妹愛吃的菜。」
幾人高高興興用完早膳,就聽徐氏笑道:「今日是女兒節,涇河邊想必十分熱鬧,可惜我跟公主不能去了,妹妹生得這樣好,定能得到許多蘭草。」
想到往年女兒節的盛況,已為人婦的徐氏不由有些惆悵。
顧桐月笑問:「二嫂這是後悔太早嫁給二哥了?」
「哪有。」徐氏想也不想地回答。
語畢,她倏地回神,發現連郭氏都忍俊不禁,微紅了臉,指著顧桐月嗔道:「這丫頭真是太壞了,得叫母親好好收拾妳。」
郭氏笑著將顧桐月攬過去,玩笑般地說:「我可捨不得。」又問:「今兒誰陪妳去?」
顧桐月道:「我也在想哪個哥哥陪我去涇河比較風光呢!」
「當然是妳三哥。」郭氏笑出聲。「有名滿京城的唐大才子陪著,定然風光無兩。」
顧桐月卻嘟嘴。「愛慕三哥的姑娘那麼多,他陪我去的話,我可要擔心自己會不會被那些羨慕嫉妒的姑娘們嚼了吞下肚。」
「有道理。」郭氏點頭。「那讓妳小哥去吧!」
兩人正說著,就見唐承赫大步走進來。
「小妹還沒準備好嗎?」
顧桐月含笑轉身,上下打量威風又英俊的唐承赫。「今日想必小哥收穫頗豐。」
唐承赫負手,得意道:「那是自然,這兩年京城裡最佳夫婿人選,除了三哥就是我。唉,其實太出色,也是一種煩惱啊!」
郭氏與顧桐月齊齊朝他翻了個白眼。
母子三人說笑一陣,瞧著時辰不早,郭氏便仔細叮囑唐承赫,讓他照顧好顧桐月。
「今日涇河邊人多,你可要仔細護著妹妹。」
唐承赫應是,連聲保證,才帶著顧桐月出門。

半個時辰後,馬車來到涇河邊。
涇河河面寬闊,陽光灑落,波光粼粼。
此時已經熱鬧起來,有人乘船欣賞河上風光,畫舫中傳出悅耳的絲竹聲。
岸邊處處可見盛裝打扮的未婚姑娘,三五成群採集蘭草,公子們便在近處流連,暗暗相看姑娘,也給姑娘們相看。
唐承赫命車伕南行,來到一處無人的河岸,才示意車伕停車。
顧桐月準備下車,卻聽唐承赫意外又有些惱怒的聲音響起──
「你怎麼在這裡?!」
顧桐月有些驚訝,沒有立時下車,側耳聽著外頭的動靜。
「奉旨前來。」被質問的人平靜地開口。
他一說話,顧桐月就聽出來,這人不是蕭瑾修又是誰?
顧桐月忽然想起,那天晚上他跑到她的閨房,說女兒節過後,他才會離京,當時她還疑惑,不知他為何提起女兒節來。
之前,蕭瑾修輕描淡寫地邀她同過女兒節,她還暗暗猜想,蕭瑾修是不是瞧上她了?
沒想到,他真的來了!
現在她能篤定,他果然是瞧上她了!
顧桐月抬手摸摸有些發燙的臉,卻不小心摸到無意翹起來的嘴角。
「奉旨?」唐承赫冷笑。「聖旨在何處?你連這樣的謊話都編得出來,不怕傳到陛下耳中,治你一個假傳聖旨的罪名?」
蕭瑾修點頭。「你可以去告我。」
唐承赫怒道:「你以為我不敢?」
「需要我為唐四爺準備快馬嗎?」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麼主意!想把我支開?想都別想!好狗不擋路,趕緊給爺讓開!」
馬車裡,顧桐月頭痛地扶住額頭,這兩人為什麼見面就吵呢?且架式分明就像兩個還沒長大的孩子一樣幼稚。
顧桐月示意香扣打起車簾,這細微的動靜令吵得熱火朝天的兩人同時轉頭看過來。
唐承赫眼風一掃,見蕭瑾修的腳尖往顧桐月的方向轉,似是要過去,連忙用力冷哼一聲,越過他走向顧桐月,抬手扶她下車。
「一大早就遇到討厭的人,真是晦氣,咱們快走,離這裡遠一點。」唐承赫絲毫不掩飾對蕭瑾修的討厭。
「小哥!」顧桐月低聲制止他。「你失禮了。」
從顧桐月下車後,蕭瑾修便盯著她,眼珠都不會轉了。
今日她換上桃紅春衫、月白色長裙,頭上只戴珠花玉簪,微微紅著臉,嫋嫋婷婷站在那裡,越發顯得出水芙蓉、清新出塵。
雖然這一帶人少,但隨著唐家馬車到來,很快就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蕭瑾修瞥見,竟有不少男子望著這邊,露出如癡如醉的神色。
正說著話的兩兄妹絲毫未覺。
蕭瑾修皺起眉頭,卻不好插嘴提醒。
「為何要對他有禮?」唐承赫瞇起眼,不客氣地掃了三步開外的蕭瑾修一眼。「我沒動手揍他,已經是修養好了。小妹,我跟妳說,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瞧著是正人君子,實則是陰險、覬覦別人家寶貝的卑鄙壞東西!」
顧桐月聞言,立時明白了,敢情蕭瑾修得罪唐承赫,是因他覬覦唐承赫看中的東西?甚至還想搶過去?
這下慘了,她家小哥可是最記仇的,這腔怒火跟恨意,只怕無法輕易平息。
這般想著,顧桐月便朝蕭瑾修看去。
今日,他穿了竹青色暗紋直裰,氣質依然沈穩內斂,瞧不出方才與唐承赫鬥嘴的樣子。
顧桐月見過蕭瑾修不少次,卻極少看他穿顏色如此清雅的衣衫。他著玄色時,總顯得很冷峻,不過換身衣裳,竟連氣質都溫和起來,不像武將,倒像是出身讀書人家的公子哥兒。
顧桐月這般想著,抿嘴笑了笑,衝他福身,客氣道:「蕭公子,我兄長向來口無遮攔,實則沒有壞心,望你不要將他的話放在心上。」
蕭瑾修拱手還禮,對她微微一笑。「顧八姑娘客氣,我與令兄鬧著玩,妳別擔心。」
這溫柔的語氣喲,這風流的笑容喲!
居心不良的壞東西,竟敢當著他的面引誘他們家純潔可愛的小妹!
唐承赫狠瞪蕭瑾修一眼,拉著顧桐月往人少的地方去。「好了,別跟不相干的人廢話。今兒來的人這樣多,萬一把蘭草全採走怎麼辦?咱們往柳林裡走,那邊肯定人少蘭草多。」
蕭瑾修跟上他們。「我瞧過,那裡的確有很多蘭草,也很清靜,不會被人打擾,是個好去處。」
唐承赫忽然停下腳步,不會被人打擾?
這可不行,他帶顧桐月來涇河參加女兒節,是為了讓自家妹妹在眾人面前完美出場,才能相看到好人家,不是要把她藏起來的。
都怪蕭瑾修,為了防他,他險些就要幹下蠢事。
該讓顧桐月多看看世家子弟、少年才俊,才不會輕易被蕭瑾修這廝拐走!
唐承赫回頭,卻發現蕭瑾修滿臉熱切地跟在他們身後,眼睛裡的熱情都能將人烤化了!
瞧他毫不避諱地盯著顧桐月,露出如此難看的「垂涎」之色,令唐承赫的眼皮狠狠跳了三跳。
然而,在顧桐月看來,蕭瑾修除了眸色比平日深了點,並沒有任何失禮或不對之處。
見唐承赫突然停下腳步,顧桐月詫異地看向他。
「我忽然想起,柳林裡不太乾淨。」唐承赫隨口說道:「不去也罷,咱們還是回河岸,那邊姑娘家多,妳正好去認識兩、三個小姊妹。」
他一邊說、一邊拉著顧桐月往回走。「今兒妳顧家的姊姊們不是也要來?正好瞧瞧她們到了沒有。」
顧桐月幾乎是被拖著走的,哭笑不得地望著唐承赫,說要進柳林的是他,現在不進去的也是他,這變來變去的原因,她想,肯定跟身後的蕭瑾修脫不了干係。
所以,他是在防著蕭瑾修?
這般一想,顧桐月忍不住又紅了臉。
連唐承赫都看出來,那人瞧上她了?

涇河上,一艘華麗畫舫正緩緩行駛著。
畫舫裡,幾名身著華麗衣裳的貴族少女正瞧著河岸上或吟詩、或作畫的少年們,嘰嘰喳喳、指指點點,好不熱鬧。
有個姑娘開口了。「那個正搖頭晃腦、掉書袋的是戶部尚書家的尤四公子,如今尤府未成婚的兒女,許多人家都爭著結親呢!」邊說邊指著河岸上的一名少年。
其他姑娘們便順著她的手指看去。
「一臉迂腐相,定與尤老太爺一個樣,張口不是之乎者也,就是禮義廉恥,忒沒意思。」被眾人團團圍著,坐在最好位置的姑娘懶洋洋地搖著手裡的織金美人象牙柄宮扇撇嘴道。
此女不過十五、六歲,生得明豔動人,但眉梢、眼角流露出一股驕矜之色,正是武德帝唯一在世的兄弟豫老王爺的老來女,一生下來便封雲安郡主,算得上是貴女圈中的人物。
她話完,立即有人附和。「郡主說得沒錯,尤府本是滿門迂腐,不看也罷。」
「說起尤府,最近有件好笑的事。」穿著絹紗金絲繡花長裙的蕭寶珠道:「尤五少爺正在鬧絕食,吵著要娶他姑母家中的庶女,兩人本是兩情相悅,可尤大夫人與顧三夫人不肯同意,顧三夫人更將那庶女送到莊子看管起來呢!」
眾人聞言,臉色變了變,連雲安郡主都瞧向她。
「這話不能胡說。」雲安郡主搖著宮扇。「尤府是何等人家,教養出來的兒女,都是一等一地好。蕭三姑娘,妳可有真憑實據?」
見雲安郡主露出好奇之色,急於巴結的蕭寶珠便竹筒倒豆子般地將尤嘉樹與顧荷月私相授受的事說了。
大家聽得目瞪口呆。
有個姑娘厭惡道:「簡直就是……就是滿門的男盜女娼,我定要回去告訴祖父。祖父身為監察御史,肩負監察百官的重任,以尤家與顧家這般家風,怎還有臉入朝為官?」
蕭寶珠聽得很是痛快,這話一傳出去,尤府跟顧府會立刻變成滿京城的笑柄!
顧桐月出自顧府,即便成了東平侯府的義女,那又如何,還不是要被所有人唾棄;她倒要看看,到時她在她面前還能如何耀武揚威!
雲安郡主聞言,嗤笑道:「可憐尤老太爺整日在外頭滿口仁義道德,修身齊家治天下,不想連自己的家都沒整治好,真真可笑。」
「郡主說得太對了。」見眾人對尤家與顧家流露出不屑輕視甚至厭惡的神色,蕭寶珠高興至極。「他們兩家還妄想著將事情壓下來,誰知尤五少爺被顧六姑娘迷得神魂顛倒,竟逃出家門,跑到顧府找人,當真是半點都不顧忌。雖然知情的人都被顧府收買,但顧府又不能一手遮天,這事還是被揭露出來。」
這下子,尤家跟顧家都要臭不可聞了!
又有人開口。「那今日尤府的姑娘、少爺們還敢出來?換了我,早找個洞鑽進去,再不出來見人。」
「是呢!我等臉皮薄,不似人家臉皮那般厚。」
雲安郡主輕搖宮扇道:「這顧府的庶女還真是特別,一個與人私相授受,一個倒是厲害,竟一躍成了東平侯府的義女,也不知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便有姑娘笑問蕭寶珠。「前兩天侯府辦了認親宴,蕭三姑娘不是去了?」
蕭寶珠臉色微沈,見雲安郡主的目光看過來,連忙又堆起笑容。「論姿色,倒是不錯的,不過此女以為飛上枝頭成了鳳凰,很是目中無人,讓人難以喜愛。」
眾人聽了,嗤笑不已。
「她算什麼鳳凰?寶珠,如郡主這般的才是鳳凰,妳真不會說話。」
蕭寶珠笑著拍拍自己的臉頰。「是,我說錯話,郡主大人大量,原諒我這一遭吧!」
雲安郡主笑睨她一眼。「罷了,日後注意點就行。」
蕭寶珠諾諾稱是。如今定國公府已經不成氣候,祖母說了,唯有給哥哥和她找一門好親事,方能扭轉頹勢。
蕭老太君為孫子看中的,正是雲安郡主,因此,蕭寶珠才這樣不遺餘力地討好她。
「那個姑娘可是顧桐月?」雲安郡主抬手指向河岸。
眾人望過去,便見唐承赫小心翼翼地扶著一名容色嬌麗的姑娘。他俯身低頭,彷彿跟她說了什麼有趣的話,那姑娘抿嘴一笑,頓時豔光四射,引得周圍男子全癡癡地看過去。
「不要臉!大庭廣眾之下,笑成那個模樣,不是存心勾人嗎?」有個姑娘嫉妒得小臉都猙獰了。
「可不是,唐四公子到底不是她親兄長,兩人這般親密,也不怕旁人說話?」
蕭寶珠也忍不住直冒酸意。其實,她小時候見過唐承赫,但因她得罪了唐靜好,兩家再無往來,便沒見過長大後的唐承赫了。
因知道祖母的打算,蕭寶珠對唐承赫格外留意,聽身邊的人說扶著顧桐月的男子即是唐承赫時,她一眼看去,心臟便怦怦亂跳。誰能不喜歡這樣丰神俊美的男子呢?
雲安郡主聞言,淡淡瞥她一眼。「她上了唐家族譜,便與親妹沒什麼區別,他們這般,有何失禮之處?」
蕭寶珠驚了下,沒料到雲安郡主會反駁她的話,之前雲安郡主也很不喜歡顧桐月的,怎麼現在……
雖然奇怪,但她不敢追問,只得乾笑兩聲。「郡主說得是。」
雲安郡主早已經轉過頭,不再理會她,只吩咐身邊的丫鬟。「靠岸吧!」
……
另一邊,顧桐月不是沒發現那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起初還有些緊張,不過漸漸地便鎮定下來。
因要防著蕭瑾修,唐承赫對她寸步不離。
蕭瑾修始終落後他們三步遠,這其間,不管唐承赫如何刺激、嘲笑他,也不肯走開。
唐承赫如防賊般地嚴防蕭瑾修,同時死守著顧桐月,令她連眼神都不敢看蕭瑾修。
三人就這般怪異地在河岸上尋找蘭草。
「奇怪,姊姊們怎麼還沒有到呢?」顧桐月看看天色,已經不早,顧家姊姊們卻一個都沒來。
岸邊,除了正在吟詩的尤四公子,尤家的姑娘、少爺們也不見人影。
忽然,她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正要問唐承赫,顧家跟尤家是不是出了事?就瞧見一個熟人走向她。
「顧八妹妹。」
「薛七姊姊。」
打扮得清雅可人的薛家七姑娘薛芳菲小步走過來,身後跟著丫鬟,挽著小籃子,自然是用來裝蘭草的。她正是上回認親宴顧桐月新認識的投契小姊妹,兩人互相見禮。
顧桐月對唐承赫道:「小哥,你自己去玩吧,我跟薛七姊姊一塊兒。」
現在多個薛芳菲,唐承赫自然不好繼續跟著,遂令香扣、香櫞好好照顧顧桐月,又道:「我不會離妳太遠,有什麼事,立刻喊我。」
顧桐月乖巧應下,唐承赫便對薛芳菲略點點頭,轉身將跟著的蕭瑾修拖走了。
瞧著兩人去另一邊,薛芳菲看著顧桐月明朗的笑容,欲言又止地咬了咬唇。
顧桐月發現,帶她往人少的地方移了幾步,才問:「薛七姊姊能否告訴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薛芳菲脫口道:「妳竟還不知?」
她以為顧桐月知情,方才是想寬慰、開解她幾句,又怕太過冒昧,畢竟她們才見過一面而已。
顧桐月微微蹙眉,一顆心已經提起。「是顧府?」
不過一天,顧府能出什麼事?且這件事侯府是不知情,還是不忍心告訴她?
薛芳菲點頭,眸中泛起些許擔憂。「前頭就有傳聞,說尤府五少爺絕食,吵著、鬧著要娶顧府的六姑娘,還說……還說他們是兩情相悅。尤大夫人與顧三夫人不肯同意,顧三夫人便將顧六姑娘送去莊子看管起來。」
顧桐月聞言,忍不住倒抽一口氣,顧荷月被送走,那是因為她心術不正、想害她的緣故,竟被有心之人傳成這個樣子!
接著,薛芳菲又將昨日尤嘉樹跑到顧府找顧荷月的事情說了。
「聽說昨日尤五少爺逃出去,上顧府吵嚷著要見顧六姑娘,這些事,多半是府裡的奴才傳出來的,但不知是尤府還是顧府的人。」
顧桐月暗驚。「也就是說,現在滿京城的人都知道尤府公子和顧府姑娘私相授受、私訂終身的事了?」
薛芳菲點頭,提醒道:「這事能傳得這麼快,背後多半有人推波助瀾,雖然妳住在侯府,卻也不可大意。」
顧桐月謝過她的好意,一時心亂如麻,恨不能把尤嘉樹與顧荷月吊起來揍一頓。因為他們鬧出來的事,顧府和尤府的姊姊、妹妹們以後怎麼做人?
大姊顧蘭月已跟尤府訂親,因為他們,親事只怕又要起波瀾。
還有三姊、四姊,雖然顧雪月的夫家門第比較低,也防不住王家心裡生出疙瘩。
顧華月與黃泰生的親事亦是一樣,若因此橫生枝節,可怎麼是好?
還有尚未許人家的顧冰月……
如今顧府不知是何模樣,姊妹們不肯出門,是覺得沒臉吧?
「他們惹出來的事,憑什麼要我們來承擔後果?」這不公平!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見顧桐月滿臉憤恨,薛七姑娘輕嘆道。
顧桐月忍不住心裡的怒火。「誰犯錯誰擔著,為何要別人承擔!」說罷,低聲吩咐香扣。「妳立刻去顧府,跟姊姊們說,我在涇河河岸等著,請她們快些過來!」
香扣瞧著周圍越來越多或不懷好意、或幸災樂禍的人,心裡有些打鼓。「姑娘,這……這是不是不太好……」
顧桐月氣得額角青筋直跳,也弄不清自己到底在氣什麼,是氣顧荷月不知廉恥連累家中的姊姊們?還是氣那句該死的一損俱損?但她就是很生氣,不說尤府的姑娘,只說顧府那幾個如花似玉的姊姊,因為那些流言逼得她們無臉見人,甚至連一門好親事都尋不到?
憑什麼!
今天她就要把姊姊們全請過來,堂堂正正地站在這裡,她倒要看看,誰敢當著她的面來嘲弄她的姊姊們!
見顧桐月表情堅決,香扣不敢再耽擱,連忙擠出人群,去了顧府。

另一邊,林子裡的動靜不小,蕭瑾修本就一直留意顧桐月,見狀二話不說便要過去,卻被唐承赫瞪著眼睛攔下來。
「她需要我幫忙。」
「呸!」唐承赫毫不客氣地啐他一口。「有我在,永遠也用不上你,給我滾開!」隨即抬腳過去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8/14上市的【文創風】660《妻好月圓》4完結篇。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