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731
嫡女大業 2
千江水
730
嫡女大業 1
千江水
729
我的老婆是仙姑 3(完)
俊寶
728
我的老婆是仙姑 2
俊寶
727
我的老婆是仙姑 1
俊寶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241
模仿謎蹤 Imitation In Death (限)
J.D.羅勃J.D.Robb (Nora Roberts娜拉•羅勃特)
240
心繫狼情 A Game of Chance
琳達•霍華 Linda Howard
239
愛情對手戲 The Thing About Love
茱麗•詹姆斯 Julie James
   
         
書名: 嫡女大業 2
作者: 千江水
系列別: 文創風731
定價: 250 元
網上購書: 200 元
會員價: 188 元
出版時間: 2019/3/26
第二十八章
「祖母。」元瑾站了起來,縱然心裡沒料到薛老太太竟如此直接提出這般無理的要求,但她也很快就鎮靜下來。
「國公府這次選世子,本就說是以親姊妹進入侯府。我為弟弟選世子的事忙前忙後三個月,祖母若這樣就要我讓出名額,我很難同意。除此以外的其他要求,祖母儘管再提就是了。」
薛老太太道:「我沒有別的要求了。當初這是妳親口答應的,難不成妳如今要出爾反爾?何況若不是我與老夫人這層關係,妳弟弟也選不上世子。我提這個要求,縱然對妳來說不公平,卻是合理的。我也不會虧待妳,以後我自會給妳尋一門好親事,以薛家嫡出嫡女的身分出嫁。」
元瑾聽到這裡,不免冷笑。薛老太太當真打的一把好算盤!竟想以薛府嫡女的身分,跟她換定國公府小姐的位置,還跟她說合理!
當初她雖答應薛老太太一個條件,但也須是合理的條件。這般將她棄若敝屣,要將成果全讓給她親孫女的條件,當真是偏心至極!
她抬頭繼續道:「雖說有祖母這層關係在裡頭,但在聞玉競選的過程中,祖母您關照的多是大哥,萬事都以大哥為先。四房本就是庶出,若不是我辛苦支撐,加上三伯母無私相助,恐怕聞玉根本不能堅持到今日。我只想問祖母,在這之中,您出了什麼力?元珍姊姊出了什麼力?現在要為元珍姊姊討這個位置,您真的覺得合乎情理?」  
薛老太太看向元瑾。
其實元瑾比自己想的還要冷靜許多。平白被人奪去榮華富貴,沒有人會不生氣,沒想到她竟還能忍得住?果然四房這兩個孩子都不是一般人。
「我是你們的祖母,這事自然是我說了算。」薛老太太道:「若沒有我同意,恐怕定國公府也不能收聞玉為繼子吧?」
這便是赤裸裸的威脅了。
畢竟薛老太太才是當家主母,若沒有她同意,薛聞玉的確出不了薛家,無法成為繼子。
薛元瑾深深吸了口氣。
看來薛老太太是鐵了心!她知道自己絕不會讓聞玉放棄世子之位,畢竟已經為此努力了這麼久。
「今兒天也晚了,妳先回去休息吧。」薛老太太道:「明兒妳帶聞玉來的時候,我希望妳已經同意了。」
元瑾嘴唇一抿,甚至沒有同她告別,屈身就離開了。

路上,她一直思考該如何解決?其實薛老太太這一招,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大房是她的血親,薛元珍是她最疼愛的孫女,她自然會為薛元珍考慮。除此之外,恐怕還怕元瑾和薛聞玉不在她的掌控內,即便做了定國公府的世子和小姐,也不會對她甚至對她另幾房親兒子好。
所以,讓她把位置給薛元珍,是薛老太太必然會做出的決定。  
而她呢?努力了這麼久,卻面臨一切成為泡影的局面。
絕不能如此,她要仔細思索該怎麼辦。
元瑾回到屋中時,薛青山正好從衙門回來,本還沈浸在薛聞玉入選的喜悅中,就聽元瑾說了這件事。
崔氏大怒。「這黑心老太婆,緊著為她親孫女打算,實在太過分了!」
薛聞玉語氣冰冷。「姊姊若不去,我也不會去的。」
元瑾輕按住他的肩膀道:「聞玉,不可任性行事,即便最後我沒能去,你也一定要去,否則這些辛苦不都白費了嗎?」
薛青山一直沈默著,拳頭緊緊握起,臉色十分難看。
他突然一語不發地往外走。
元瑾立刻攔住他。「父親,您這是……」
「我去說。」薛青山道:「這麼多年來,我們四房沒對不起她的時候,我為薛家付出太多,以至於你們都不能如其他三房過得好。如今妳憑藉自己的努力爭取到這樣的機會,她卻要憑空奪去!我是妳的父親,絕不能再讓妳受這樣的委屈!」他說完就徑直往外走。
元瑾一怔,沒想到自己這包子父親還有為她出頭的一天。
她怕他太過衝動,立刻跟上去。
崔氏還從未見過薛青山這樣生氣。他在家裡一直如老好人般,嫡母和兄長說什麼,他都不會反對,現在竟然也會生氣、憤怒。她連忙叮囑丫頭看好薛錦玉,也帶著薛聞玉一起趕了過去。

薛老太太正準備睡下,就聽到丫頭通傳說四老爺求見。
薛老太太知道他是為何而來,並不想見,淡淡道:「就說天色晚了,不見。」 
她剛說完,就聽到門扇被撞開的聲音。「兒子一定要求見!」
她嘆了口氣,叫婆子給她披了件外衣走出去。只見薛青山站在原地,目光冰冷地看著她。
「今日之事,兒子不服氣!」
薛老太太坐下攏了攏衣服,對這個一向言聽計從的兒子這般不聽話,感到很不舒服。「你深夜闖進來,連個安也不請,徑直衝我這老太婆發火,我倒不知是誰不服氣了?」
薛青山卻神色漠然道:「倘若您還是往日那個嫡母,兒子定然願意跪下給您請安,只是今天這事──是您要奪走元瑾辛苦得來的東西,白白送給元珍,我實在沒辦法給您請這個安!」
薛老太太聽到他的語氣如此忤逆,也被激起怒氣,陡然提高嗓音。「就憑我是你們的嫡母,供養你們長大,這點吩咐,難道你們還聽不得了?!」
聽到這裡,薛青山更加憤怒,往日的不滿都堵塞在心口需要宣洩,忍不住冷笑道:「供養?您除了給我口飯吃讓我長大,什麼時候供養過我?當年我的文章被二哥偷走,您明明知道,卻沒有指責他一句!大哥讓我替他處理庶務,他好專心讀書,您告訴我,日後大哥高中,必定有數不清的好處給我,叫我安心幫家中的忙。現在我只是個苑馬寺的小官,大哥、二哥倒是在外做官。我還想問問您,供養從何談起?大哥、二哥是給過我一粒米,還是分過我一片布了?我為這個家做的事,你們什麼時候感恩過、什麼時候在意過!
「這都罷了,現在元瑾憑自己的能力得到這個位置,您還要奪去,再送給大哥的女兒。我倒是想問問母親,我們四房也沒有欠你們,憑什麼好東西都要讓給他們?!」
薛老太太本來還沈得住氣,聽到這四兒子如此不客氣,也是氣得發抖。「你大哥哪裡不曾幫你?你這苑馬寺的位置,不就是他幫你謀求的嗎!」
薛青山冷笑。「謀求?母親,他給我謀求了個養馬的位置,難道我還要對他千恩萬謝不成?若這就是大哥的回報,那這回報我還真是承受不起!」  
元瑾在外聽到這裡,已然咋舌。父親竟然和薛老太太撕破臉!
這怨懟都是積少成多的,眼下是一次大爆發了。
崔氏在旁往裡面張望,緊張地握住元瑾的手,吞了口唾沫。「我的天,妳爹今兒膽子太大,恐怕今兒晚上大家別想睡了……」
而堂屋裡,薛老太太已經氣得站起來。「你這是忤逆不孝!今兒這事就這般決定了,你再說也沒有用。給我退下去!」
薛青山卻漠然地看著薛老太太,站著一動不動,只道:「我不會退下。」
「你不退下,我便要請家法了!」
「您也不必請家法。」薛青山道:「您今兒要是非堅持如此,那兒子也只好不孝,請求分家了。」
「你……」薛老太太當真沒料到言聽計從的薛青山有如此反骨的時候,她氣不打一處來。「你自己提分家,那便是不孝!你以為你分了家,便能不受我管束,讓聞玉和元瑾入定國公府?我告訴你,沒有我這老婆子在,你們休想踏入定國公府!」
「所以,只有請您改變主意了。」薛青山道:「分家是大不孝,兒子自然也知道。但您若要逼兒子走這條路,兒子也沒有辦法。」
若是父母尚在,兒子私自提分家就是不孝。本朝自古以來以「孝」治天下,若是有了大不孝的名聲,在官場就很難有所進益。且薛青山還真的摸不準,若是真和薛老太太鬧僵,定國公府會不會對他們家有所非議,最後影響兩個孩子入選。
所以,他也只是以這點來威脅薛老太太。
薛老太太氣得倒在椅子上直喘氣,她一直沒發現這四兒子也是塊難啃的骨頭。她原以為以四房的懦弱,她提了出來,四房應該會立即答應才是。
薛青山若真的要分家,她只能從孝道上指責他,還真不能對他做什麼!
更何況,兩人這樣鬧下去,一個不好也是魚死網破的結局。薛青山知道這點,所以反過來威脅她。
薛老太太這邊的動靜弄得這樣大,甚至連分家的話都說出口,其他幾房自然都知道了,眼下紛紛穿好衣裳圍到堂屋,但薛老太太不許任何人進去。
周氏姍姍來遲,崔氏瞪了周氏一眼,周氏則彷彿沒看到的樣子。
元瑾站在崔氏後面,卻看也不看薛元珍。
直到薛老太太的貼身丫頭走出來傳話。「……老太太請四娘子進來說話。」  
崔氏緊張起來,為何只要元瑾進去?她看向元瑾,元瑾則安慰地輕輕點頭,讓她安心,隨後走了進去。
屋內燭火跳動,薛老太太和薛青山都坐在椅子上,彷彿已經耗盡力氣。只是兩人間詭異的沈默,還依稀能感覺得出方才的爭執。
薛老太太嘆了口氣。「方才妳父親和我說的,妳可聽到了?」
元瑾自然也聽到,父親以分家來威脅薛老太太,薛老太太仍不改口,兩個人差點掐架。
「祖母容我說句實話。」元瑾淡淡道:「即便您成功讓元珍姊姊去了,我那弟弟卻是再倔強不過的性子,元珍姊姊能不能輔佐他是一說,日後弟弟成了世子,元珍姊姊一旦嫁出去,便和定國公府再無瓜葛,就是嫁了權貴門第,恐怕也沒人能支撐得起她的腰桿。」
要是沒有定國公府撐腰,薛元珍在權貴世家就是紙糊的老虎,不堪一擊。  
薛老太太一怔,以前她總覺得四房太軟弱,如今看來,他們魚死網破都做得出來,還有什麼是不能的!
她決定把態度放軟一些。「其實我想抬舉元珍是情理之中,卻未必沒想到妳。聞玉若成了世子,妳的身價自然也和如今不同,到時候行婚論嫁,雖說不如元珍的身分,卻也比現在好多了,總也還是公平的。更何況,當初我同意聞玉入選的理由,本就是要妳答應我一件事。如今我提出來,你們二人卻這樣不同意,不也是出爾反爾嗎?」
看來薛老太太是心如磐石,絕不放棄了。
元瑾又是冷笑。
如果不是她沒把握薛老太太對定國公老夫人有多大的影響,她是絕不會這樣妥協的。
有沒有定國公府小姐的名頭,當然大不一樣,老太太當她年少無知,所以才用這話來矇她。
至於答應她一件事,也不該是這樣無理的事。
但要是不妥協,當真鬧到分家的地步,不孝就是一件大事。有了不孝的名聲,父親在官場上不好發展。何況定國公府看到他們這般多事,說不定也會心生退意。定國公府突然定下聞玉本來就有些蹊蹺,又來得太急,若這樣的機會因為爭執白白沒了,那才是最可惜的事。
元瑾絕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發生。
「祖母若當真執意如此,我也不是沒有辦法。」元瑾突然道。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3/26上市的【文創風】731《嫡女大業》2。
 
狗屋 / 果樹 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9-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