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94
誰說世子紈袴啊 2
暮月
693
誰說世子紈袴啊 1
暮月
692
傻夫有傻福 下
木蘭
691
傻夫有傻福 上
木蘭
690
禍害成夫君【重生之一】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春到福妻到 5(完)
作者: 灩灩清泉
系列別: 文創風689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11/13
第四十八章
幾日後,了塵搬去靜棠庵。楚令宣不敢讓陳阿福再長時間坐馬車,不許她去,他和楚令奇領著大寶、楚含嫣兩個孩子去送了塵,在那裡玩到晚上才回來。
十月底,楚令宣要去西南部一趟,他知道陳阿福生孩子的時候,自己或許趕不回來,但那件事隱密又重要,他不得不親自去。
陳阿福看他眉頭緊鎖,勸道:「家裡有這麼多人,我無事的;再說,你即使在家,也幫不上忙啊!去吧!等你回來的時候,咱們家又多了一個成員……」
楚令宣走之前,不僅拜託了宋氏、王氏、江氏,還把大寶、嫣兒、阿祿,甚至連小哥兒倆都囑咐了一番,讓他們懂事,不能煩娘親。
天更冷了,冬月初二,迎來了第一場雪。
雪很大,一連下了幾天,為了陳阿福的安全,李嬤嬤連院子都不讓她去,若是想活動了,只能在院子裡轉圈圈。
現在不僅楚令智和大寶會按時來西側房吃早飯,連楚小姑娘都要來。因為從這個月起,她也開始跟一位女先生學習讀書認字了,時間不長,只在上午學一個時辰。
吃完早飯,陳阿福把他們送出房門,看著穿得圓滾滾的孩子們和動物們消失在院門口。
轉眼到了臘月,這天下晌,外面狂風呼嘯,大雪紛飛,上房東側屋裡卻溫暖如春,笑鬧聲不斷。
羽哥兒和明哥兒握著欄杆,站在小床裡,嘴裡嘟嘟囔囔說著幾個詞,還不時看著娘親和姊姊呵呵傻樂,嘴咧大了,一絲銀線便會從嘴角流下。
楚含嫣坐在小床外面逗著弟弟,見他們流口水了,就用帕子幫他們擦乾淨;他們抱在一起打架了,她又會好言相勸,把他們分開。
陳阿福坐在暖烘烘的炕上,嘴裡和王氏說笑著,眼睛卻一直看著三個孩子,心裡溢滿了溫情。
外面的風更大了,吹得窗紙啪啪作響。她的心緊了緊,不知丈夫怎麼樣了?還有婆婆,她在山上,會更加寒冷吧?
在這種壞天氣裡,她越溫暖,就越想到在外面辛苦奔波的丈夫和在庵裡修行的了塵。
突然,陳阿福覺得肚子一陣劇痛,叫道:「哎喲,肚子好痛。」
王氏急得一下站起來,說道:「應該是要生了,快、快去叫接生婆。」
李嬤嬤趕緊過來,把一件大棉袍給陳阿福穿上,幾人扶著她去後院的一個廂房。
這幾天是陳阿福的預產期,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兩個接生婆也在上月中旬就被請來府裡。
由於上次生小哥兒倆給楚小姑娘留下了陰影,她一聽說娘親要生了,便哭了起來,又怕把弟弟嚇著,不敢哭出聲,轉過頭去擦眼淚。
楚含嫣想跟去後院,被黃嬤嬤勸住了,說道:「姊兒不要去,妳去了,哥兒也會跟過去,把他們嚇著怎麼辦?放心,大奶奶無事的。」
這一胎生得比較容易,陳阿福沒遭大罪。第一天下晌申時末陣痛,第二天寅時初就生下來了,生的是一個白胖漂亮閨女,七斤八兩,名字是楚侯爺之前取的,叫楚含玉。
小玉兒長得非常漂亮,如粉色珍珠般瑩潤的肌膚,大大的杏眼,花瓣似的小嘴;或許營養太好,頭髮有齊耳那麼長,由於太胖,小鼻子顯得有些塌。
儘管剛出生,還是能看出來鼻子以下的部分像陳阿福,眼睛像楚令宣,也就是了塵,可以這麼說,小妮子的相貌取了父母最好的地方。
不說陳阿福和幾個孩子喜歡得愛不釋手,就連不怎麼待見重孫女的老侯爺看了,也喜歡得要命。
老侯爺對陳世英和陳名笑道:「孫媳婦的名字取得好,阿福,果真是個有福的,成親不到兩年,就兒女雙全。」
陳名嘿嘿笑著直點頭,這個名字是他當初取的,希望孩子有福。當時他以為自己破敗的身子不會有親生的孩子,那阿福就是他唯一的後人了;沒想到阿福真是有福的,不僅她自己有大福,還為他帶來了阿祿,也為家裡帶來了福氣。
陳世英就更不用說了,本來就喜歡陳阿福,現在看到這麼像自己的外孫女,簡直喜歡到心裡去了。
這孩子真的如珠似玉,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為了多看妹妹一眼,陳大寶和楚含嫣連課都不想上了,小哥兒倆則握著妹妹小床的欄杆,不錯眼地看她。
楚令智也高興,站在門口說:「小姪女的洗三宴,我娘肯定會來。」
陳阿福聽著外面的呼嘯聲,說道:「這種天氣,三嬸不要來,太遭罪了。」
楚令智篤定地說道:「為了看小玉兒,我娘不怕遭罪。」
因為楚令宣不在家,洗三這天,楚家沒有大辦,只請了幾家親戚和朋友。
令陳阿福沒想到的是,剛送走客人不久,楚三夫人真的趕來了,和她一起來的,還有楚三爺楚令安。
楚令安的妻子沈氏四個月前也生了一個閨女,取名楚含芝。
那時楚令宣沒有時間,陳阿福大著肚子,都沒去,這次三爺過來吃大房孩子的洗三宴,肯定讓楚二夫人心裡又不舒坦了吧?
楚三夫人走進廳屋,脫下貂皮風毛斗篷,在炭盆前祛身上的寒氣。
楚令智來給她施禮,拉著她的袖子說道:「果真如兒子所料,妳的姪孫女比妳兒子有臉面,妳從來沒有專程來看過兒子,卻來看姪孫女。」
楚三夫人大樂,摸著他的總角說道:「你是小子,又是長輩,不會吃你姪女的醋吧?」
「當然不會,兒子說著玩的,小玉兒十分可愛,我們都喜歡她。」楚令智又說道。
大寶和楚含嫣過來給三夫人見禮。
楚三夫人笑著點點頭,又多看了陳大寶幾眼。她三年前也看過他,但那時她不知道他是自己的堂弟小十一,沒有太注意他。聽小十一叫她「三奶奶」,覺得十分有喜感,堂姊弟的關係,被叫成了堂祖孫;再想想榮昭,親姊弟的關係,卻成了繼祖孫。
楚三夫人祛了寒氣,進了臥房,從小床上把小玉兒抱起來。
小玉兒被錦緞小紅被包著,正睡得香,被人抱起來也沒清醒。她嘟了嘟嘴,居然扯出了一抹笑靨,好像作了什麼好夢一般。
楚三夫人更喜歡了,低頭親了親她的小臉,又把臉埋在她的小胸口上聞了聞,笑道:「哎喲,多可人疼的孩子,真漂亮,真香。怎麼辦,我都想帶她回京城自己養了。」
楚三夫人的話音一落,站在一旁的羽哥兒和明哥兒不開心了,大聲哭起來,邊哭邊吼道:「妹妹,我們的,壞銀……打出去,打出去……」
小哥兒倆把屋裡的人逗得大笑不已。
陳阿福有些臉紅,嗔道:「看你們小氣的,她是你們的三奶奶,是五叔叔的娘親,咱們是一家人。」
小哥兒倆聽懂了前半句話,沒聽懂後半句話,知道三奶奶不會搶妹妹了,方才破涕為笑。
不多時,宋氏來請楚三夫人去西側屋吃飯。
宋氏笑道:「今兒天冷,就給三嬸準備了羊肉鍋,祛寒。」
楚三夫人滿意地點點頭,起身去吃飯,儘管楚令智不餓,還是懂事地過來陪著娘親一起吃。
楚三夫人看看二兒子,不僅長高、長壯了,還清新俊逸,氣質頗佳,最主要的是膚色好,肌膚細膩,白裡透紅。
楚三老爺和楚三夫人在西部邊陲待了許多年,那裡風沙大,陽光烈,皮膚不太好,有些粗糙。儘管楚三夫人非常注重保養,但跟京城貴婦們的皮膚相比還是有細微差別;而三老爺更甚,小麥皮膚,毛孔粗大,有種粗獷豪邁的灑脫。連在西部出生、長大的楚令衛和楚令智,也沒能倖免,皮膚比楚家的其他孩子微黑,也稍顯粗糙。
可是楚令智如今完全變了樣,皮膚又白又嫩,如玉一般的小少年。
楚三夫人越看越喜歡,笑道:「讓你在爺爺身邊盡孝,居然還有意外的收穫。你大嫂會養人,幾個孩子都養得這麼好,沒想到,你爹那樣的男兒,也能生出這麼個白面書生的兒子來。」
楚令智不高興地說道:「我不是白面書生,我天天都會跟著大哥或是護院練武,我是文武全才。」
因三夫人放心不下丈夫,只在定州府待了三天,就要回去。
由於陳阿福要到明年正月初七才出月子,所以楚令宣一家年前不能回京,他們一家不回去,楚令奇一家也被留了下來。
與楚三夫人他們一同回京城的,還有老侯爺和楚令智。一下子走了一老一小,別說楚含嫣和陳大寶不習慣,連陳阿福都不習慣。
而且,楚老侯爺還暗示過自己,年後他可能不會再來定州府居住。他不來,楚令智肯定也不會來。
陳阿福失落之餘,猜測著京城的局勢應該更加微妙。最近幾個月,楚令宣常常出去,很少在家,這次更甚,已經出去一個半月了……
他們走後,日子更平靜了。
臘月中旬,江氏來府裡辭行,過兩天她便會帶著兒女回京城過年。陳世英等到衙門封印,也會去京城。
幾日後的下晌未時,楚令宣終於回來了。
他風塵僕僕,一身落滿了雪花,一下馬就匆匆忙忙去正院。他知道陳阿福此時在歇晌,沒讓下人稟報,進門前把斗篷脫下,在廳屋裡的炭盆前把寒氣祛散,才進了臥房。
臥房裡溫暖如春,暗香浮動,大床旁邊是小床,大人和小人兒都睡得正香。
楚令宣的唇角勾了勾。自己日夜兼程,就是想早些看到他們。他輕輕走到床邊,先看小人兒。
小小的人兒粉粉的一團,長長的眼睛,小小的鼻子,粉嫩嫩的小嘴,似乎被人一直盯著不自在,輕輕動了動小腦袋,花瓣似的小嘴露出一點粉粉的小舌尖。
楚令宣的心如盈滿了飄著花香的春風,暖暖、柔柔的。他低頭想去親親女兒,想著自己還沒洗臉,又停住了。
看完了小閨女,他走近兩步看媳婦。
媳婦比他走之前又圓潤了一些,依然那麼美麗,美得讓他……抑制不住自己,顧不得許多,坐在床邊便吻了下去。
陳阿福正睡得香,突然覺得自己被丈夫吻上了。是的,哪怕她沒清醒,她也能感覺出來這是丈夫的吻──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纏綿、熟悉的觸覺……她在半夢半醒中,與他唇齒相依。
突然,她恢復一絲清明,日思夜想的丈夫回來了?
陳阿福猛地睜開眼睛,那張熟悉的臉近在眼前,還閉著眼睛極是享受。她晃了晃腦袋,艱難地說了兩個字。「令宣……」
楚令宣抬起頭來,看到妻子睜著驚喜的眼睛看著自己,笑道:「嗯,我回來了。閨女很可愛,很漂亮。」他用拇指摸了摸她的臉,遺憾地說道:「可惜,妳生她的時候,我不在妳身邊。」
陳阿福抓著他的手笑道:「閨女貼心,沒折騰我,生產很順利。」
晚飯擺在東側屋的炕上,陳阿福也上桌了。她和楚令宣領著陳大寶和楚含嫣在炕桌上吃,兩位嬤嬤抱著羽哥兒和明哥兒在地上的小几上餵他們。
小玉兒也被嬤嬤抱著坐在一邊,她已經醒了,睜著澄澈的眼睛望著他們,嘴巴時而吐出兩個泡泡來。
羽哥兒和明哥兒邊吃著飯,邊看著妹妹,一見妹妹吐泡泡了,就興奮地大叫。「妹妹,泡泡,泡泡。」
三個小傢伙的互動,讓屋裡更熱鬧幾分。
陳阿福非常有成就感,自己這麼年輕,就有了五個兒女,雖然有一個兒子總會還回去,但現在還在自己身邊。
楚令宣也是這個想法,眼裡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天雖然依舊寒冷,但陽光燦爛,風也沒有那麼大。
這天上午,楚令宣領著大寶、楚含嫣,還有小哥兒倆,一起去了靜棠庵,他想把了塵接來家裡過年。
離開之前,他一再囑咐孩子們,要想辦法把奶奶拉過來,讓她回家住兩天。陳阿福還特地畫了一幅小玉兒的畫像,讓楚令宣拿去給了塵看。
楚令宣驚豔地看著紙上的大頭娃娃,笑道:「真像,我媳婦居然還有這個本事。」
陳大寶得意地說道:「我娘有這個本事我早就知道了,不管什麼東西,我娘都會畫,而且畫得特別傳神。」
陳阿福笑著嗔道:「娘親哪有那麼厲害。」
楚含嫣幫腔道:「哥哥沒說錯,娘親就是這麼厲害。」
陳阿福等到天黑了,才看到他們垂頭喪氣地回來,知道他們沒能把了塵勸回「楚家」。
除了楚令宣,最難過的就是楚含嫣了,她拉著陳阿福的袖子哽咽著說:「我們說了很多好話,奶奶都聽流淚了,卻還是不願回家。」
陳阿福安慰小姑娘道:「娘親知道你們盡力了,奶奶不回來是因為大人的原因,不怪你們。」
陳大寶問道:「是因為爺爺嗎?」
楚令宣皺了皺,說道:「小孩子,莫胡說。」
大寶閉上嘴,但面上是一副「我猜對了」的神情。
陳阿福已經感到一些異樣,楚令宣在去南邊之前,就加派了很多暗衛在靜棠庵和羅家莊周圍。「娘在外面過年,會有危險嗎?」
楚令宣說道:「無事,娘雖然不來這裡,但已經去了羅家莊,這段時間都讓她住在那裡,明天下晌我和嫣兒去羅家莊陪她。」他看了看陳阿福,又說:「妳有這麼多孩子陪伴,可我娘……」
陳阿福笑道:「我知道,娘一個人寂寞,你理應去陪她,若是我出了月子,也會跟你一起去莊子裡陪她。」
大年三十,楚令奇一家三口上午就來了,他們今天會在這裡吃團圓飯。陳阿福見房姨娘沒來,又讓人去把她請來。
楚令奇和宋氏真心不錯,幫了楚令宣和陳阿福很多忙,所以把房姨娘請來,是讓楚令奇面子好看些。
飯擺在西側屋裡,主子們都坐在大八仙桌上,單給房姨娘設了小几,也給動物們擺了一個小桌。
這頓團圓飯雖然人不多,但熱鬧、隨意,歡聲笑語。
楚令奇高興,酒喝得有些多,脹紅著臉說道:「來定州府真好,天天都順心。原來在侯府裡,那日子過得……嘿嘿……」他沒好意思再說下去,又道:「聽祖父的意思,他老人家過了年也不一定會再來定州府了,大哥也快回京城了吧?」
楚令宣喝了一口酒,說道:「我嘛,還不一定,要看情況;若二弟不想回京,就在這裡長住吧!定州是兵家必爭之地,我娘也在附近,咱們楚家總要有個人守在這裡。」
不說楚令奇,就是宋氏和房姨娘聽了,都是一喜。如此,他們這一房不僅不用回侯府,楚令奇的前程也會不錯,既然讓他守在定州,官職肯定不會太低。
吃了晌飯,楚令宣便帶著楚小姑娘去羅家莊。
陳大寶今天特別高興,嘴一直咧著,不只因為今天過年,還因為他又能和娘親一起睡了。
本來讓他睡在東側屋,可他就是不願意,心裡想跟娘親同睡一張床,但不好意思說出來,就說要睡在暖閣,陳阿福也就如了他的意。
夜裡,因為大寶在屋裡,陳阿福不敢把小玉兒帶進空間,直到大寶睡熟了,她才拿了幾樣金燕子喜歡的乾果和滷肉進去。
乾果是陳阿福特地替牠做的,有奶香松子、琥珀核桃、五香瓜子和花生碎。
人過年,小傢伙也要過年不是?
金燕子還等著小玉兒進來玩,聽陳阿福說了緣由,不高興地唧唧叫道:「那個臭大寶,總是那麼討嫌,大過年的只想著自己高興,就沒想想別人。」
大年初一,陳阿福起床,穿上喜氣的紅襖和紅棉裙,來到小床邊,低頭親了親小玉兒。
小玉兒被娘「拱」醒了,望著娘的方向,「啊」了兩聲,漾出一抹微笑。
一家人剛吃完早飯,外面的小丫鬟稟報道:「大奶奶,羅家莊的小羅管事求見。」
羅源,他這麼早來幹什麼?
陳阿福說道:「讓他進來。」
羅源匆匆走進來,衣裳縐巴巴的一拿下帽子,頭髮也十分凌亂,還有幾綹頭髮掉下來。
看到他這個樣子,陳阿福心裡猛地一沈。
羅源施了禮,低聲稟報道:「大奶奶,羅家莊出事了。」
陳阿福直起身問道:「出了什麼事?婆婆還好嗎?還有大爺、嫣兒,他們還好嗎?」
羅源起身看了看屋裡,下人趕緊過來把孩子們帶出去。
大寶本來不想出去,但看陳阿福使了個眼色,還是不甘心地走出去了。
「大爺的胳膊受了傷……」羅源見陳阿福驚叫出聲,趕緊道:「大奶奶莫慌,大爺沒大事,只是輕傷;主子還有大姊兒,她們都無事,只是受了些驚嚇……」
昨天夜裡,羅家莊突然來了十幾個蒙面壯漢。羅家莊雖早已安排了許多護衛,把他們攔在莊外,可這群人武功高強,還是有幾個人衝進莊子。他們的目的就是了塵,了塵屋子又有明顯的標誌──檀香味。在保護了塵的過程中,楚令宣受了傷,羅管事和楚懷等人也都被刺傷,特別是羅管事,現在還沒脫離危險……
陳阿福的心如過山車一樣,聽到楚令宣沒事剛放下心,一聽羅管事出事,心又提了起來。羅管事不只是忠僕,還是大好人,幫過陳阿福及陳家良多,陳阿福和楚令宣對羅管事都非常有感情,把他當成了長輩。
她紅著眼圈說道:「但願好人有好命,羅叔能安然無恙。」
羅源的眼淚也流了出來,他用袖子擦擦眼淚,說道:「大爺讓我來跟大奶奶說一聲,主子已經同意回府暫住,請大奶奶讓人把落梅庵收拾出來,他們下晌就回府。」
陳阿福聽羅源說了塵會回府暫住,才放下心。
她猜測,那些蒙面人應該是二皇子派來的。二皇子一定是狗急跳牆了,才會派人去劫持了塵,以此來威脅楚家吧?看來,二皇子已經開始出手了。
了塵住在城外,總是危險。
陳阿福說道:「好,我知道了。羅小管事還沒吃飯吧?去外院吃完飯,再回家歇息歇息。」
羅源搖頭道:「謝謝大奶奶,小的還要馬上趕回羅家莊,我爹還……」
想到還沒脫離危險的羅管事,陳阿福心又緊了起來,她起身說道:「羅小管事等等,之前無智大師給過我一味治外傷的藥,或許對羅叔有用。」
陳阿福進了臥房,從衣櫥裡的小抽屜裡拿出一根燕沉香小木籤,這是給小哥兒倆煮羊奶用的。
她把小木籤交給羅源說道:「這是無智大師給我的,你把它放進藥裡熬,可以反覆使用。」
羅源一家都知道陳阿福跟無智大師關係匪淺,他激動地接過藥,跪下給陳阿福磕了幾個頭,哽咽道:「謝謝大奶奶,沒想到我爹還有這個福氣,能用上無智大師給的藥。」
羅源出去後,陳阿福趕緊讓李嬤嬤帶人去收拾落梅庵。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13上市的【文創風】689《春到福妻到》5完結篇。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