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694
誰說世子紈袴啊 2
暮月
693
誰說世子紈袴啊 1
暮月
692
傻夫有傻福 下
木蘭
691
傻夫有傻福 上
木蘭
690
禍害成夫君【重生之一】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傻夫有傻福 上
作者: 木蘭
系列別: 文創風691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8/11/20
第一章
元嘉十年初春,洛京,開國郡公府。
「來人!快把人挪走!哎喲,這味兒可真夠衝的……」
郡公府後宅東廂房內,穿著石榴色長裙的侍女綠菊妝容精緻,她斜眼看了看床榻上那個又髒又臭的女人,一邊快速地從袖子掏出塊手帕捂住鼻子,一邊趾高氣揚地對身後兩個粗使婆子吩咐道:「妳倆還愣著幹麼?都聾啦!趕緊把她抬出去──這東廂房以後可是要住人的!若是死在這兒,給屋裡沾染上晦氣,當心老爺剝了妳們的皮!」
「是是是。」
兩個身著青灰色麻衣的婆子差不多都年近四十,被綠菊一個剛滿二十的小丫頭訓得沒一點臉面,卻是唯唯諾諾地不敢言語。
誰叫這綠菊是新夫人面前得臉的侍女呢?府裡人都知道老爺寵愛新夫人。雖然新夫人進門時是個妾,可是耐不住人家善生養,進府七年來一口氣就給蕭家添了三位公子、兩位小姐。
近日,新夫人又剛被老爺扶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一上位,她跟前的綠菊姑娘也跟著神氣起來,如今在後宅是二把手,可不是她們這些幹粗活的婆子們得罪得起的。
「夫人,起來吧!」
兩個婆子心裡恨得咬牙切齒,把她們從綠菊那裡受的窩囊氣暗暗發洩到床上病病殃殃的舊夫人身上。
左右胳膊猛地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原本昏睡在床鋪上的閔窈吃痛地驚呼一聲,一通天旋地轉後,她那瘦骨嶙峋的身子就被兩個婆子像提小雞一樣提起來。
「妳們……妳們這是要……幹麼?」閔窈的聲音沙啞中帶著顫音,昔日嬌蠻跋扈的閔家大小姐此時就像是被人拔了爪牙的病貓。
「拖走!」
綠菊從鼻子裡哼了一聲,兩個婆子立刻使出蠻力,架著閔窈一路出了房門。
「放開我!放開我……」
閔窈又急又氣,要是換了以前,這兩個婆子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早被她三拳兩腳就打趴下了。可是自從她病了之後,藥是一碗接著一碗地喝,可身上卻是越來越無力了。
「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咳咳咳!」
蒼白的赤足在破舊的暗黃裙下不住晃蕩,兩個婆子置若罔聞,架著她的胳膊風一般就到東廂的院子裡。
昨夜剛下了一場雨,初春的風帶著刺骨的寒意鑽進閔窈單薄的襦裙裡,她忍不住一陣哆嗦,接著劇烈地咳嗽起來。兩個婆子生怕被她傳了什麼病氣,同時一撒手,就把她扔到地上。
院子裡積了幾處淺淺的水窪,殘破的身體啪一聲,結結實實地摔在濕冷的泥濘中,濺起一片泥點子。
閔窈狼狽地從一片泥濘中掙扎起半個身子,不知是被氣的還是被摔得疼的,或者兩者都有,她渾身顫抖不已。「妳們……妳們憑什麼?我要見老爺!蕭文逸!你出來!你出來!」
「嚎什麼嚎?就妳這副鬼樣子,還想見老爺?」
綠菊慢悠悠地走到院子裡,瞥了瞥閔窈蠟黃的臉色、枯枝般的手臂,她翻了個白眼,語帶譏諷。「妳可別出去嚇人啊大小姐,今天可是小公子的滿月,老爺和夫人、太夫人在正堂宴請賓客呢!念在咱們都是閔府出來的,奴婢勸大小姐還是省點力氣,想想自己今後該去哪兒落腳吧!」
「妳說什麼……夫人?」除了她這個正室,蕭文逸哪還有別的什麼夫人?
「喲,看來大小姐還不知道啊!」綠菊得意地仰著兩個鼻孔走過去,而站在邊上的兩個婆子見閔窈一身髒泥,都悄悄往角落裡避了避。
「我們二小姐被老爺扶正,現在可是郡公府裡名正言順的夫人!至於大小姐妳……喏,這是老爺給妳的休書,妳收好就趕緊滾吧!」
「不!這不可能!我不信!」
手裡捏著休書,閔窈兩個眼睛頓時赤紅起來。綠菊口中的二小姐,正是當年作為陪嫁與閔窈一起嫁到蕭家,閔窈同父異母的庶妹──閔玉鶯。
「蕭文逸,他怎麼能……」
當年求娶她的時候,蕭文逸明明說過,他眼中只有她一人,他說要庶妹陪嫁是蕭家太夫人的意思,他是迫不得已的!他還說,他會永遠疼她、愛她。然而,現在他卻要休了自己,扶正庶妹?!
「我要見蕭文逸!我要他親口跟我說!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閔窈一把丟了休書,使出身上最後一點力氣,緊緊地抓住綠菊裙下的雲頭鞋,聲嘶力竭喊道:「妳讓我見他!我要向他問個明白!」
「哎喲,大小姐妳行行好,就別為難奴婢了。」
綠菊蹲下身子,伸手將閔窈的手指一根一根從她鞋子上扳開,她湊到閔窈耳邊神秘兮兮地說道:「……事到如今,奴婢也不怕實話告訴妳。其實,老爺和二小姐早在認識妳以前就已經是兩情相悅,只不過礙於二小姐是個庶女,太夫人不同意娶作正室。老爺為了她,只能委屈自己娶了身為閔府嫡女的大小姐妳,好讓妳帶著二小姐一起進府!妳的脾性,二小姐是最清楚的,進府以來又慣會鬧騰,兩位這一對比,在太夫人眼裡可不就是高下立現?」
「妳胡說!蕭文逸他不會……」
綠菊的話如同晴天霹靂,閔窈嘴上否認,可是想到這些年蕭文逸的所作所為,她心裡沒底,抓著綠菊裙角的手也不覺鬆了三分。
綠菊乘機一撩裙襬,就跳到了距離閔窈三步開外的地方。
「奴婢胡說不胡說,大小姐妳自己心裡難道還不清楚嗎?」
「我……」
閔窈無力地低下頭,想到蕭文逸那張光彩俊俏的臉,想到他成親前對自己的甜言蜜語,再想到他成親後與閔玉鶯成雙入對,對自己視若無睹的冷漠樣子,還有……他和閔玉鶯那一群漂亮的孩子們,胸口處驟然抽搐起來。
閔窈從來不是善於忍耐的人,成親後蕭文逸的「變心」讓她無法接受,她哭過、鬧過也糾纏過,可是這反而越發顯得閔玉鶯比她更加識大體、溫柔可人。
只有閔窈見識過她這個庶妹陰暗的一面。
去年冬天,閔玉鶯誣衊閔窈企圖謀害她腹中的孩兒,蕭文逸和蕭家太夫人大怒,罰閔窈跪了三天三夜的祠堂。
閔窈跪完之後就病倒了,從去年冬天到今年初春,蕭文逸一次都沒來看過她。縱然她再後知後覺、縱然她再自欺欺人,此時也不得不承認蕭文逸的心中真沒有她這個人。
想到這兒,再看看地上的休書,閔窈心底一片透澈的涼。
「要奴婢說啊,老爺也真是絕情呀!大小姐妳當了我們二小姐這麼多年的墊腳石,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哇……」
綠菊惺惺作態,正想要再戲弄閔窈幾句,長廊上忽然跑來一個丫鬟,說是夫人在前頭找她,綠菊只得吩咐那兩個婆子先看著閔窈,轉身急匆匆地跟著丫鬟往前頭去了。
兩個婆子嫌她身上髒臭,只是遠遠地看著她不肯上前,閔窈坐在泥漿裡,嘴邊冒出一個酸澀的苦笑來。
閔窈啊閔窈,妳怎麼就淪落到今天這般境地?!先前她身邊還有兩個忠心的侍女秋月和秋畫,她病倒之後,秋月、秋畫被蕭家的人強抓去賣了,她也阻攔不了。
現在,她身邊連一個護著她的人都沒有了。
閔窈抖抖索索地打開休書,潔白的宣紙上,是她最熟悉不過的瘦長字體,休書是蕭文逸親筆所寫。眼淚一下子充滿她的眼眶,模糊的淚光中,依稀看到幾處「無子」、「善妒」、「惡疾」之類的字。
豆大的淚水撲簌簌打到紙上,一團團墨跡被暈染開來。
閔窈盯著那幾處墨團無聲地笑了。
無子?蕭文逸從洞房那天起,整整七年都沒碰她一下,她一個人如何能生孩子?!
善妒?蕭文逸寵妾滅妻,閔玉鶯隔三差五就要爬到她頭上作威作福,她能乾坐著讓人欺負嗎?
惡疾?她雖然病得厲害,可是她又沒有過了病氣給別人,秋月和秋畫之前伺候她這麼久,不是都好好的?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在大昭,女子觸犯七出裡頭任何一條就足夠夫家休妻了,更何況蕭文逸現在給她湊滿了三條!他是鐵了心要趕她走,可是她離開蕭家的郡公府,又能去哪兒呢?回娘家閔家嗎?
她出嫁第一年,母親藺氏便去世了,現在閔家由閔玉鶯的生母柯姨娘管家,父親又是個死守禮儀的,被休棄的女兒回家一定會成為他的恥辱,恐怕連家門也不會讓她進。
去外祖家?外祖家敗落凋零,一家子早就搬離洛京,多年未曾有書信往來,也不知他們現在於何處棲身。
無家可歸,哪兒也去不了,哪兒也不收她。她現在已經什麼都沒有了,蕭文逸都知道,可是他還是寫下休書,他不是要她走,他只是想她死而已。
閔窈心裡一陣陣的絞痛越發劇烈。為什麼?為什麼當初她偏偏就看中蕭文逸那張臉?!分明是那樣情深的一張臉,如今卻變得這般無情冷血!
難道真是像綠菊說的那樣,蕭文逸娶她只是為了閔玉鶯?看他與閔玉鶯這七年來的恩愛黏膩,恐怕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如果,他們真是兩情相悅,那便兩情相悅好了!為什麼偏偏要扯上她?
閔窈怎麼都想不通,在閔家的時候,她自問從未苛待過閔玉鶯,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比起移情別戀,精心設計的圈套更加使人憤怒。
閔窈一想到是蕭文逸和閔玉鶯聯合起來利用了她,想到自己被愚弄了這麼多年,想到自己傻傻守著空房期盼的兩千多個冷寂夜晚……她的胸口彷彿被人刺進一把尖刀。
病入膏肓的身體禁不住心臟處陣陣劇烈的悶痛,紊亂的氣息不斷往上翻騰,閔窈喉頭一甜,一大口殷紅的鮮血哇一聲從她嘴裡噴出來。
「哎呀!她吐血了!不會是死了吧?」
「快來人哪!快來人哪……」
兩個婆子懼怕的尖叫聲時遠時近地傳來,閔窈軟軟地撲倒在地上,再也感覺不到疼痛,嘴裡不斷冒出的血如同妖異的曼珠沙華在她身下緩緩綻開。
她……要死了嗎?如果有來生,她再也不要這樣過了。

「窈兒……窈兒……快醒醒!」
感受到一隻溫暖白嫩的手輕輕在自己臉上捏了捏,閔窈撐開沈重的眼皮,看見母親藺氏正在她腦袋上方笑吟吟地看著她。
「母親?!」
望著藺氏那年輕而姣好的面龐,閔窈的眼淚瞬間就從眼裡流下來──聽說人快要死的時候,會看見已故的親人。
「母親,您這是來接我了嗎?真是太好了,母親您知不知道,這些年來,窈兒有多想您……」生怕她眨眼就消失不見,閔窈兩手緊緊地抱住藺氏的脖子,頓時委屈得哭成一個淚人兒。
「這是怎麼啦?」
藺氏心中有些疑惑,母女兩個剛在她娘家藺府吃了午飯回來,其間也沒見人來招惹她女兒呀!瞧瞧這孩子全身上下都好端端的,怎麼在馬車裡睡著睡著就哭上了呢?
但自己唯一的女兒在跟前哭得唏哩嘩啦,藺氏自然是心疼得不行,馬上從袖子裡掏出一塊絹帕在閔窈圓潤雪白的小臉上輕輕擦拭著,一邊柔聲道:「妳這孩子,都十六歲的人了,怎麼連妳三歲的小表弟都不如?還這樣孩子氣!動不動就掉金豆豆的……這馬車都快到咱家府上了,要是給妳父親看見,怕是又要訓斥妳一番,說妳不成體統。」
十六歲?
閔窈被她一番話說愣了。止住淚,她瞪著眼睛往四周一看,才發現她和藺氏正坐在一輛緩緩行駛的馬車裡。
馬車微微顛簸著,小幅度的震動感十分真實地從她跪坐著的褥子下傳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她明明吐了那麼多血,不死也去掉半條命了,為何這會兒身上一點痛楚都沒有?而且,母親藺氏不是已經……怎麼現在坐在她邊上與大活人一般無二?!
「看看,這是又好嘍?」藺氏慈愛地替她整了整耳邊的亂髮,打趣道:「真是六月天,孩子的臉,說變就變。窈兒,剛才可是作噩夢了?」
眼前的情景既熟悉又陌生,閔窈腦子一片混亂,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本能地抱著藺氏,剛想張嘴,喉嚨裡一陣沈重的酸楚堵得她說不出話來。
閔窈情緒激動地嗚咽幾聲,藺氏不明所以,還以為她在撒嬌。
「瞧妳這小傻樣,是被什麼東西嚇到了?」
藺氏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閔窈不吭聲,含著淚把母親抱得更緊。心中的千言萬語都融化在這個擁抱中,她現在分不清自己是魂歸故里,還是陷入臨死前美好的夢境裡……只是感謝老天垂憐,讓她與母親再次相見。
藺氏卻不知女兒此時心中的千迴百轉,只摟著女兒絮絮叨叨地唸了起來。「阿娘記得妳小時候膽子沒這麼小呢……妳六歲那年,外祖父帶妳去宮裡玩,妳不知道妳這小膽子多肥喲!看見三皇子被二皇子他們欺負,妳竟然一雙小拳頭飛出去,直把二皇子和四皇子揍得哇哇哭!當時妳外祖父和妳姨母都嚇出滿身的冷汗,幸好聖上寬厚,沒有怪罪下來,要不然啊……」
馬車在藺氏繪聲繪色的敘述中,緩緩駛入了閔家的大門。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20上市的【文創風】691《傻夫有傻福》上。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