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714
首輔的續弦妻 3(完)
櫻桃熟了
713
首輔的續弦妻 2
櫻桃熟了
712
首輔的續弦妻 1
櫻桃熟了
711
執手偕老不行嗎 4(完)
暮月
710
執手偕老不行嗎 3
暮月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40
心繫狼情 A Game of Chance
琳達•霍華 Linda Howard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238
夢迴卡布里 His at Night
雪麗•湯瑪斯 Sherry Thomas
   
         
書名: 妙廚小芝女 3(完)
作者: 風白秋
系列別: 文創風707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9/1/1
第五十九章 訂製糕點
玉芝道:「袁叔聽過奶油嗎?北邊牧民們平日以奶和肉為主食,這種油應該就是他們發現的,只不過沒傳到中原罷了。」
又等了一個多時辰,玉芝心想奶油應該差不多好了,讓濃墨拿過來檢查,果然已經結成了黃色固體,接著她就開始跟袁誠研究各種西式點心了。
首先當然要做奶油餅乾,這可是玉芝前世最愛的小餅乾了。
玉芝調好稠麵糊,一邊做、一邊想,既然有牛奶,就得找鐵匠鋪訂一批烘焙工具才行。
把麵糊分成數份放在烤盤上,送進改良過的烤箱,玉芝讓廚娘小心翼翼地控制著火候,不過一盞茶的時間,香噴噴的奶油餅乾就出爐了。
玉芝也不怕燙,剛把烤盤移出來就抓了一塊餅乾扔進嘴裡,燙得齜牙咧嘴地也捨不得吐,幾口嚼完餅乾後喊了一句。「香煞我啦!」
袁誠聞著空氣中香甜的味道吞了吞口水,也伸手拿了一塊餅乾扔進嘴裡,只覺入口香酥、奶香濃郁,嚥下去後口齒留香,嗯……看來今日受的苦都值了!
看著半瞇著眼睛享受的袁誠,玉芝「嘿嘿」一笑,嚇得袁誠渾身一抖,結結巴巴地問道:「妳……妳又想幹什麼?!」
玉芝笑道:「袁叔怕什麼?這是我打算讓我哥哥們帶去京城吃的,咱們當然得多做點,對吧?」
袁誠暗道自己命苦,但是想到即將赴考的幾個孩子,便低下頭認命道:「罷了,明日我再過來繼續做吧!」
玉芝見他垂頭喪氣的,在心中暗笑了半天,卻還是清了清嗓安慰他。「明日咱們就不打發這個了,換個做法,這次做的奶油有好幾斤呢!夠哥哥們吃的了。」
最後一家人將餅乾一一裝進洗淨擦乾、鋪了油紙的竹筒,密封好之後,留待家裡的考生帶去京城。

二月初六,出行大吉。兆厲、兆志與卓承淮帶著濃墨、潤墨跟硯池登上了前往京城的馬車。
在馬車出發後、眾人為幾個考生擔心的時候,小瑞回來了。
剛進了門見過禮,小瑞就笑著說道:「到底還是遲了幾日,本來小的還想陪三位少爺一起去京城,這下子只能等二少爺與三少爺考進士時,才能沾他們的光去見見世面了。」
大夥兒說笑了一陣子才開始說正經事,小瑞遞上三張地契與幾張契約說:「當地沒人把山楂當一回事,現在只是曬乾拿來作藥材用。這次我們去買園子的時候,大家都稀奇得很,能賣的就追著我們賣,最後我們挑了三家主人老實、園子又好的,還跟他們簽了用工契,每年十月去拉果子時就結一年的工錢,日後算是咱們家的長工了。」
玉芝點點頭,小瑞這事辦得乾脆俐落,走一步、看三步,是個管家的好苗子。她拿起面前的三份地契,細細看了起來。
按照去年收山楂時的數量與情況,玉芝大致估算了一下,這些山楂園子一年差不多能收將近七萬斤山楂,自家現在用是夠了,但是玉芝還想要更多,她點點地契道:「小瑞哥,怕是得麻煩你再跑一趟了,再收幾畝湊個五十畝吧!」
這個要求讓小瑞有些為難。這些日子以來他仔細考察過,當地的野山楂樹到處都是,有人想吃就會原地摘一些,以種山楂為家業的大部分都是賣給別人做糖葫蘆,連成片的園子實在不大也不多。
他低下頭想了想,咬牙道:「成,那小的再跑一趟,一個月之內必定回來交地契給東家!」
四日後,小瑞帶著淡墨與枯墨出發了,旬假在家的兆勇哀號道:「枯墨不是我的書僮嗎?為何我每次回家都看不到他!」
他身邊的小廝阿喜聽到了,可憐兮兮地說道:「少爺是覺得小的伺候得不好嗎……」
兆勇見阿喜一副「求安慰」的樣子,立刻堆起笑摸摸他的頭道:「你伺候得最好了!」
看著阿喜歡快離去的背影,兆勇嘆了口氣,自家這小廝真是太「純情」了。

玉芝在這幾日拿到了全套的烘焙工具,看到成品後她鬆了口氣,雖說相比前世粗糙了些,但是至少意思到了,總比用三根筷子打蛋強。
工具到位了,就要考慮從牛奶中提取、打發鮮奶油。玉芝琢磨了半天,拉著陳忠繁做了一個類似酥油桶的東西。酥油是藏族食品的精華,跟奶油相似,藏族人都使用酥油桶自牛奶或羊奶中提煉出酥油。
玉芝又讓陳忠繁找經常合作的鐵匠來家裡,先是簽了保密契約,然後簡單畫出一個老式手工奶油提取機圖譜,再細細說明它的運作原理。其實玉芝知道的也只有外型,至於具體的齒輪構造她根本記不住。
幸好這個時候已經有了齒輪,所以這對鐵匠來說不困難,於是玉芝乾脆讓他自己琢磨去了,約好十日之後看樣品。
待鐵匠通知東西做好了,玉芝一大早就讓兆志的小廝阿福出去買新鮮的牛奶,再要袁誠來家裡。
等牛奶靜置得差不多的時候,玉芝先讓陳忠繁與袁誠試試看用酥油桶來提取、打發鮮奶油,發現比搖晃的笨辦法省力多了。
接下來,玉芝想試做蛋糕與麵包。有了手動打蛋器之後,打蛋變得簡單許多,袁誠與陳忠繁都是自小做活的,手勁大得很,沒多久就把蛋白打發到乾性發泡的狀態了。
剩下的事就輕鬆多了,玉芝用普通麵粉烤了一個最基本的綿軟戚風蛋糕,又用奶油做了最普通的奶油吐司,口感與前世幾乎沒有太大的區別,眾人吃得香甜不已。
袁誠心服口服道:「這有點像發糕,但是奶味十足,又比發糕綿軟,我看嗜吃甜的人定然都喜歡。還有,那個黃黃的包子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若是擺出來賣,大概會被搶購一空;只是奶油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做出來的,幾乎不可能供咱們這幾家鋪子一起賣。」
玉芝神秘地笑道:「這個呀,咱們不擺出去賣,只接訂製的單子!」
大家聽了一臉茫然,陳忠繁不禁問道:「什麼叫訂製?」
玉芝解釋道:「若是想買,就直接派人過來提前兩、三日預約,咱們做完以後當日送到下訂的人家裡;不過若是這樣,咱們就得打開有錢人階層的市場,必須求助單家才行。」
最後那句話讓陳忠繁和李氏都沈默不語。哪怕雙方的生意早有往來,然而自從卓承淮表明心意之後,他們就不怎麼樂意求助單家,因為不想讓單家覺得玉芝高攀了卓承淮。
玉芝明白父母的想法,但她覺得這是做生意,能創造雙贏的局面,何必為了還沒確定的事情把掙錢的買賣往外推?
她看了看還在場的袁誠,沒有開口勸父母,決定待會兒再說這件事。
玉芝回頭對袁誠道:「袁叔,這東西現在只有咱們家有,卻不能日日都靠您與我爹來做,咱們信得過您,您回去挑幾個手腳麻利又有些力氣的人送過來吧!」
袁誠知道這件事有多重要,當下就要回去挑人,玉芝也不留袁誠,拉著他叮囑幾句就送走了他。
回過頭來的玉芝剛想勸父母,沒想到陳忠繁先開了口。「我知道妳想說什麼,是我與妳娘不想讓妳日後低單家一頭,可是這個東西肯定掙錢,若是因為這個原因就要放棄,妳定然不甘願。罷了,想做就做吧!爹和娘都支持妳。」
玉芝感動得不得了,撲到李氏身上把頭埋進她的肩膀,嗅著她身上滿滿的母親味道,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擦了擦眼淚道:「爹娘對我最好了……」

玉芝派阿福去泰興樓詢問單辰何時有空,碰巧單辰正帶著單錦在泰興樓學習如何管理家業,當下就決定雙方明日巳時中在泰興樓見面詳談。
得到回信的玉芝,隔天一大早拉著陳忠繁與李氏爬起來做蛋糕與麵包,總算趕在巳時做好。陳忠繁與玉芝用食盒裝好東西,帶著他的長隨雙壽與玉芝的丫鬟如竹上馬車直奔泰興樓。
單辰與單錦早就在那裡等著了,自那日單辰察覺卓承淮的心事,他看玉芝時就帶著一點點看外甥媳婦的心態,有些挑剔,又有些讚賞。
見被如竹扶下馬車的玉芝比幾個月前更顯風姿,單辰心底先嘆了一聲「好」,接著笑迎陳家父女進雅間。
見過禮後,玉芝沒耽誤時間,直接從食盒中取出蛋糕與麵包擺在桌上,香甜的氣息充滿整個雅間,讓所有人的臉上都忍不住浮現笑意。
單錦最愛甜食,後來為了減重,他娘唐氏限制了他的飲食,他已許久沒吃到甜品了,特別是這種新鮮、香氣四溢的東西。
玉芝從食盒中取出一把特製的精緻小銀刀,把尚有餘溫的蛋糕切成幾塊,推到單家父子面前道:「單東家與單少爺嚐嚐這糕點如何?」
單錦來不及糾正玉芝稱呼上的問題,直接用手捏起一小塊蛋糕塞進嘴裡,滿足地讚嘆道:「妹妹家這糕點如何做的,竟然如此香甜綿軟。」
陳忠繁一下子就笑了出來,想起多年前單錦第一次去他們在鎮上的小食鋪時,詢問燜肉做法那可愛的樣子,許久未見的隔閡頓時少了許多。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上市的【文創風】707《妙廚小芝女》3完結篇。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9-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