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94
誰說世子紈袴啊 2
暮月
693
誰說世子紈袴啊 1
暮月
692
傻夫有傻福 下
木蘭
691
傻夫有傻福 上
木蘭
690
禍害成夫君【重生之一】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春到福妻到 1
作者: 灩灩清泉
系列別: 文創風685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11/6
第一章
陳燕燕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辦公室來到地下停車場的,此時,她趴在汽車方向盤上哭得天昏地暗。
她始終不明白,那個男人一個月前還對她信誓旦旦,說會說服他的父母,會名正言順娶她,會給她名分……可是,今天卻擁著別的女人,宣布他已經訂婚。
原來,他一直在玩弄她!在他走之前送了那些東西,就是給她的補償吧?可自己還傻傻地感動著……
她淚眼矇矓地開著車,不知道開了多久,好像來到了一所小學外面。校門口拉起了警戒線,許多小學生排隊走出來,她趕緊開車向左轉,卻看到前面一輛大貨車橫衝直撞駛過來,周圍的行人都驚叫著四處逃竄。
她已經來不及閃避,與那輛車撞在一起!
小汽車車頭壓在大貨車底下,她被擠壓在安全氣囊和車座之間,一個大輪子正懸在她頭頂幾公分的地方,頭上鮮血汩汩流了出來,還能感覺到血液的溫度。
失去意識前,腦海裡竟然出現了一隻燕子,牠著急地叫著,陳燕燕居然能聽懂牠的話。牠在說:「別死呀,別死呀,跟了妳這一世,我天日都還沒見著啊……」

陳燕燕覺得頭部傳來一陣陣疼痛,身體被人晃動著。
「娘親,嗚嗚嗚,娘醒醒啊!大寶不能沒有娘……」一個軟糯的聲音。
「姊姊,姊姊,妳不能死啊……」一個大些男孩的聲音。
陳燕燕睜開眼睛,見自己正躺在地上,一個三、四歲的小男娃和一個八、九歲的小少年正拉著她邊晃邊哭。兩個小孩穿著古裝,一個梳沖天炮,一個梳總角,小臉皆哭得髒兮兮的。
小男娃看到她睜開眼睛,破涕為笑,顯得牙更白,眼更亮,欣喜道:「娘醒了,太好了。」然後,他起身向騎在高頭大馬上的一個華服公子跪下,磕了個頭。「謝謝大爺救了我娘親,您的大恩大德,小的一家永遠記著。」口齒清晰,聲音清脆。
陳燕燕才注意到,她周圍不僅有一些站著看熱鬧的人,還有幾個坐在地上大聲哀號的人,五、六公尺遠的地方,還有幾個騎馬的男人,無一例外都穿著古裝。
那幾個騎馬的男人中,其中一個騎白馬的好像是主子,長得俊美無雙、氣宇軒昂,小男娃就是向他磕頭。
陳燕燕在小少年的幫助下,吃力地坐起身,呆呆地看著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覺得嘴裡溢滿口水,想吞進去,可舌頭發木,口水不聽使喚,反而順著嘴角流下來。她想抬手擦,胳膊卻僵硬,不靈活。還沒等她的手抬起來,一旁的小少年趕緊用袖子幫她擦乾淨,像是做慣了這種事。
那個公子先看了看給他磕頭的小男娃,又看了一眼陳燕燕。見她呆呆的眼神和銀線一般的口水,皺了皺眉。他收回目光,又掃向那幾個鼻青臉腫的人。
那幾個人橫七豎八地坐在地上慘叫著,其中一個肥頭大耳的人,雖然衣衫華麗,但衣裳已經被扯破了,他被打得最重,叫聲也最大。他一接收到那兩道寒光,就嚇得渾身哆嗦。
華服公子用馬鞭指了指這個人,冷冷說道:「若是再敢隨意欺壓良民,就取了你的狗命。」又對自己的下人說:「拿著我的帖子去縣尉府,對丁洪說,我幫他教訓了丁大少;若丁洪再不嚴加管束家人,以後我見一次,便幫他管束一次。」
那幾個人嚇得使勁磕頭,連聲說:「大人饒命,小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華服公子哼了一聲,領著人騎馬而去。
見華服公子走得沒了蹤影,那幾個人才爬起來,相攜著一瘸一拐地跑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說:「老天有眼,終於有人把那個二世主收拾了。」
「解氣,丁大少仗著是縣尉大人的兒子,欺男霸女,無惡不作。」
又有好心人對小男娃說:「快回去吧!你娘腦子不清楚, 以後儘量少帶她出門,今天是你們運氣好,碰到了敢收拾丁大少的貴人,不然,你娘可有苦頭吃了。」
小男娃向周圍的人作了個揖,說道:「知道了,謝謝各位伯伯、叔叔、大娘、嬸子的幫忙。」
看熱鬧的人漸漸散了。
小男娃走過來,用小手拍拍陳燕燕的後背表示安慰。「娘親、小舅舅,沒事了,咱們去找姥姥吧!」
陳燕燕還在發懵。上一刻她出了嚴重的車禍,小汽車車頭被大貨車壓在底下,除了腦袋卡在窄小的空間,四肢和軀體應該已經變形,或是被擠在一堆……
可這一刻,她四肢完好,卻置身在古代街道的場景,四周是青磚黛瓦、飛簷翹角的房子;道上行人不斷,有挑擔的、揹筐的、駕牛車、趕驢子的,還有幾輛馬車;兩邊有茶樓、酒館、當鋪;空地上有張著大傘的小商販,叫賣聲此起彼伏……
經常看穿越小說的陳燕燕已經肯定,她中獎了,穿越了!只是腦海一片模糊,沒有一點這一世的記憶。
從這個小男娃叫她「娘親」來看,她這一世不僅成了已婚婦女,還當了母親;但有人說她腦子不清楚,她又管不住自己的口水,原主八成真的是個傻子。
剛才應該是「英雄救美」,只不過,劇情並沒有按照「英雄美人一見鍾情」的劇本那樣發展下去。而今她是傻子,英雄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一個是泥,一個是雲,即使相遇,也是一剎那,以後再見無期。
她想說話,可嗓子發緊,舌頭不索利,「嗚嗚」兩聲,感覺口水又流了出來。
小男娃用自己的手幫她擦擦嘴角,然後在自己衣裳上抹了抹。「娘親不怕,壞人被打跑了。」
大一點的少年也說道:「剛才幾位大爺打了那幾個壞人,救了姊姊呢!」
兩個男孩想把她拉起來,陳燕燕也想站起來,可三個人用了吃奶的勁都沒能讓她站起來。
這時,一個中年婦人撲到陳燕燕的身邊,抱著她急道:「阿福,怎麼娘一個錯眼,你們三個就不見了?」
小男娃不好意思地說:「姥姥,我和小舅舅跟著我娘走啊走啊,就走到這裡來了,還遇到幾個惡人,還好有幾位好心的大爺救了我們。」
中年婦人更害怕了,又問陳燕燕道:「阿福,告訴娘,妳沒事吧?」
陳燕燕──不,現在應該叫陳阿福了,她費勁地抬起胳膊摸摸頭,說道:「頭──痛。」聲音像破鑼嗓子。
原主不只腦袋不清楚,動作、說話也不索利,連轉眼珠都有些費勁。
王氏摸了一下陳阿福的後腦勺,那裡有個指頭大的小包,見沒流血,便放下心,說道:「阿福乖啊!回家娘幫妳揉揉就好了。」語氣像是哄孩子。
陳阿福走路不索利,所以走得很慢,不時被後面的行人超過。她注意到,弟弟原來是個小瘸子,走路一跛一跛的;再看看王氏穿的衣裳有許多補丁,自己衣裳的補丁少些,但也有幾塊;兩個小男孩的衣裳不只有補丁,且尺寸還太小,像是綑在身上。
陳阿福暗道:這個新家的日子不好過。
聽這幾人的對話,她知道兒子叫陳大寶,弟弟叫陳阿祿,還有一個爹。他們來縣城是為了賣王氏繡的繡品,以及給患肺病的爹、有癡病的陳阿福抓藥。因為有個老和尚說過,陳阿福的癡病會治好,所以家人從來沒放棄她,反而節衣縮食定期來縣城給她看病抓藥。
街道兩旁不時傳來香味,賣小食的人邊煮邊吆喝。有賣麵的、賣餛飩的、賣包子、饅頭的、賣燒餅的……特別是在路過一間麵館時,香味特別濃郁。
陳阿福的肚子「咕嚕」響了幾聲,口水又管不住地流了下來。
王氏停下腳步,看看女兒嘴角的口水說道:「今天給妳和妳爹抓了藥,又給妳爹買了點精細吃食、一條豬肝,已經把錢用得差不多了……要不,就吃碗素麵吧!這家麵館貴,咱去城邊那家麵攤。」
陳阿福紅了臉,看看日頭中天偏西,現在應該過了正午。幾人又走了兩刻鐘,拐進一個巷子,來到一處麵攤前停下。
王氏道:「大妹子,煮一碗素麵。」
老闆娘問道:「大嫂,你們四個人,只要一碗?」
王氏笑了笑,應了一聲。
四人在一張桌前坐下,正好把小桌子占滿。王氏從背簍裡拿出一個小包裹,裡面有四塊玉米餅。她給陳大寶和陳阿祿一人一塊,自己也拿了一塊,把剩下的一塊包好,放進背簍裡,再對陳阿福說道:「阿福等等,麵條一會兒就好。」
陳阿福才明白,原來那碗麵條只給她一個人吃,其他人只吃家裡帶的玉米餅。她看看一臉滿足地啃著玉米餅的小正太們,不覺紅了老臉。
王氏大概三十出頭的年紀,長相清秀,雖然衣裳補丁多,但乾淨整潔,人也索利,不像這裡的農婦,有種說不出的韻味,特別是那雙手,細膩白皙,不像是幹粗活的。
陳大寶和陳阿祿雖然小臉髒兮兮的,依然遮掩不住清俊的長相,特別是陳大寶,五官精緻,眉目如畫,那雙幽深的眼眸,像星辰一樣明亮。有這種眸子的人,必定是極其睿智聰慧的人。
陳阿祿長得也好看,只不過沒有陳大寶亮眼,腿還瘸了,真可惜。
有陳大寶這樣漂亮的兒子,母親也不醜,看來自己應該是個美人吧?
剛想到這裡,陳阿福一個哆嗦,心想:陳大寶跟母親同姓,原主又是個腦子不清楚的傻子,不會是原主被人強了,然後生的兒子吧……
她一緊張,口水又順著嘴角流下來。
陳大寶以為娘親饞了,跳下凳子來到陳阿福身邊,踮著腳尖,用袖子替她把口水擦去,又分了塊玉米餅塞進她的嘴裡,說:「娘先吃一點餅,麵條馬上就好。」
這麼小的孩子就如此懂事,讓陳阿福不好意思的同時,也感動不已。
既來之,則安之!上一世她沒有親人,這一世不僅有親人,還對她這麼好。情況再怎麼糟,也比某些穿越文裡女主一醒來,就面臨被賣或是餓死強多了。這麼一想,她又釋然了。
麵條端了上來,一個大土碗裡裝了滿滿一碗,分量足,上面還撒了一些碎蔥花。麵香和蔥花味撲面而來,陳阿福的口水又忍不住流下來,伴隨幾聲吞口水的聲音──是大寶和阿祿的,他們很為自己的饞相不好意思,都脹紅了臉,眼睛看向別處。
陳阿福笑了笑,吃力地把碗推到王氏碗邊,用筷子給王氏挾麵條。
王氏有些愣了,問道:「阿福,妳、妳幹啥?」
陳阿福費勁地吐出兩個字。「娘,吃。」
唉,腦子不清楚,身子不靈活,四肢不協調,嘴巴、舌頭不好用,這具身子的反應有些像前世的腦癱兒,以後要勤加鍛鍊,盡快恢復身體的各項機能。
陳阿福又把碗推到陳阿祿和陳大寶的碗邊,分別給他們挾麵條,儘管動作很慢,但都挾到了。
王氏、陳阿祿和陳大寶又吃驚、又高興,愣愣地看著她。陳大寶都快激動哭了,癟著小嘴說:「我娘親多聰明啊!我娘親不傻的。」
陳阿祿也高興地點頭說:「嗯,姊姊的病好了,姊姊不傻了。」
王氏流著淚,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阿福的癡病果真好多了。」
陳阿福又吃力地說:「娘、阿祿、大寶,你們──吃──麵。」
「好,我們吃。」
三個人幸福地一邊吃麵,一邊看著陳阿福。
陳阿福也開始吃麵,她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穿越過來後,只有吃飯的動作最熟練,手和嘴配合得比較好,至少沒把麵條塞進鼻子裡。
陳大寶得意地說道:「娘親好聰明啊!都沒把麵條送到鼻子裡。」
陳阿福手一頓,原主真的把飯塞進鼻子過?
王氏又笑著把剩下的那塊餅遞給陳阿福。「麵條給了我們這麼多,妳再把這塊餅吃了。」
吃完飯,陳阿福感覺麵湯順著下巴往下流,胳膊還沒抬起來,陳大寶就過來從她懷中掏出帕子,幫她把嘴擦乾淨。
陳阿福笑道:「兒子真──能幹。」
陳大寶眉開眼笑,說道:「娘親,妳好聰明,都知道誇獎兒子了。」
旁邊一個老婦驚詫道:「老天,這個小娘子好像只有十四、五歲吧!梳的還是雙丫髻,就有兒子了,還是個這麼大的兒子?」
王氏忙解釋道:「我閨女情況特殊,這是她的養子。」
原來大寶是自己的養子,而自己年紀還這麼小。
陳大寶不喜歡聽這話,紅著眼圈,撲進陳阿福的懷裡說:「娘是大寶的親娘,大寶是娘的親兒子。」
陳阿福感覺陳大寶的小身子有些發抖,便用力抱了抱他。
陳阿祿趕緊安慰陳大寶道:「我們都當大寶是姊姊的親兒子,我的親外甥,我爹娘的親外孫。」
王氏知道剛才幫女兒開脫而傷了大寶的心,忙說道:「是姥姥說錯話了,大寶是你娘的親兒子、姥姥的親外孫。」
幾人來到城門外,找到村裡的牛車,車上已經坐了六個人。王氏把陳阿福扶上車,陳阿祿費力地把陳大寶抱上車,然後他們兩人才坐上去,分別坐在陳阿福的兩旁。大寶又爬到陳阿福的雙腿上,倚在她的懷裡。
陳阿福的幸福感又油然而生,這幾位親人真不錯,並沒有因為自己癡傻而嫌棄。
現在正是陽春三月,一路上草長鶯飛,鳥語花香,田裡一片碧綠,許多農人都在忙碌著。
陳阿福欣賞著美麗的田園風光,抱著骨瘦如柴的小身子,心裡軟軟的、柔柔的。她暗暗發誓,為了親人,也要想辦法把日子過好。不嫁人最好,守著家人和養子,當個名副其實的地主婆;若一定要嫁人,必須遠離高富帥,找個門當戶對的子弟,別再像前世一樣,被高富帥耍了,不只丟了人,還丟了命。
牛車剛到村口,他們四人就下車了,他們家就在村東北口。
此時,一個三十多歲的精瘦男人正坐在屋簷下編草蓆,這個男人就是自己這一世的爹,喚作陳名。
飯桌上,陳名和王氏囑咐他們,暫時不要把陳阿福病情好轉的事情說出去。
雖然沒說原因,但敏感的小傢伙還是多心了。他希望娘親病好,但他又怕娘親的病好了,其他親戚會把他趕走,不讓他當娘親的兒子。他們還有村裡的一些人,都說他是陳家撿來給傻子養老的野孩子。
陳阿福安慰他道:「嗯,大寶是──娘的兒子,誰也──不能改變。」雖然語速慢,還算擲地有聲。
小傢伙聽了,感動地把頭埋進陳阿福的懷裡。
陳阿福又問:「姥爺──還認識字?」
陳大寶說道:「是呢!太姥姥常念叨,姥爺早年的時候中了童生,若不是得了肺病,肯定要當舉人老爺……」又得意地說:「娘,其實《千字文》我會背一半了,《三字經》和《百家姓》已經全部會背了,只是裡面的字認不全,也不會寫字。」
陳阿福誇道:「兒子──能幹,非常棒,以後──娘的病好了,就買──筆墨紙硯,讓大寶──上學。」
陳大寶高興得從她懷裡抬起頭來,睜大眼睛看著她「真的嗎?」
那透過窗櫺的月光落入他眼底,顯得眼睛更加明亮璀璨,足見他對這個傻娘親是全然信任。
「嗯。」陳阿福答應道。
陳大寶抿嘴樂了一陣,又說:「若娘親掙錢了,還是先把小舅舅的腿治好。太姥姥一直說,就是因為養著咱們兩個吃閒飯的,才沒有多餘的錢給小舅舅看病……」
聲音越來越低,很快傳來鼾聲。
陳阿福還想問問阿祿的腿是怎麼瘸的,陳大寶已經睡著了。她閉著眼睛想心事,還做著口腔運動,張嘴、閉嘴、伸舌頭……
經過一夜好夢,第二天,陳阿福被一陣雞鳴鳥叫聲吵醒。天光微亮,晨曦透過小窗照進來。
陳阿福側過身,見大寶還沒醒。這孩子長得真好看,美中不足就是太瘦了,還好他白天穿著破衣爛衫,小臉也髒,才沒有那麼顯眼。
陳大寶不知道作了什麼夢,眉頭皺了起來,嘟囔了一句。「娘、娘,別不要我……」
陳阿福微微嘆了一口氣,心想:年紀這麼小就知道自己是撿來的,還是給一個傻子當兒子,就是這麼卑微的身分,還怕弄丟了,怕被掃地出門,從此無家可歸。所以,他要討好每一個人,特別是這個傻娘親;他要在這個家裡有一席之地……儘管有陳名和王氏的呵護,他還是覺得自己是在夾縫中求生存,活得小心翼翼。
陳阿福一陣心疼,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小臉。
陳大寶被摸醒了,他睜開眼睛,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笑臉。「娘親醒了。」然後,又伸出小手,幫陳阿福擦去嘴角的口水。
陳阿福心裡軟軟的,湊上去親了他的小俊臉一口。
陳大寶先愣了一下,他長這麼大,還沒有誰親過他呢!他又是害羞、又是高興,紅著臉,笑得眉眼彎彎。
陳阿福見了,又親了他一口,說:「兒子喜歡,娘以後每天都親親……在你七歲以前。」古人七歲以後,男女就有大防了。
陳大寶也鼓足勇氣湊過來,親了陳阿福一口,軟糯說道:「兒子喜歡跟娘親親。」
陳阿福看了還不夠,又湊過去親了他一下,只是這次她沒控制好力道,腦袋撞在了他的臉上,聽到他悶哼一聲。
「哦!對不起。」陳阿福抬起頭,揉著發疼的鼻子。
母子兩個又膩在一起玩一陣子,聽見廚房有動靜,是王氏出來做飯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6上市的【文創風】685《春到福妻到》1。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