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94
誰說世子紈袴啊 2
暮月
693
誰說世子紈袴啊 1
暮月
692
傻夫有傻福 下
木蘭
691
傻夫有傻福 上
木蘭
690
禍害成夫君【重生之一】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春到福妻到 4
作者: 灩灩清泉
系列別: 文創風688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11/13
第三十七章
成婚前夕,陳阿福伏在書案上發呆,李嬤嬤領著五個丫鬟在收拾箱子。這時,江氏來了。
陳阿福忙起身讓座,親自奉茶。下人們知道母女兩人要講知心話了,都靜靜退了出去。
江氏先講了幾句客套話,像是去了婆家要敬重夫君、孝順公婆、為夫家開枝散葉等等,然後紅著臉給了陳阿福一本書,讓她好好看看。
陳阿福知道這是這個時代的婚前必讀,假裝不好意思地低頭接下。她拿了一根燕葉沉香給江氏,只說是機緣巧合下得到的。她覺得,在陳家的這些日子,江氏裡子、面子都做給她了,尤其幫助陳世英化解了她在陳府的潛在危險,把老夫人、唐氏和陳雨暉這幾個惡人收拾了;不管江氏基於什麼目的,最終受惠的是她陳阿福。
她囑咐江氏,除了陳世英,千萬不要把這根香的出處跟別人說。
得到這根香,江氏高興不已。她已經聽說,這種香是無智大師製出來的,聽說,現在只有皇上得到幾根,還有和無智大師交情比較好的安王爺、陳老國公得到一根……
江氏拿著沉香的手都在發抖,說道:「福兒放心,我連晴兒和嵐兒都不會說,他們還小,不知道保守秘密。」
轉眼就迎來二月十日的大喜日子。
天剛亮,陳阿福就被人叫醒了。起來後,在紅楓的服侍下吃了一小碗湯圓,便去淨房沐浴。李嬤嬤和夏月幾人要去楚府,她們收拾好後會跟著嫁妝先去,所以,陳阿福由紅楓等幾個丫鬟服侍。
張嬤嬤領著全福人吳夫人進來,後面跟著陳雨晴姊妹,以及江家幾個表姑娘,紅楓趕緊笑著遞上兩個紅包給吳夫人。
陳阿福坐到床上,讓吳夫人給她梳了頭髮,又用一根棉線絞去她臉上的汗毛,再梳頭上妝、插金簪、戴鳳冠、穿喜服。
陳阿福盤腿坐在床上,看到不時有人進來看她,說著各種吉祥話,誇獎著新娘子如何漂亮,雖然新娘妝大多一樣濃,但陳阿福的五官太精緻,還是看得出她的與眾不同。
這些人十有八九陳阿福都不認識,多是江氏的親戚、朋友,也有陳世英朋友、同年的家眷,她知道陳阿玉會來,不過只能待在前院,不會進來這裡。
陳雨嵐太小,揹不動她,江氏安排陳家老家來的一個族兄揹她。其實陳阿福心裡特別希望陳阿玉能揹她,可江氏已經安排好,陳世英也同意了,只能這樣辦。
陳阿福微笑著半低著頭,任他們盡情參觀。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陳姨,我和哥哥來看妳了。」
是楊茜,她拉著楊超突破重圍,從人群裡擠進來。
小妮子長高了,也更活潑了,他們兄妹前幾天來給陳阿福添過妝。陳阿福以為他們會去楚家吃喜宴,畢竟他們跟楚家比跟陳家要熟悉一些。
小話簍子解了惑。「奶奶、我,還有哥哥來吃陳姨家的出嫁酒,我爹爹去楚叔叔家吃娶親酒。呵呵,我們一家人吃兩家酒。」說完很是得意地大笑起來。
她的話把眾人逗笑了,一旁的紅楓又抓了些糖果給她和楊超。
喜宴吃完,新郎來接人了。
前院鑼鼓喧天,爆竹齊鳴。屋裡又湧進許多人,一條紅蓋頭把陳阿福的視線擋住了。
陪著楚令宣來迎親的人,不僅有付總兵,還有七皇子。他在正院給陳世英和江氏磕頭,改口叫岳父、岳母。
禮樂聲中,楚令宣迎出陳阿福,又去正院拜別,然後由陳家族兄把陳阿福揹上轎。
一路吹吹打打,轎子抬起來,開始走動了。陳阿福以為自己不會哭,畢竟她沒有把這個才住了十幾天的院子當成家,但轎子抬起來的那一瞬間,她還是流淚了,視線透過淚水,鮮紅一片。
憶及半個多月前,當她離開福園,看到被馬車甩在後面的王氏、陳名、大寶和阿祿時,她哭了,哭得很厲害。
那時是對娘家人的不捨,而此時心裡是對娘家的不捨吧?
到了楚家,楚家的全福夫人把陳阿福扶下轎來,把一條紅綾塞進她手裡。接著,跨馬鞍,進正廳,拜完天地,再拜祖父──不是父母。看來楚家早已做好準備,沒讓那個公主惡婆婆這時候出來噁心人,公爹楚駙馬也沒來。
進了洞房後,在一屋子婦人、孩子的注視下,坐福、掀蓋頭、撒帳、喝合巹酒,吃「子孫餃子」……陳阿福像個演員,按照導演──全福夫人的指示做著。還好男主角楚令宣她熟悉,雖然他沒有說話,但眼裡的溫柔和唇角的笑意讓她放鬆不少。
身著喜服的楚令宣俊朗挺拔,渾身透著暖意,跟他之前冷冰冰的氣質截然不同,有了那麼點溫潤如玉的感覺。
付夫人打趣道:「哎喲,原來楚大人也能笑得這樣甜,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眾人聽了都笑起來。
一位眼生的夫人湊趣道:「新娘子長得這樣俊,新郎官就是塊冰,也融化了,何況楚大人不是冰。」
眾人又是一陣笑。
楚令宣被她們打趣得滿臉通紅,訕訕地笑著,也不好說什麼。
全福夫人笑道:「還是付大人有眼光,把這一對湊在一起,公子如玉,美人無雙,他們站在一起,就是一對璧人兒。」

儀式終於結束,屋裡也安靜下來。
見客人們都去吃喜宴,楚令宣輕聲對陳阿福說道:「妳先歇歇,換套衣裳,我去前廳陪客。」
陳阿福點頭,她早想換衣裳了,頭上的鳳冠快把她脖子壓斷了。
屋裡是玉鐲、夏月和另一個眼生的丫鬟紅斐聽差。
拿下鳳冠,沐浴完,陳阿福換了另一套衣裳,大紅立領繡花小襖,石榴紅撒花百褶長裙。
坐在妝檯前,只在紅通通的臉上抹了一點香脂,頭髮隨意綰了個小髻,插了一支玉簪。玻璃鏡中的美人兒,即使沒有上妝,也豔麗得如三月桃花。
她坐在東側屋的炕上,向窗槅外望了望,天色已經暗下來,紅色紗燈把院子裡照得泛著紅光。院子很大,除了看得清楚窗外的梔子花樹,遠方的景致都看不大清楚。
玉鐲和紅斐領著兩個婆子,在炕几上擺了一桌菜。
陳阿福早已餓得胃痛,一陣陣香味傳來,更讓她饑餓難耐,無論前世、今生,她似乎都沒讓自己受過挨餓的痛苦。
夏月知道自己的主子一向把肚子看得比面子更重要,低聲提醒道:「大奶奶忍忍,外面的客人已經散了,大爺快回來了。」
陳阿福白了她一眼,自己的饞相表現得那麼明顯嗎?
話語剛落,就聽到窗外傳來腳步聲,接著是下人喊「世子爺」的聲音。陳阿福已經注意到,這裡的人都稱呼楚令宣為「世子爺」,而參將府和棠園的人都稱呼他為「大爺」。看來,他對「世子爺」的稱呼非常不喜,在他的勢力範圍內,都不許下人們那麼叫他。
陳阿福站起身向外迎去,楚令宣已經進了東側屋。
他的臉色酡紅,似乎喝了不少酒。他看著陳阿福,勾起嘴角笑了,眼裡的柔情濃濃的,似化不開的蜜。「終於把妳娶回家了。」
陳阿福紅著臉沒說話。
楚令宣又問道:「還習慣嗎?」
陳阿福笑道:「還好。」又補充了一句。「比我想像的還好。」
楚令宣笑道:「那就好,這裡也是妳的家,不要拘束,半個月後,咱們就回定州府。」
待他去淨房洗漱之際,陳阿福進臥房把衣櫥打開,裡面有一半的衣裳是楚令宣的,一半的衣裳是她的。因為之前她給衣櫥內的設計提過一點建議,裡面專門安了掛衣架的木棍。
她拿了一套白色中衣、中褲出來,放到淨房門邊的架子上。
楚令宣出了淨房,陳阿福和玉鐲給他穿上一件薄薄的小坎肩,外面穿了一件棕紅色軟緞直裰。
他牽著陳阿福的手來到東側屋,兩人在炕上坐下。他拿起陳阿福面前的小白玉瓷碗,往盆裡舀餛飩。
一旁服侍的玉鐲說道:「大爺,奴婢來吧!」
楚令宣沒理她,舀了四小顆餛飩後,把碗放在陳阿福的面前,笑道:「吃吧!妳一定餓壞了。」
跟楚令宣算熟人,所以陳阿福並不矯情,拿起碗吃起來,四顆餛飩一下肚,胃便沒有那麼難受了。
楚令宣又往她碗裡挾了一些菜和魚,她也吃了,習慣使然,她吃飯比較快,但姿態還是很優雅。
楚令宣也吃了幾口菜,吃得很慢,他一點都不餓,之前在前院陪客人喝了不少酒,也吃了一些菜;但他知道陳阿福肯定餓了,怕新娘子不好意思一個人吃飯,所以才陪著她。
陳阿福只吃了六分飽便放下碗。自己畢竟是新娘子,吃太多不好,再說,過一會兒他們還要做運動……
下人們把菜撤下,兩人又先後去淨房淨面漱口、換了睡衣睡褲,漱口水裡泡了香露,漱過後,嘴裡還留有餘香。
陳阿福出來時,楚令宣已經上床,正靠在床頭等她。
古代男人不紳士,男人睡裡面,女人睡外面,是為了方便女人下地服侍男人。
陳阿福掀開她的被子,紅色的床單上還鋪了一塊白綾,顏色反差太大,極其醒目。
待她躺下,夏月放下羅帳,帳外的燭光依舊明亮,照得帳內朦朦朧朧。
楚令宣把她摟進懷裡,褪去她的衣褲,他的吻密密麻麻地落在她的臉上、胸前,讓她有些喘不過氣。
當他進入她的身體時,她輕叫出聲,沒想到會這麼痛。這傢伙,猴急又沒有輕重,讓她感到非常不適……
楚令宣就像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楞頭青,不像二婚男人,或者他根本就不懂該如何憐香惜玉。從這點看來,楚令宣真的沒有多的女人,在這個男人有三妻四妾再正常不過的年代,楚令宣已經算是「身心乾淨」了……
她胡思亂想地分散著精力,但依舊覺得時間太過漫長。疼痛難忍的陳阿福快沒有耐性了,腦海裡突然傳來金燕子的聲音。「咦,媽咪,妳怎麼不說話呢?跟人家之前的女主都不一樣;楚爹爹也笨,都沒有說那些肉麻的話。為了聽你們這齣戲,人家高興了那麼久,沒想到一點都不好玩,沒意思,真沒意思。」
陳阿福忘了竟然還有這個小東西,她小聲罵了一句。「討厭。」
楚令宣以為在說他,趕緊道:「等等,馬上就好。」
搞了這個烏龍,陳阿福也沒有那麼痛了,忍不住笑出了聲。
楚令宣一直有些緊張,覺得自己很笨拙,聽見陳阿福笑了,也放鬆下來,咬了她耳朵一下,低聲笑道:「不害臊,笑什麼?」
終於完事了,當他們洗完澡,相擁躺在床上,都沒有了睡意。
陳阿福納悶地問:「那個人今天怎麼沒來搗亂呢?害我還想了好久,若是她為難我該怎麼辦。」
楚令宣冷哼道:「她不僅想今天來接受我們的跪拜,還想咱們一成親就住到公主府去,想讓妳一直住在那裡服侍公婆。」
陳阿福嚇得眼睛一下睜得老大,急道:「不行,我不同意。」
楚令宣低頭親了親她的小嘴。「當然不行,別說妳不同意,我們都不同意。她提了這個要求後,我爺爺就跑去金殿上哭,我三嬸也去太后那裡哭,說馬氏死得突然,嫣兒被折騰成那樣,難不成還要把這個媳婦折騰死她才滿意……」
皇上和太后分別派了宮太監和嬤嬤去公主府斥責了榮昭公主,說她幾年前鬧出的事情已經丟了皇家的顏面,不許她再鬧事;而且,楚老侯爺身子骨不好,要住到鄉下去,楚令宣這個媳婦也會住在鄉下服侍他。
榮昭公主十分沒面子,氣得在府裡摔了好多瓷器,當然也就不好意思在他們大喜之日來這裡現眼了;不過,大後天還是要去公主府拜見他們,楚侯爺畢竟是親爹,不能給別人攻擊他們不孝的藉口。楚令宣讓陳阿福放心,那天楚三夫人會陪他們一起去。
陳阿福起身親了楚令宣一口,笑道:「大爺真好,爺爺真好,三嬸真好。」
楚令宣的身子一僵,不僅臉上被她香了一口,胳膊碰到那軟綿綿的地方更讓他心癢難耐,說道:「妳又來招惹我。」
陳阿福趕緊躺好,把自己的被子裹得緊緊的,閉著眼睛說道:「好了,我要睡了。」
楚令宣半邊身子壓過來。「阿福,我,我……」聲音沙啞,呼吸急促。
陳阿福睜開眼睛,看他的樣子很難受,覺得自己的身體更痛了,為難道:「大爺,我真的,真的……」
楚令宣看她神情緊張,眼裡似有了水霧,也知道不能再折騰小媳婦了,無奈地重新躺下。

兩人睡得都有些沈,一早,還是夏月在外面叫道:「大爺,大奶奶,天快大亮了。」
兩人睜開眼睛坐起身,楚令宣說道:「進來吧!」
夏月和玉鐲進來,服侍他們穿衣梳洗。
正收拾著,便聽外面的丫鬟來報。「蘇嬤嬤來了。」
楚令宣一聽,站起身來笑著。「有請。」
能讓楚令宣如此禮遇的蘇嬤嬤,肯定就是楚三夫人從宮裡帶出來的隨身嬤嬤了。
她肯定是收元帕來了。
陳阿福聽了,也趕緊站起身。
蘇嬤嬤滿臉堆笑地走進來,她四十多歲,穿著極體面,臉上的妝容也很精緻。
她一進來就向楚令宣和陳阿福福了福,笑道:「恭喜世子爺,恭喜大奶奶。」
楚令宣和陳阿福都笑著請她坐,丫鬟上了茶,夏月又拿了兩個荷包給她。
蘇嬤嬤道了謝,又喝了一口茶。喝完茶後由玉鐲領著去床前,從枕下拿出元帕,她看了看,笑著摺好,放進手裡的錦盒裡。她回過身又再次恭喜楚令宣和陳阿福,才出了門。
送走蘇嬤嬤,楚令宣和陳阿福穿著便服吃完飯後,又開始收拾起來。
今天認親,陳阿福還是要穿得喜氣、正式一些,收拾妥當後,兩人走出了上房。
他們住的院子很大,種了許多花草樹木。這個院子叫竹軒,是楚令宣小時候住的地方,之前滿院栽的都是竹子,還是在成親前把這裡修繕了一番,才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楚令宣笑道:「以前叫竹軒,若阿福不喜歡這個名字,就改了吧!」
陳阿福的確不太喜歡這個名字,像公子的書房,沒有家的溫馨;不過,她想著自己不會在這裡久住,名字就先這麼叫著吧!
出了院子,往左穿過一條花徑,走過一段遊廊,便來到楚三爺和楚三夫人暫住的安榮堂,這裡原本是楚侯爺和了塵住持住的正院。老侯爺當初為了讓楚三夫人順利地從楚二夫人手裡把管家權奪回來,便讓他們住了進來。他們知道自己的身分,也知道自己不會在這裡久住,所以住在後罩房,其他的原封不動。
因為老侯爺住在外院,所以今天會在這裡認親。
進了正房,裡面清一色紫檀木家具,地上鋪著西域羊絨毯,空氣中飄著一股幽深的沉香味。人都到齊了,滿屋子的珠翠羅綺,只是氣氛比較沈悶,只聽得到楚三夫人和楚華的說笑聲。
這次他們成親,楚家老家湖州沒有人來,石州府的羅家人也沒來,只有二房、三房,還有楚華一家。
他們在老侯爺的面前站定,丫鬟拿來兩個蒲團,他們跪在蒲團上給老爺子磕頭,說道:「孫子(孫媳)見過祖父,願祖父福壽安康。」
老爺子接過陳阿福呈上的茶喝了一口,說道:「嗯,孫媳以後要好好服侍夫君,早日開枝散葉。」說完,後面的丫鬟遞上一個紅包。
「是。」陳阿福答應完就起身,接過丫鬟遞上來的紅包,交給身後的夏月。
接著,是給楚二老爺見禮,倒不用磕頭,萬福就行了。
陳阿福雖然沒有見過楚二老爺,但他的為人早就打探清楚了。聽說他年少時學問非常好,殘疾前還考上秀才,模樣也好,齒白唇紅,玉樹臨風,俘獲了不少貴女的芳心;只可惜天妒英才,殘疾了,少了一條胳膊。殘疾後,性情大變,喜怒無常。老侯爺和已經仙逝了的老夫人疼惜他,哥哥和弟弟讓著他,養成了他吃喝玩樂、眠花宿柳的壞習慣。
楚家的男人都不納妾,但為了讓楚二老爺收心,老夫人只得給他抬了兩個通房丫鬟。一個丫鬟非常有心計地倒了避子湯,為二老爺生下庶長子,被抬成房姨娘。
本來就殘疾,又有了庶長子,楚二老爺更不好找媳婦了。在他十九歲時,家裡終於給他找了個媳婦,就是楚二夫人。楚二夫人的爹原本是個七品小官,楚侯爺找關係給他升了兩級,又幫他找了個比較有油水的官位,才嫁了自己的閨女。
楚二夫人長得還行,白皙秀氣,又出身官家。剛開始楚二老爺頗喜歡這個媳婦,也同意家裡給他捐個小官,想浪子回頭,管管家裡的庶務,為妻兒撐起一片天;但時間一久,便看出楚二夫人眼界小,說話做事沒有章法,貪財,這些毛病一暴露,沒少招人笑話。
楚二老爺憂傷了,老毛病也就又犯了。
雖然他別的不行,但會生孩子,楚大老爺和楚三老爺都只有兩個孩子,但他有五個,兩子三女,分別是:二爺楚令奇,庶長子;三爺楚令安,嫡子;二姑娘楚珍,嫡女;三姑娘楚琳和四姑娘楚碧同為庶女。
陳阿福按下心思,來到楚二老爺面前,雖低垂著目光,還是能看到楚二老爺的眉眼跟楚令宣有幾分相似,但氣質完全不同,比較陰鬱文弱,而且左袖子是空的。
陳阿福給他屈膝福了福,說道:「見過二叔。」
楚二老爺點點頭,話都懶得說,拿了個紅包遞給她。
接著又拜見楚三老爺、楚二夫人和楚三夫人,楚三老爺和楚三夫人都笑著說了幾句早日開枝散葉的吉祥話,楚二夫人只「嗯」了一聲,各自拿了個紅包給她。
見完禮後,去祠堂拜牌位。
兩人回到淨房洗漱完,吃了晌飯,楚令宣就去了前院,他有事要跟楚三老爺商談。
陳阿福坐在廳屋的八仙桌旁,讓院子裡的人來給她磕頭。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13上市的【文創風】688《春到福妻到》4。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