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94
誰說世子紈袴啊 2
暮月
693
誰說世子紈袴啊 1
暮月
692
傻夫有傻福 下
木蘭
691
傻夫有傻福 上
木蘭
690
禍害成夫君【重生之一】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春到福妻到 3
作者: 灩灩清泉
系列別: 文創風687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11/13
第二十五章
平靜的日子,歲月靜好,一晃到了二月中旬。
福園已經修得差不多,房子都建好了,十二日上樑。那天又熱鬧了一天,請了響鑼村和上水村許多人來吃飯,連楚老爺子都給面子到了。陳阿福沒有出面,由陳名帶著大寶招待客人。
因為有這個大人物,跟他一桌的里正、地主、胡老五、陳業和夏捕快等人激動得都快哭了。
家具和一些設施早就做好了,等處理好內部裝修和綠化後,再把家具搬進屋,大概二月底就能入住。
老侯爺在宴席上談到自己之後要啟程回京,回去住一段日子再回來。他很喜歡這裡,捨不得嫣兒、大寶,也捨不得陳小丫頭。
他向陳阿福要了許多東西,甜點占多數,還有十罐辣白菜,十罐醪糟,足足裝了幾大車。
陳阿福聽了嘴角直抽,這是不是公然索賄?
老爺子走的前一天,陳阿福去了一趟十里鎮,由曾老頭趕著牛車,那裡有陳世英給她的五百畝良田和一個莊子。
田地在十里鎮的旺山村,距響鑼村西南面不到十里的地方。因為村子挨著大青山,所以得名旺山村,而旺山村居然與趙家村比鄰,真是太巧了。
牛車大概走了近半個時辰就到了。莊子是一座兩進院子,由林老頭帶著兒子、媳婦住在這裡管理田地。
之前陳世英在江南買下他們一家,幫忙陳家在江南那邊看管農莊。這裡的地是陳世英三年前買下的,因為林老頭很得他信任,便安排他們一家到這裡。
陳阿福暗道:這裡或許是陳世英監視趙家的根據地,怪不得之前趙里正做的惡事,陳世英都知道,原來他早在趙家村的附近安插了人手。
陳阿福不怕林老頭一家幫陳世英而出賣自己,因為前幾天,陳世英專門請楚令宣把他們一家的奴契送給了她。
旺山村的五百畝地,有四百畝種冬小麥,還有一百畝準備三月中旬種花生。陳阿福和曾老頭在林老頭父子的帶領下,去地裡參觀了一圈。小麥綠油油的一片,長勢很好,一望無際。
大寶高興得不行,悄聲跟陳阿福說:「娘親,這麼大的地,咱家是僅次於楚大叔的大地主了。」
陳阿福笑著捏了捏他的小胖臉。「你楚大叔是大官,可不是地主。」
她對林老頭說,那一百畝空地中只用八十畝種西瓜,剩下二十畝用來種花生,由她提供西瓜籽,再讓林老頭找一、兩家懂種西瓜的農戶。
陳阿福等人參觀完田地,又在莊子裡吃了晌飯。林老頭十三歲的孫女林芝和十一歲的孫子林朗都很機靈討喜,跑前跑後,服侍得甚是周到;特別是林芝,有江南人的清秀,說話因為帶了些吳儂腔調,更顯得溫柔和順。
陳阿福便說,讓林芝來自己身邊服侍。
林家人都極是高興,跟著主子的前程要好得多。
回到家裡,陳阿福便重新給林芝和曾小青取了名字,一個叫秋月,一個叫夏月。
這個月起,天上偶爾能看見燕子或是大雁的身影,牠們排著隊向北飛去,雖然不多,但總能看到。
一看到牠們,大寶和嫣兒便會激動到不行,高聲叫著「金寶」,生怕金寶不注意錯過了回家的路。每當看到那一隊隊燕子劃過天際飛向遠方的時候,兩個孩子都失望得眼淚汪汪,這讓空間裡的金燕子非常感動,牠的心像長了翅膀一樣,早飛出了空間。
現在牠已經沒有心情再築金屋了,天天想著出來玩。小東西跟人一樣,但凡閒下來就找事,牠現在超級不爽陳阿福拿進空間的西瓜種和水稻種,堆得占了空間的一半地方。
陳阿福幾乎天天都要拿些好食物進去,一是討好牠,一是想讓牠多拉糞。
二月下旬後,她把水稻種和西瓜種都拿了出來。水稻種馬上要育秧,西瓜種則安排在下個月。前者在空間裡放了兩天,在變色前拿出了空間;後者則放了五天,顏色已經變深。
她之前做過實驗,若種子放在空間三天以上,顏色就會開始慢慢變深,五天後,顏色就不會再變,這時候的種子應該是最優良的種子。
水稻種子要交給佃農育苗,若顏色不對,那些佃戶是不敢種的,畢竟他們怕幾個月的辛苦付諸東流;同時,水稻屬於最重要的農作物之一,極受朝廷重視,手腳不宜做得過大,不然不好自圓其說。慢慢來,一步一步培育好種子。
她讓陳名和懂農事的曾老頭,明天一起去中寧縣廣河鎮的老槐村,視察那兩百畝油菜地,順便把水稻種交給佃戶,讓他們育秧,等到收了油菜後,種這種水稻。同時,告訴他們育秧前,最好把種子用溫水泡一天。
曾老頭聽了這話嚇一跳。「大姑娘不懂農耕,老頭我這麼大歲數,還沒聽說種子要用溫水泡。」
陳阿福笑道:「這是我在定州府時,從番人嘴裡聽來的,應該沒錯。」解釋不通的就往番人身上推。
說是這麼說,她也知道那些種田的老把式,肯定不會這麼做。遠的不說,這話她曾經跟陳業和陳阿貴父子說過,陳阿貴笑著不吱聲,陳業得意地說道:「別的不敢說,種莊稼我們可是老手,番人都是沒開化的人,喝生血、吃生肉,他們這話也聽得?」
想著等以後跟林老頭說,小麥和玉米種子都要先經過浸泡。他是旺山村的管事,那裡的佃戶肯定不敢不聽吩咐。
隔天送走了陳名和曾老頭,晌午的時候,便收到陳實派人送的信,說酒樓已經裝修完,人也找齊了,預定二月二十五日正式開業,請羅管事、陳業、陳名和陳阿福去定州府一趟,再把陳老太太也帶上。
下晌申時,陳名兩人就回來了,得知這個消息極高興,馬上讓人送信給大房,順道請他們來祿園吃晚飯。
晚上,大房一家都來了,商量去定州府的事宜。陳業、陳老太太肯定要去,但胡氏、陳阿菊、大虎和大丫也都鬧著要去,讓這個去、不讓那個去,就是一片哭鬧。
陳業無法,說道:「得,除了阿貴留在家裡看地,剩下的人都去,反正以後我們也是東家,肯定能賺不少錢。賺了錢幹啥?就是得讓老娘、媳婦和兒孫享福唄。」
他的話音一落,立即歡呼聲一片。
怪不得陳實說陳業是個好家長,只不過陳實的家還沒有搬,一去這麼多人,怎麼住得下?
看到這個熱鬧勁,陳阿福還沒去就覺得頭痛,想著該交代的都交代了,她就不去湊熱鬧了。
出發前一晚,王氏把陳名去定州的東西準備好後,又拿了一張銀票給陳阿福,說是酒樓參股的錢。
陳阿福沒收,陳名也不讓陳阿福收。「那個股份寫的是我陳名的名字,我收阿福的二百五十兩銀子,那是我閨女對我的孝敬,我用這些銀子,算是怎麼回事。」
王氏紅了眼圈,說道:「若當家的覺得我不該收這些銀子,我讓人還給他好了。」
陳名心裡一直覺得,陳阿福不該勸王氏收下這些銀子,因為不願意王氏難過,所以一直沒有明說,還口是心非地勸道:「我也不是說妳,妳就當這銀子是妳的嫁妝,留著自己花,我有閨女的孝敬,夠了。」
「我的生活再簡單不過,怎麼用得了這些錢?」
陳阿福勸道:「娘,我爹不想花就算了,這些銀子以後娘可以置產,將來留給弟弟啊!母親的嫁妝,本來就是傳給兒子的。」
王氏無法,只得把銀票收起來,見陳名走了出去,又對陳阿福念叨。「我還是覺得不該收這些錢,我沒地方花,妳爹又不願意用,說不定心裡還怪我。」
陳阿福悄聲道:「若娘不收這筆錢,那個人覺得有愧於妳,沒事就想著來彌補虧欠,還不知道要弄出些什麼事;若那樣,爹會更不高興。」
她沒說出口的是,凡是沒得到的都是最好的,何況還有一定的感情基礎。雖然陳世英若真的跟王氏在一起,不見得兩人是最適合的,也不見得感情就能一直甜蜜下去。
但兩人是在感情最好的時候,因為有人干涉而分手,王氏受了許多苦,還含著屈辱為他生下女兒……不可否認,王氏已經成了陳世英胸口的那顆朱砂痣。
陳世英肯定放不下王氏,希望她能過上好日子,希望自己能有所補償;若王氏拒絕,陳世英更會念念不忘,會想方設法地彌補虧欠,那就糟心了。造成兩個家庭的動盪,最終受傷的還是王氏,還不如收下銀子,自欺欺人地當一對偽姊弟,遙祝各自幸福就好……
王氏坐在窗邊,望著那淡綠色的窗紙,一陣長吁短嘆,或許,她又想到過去的什麼事吧!
陳阿福覺得,自己在他們兩人中間插上一腳,作主讓王氏收下那筆錢還是做對了。凡事扯上錢,就不那麼純粹了,特別是美好的感情,扯上錢,就變得世俗起來。
就該讓他們彼此之間多些世俗,少些執念。

二十五日一大早,陳名、羅管事和大房一家去了定州府。
曾老頭的兒子曾雙也陪著陳名去了,因為他之前是參將府外事房的二管事,有許多熟人和一定的關係,能幫酒樓招攬一些生意。
陳阿福請羅管事轉告羅掌櫃,她目前太忙,暫時不想再設計和做衣裳、飾品了。
王氏有那麼多銀子,田裡也馬上要收成,不需要再為掙錢做活;給了大房一成股,也不需要再幫高氏攬活計了。
這天起,曾老頭領著山子開墾祿園和福園之間那半畝地。這裡的地,還有祿園後面的一小塊地,陳阿福準備種西瓜。她已經把燕糞稀釋在水裡,讓人澆在那五畝準備種西瓜的地裡,還留了一點,澆這兩小塊地。
晚上,等大寶睡著後,陳阿福便進了空間。這天的子時一過,金燕子就能出空間了。
她看金燕子像服了興奮劑一樣,圍著燕沉香轉了一圈又一圈,根本顧不上招呼她。她本來想陪著牠度過那個最激動人心的時刻,見牠靜不下來,便又出了空間去床上睡覺。
陳阿福睡得正酣,突然感覺有人在輕輕撓她的臉。她嚇得一下子清醒過來,矇矓中,看見金燕子站在她枕邊用翅膀輕輕撓她的臉,嘴角高高提起,眼睛笑得半瞇。
她高興得坐了起來,把牠捧在手心裡輕聲說道:「金寶,恭喜你,你終於出來了。」
金燕子高興地啾啾笑道:「是啊!我先去林子裡轉轉,回來再跟臭大寶和嫣兒妹妹玩。」說完,便飛到門口用嘴開門,徑直飛了出去。

早上,陳阿福讓人把楚含嫣和羅家姊弟接來祿園。
如今,七歲的羅梅正式成為楚小姑娘的二等丫鬟,類似一等丫鬟或是陪嫁丫鬟的培養人選。多少丫鬟奮鬥了好多年也坐不上的位置,她小小年紀就坐上了。
今天的天氣非常好,雖然風中還略帶寒意,但豔陽高照,陽光曬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陳阿福領著孩子們在院子裡玩遊戲,他們玩的是老鷹抓小雞。陳大寶當老鷹,陳阿福當母雞,她的身後是嫣兒,嫣兒後面是羅家姊弟和幾個丫鬟,如今這個遊戲是幾個孩子的最愛。
只不過,因為楚小姑娘的動作還不算很靈活,陳大寶用不了多久就能抓到小雞。
正玩著,大寶突然發現南邊的天空盡頭出現了幾隊燕子,正向這裡飛來,他指著南邊喊道:「快看,燕子!」
嫣兒也發現了,兩個孩子一起跳著腳大聲喊著。「金寶,金寶……我們在這兒……家在這兒……」
那幾隊燕子來到他們的上空,卻沒有停留,快速地掠過天際向北邊飛去,消失在藍天白雲裡。大寶和嫣兒失望極了,都難過起來。
這時,空中又出現一隻鳥,牠劃出一條弧線俯衝下來,先掛在大寶的衣襟上,朝他叫了幾聲,黑中透黃的羽毛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金光。
「金寶,真的是金寶!」大寶激動地一把將牠抓在手裡,勒得金燕子直翻白眼。
金燕子好不容易掙脫大寶的魔爪,又掛在嫣兒的小襖上,抬頭對她笑起來。
「鳥鳥笑了,鳥鳥笑了,是金寶,金寶笑了。」楚含嫣激動地說道。
陳阿福故意俯身看了一眼金燕子,笑道:「喲,真的是金寶呀!金寶,歡迎你回家。」
金寶聽了,又飛去陳阿福的小襖上掛著,對她笑起來。
晌午,孩子們吃了一頓最熱鬧的飯,三隻鳥加兩隻狗無比聒噪,大寶和嫣兒興奮得連午覺都不想歇。陳阿福哄了半天,才讓兩個小傢伙去歇晌。
金寶回來後,把牠之前帶回來的兩隻百靈鳥和雲錦雀都放了出來,因為牠們跟著金燕子,就不會迷路,只需在晚上時把牠們關進鳥籠裡即可。
金燕子悄悄跟陳阿福說:「去讓人多做些鳥籠,好多小兄弟、小姊妹都想跟著我混。」
這是命令不是商量,陳阿福只得讓人去武木匠家走一趟,請他們再做二十個鳥籠。

楚令宣休沐,回來得有些早,下晌申時就到了棠園。守門的人說,姊兒這幾天都在祿園裡玩,連晚上睡覺都在那裡。
楚令宣回屋洗完澡,便去了祿園,他的後面還跟了兩輛馬車。
還沒進門,就聽見一陣歌聲傳了出來,是嫣兒的聲音。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來這裡……」
聲音軟軟糯糯,雖然調子不算準,但聲音大,詞都說對了。
這中間,夾雜著一隻燕子的呢喃聲,還有陳阿福鼓勵的聲音。「呀,好棒好棒,姊兒唱得跟姨姨一樣好。」
楚令宣笑了起來。那個丫頭,即使自己確實唱得好,也應該謙虛一些呀!
當山子把門打開,坐在樹下的嫣兒看見爹爹回來了,像隻小燕子一樣向楚令宣跑過去,嘴裡說著。「爹爹,爹爹,金寶回來了,金寶回家了。」
聲音大,詞語連貫,只是語速比正常孩子稍微慢些。
看到歡快且正常的閨女,楚令宣的心情也歡快明媚起來,一直壓抑在心底的那股鬱氣隨風飄散。他抱起飛奔過來的女兒,笑出了聲,說道:「牠回來就好,嫣兒又多了個玩伴。」
王氏和陳阿福等人見楚令宣來了,都站了起來。
金燕子也興奮地高聲叫起來。「媽咪,楚爹爹回來了,楚爹爹回來了。」
陳阿福先是嚇了一跳,看見別人面色如常,才反應過來只有自己聽得懂牠的「鳥語」,還是狠狠瞪了牠一眼,心想:他是楚小姑娘的爹爹,是你哪門子爹?
大寶也跑去楚令宣的面前叫道:「楚大叔。」
楚令宣把嫣兒放下,抱起大寶往空中拋了幾下,刺激得大寶高聲尖叫,歡喜極了。
等大寶下來,楚含嫣還得意地跟他說:「我爹爹……是不是很棒?」現在她也學會了陳阿福的許多口頭禪。
陳大寶比出兩個大拇指,說道:「嗯,真棒。」
楚令宣招呼王氏和陳阿福。「嬸子,陳姑娘。」
陳師傅換成了陳姑娘。
陳阿福笑道:「楚大人在這裡吃飯吧!我去廚房準備。」
「我給福園添置了一些東西,是為嫣兒以後去福園玩準備的,馬車就在外面。」
王氏道:「那阿福和楚大人去忙吧!」
陳阿福跟著楚令宣去了門外,幾個小朋友也都跟了出來。
把馬車領去福園,兩個小廝搬了許多東西下來。有一座花梨木玉石大插屏,大中小號五彩釉花瓶、鎏金琺瑯香爐等等,這麼多東西把陳阿福嚇了一大跳,這些可不屬於教學用具。
董事長再大方,也沒有送這麼多東西的道理。
陳阿福搖頭拒絕道:「楚大人,姊兒用不了這麼多東西。」
她不喜歡搞上下級的小曖昧,那樣吃虧的永遠是女人;她更承受不起楚令宣的示好,因為前世的教訓過於慘痛。
楚令宣笑道:「我難得在家,姊兒以後絕大多數的日子都會在這裡,若是以後我爺爺他老人家來了棠園,或許多數時候也會待在這裡。大多東西是他們用得上的,剩下的是我送福園的賀禮。陳姑娘幫我及家人良多,那些幫助是用再多錢財都買不到的,我都受之坦然,妳為何還這麼客氣?」說完,他又自顧自參觀起院子。
這個院子比祿園大些,也精緻華麗得多,屋裡、屋外雕梁畫棟,還栽了許多瓊花佳木,院子中間的空間比較大,是給孩子們活動的地方。
從東邊耳房到後院,那裡建了許多不可思議的東西,地上沒有鋪石頭,都是柔軟的細沙。在那些東西中,楚令宣只認得蹺蹺板、鞦韆,至於那個房子不像房子,高高聳立的是什麼東西?還有一些高低錯落的鐵管,像晾衣竿一樣立在那裡,以及顏色各異的大木圓球,釘在地裡的小木梯子……這些東西有什麼用處?
大寶和嫣姊兒看到楚令宣看著那些東西發愣,得意起來,都跑去小房子那裡。
他們先後爬上那座小房子,大寶先從一道光滑的鐵板上滑下來,下面有一塊草墊子,人滑下來正好落在草墊子上,不僅不會摔傷,衣裳也不會弄髒,而且,丫鬟們也在下面看著,以防萬一。
接著,嫣姊兒也滑下來,站起來對楚令宣笑道:「爹爹,這是溜滑梯,好好玩,姊兒不害怕。」然後,一副求表揚的樣子。
原來是這個用處。
楚令宣笑道:「我姑娘行,好樣的。」
接著,其他小朋友和動物們都去溜滑梯,場面十分熱鬧滑稽,笑鬧聲不斷。
陳阿福說道:「這些東西能鍛鍊孩子們的協調力,增強體質,又趣味性十足,楚大人不會覺得姊兒玩它們不文雅吧?」
陳阿福最怕的就是古人接受不了這些。
楚令宣笑道:「當然不會,貴女們都可以騎馬、玩蹴鞠了,孩子們玩這些無傷大雅。」
說著,他離開兒童樂園向後走去,穿過幾棵芭蕉樹和翠竹,便是後罩房。他沿著牆邊走,陳阿福只得陪著他。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13上市的【文創風】687《春到福妻到》3。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