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895
歪打正緣 3(完)
畫淺眉
894
歪打正緣 2
畫淺眉
893
歪打正緣 1
畫淺眉
892
佳窈送上門 3(完)
春水煎茶
891
佳窈送上門 2
春水煎茶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歪打正緣 2
作者: 畫淺眉
系列別: 文創風894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0/10/20
第十一章
要了胡姬的一間廂房,馮纓點了兩壺酒,徑直坐下。
女子一進門,二話不說先跪地伏下了身子。「奴到半路便遭人哄騙,失了錢財,奴又無一技之長,思來想去,還是回來謀生。」
「謀生?」
嬌娘直起身,滿臉苦澀。「姑娘,如今該稱呼姑娘為夫人了。夫人,奴就是一妓子,除了這身皮肉,還能做些什麼營生?」
見馮纓不贊同的皺眉,嬌娘又笑了。「夫人放心,不管是之前的事,還是如今,奴都是自願的,奴如今在幫著長公子做事。」
竟然是魏韞!馮纓吃了一驚,轉眼打量起跟前的嬌娘來。
她才情、容貌、身段都是極佳,男人會喜歡全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不過沒料到,魏韞那般正人君子模樣的傢伙,竟會偷偷……
嬌娘咯咯笑。「夫人放心,奴不是伺候長公子的。」
她笑著,手指翹起,捲了捲耳邊的垂髮。「奴收了長公子的錢,奉命纏著魏二公子。」
話說到這,馮纓總算明白,跟前的嬌娘就是近日魏旌養在外頭的那個……外室了。
「妳,是長公子找來的?」
嬌娘放下手,正經道︰「奴回平京後,想過要找家花樓繼續舊營生,是長公子的人找到奴,問奴是願意一條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人嘗,還是只與一人糾纏一段時日,得了錢財,另謀出路?奴想著,上回既已幫著夫人做過一回,倒是一回生兩回熟,便應了下來。左右長公子並不是要害人,只是想叫二公子損些錢財,吃點苦頭。」
聽到這些,馮纓生出了點興趣。「吃什麼苦頭?」說完,她擺擺手。「要是不方便透露,妳也可不必回答。」
嬌娘笑道︰「長公子早有吩咐,若是夫人哪日撞見了奴,讓奴儘管交代。長公子是想叫奴先纏著二公子,等二公子情濃,奴再驀地抽身離開。」
她還以為是多高明的招數,這一招,不就是她讓嬌娘用在朱家、牛家身上的嗎?
馮纓臉上清清楚楚寫了「失望」。
她望著嬌娘,重重嘆了口氣。「罷了,他要妳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我也不問了,等事成之後,妳來找我。」
「夫人?」
「我雖不能保證將來能幫妳找一位不嫌棄妳出身的夫君,不過倒能保妳日後有個好的營生,既能照顧妳,又能讓妳免於再做這些傷身的皮肉生意。」
馮纓話音落,嬌娘一雙眼睛頃刻亮了起來。
「奴不求什麼夫君,奴這些年來遇見過太多男人,思來想去,唯有金銀才是不變的好物。夫人若是肯幫奴,奴一定給夫人做牛做馬!」
馮纓嚇得擺手,她才不要什麼牛啊馬的。
最後,馮纓是帶著一身酒氣回了棲行院。
魏韞還未歸來,她坐在屋簷下覺得無趣,又見碧光嫌棄她身上的酒味,只好起身回屋沐浴更衣,免得回頭薫著她那體弱的夫君。
等她從屏風後換好衣裳出來,往半開的窗外一望,就看見外頭樹枝顫巍巍地落下一片葉子。
「要入冬了。」碧光在鏡前伺候她重新上妝。「姑娘再不好好搽這些香膏,入了冬,皮膚就容易乾裂。」
「知道啦,知道啦。」馮纓閉著眼,由著碧光在自己臉上塗塗抹抹。「妳姑娘我平日裡也是個會保養、會護膚的人哪。」
想她當年在學校裡,雖然不是什麼大美人,可也是深受學生歡迎的漂亮老師,各類護膚品也是擺了一桌面的。
就是到了河西,整日風吹日曬,不敢用那些不大好的妝粉,她也沒忘記得空搽點護膚的香膏,要不然,早曬得和她那些舅舅們一般黑、一般糙了。
綠苔這時突然出了聲。「可上回在河西,姑娘還嫌棄塗塗抹抹太麻煩,把東西都塞給了小丫她們。」
「那是……那是帶兵伏擊的時候,不好搽得身上噴香!」
主僕三人鬧成一團,外頭那些稍顯得清冷的陽光照在她們身上,都變得溫暖了起來,更是襯得馮纓那張臉越發明豔,漂亮得讓人挪不開視線。
魏旌推搡開攔門的下人,滿臉惱怒走到門前,一眼就看見了她的笑容,一時間,他甚至生出埋怨,馮纓要是早幾年回京,何至於讓他錯過這樣的美人,偏偏還把人嫁給了魏韞那種廢人。
要是他娶了馮纓,美人在懷,哪還有其他女人什麼事,說不定早早就有了孩子。
如果真是這樣……
魏旌越想越覺得自己錯過了太多,可一轉念,又想到了不見蹤影的宋嬌娘,頓時怒火中燒。
「嫂子玩得可開心?」
「魏旌?」馮纓聞聲回頭,眼裡閃過一絲詫異。
「嫂子看樣子是真覺得開心啊。瞧嫂子和兩個下賤的丫鬟都這般要好,卻連連拒絕我,難不成嫂子其實……喜歡女人?」踹開門口作勢要阻攔的幾個丫鬟,魏旌大步邁進房內,趾高氣揚地看著她。
而在他近前的一瞬,碧光和綠苔已經將馮纓擋在了身後。「二公子這是要做什麼?二公子別忘了,這裡是棲行院,是長公子的地方!」
誰不曉得魏旌是個什麼貨色?棲行院底下那些下人們不敢招惹他,可姑娘帶來的人卻不像魏家下人這般畏畏縮縮,連正經主子是誰都看不清,要不是胡笳等人正巧被姑娘派了出去,哪裡輪得到他站到跟前?
魏旌是怕魏韞,整個魏家小輩當中,沒有人是不怕魏韞的。那是個病秧子、廢人,可那人背後有慶元帝、有太子,說實話,沒人不怕他。
可這會兒,惱羞成怒的魏旌哪裡管得了壓根兒不見身影的魏韞,反而冷笑起來。
「嫂子,妳要是喜歡女人,妳儘管從了我,我房裡女人無數,不像大堂哥連個暖床的通房都沒有。大堂哥是個不成事的,只會虧待了嫂子,嫂子不如與我生個孩子,也好給大堂哥留個後,到時候嫂子就是喜歡女人也沒什麼,對了,嬌娘是不是被嫂子妳藏起來了?她在哪兒?」
「二公子請自重!」聽出魏旌話語裡的輕蔑,碧光惱怒。
綠苔嘴笨不說話,卻直接張開雙臂,一副不准任何人上前的姿態。
出人意料的是,馮纓聽著魏旌的話,沈默了一會兒,然後就順手扯過襻膊綁住袖子,露出修長漂亮的手臂。
「嫂子這是想通了?」魏旌挑起嘴角正要再說話,卻見馮纓繞過綠苔、碧光徑直走到面前,迎面一巴掌,乾脆俐落地打在他臉上。
「啪」!
世界安靜了。
馮纓滿意地收回手,轉身接過綠苔遞上的帕子,仔細到連手指都一根一根擦了去。
她這一巴掌給得太乾脆,饒是碧光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卻還是被嚇了一跳。至於魏旌,一時間懵了,等回過神來簡直氣炸。
他出身魏家,雖然不是長房嫡子,可也是從小被長輩捧在手心裡寵大的。他身邊的人,從奴僕到女人,再到結伴的朋友,誰不是捧著他?他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對待?
魏旌氣得臉紅,半邊臉被打得很疼,火辣辣的疼,手剛捂上臉,立馬就發覺腫了起來。
上回腫了幾天?好像也是近幾日才消腫。
「妳個賤人!」魏旌氣瘋了。「居然敢打我?妳以為妳是什麼東西?妳就是個被抬進門給魏韞沖喜的賤人!魏韞他現在護得了妳,等他死了,妳以為誰護得住妳?是妳爹,還是妳那些死鬼舅舅?」
「大膽!陛下已封夫人為清平縣主!」碧光呵斥道。
「縣主算個什麼東西?就是魏韞在這裡,我也敢當著面罵妳家主子是賤人!賤人!賤人!混跡軍營,那麼多男人,說不定早就不是個處子了,萬人騎的婊……」
「碧光,讓開。」
馮纓的聲音帶著濃濃的不耐煩和厭惡。
碧光不得已往旁邊退讓一步,聽她語氣不對,有些擔憂。
綠苔氣鼓鼓的,這會兒倒是乖巧聽話。「妳放心吧,姑娘心裡有數。」打不死這混帳東西的。
「碧光、綠苔,妳們都出去。要是胡笳她們回來,叫人都守在院子裡,除了長公子,誰也不准放進來。」
馮纓冷著臉吩咐,魏旌卻咧開嘴笑。「怎麼,想通了?妳打我兩巴掌的事,妳以為我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妳?」
兩個丫鬟前腳才出去,後腳魏旌就變了臉色,擺出一副妳就是跪下求饒我也不會放過妳的高傲嘴臉。
可馮纓打從一開始就沒想求饒。
求個鬼!
「你把剛才說過的話都嚥回去,嚥回去,再道個歉,我就當沒聽見過。」站在距離魏旌稍遠的地方,馮纓嫌惡地看著男人。比起魏旌自以為是的高傲,她看起來就好像在看一隻發著脾氣的癩皮狗。
「妳這是什麼態度?」魏旌被激怒,幾步走上前狠狠抓住馮纓的手腕,試圖把人拉到胸前。「馮纓是吧?我勸妳聰明一些,陛下封妳做縣主,沒什麼了不起的。」
「是沒什麼了不起的,可我還是遊騎將軍。」馮纓手腕一轉,輕鬆從他手中掙脫開。
魏旌惱怒。「姓馮的,妳最好搞清楚妳現在的身分!一個女人當什麼將軍,妳以為我不知道,外頭傳的那些個名聲,都是妳的死鬼舅舅們故意讓給妳的軍功!女人當將軍,笑話!」
馮纓皺起眉。
她當然知道外面那些雜音,可人就是這樣,一方面忌憚她的名聲,一方面又覺得她的所有都不過是舅舅們故意捧出來的。
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會信。
所以,她不在意外面的人是怎麼形容自己,但被質疑到跟前,沒理由給任何好臉色。
馮纓生得明豔,可也因著長年軍營生活,帶著一股旁人難以企及的英氣。她此刻的一臉不耐,越發顯得英氣逼人。
魏旌一瞬間忘了嬌娘,不由的想軟下來說幾句好聽的話哄哄,可還沒等他再往前邁出一步,他下意識伸出去的手已經被馮纓直接抓住。
一抓,一拉,一摁,一踹,魏旌整個人被甩了出去。
屋子也就那點大,人飛出去,直接撞上了屏風,屏風受力,被人帶著往後倒,又「哐當」一聲,砸進了後頭還沒來得及倒水的浴桶裡。
「瘋女人!這是什麼東西?」魏旌猛地喝了一口水。
「你姑奶奶我的洗澡水。」馮纓能動手,也能動嘴,要不是在屋子裡怕碰著魏韞的東西,她更願意把人摁在地上多打幾拳。
馮纓這頭把魏旌揍得哭爹喊娘,那頭剛從如意坊出來的魏韞就得到了消息。說宋嬌娘遇上馮纓後,不知說了什麼,然後就從魏旌外置的宅子裡消失不見了,魏旌得知消息已經衝回魏家去找馮纓的麻煩。
魏韞一開始就告訴過馮纓,如果魏旌有什麼動作,她可以隨意動手揍,無論出什麼事,他都能幫忙擔著。
但另一方面,他還是會擔心她受傷。
「長公子,以夫人的功夫,應該受不了什麼委屈。」渡雲低聲道︰「公子身體剛好些,還是慢些為好……」
「回去!」魏韞冷淡回應。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0/20上市的【文創風】894《歪打正緣》2。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0-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