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74
靈泉巧手妙當家 2
夏言
673
靈泉巧手妙當家 1
夏言
672
淑女不好逑 3(完)
果九
671
淑女不好逑 2
果九
670
淑女不好逑 1
果九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淑女不好逑 3(完)
作者: 果九
系列別: 文創風672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9/18
第六十章 相認
月上柳梢。
清風苑早早熄燈,院子裡一片漆黑。
顧瑾瑜只把晚上要出去的事情告訴阿桃,吩咐她務必替她保密,切不可走漏半點風聲。
阿桃雖然擔心,但聽說是隨著楚王世子一起出去,便信誓旦旦道:「姑娘放心,奴婢一定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不一會兒,楚雲霆便閃身進了屋,看見顧瑾瑜,二話不說,上前抱起她,大步走到院子,縱身上了屋頂,轉眼不見了蹤跡。
阿桃眨眨眼睛,驚得目瞪口呆。楚王世子就這樣當著她的面,抱著姑娘走了?
耳邊是熱的,風是涼的。他溫熱的氣息拂在她臉上,癢癢的、濕濕的,雖然是不得已,顧瑾瑜還是羞得滿臉通紅,她沒想到他會親自來,也沒想到他會如此無所顧忌地抱著她。
好不容易上了馬車,顧瑾瑜再也不好意思看他。
楚雲霆卻若無其事地說道:「都安排好了,不過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妳見一見她,也就了了心事,切不可再牽扯到宮裡的其他事情。」宮闈內院原本就是一團亂麻,他不想讓他的小姑娘跟著煩憂。
「世子放心,我知道了。」半個時辰對她來說,已經是彌足珍貴了。
馬車一直駛到仁和宮門口才停下來。
仁和宮是先太子的寢殿,自從太子被刺後,這裡便空出來,原先住在這裡的側妃、侍妾,樹倒猢猻散,死的死、走的走,連先太子妃小容氏也搬到了皇后容氏的坤寧宮。
兩人進了仁和宮,楚雲霆熟門熟路地領著顧瑾瑜從小角門出了仁和宮,沿著宮外一道狹長的甬道,經過一座花園,又走了約莫一盞茶的工夫,才來到昭陽宮後門處。
一個小太監早就等在那裡,一言不發地給兩人開了門。
月色慘白,照得昭陽宮的青磚地面格外幽冷。
程貴妃的寢室裡,靜靜地燃著一盞橘黃色的油燈,忽明忽暗。
戴嬤嬤不在,卻見七彩在裡面伺候。
顧瑾瑜心生疑惑。
楚雲霆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她耳邊小聲道:「戴嬤嬤已經被我解決掉了,七彩對貴妃最是忠心,妳放心便是。」
顧瑾瑜心頭跳了跳,顧不得多問,快步走了進去。
七彩忐忑不安地坐在床邊,看見彷彿從天而降的顧瑾瑜,忙起身跪地。「顧三姑娘,您總算來了,奴婢等您好久了!」
「妳退下吧!」楚雲霆面無表情道。
七彩畢恭畢敬地退下。
藉著昏黃的燈光,顧瑾瑜望著躺在床上雙目緊閉、臉色蒼白的女人,心裡一陣悲慟,上前拉著她的手,雙膝跪地,忍不住淚流滿面。這是她的親生母親,前世愛她寵她、卻不能相守相伴的娘親。
一隻大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楚雲霆彎腰遞過帕子,輕聲道:「咱們時間不多,妳抓緊時間。」
宮裡每隔半個時辰都會打更查夜,就是這次相見,他也是用盡所有能動用的眼線來護航。
顧瑾瑜自知失態,忙擦擦眼淚,穩了穩心緒,伸手給貴妃把脈。果然如她所猜的那樣,程庭在她的藥裡動了手腳,白天御醫院醫卷上的藥,是對症之藥,但晚上戴嬤嬤又會給她服下一劑跟之前相抵的藥,所以貴妃的病才拖了這麼久也不見好。如此這般,不出半年,貴妃娘娘必定會香消玉殞。
看到眼前這張哭得梨花帶雨的臉,楚雲霆心裡暗暗驚訝。顧瑾瑜為了程貴妃,已經在他面前哭了兩次,若不是知根知底,他都以為顧瑾瑜把程貴妃認作了親生母親。
把完脈,顧瑾瑜把事先準備好的藥丸塞到她嘴裡,等她嚥下,又掏出銀針,輕輕地刺了一下貴妃的人中穴。
程貴妃幽幽醒來,見到眼前這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遲疑地問道:「妳是誰?」
「姑母,我是嘉寧,我來看您了。」顧瑾瑜抬手撫摸著程貴妃的頭髮,輕輕道:「嘉寧來看您了。」
「嘉寧,真的是妳?」程貴妃眼裡頓時漾起了神采,一把抓住她的手,細細端詳,喜極而泣,喃喃道:「我苦命的孩子,母妃總算見到妳了,我的孩子啊!」
「姑母說笑了,您是姑母啊!」顧瑾瑜泣道:「難道我不是程家的孩子嗎?」
楚雲霆狐疑地看著顧瑾瑜,為了查清真相,她竟然說她是程嘉寧?可見她對慕容朔的恨意有多深,若說她僅僅是程嘉寧的故人,他是不信的。
難不成……她真的是程嘉寧?想想又覺得不可能,程嘉寧溺水而亡是毋庸置疑的事實,那麼她跟程嘉寧究竟有什麼關係呢?
「不是、不是……」程貴妃神色淒淒道:「嘉寧,妳一生下來就被抱去了程家,母妃這些年想妳想得沒有一天能睡個好覺,是母妃無能,保護不了妳,是母妃不好啊嘉寧!嘉寧,是他逼我,拿妳的命逼我,我也是沒辦法啊……」
「母妃,他是誰?」顧瑾瑜緊緊握住程貴妃的手。「到底是誰逼得咱們母女骨肉分離?」
「是程庭,是程庭逼我……」程貴妃泣不成聲,掙扎著起身,一把攬過顧瑾瑜,低聲道:「嘉寧,母妃對不起妳,妳放心,母妃很快就去找妳了……嘉寧,妳等著母妃,咱們母女再不分離……」她知道她在作夢,但夢裡的女兒好真實、好溫暖,她不想醒來,永遠也不想醒來。
「母妃,程庭是您的嫡親兄長,他為什麼會逼妳?」顧瑾瑜迅速冷靜下來問道:「您告訴我,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程庭是程家那個瘋瘋癲癲的莫婆婆所生,他是庶子,我跟忠義侯府妳大姨母才是實打實的嫡女。因為程家就他一根獨苗,我母親對他言聽計從,府裡的事情也任由他安排。」程貴妃淒淒道:「我們的父親程衍生實際上是宇文帝的第九子宇文衍,他經營一生,一心想復國,明知硬抗不成,便喬裝入住天子腳下,娶了富可敵國的裴氏女,也就是我們的母親為妻,煞費苦心地把我嫁進皇宮,成了孝慶帝身邊的寵妃,妳大姨母也如願嫁入忠義侯府,程庭則進入皇宮當了院使,成為炙手可熱的紅人。我們這個家族的人,所有的人都是為了復國而活著,包括我,所以程庭才把他的孩子換到我身邊,一心想輔佐這個孩子上位。嘉寧,母妃對不起妳啊!」
楚雲霆聞言,大吃一驚,他原本一直以為程家是前朝餘孽的內應,卻不知程家並非內應,而是真正的前朝餘孽!
「世子、顧三姑娘,有人來了!」七彩慌裡慌張地跑進來。「快,你們從寢殿後門走。」
「母妃,如今程庭又想讓我的事情在您身上重演,他買通了戴嬤嬤想要加害您,您千萬要警覺些,不要讓他的陰謀得逞!」顧瑾瑜緊緊握著程貴妃的手,依依不捨道:「母妃,您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會再來看您的。」
「快走。」楚雲霆一把拉過顧瑾瑜,迅速地從後門出了寢殿,在暗衛的接應下,從暗道出了皇宮,坐上事先等在那裡的馬車,揚長而去。

第二天,程貴妃早早醒來。
七彩上前掀起床帳。「娘娘昨兒睡了整整一天,今兒瞧著氣色好多了呢!快起來喝藥,等吃了藥,娘娘很快就會好起來了。」
程貴妃見是七彩,頗感意外,隨口問道:「戴嬤嬤呢?」
「回稟娘娘,戴嬤嬤她、她……」七彩欲言又止。
「她怎麼了?」程貴妃一頭霧水。
「戴嬤嬤昨晚失足落入御花園的湖裡,溺亡了。」想到那個小太監的傳話,七彩小心翼翼道:「最近戴嬤嬤夜裡經常外出,奴婢們也沒有在意,早上才被人打撈起……」
想到昨夜的夢,程貴妃心裡一沈。

五日後,西裕使團進京,恰恰是顧瑾瑜去大長公主府的日子,楚雲霆不在。
大長公主說,他這幾天負責接待西裕使團,好幾天沒來府裡了。
把完脈,施完針,顧瑾瑜去了別院,簡單地跟清虛子說了一下楚老太爺的脈象,略坐了坐,便起身告辭。最近一連串的變故,讓她心情很是沈重,若不是清虛子一再讓她來,她連門都不願意出了。
清虛子原本想好好跟顧瑾瑜說說楚老太爺的病情,哪知還沒開口,顧瑾瑜便要走,氣得清虛子拂袖而去。「哼,我看那小子沒來,妳在我這裡是待不住的!走吧、走吧,下次不用妳來了!」
顧瑾瑜早就習慣了清虛子的性情,不以為然地起身就走。「不來就不來,當誰喜歡來啊?」
剛出大門,就見楚九匆匆迎面而來,看見顧瑾瑜,忙停下腳步,壓低聲音道:「顧三姑娘,出大事了!谷清失蹤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顧瑾瑜吃驚道:「你不要著急,慢慢說。」
「那日咱們走後,世子便下令不讓谷清外出,還派了兩個人專門留下照顧他,不想昨日秦王的管家突然帶了一幫人去烏鎮,說是追查前朝餘孽。」楚九撓頭道:「誰知道那些人走後,谷清就不見了。」
「這麼說,是秦王抓了谷清?」顧瑾瑜心裡一沈,先前她知道秦王在大張旗鼓地尋找清谷子,可是就連她也是剛剛知道谷清就是清谷子,怎麼秦王就聽到風聲了呢?
「除了秦王,還能有誰?」楚九憤憤道:「可是他壓根兒就不承認,我們沒有證據,也拿他沒辦法!不過世子說,眼下谷清並無性命之憂。」
顧瑾瑜點頭道是,若是秦王抓了他,多半是脅迫他給自己看病,絕對不會傷了他的。
「誰是谷清?」清虛子冷不丁在身後問道。
「是、是一個獵人。」楚九大驚,語無倫次道:「顧三姑娘,我來是給世子拿東西的,告辭了,回頭見!」
「瑜丫頭,妳是不是有事瞞著我?」清虛子狐疑道。
「沒有啊!」顧瑾瑜勉強笑笑。「師伯一向英明無雙,我哪有事情能瞞過師伯?」
「少拍馬屁!」清虛子哼地一聲,轉身進屋,似乎想起了什麼,又探頭囑咐道:「下次來的時候,多做幾雙鞋過來。」
「之前不是剛給您做過鞋嗎?」顧瑾瑜頓覺不可思議。
「被我賞給那些乞丐兄弟了!」清虛子理直氣壯地說完,砰地關上了門。

醉風樓。
楚雲霆和一個錦衣男子站在窗前並肩而立,望著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錦衣男子感慨道:「元昭,五年前我走的時候,你就是在這裡送我,如今咱們再一次站在這裡,我倒是頗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
十年前,司徒魁被送到大梁來做質子,因他的父親是西裕最不起眼的王爺,故而他在大梁也備受世人的冷落,唯有楚雲霆跟他要好,處處對他伸以援手。兩人性情相投,經常在一起談古論今,交情甚密,那個時候,兩人都以為,司徒魁不會再回西裕了。哪知,五年前西裕皇宮發生政變,機緣巧合下,司徒魁的父親司徒鎮奪得皇位,成了西裕王,司徒魁的身分自然跟著水漲船高,很快被立為皇子,召了回去。
走的時候,司徒魁謝絕了那些聞風而來的世家勛貴的邀請,就在這醉風樓跟楚雲霆暢談了一天一夜,回西裕後,兩人也是一直書信來往不斷。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交情,司徒魁才甘願把進獻給大梁的貢品冰凌草給楚雲霆,在路上放慢了行程,到現在才進京。
「是啊!世事難料,誰能想到不過短短五年,你便回了西裕。」楚雲霆感慨道:「你這一走,又是五年,這次回來想必很多人都去拜訪了吧?」
「是的,該來的、不該來的,都來了。」司徒魁笑笑。「該說的、不該說的,也都說了。」
「難不成有人向你提親了?」楚雲霆展顏道:「那我就提前恭喜你了!」
兩人相處五年,在一起討論的都是天下大勢,對姑娘,壓根兒都沒提過,以至於京城一度傳聞說他們兩個是斷袖。
「哈哈,可是我壓根兒就沒想過要再成親。」司徒魁大笑幾聲,又問道:「你什麼時候能讓我見一見你在信上跟我說的那個心上人?」
「她就是清虛子神醫的弟子,你很快就能見到了。」想起顧瑾瑜,楚雲霆嘴角微翹。「等你安頓好了,我就帶她去見你。」
「那你什麼時候成親?」司徒魁問道:「若是最近兩、三個月的話,我還能討一杯喜酒喝!」
「想什麼呢?」楚雲霆失笑。「明年四月太子才出孝期,最快也得五月吧!」
「訂親了嗎?」司徒魁不死心,又問道:「能喝上你們的訂親酒也行啊!」
「也沒有。」楚雲霆搖搖頭,一本正經道:「她並不知道我的心思,我想著,等過了年太子出了孝期,直接上門提親即可。」他早就想好了,四月提親,五月就娶她進門。
「……」司徒魁無言了。五年了,楚王世子竟然一點也沒變,還是那麼不解風情啊!

夜裡,顧瑾瑜洗漱完,剛剛想躺下睡覺,聽見窗戶發出聲響,一回頭,冷不丁見楚雲霆站在面前,嚇了一跳。「楚王世子,您怎麼來了?」動不動就闖她閨房,這個習慣真的不好!
阿桃跑了進來,看見楚雲霆,並不感到驚訝,很是自然地打著招呼。「世子來了!」
「……」顧瑾瑜無語。阿桃,妳這麼平靜真的好嗎?
楚雲霆很滿意阿桃的反應,大大方方地走到茶几前坐下。
阿桃上前奉茶,遠遠地站在門口。
「世子這麼晚來,所為何事?」顧瑾瑜無奈,只得走到他對面坐下來。
「清谷子的事情,是我的疏忽。」楚雲霆抿了口茶,搖頭道:「谷清在烏鎮住了多時,應該早就有人盯上他,我應該早點把他接到京城裡來的,卻不想被秦王的人搶了個先;不過妳放心,我會盡快打聽出清谷子的下落。」
「世子,你不覺得秦王實在是太猖狂了嗎?」顧瑾瑜又給他斟茶,嘴角揚起一絲冷笑。「打著搜查什麼前朝餘孽的名義,就這樣把人帶走了,這也太明目張膽了吧?」再怎麼著,谷清也算是楚王府的人啊!
「僅憑一個秦王,是打聽不到谷清的,我懷疑秦王背後另有幕後主使。」楚雲霆坐直了身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輕聲道:「我想應該是齊王得知秦王的病,主動伸出了橄欖枝,此事應該還有程庭在背後推波助瀾。他們找到谷清,有兩個可能,一個是真的認出了他,想讓他幫忙治病;再一個就是之前有認識清谷子的人,覺得谷清跟清谷子有些相似之處,才帶走了他,總之是為了醫秦王的病罷了。」
慕容朔這個人,無利不起早,他這麼做,只不過是想聯合秦王的力量,來對付燕王罷了。
想必秦王不舉,厚著臉皮求到了程庭面前,程庭知道希望不大,又聽說他在尋找清谷子,才如此興師動眾地幫他而已。
顧瑾瑜點點頭,覺得楚雲霆分析得很有道理,擔心地道:「那當他們發現谷清失去記憶或者是根本幫不上他們的忙,會不會滅口?」
「不會的。」楚雲霆篤定道:「程庭就是用谷清吊著秦王,絕對不會傷害他的。」
「那就好!」顧瑾瑜這才放心,想到西裕使團的事情,便問道:「聽說西裕大皇子已經進京,世子打算什麼時候安排我和師伯給他們看病?」冰凌草千金難買,欠人家這麼大的人情,她總得問一下。
「這兩天是太醫院的人在驛館隨侍左右,聽說那些人的病情暫時控制住了,只是身上陸續起了一些紅斑,太醫們說是水土不服所致。」楚雲霆其實壓根兒就沒想讓小姑娘真的去給使團看病,雲淡風輕道:「太醫們說再過個三、五天,他們就痊癒了,這次就不用煩勞妳和神醫了。」
「原來如此。」顧瑾瑜點點頭,見楚雲霆依然四平八穩地坐在那裡,壓根兒沒有走的意思,便提醒道:「世子,夜已經深了,您是不是該走了?」若傳出去,她真的沒法見人了。
「那我走了。」楚雲霆這才放下茶碗,打開窗戶,跳了出去,很快消失在夜色裡。
阿桃這才一臉驚訝地走到窗邊看。「姑娘,世子真是好身手呢!」
「……」顧瑾瑜無言。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18上市的【文創風】672《淑女不好逑》3完結篇。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