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報給你看】
采花1122《買妻》番外篇──凱琍
番外之一:穿越的意義

  蕭勇過完二十歲生辰之後,眾望所歸(尤其是老村長的期望)當上了蛇尾村的村長,同時他十七歲的妻子也懷孕了,可說是雙喜臨門,可喜可賀!原本他想等沈靜十八歲後再準備懷胎,他們平常都有喝避子湯,還照她說的「安全期」來行房,誰知意外還是發生了,沈靜倒是笑著說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
  江雪本來一心急著抱孫,聽了長子的說法也覺得有理,因為她自己就是十五歲懷孕生子,然後身體就越來越不行了,生到第三胎更是難產,弄得母女倆都病弱。得知沈靜懷孕的消息,江雪是又高興又擔心,每天在亡夫的牌位前上香祈禱,也包辦了家中大小事,盡量讓長媳好好養胎。
  一看到媳婦在幹活,江雪就大呼小叫:「阿靜妳小心點,千萬別碰著了!」
  「娘,我才懷孕一個多月,洗個衣服沒事的。」沈靜的肚子還平平的,實在不懂大家在緊張什麼。
  「那怎麼行?妳堅持要做飯,我也就依妳了,可是這洗衣打掃的事,有我跟好妹就夠了,妳沒事就去躺著休息,乖啊!」
  「簡大夫說女人懷孕的時候也得動一動。」
  江雪對簡大夫的話那是完全依從,立刻點頭說:「好,妳去院子裡散散步,我叫好妹陪妳,妳們兩個都動一動。」
  「謝謝娘。」沈靜沒轍了,這種好婆婆要上哪兒找?
  「對了,我想找個月嫂來幫忙,月嫂懂得幫孕婦調養,也會做飯做家事,一個月只要一兩銀子,妳說怎麼樣?」江雪試探著問,怕媳婦會多想。
  「好啊,那就拜託娘了,娘最會看人了。」
  「那倒是。」江雪笑咪咪的接受了這讚美,媳婦可不正是她挑的嗎?
  沈靜閒來無事就想著開發新菜色,她現在是自家經營個體戶,門口的招牌寫著「晴芳小鋪」,不是飯館也不是客棧,就是賣小吃的小舖子,最大特色是免費試吃,客人滿意了再掏錢出來買。
  食鋪的熱賣商品有泡菜、滷味、煎餅和各種養生茶,村裡人就算愛佔小便宜,也不好意思光吃不買,反而是小孩子會來吃免費的,沈靜聲明過不收分文,要讓孩子們吃到飽。
  沒有人知道「晴芳」這名號的意思,以為就是好聽而已,只有沈靜自己知道,芳代表她前世的名字沈靜芳,晴則是她媽媽名字裡的一個字。雖然現實中已難再見,招牌上母女仍是相依,即使她會終老在天龍朝的蛇尾村,她永遠不會忘記親愛的媽媽。
  蕭勇問過她為何免費讓小孩子吃到飽,她微笑回答說:「看到孩子我就想到以前的你和猛弟,每次吃飯都像打仗一樣激動,怎麼吃都吃不飽,如果能讓孩子們吃飽,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嗎?」
  「我哪有猛弟那麼愛吃?我才比不上他。」蕭勇很欣賞妻子這份用心,但是說到他和猛弟的吃相,還不是因為她做菜太好吃了,他們家以前沒吃過這些美食,當時才會吃得那麼勇猛。
  說到蕭猛這孩子,不愛唸書也沒人逼他唸書,就讓他專心種田,十六歲的他最近娶了媳婦,對象跟他一樣大,名字很妙叫常樂,兩人的個性都很樂天,共同興趣就是吃吃喝喝。
  依照蕭家的傳統,長子成親之後仍住在祖宅,其他男子成親了就要分家,蕭勇對弟弟自然大方,但是蕭猛並不貪心,請娘做主分得自己那一份,就把隔壁的一塊地買下來,臨著祖宅蓋了一間三合院,他們夫妻倆每天仍回來吃晚飯,還會煞有其事的品評,有如美食家。
  十二歲的蕭好除了做針線活賺錢,也會幫大嫂招呼客人做生意,這對她的膽量訓練很有幫助,江雪看女兒越來越懂事,也開始替她打聽婆家,最好是不用幹重活的,才不會讓女兒太辛苦。
  夕陽西下,倦鳥歸巢,沈靜在廚房裡聽到外頭的聲音,她知道那是她丈夫回來了,還有小叔和小嬸也來了,婆婆和小姑正在跟他們說話。
  沈靜摸摸肚子含笑想著,自己這一生就這樣了吧,家常瑣事,生兒育女,平淡卻幸福。
  ★★★
  
  謝荷的兒子滿月了,這是她第二個孩子,之前生了個女兒,婆婆很不滿意,沈靜勸好友多休養一段日子,別急著再次懷孕,但謝荷是外柔內剛的性子,硬是生下了這個兒子,先開花後結果也算熬出頭了。
  林偉在家請客喝滿月酒,雖然沈靜懷著五個月的身孕,還是堅持跟蕭勇一起來恭賀。
  男人們在廳堂喝酒聊天,謝荷就把沈靜帶到房裡說話,兩個女人看著兩個孩子,女孩一歲多,男孩剛滿月,都是粉嫩嫩的極討人喜歡。
  謝荷最近聽說兩個小道消息,非得跟沈靜說一說。「聽說柳三少娶了個平妻,是一位官家小姐,一進門就跟正妻合不來,兩個女人一場大戲。」
  「哦?」沈靜想到柳三少也曾給她做平妻的機會,幸好她聰明推掉了,畢竟她不擅長唱戲。
  「正妻生的女兒兩歲了,後來一直沒消息,平妻嫁進一個多月就懷孕,她們都怕對方先生出長子,最近還查出有下藥的事呢!」
  「啊?」沈靜似乎只能發出單詞來表達驚訝,這大宅門就是不一樣,下藥跟家常便飯一樣。
  「還好妳沒掉進他們家的泥水坑,沾過泥的都覺得噁心。」謝荷成親後就花錢贖回了賣身契,因為有林掌櫃出面,周管家沒怎麼為難,所以她已經不算柳家的奴才了。
  沈靜也做出嫌惡的表情,柳家真像是萬惡的淵藪,好人進去都會變壞人,因為錢太多,人心卻不足。
  「還有呢,聽說甄珍生了兒子以後就沒再懷孕,章員外心急了就再納一個小妾,新來的小妾頗有手段,對蕭夫人都敢大聲說話,現在他們家也是亂糟糟的。」
  「哇!」沈靜沒想到還會聽到甄珍的消息,她這聲驚呼是佩服謝荷的消息靈通。
  「所以妳要高興呀,妳沒跟柳三少爺沾上關係,蕭勇也沒娶那個甄珍,妳看你們是不是緣分天注定?」
  「嗯。」沈靜頗為同意這說法,不知是怎樣奇妙的緣分,讓她穿越時空來到這個世界,莫名其妙被人拐賣了,又被人買做丫鬟兼媳婦,只有命運注定才能解釋得了。
  謝荷說完這兩個無關緊要的人,忍不住說起一個重要人物。「我弟考上了童生,最近要說親事了,妳知道嗎,我婆婆居然要幫忙介紹!」
  「真的?對方是怎樣的姑娘?」
  「我婆婆看我弟有出息,就想介紹她姪女,過兩天要帶來讓我看看。我當初賣身為奴,只希望我弟能活下去,真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我弟說弟媳婦要讓我來選,我只盼著我弟高興就好,媳婦兒還是要他自己喜歡。」謝荷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心中百般感慨。
  沈靜看好友的表情就知道她想起了往事,挑著好話安慰道:「妳弟有了好成績,妳在婆婆心中的地位也高了,最重要的是選個好姑娘,不用看妳婆婆的臉色。妳是長姊如母,當然要幫弟弟慎選媳婦,免得他看花了眼。」
  謝荷笑了笑說:「我都當兩個孩子的娘了,我婆婆哪敢給我臉色看?對了,妳這一胎多大了?」
  「五個月了,大夫說是雙胎,我真怕到時不好生。」
  「別緊張,女人都是這樣過來的,我懷孕的時候也是想很多……」
  兩個女人繼續東家長西家短的,聊得忘了時間,直到男人們在外面等得沒耐心了,各自喊著妻子的名字,才依依不捨結束了這場姊妹會談。
  ★★★
  
  沈靜作了個夢,夢到她回到小時候,爸媽都還在她身邊的時候,他們一左一右牽著她的手,帶她去遊樂園、去吃冰淇淋、去買洋娃娃,一路上都叫她小芳。
  小芳,這個小名她有多久沒聽過了?一個極其普通的、女孩子常用的小名,卻讓她在夢醒之後淚流滿面,心痛得幾乎無法呼吸,爸爸、媽媽,女兒好想回家,都這麼久了我還是想回家啊……
  蕭勇被枕邊人吵醒後嚇了一跳,他從來沒看過妻子哭成這樣,之前只記得她掉過一次淚,就是那次他誤會了她,還拿竹竿假裝要打她,當時她也只是默默的流淚,這會兒卻是哭得快喘不過氣了。
  「靜妹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要不要我去請大夫?」他看她難受自己也難受,尤其她還懷著兩個孩子,要是母子三人出了問題怎麼辦?
  沈靜搖搖頭,說不出話,只是依靠在丈夫懷裡,慢慢讓自己平靜下來。蕭勇一手輕拍她的背,一手摸她的肚子,希望能給妻兒安撫的力量。
  等到呼吸平緩後,她才抬起頭說:「是不是把你嚇到了?我沒事,孩子們也很好。」
  「妳沒事就好,真的不要我去找大夫?」
  「不用了,我只要你陪我。」她懷胎八個月了,兩個孩子有時會踢她,但整體來說還算好養,她剛才哭得那麼厲害也不覺得肚子疼。
  「好,我哪裡都不去,就跟妳在一起。」他拿了條帕子替她擦淚,忍不住又親親她紅腫的眼皮。
  兩人卿卿我我了好一會兒,她才幽幽的說:「勇哥,我記得我有個小名叫小芳。」
  「是嗎?為什麼叫小芳?」她很少提起以前的事,他以為她都忘了,沒想到還是有些記憶,難道她剛才就是夢到過去才會哭得那麼傷心?一想到這兒,他對妻子的心疼更加深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起來了。」
  「小芳?」他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妳會用晴芳當食鋪的名字,芳就是指妳,晴又是指誰?」
  「應該是對我很重要的人吧,可能是我娘。」
  「岳母如果知道妳這麼想念她,一定很高興,妳還有想到哪些事?我可以託人去打聽妳爹娘的消息。」他原本以為她不記得父母的事,所以也沒提過要尋親,如果她還有記憶的話,那是一定要去找找。
  「不用了,我想他們應該都不在了。」她搖搖頭,並不期待,如果找到這具身體真正的父母,她還真不知怎麼面對呢。
  「妳別難過,有我在。」他不知怎麼安慰才好,他只是沒了爹,她卻是孤身一人。
  「勇哥,等孩子出生了,我們要做最好的爹娘,吵架了也別在孩子面前吵,才不會把他們嚇到了。」
  「那當然,我會很疼孩子的,絕對不讓他們嚇到。」
  夫妻倆說起孩子的事,氣氛從感傷轉為輕快,無論何時,新生命的誕生總是讓人期待,即使心有感傷也能在幸福的期待中慢慢復原。
  ★★★

  沈靜從十七歲又三個月懷孕到滿十八歲後,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
  「恭喜啊!母子平安,是一對小少爺!」
  房門外,江雪聽到產婆報喜的聲音,喜極而泣還差點暈過去,她總算對得起亡夫的交代,把孩子們撫養長大,如今蕭家也有後了。
  蕭勇等了大半天終於等到好消息,一時激動也掉下了眼淚,蕭猛拍著他的肩膀笑說:「大哥你當爹了,你兒子哭你也哭,真是父子連心啊!」
  蕭猛的妻子常樂如今也懷孕了,先前聽到大嫂的叫喊聲,嚇得都沒了平時的笑容。
  蕭好倒是表現得很鎮定,幫忙送熱水、送補湯,只盼大嫂和孩子都平安無事。
  房裡,產婆和月嫂一陣忙亂,沈靜給孩子們餵完奶就昏睡過去,等她醒來後看一切都收拾好了,蕭勇笑著說兩個兒子都有了名字,哥哥取名蕭魁,弟弟就叫蕭梧,居然跟她當初的聯想一樣!
  那時她得知公公和叔公叫蕭強和蕭壯,再想到蕭勇和蕭猛的大名,就在心裡猜測自己如果生了兒子,說不定會叫蕭魁和蕭梧,可見做人不能太鐵齒,隨便想想也有可能成真。
  「如果生的是女兒呢?」沈靜看丈夫逗著兩個兒子,可惜兒子們都不領情,呼呼大睡毫無反應。
  「我也想好了,就叫蕭溫和蕭柔,妳覺得怎麼樣?」
  「很好,很溫柔的名字。」還是跟她當初想像的一樣,真是天意啊天意∼∼
  「我們生四個孩子就好,兩男兩女,好不好?」他原本不希望妻子再生了,一看到孩子又改變了主意,這麼可愛的小孩怎能不多生幾個?
  「等我出了月子就開始喝藥。」她不置可否的說。
  「要是喝藥也沒用呢?妳說過的,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他對妻子的話是句句印象深刻,比書上的道理還有道理。
  「那就是天意了,我也沒辦法。」她原本不信鬼神也不信命運,但冥冥之中若沒有神奇的力量,又該怎麼解釋她的穿越?至今她仍不明白為何自己會來到這裡,不過她已明白不必凡事都弄明白,只要用心活在這一刻就夠了。
  蕭勇看她沈思的表情,以為她不高興了,不禁愧疚的說:「靜妹對不起,妳這麼辛苦我還貪心,我們以後不生了,我只想要妳好好的。」
  「我沒生氣,反正我們該做的就做,其它的交給老天爺安排。」
  「嗯,我們一起,永遠一起。」他只要有她在身邊,心就安了,人也滿足了。
  他伸出手輕輕將她摟住,怕她太虛弱被他弄疼了,她乾脆主動靠近,把臉貼在他脖頸之間,聽聞他的呼吸,感受他的心跳,再次確定兩人的相愛。
  對她來說,穿越的意義就在於尋找自己,不管到了哪個時空、遇到哪些人和事,心之所歸就是家。
  閉上眼,她再次想起母親的容顏,親愛的媽媽,妳好嗎?女兒已經結婚了,丈夫對我很真誠、很用心,現在我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更能體會當母親的心情。
  媽媽,我在這兒過得很好,希望妳在那裡也平安喜樂,請不要太掛念女兒,我們有緣一定會再見的。
  
  番外之二:媽媽請您也保重
  
  得知女兒意外身亡的那一刻,許麗晴覺得自己也跟著死了,雖然她還能走路、還能說話,她心底最重要的那部分已經死了。女兒是她的寶貝、她的驕傲、她的小管家,也可以說是她的命,如今因為一場瓦斯氣爆,從此天人永隔,她再也看不到女兒的笑容,叫她怎麼活下去?
  許麗晴卻不能因此倒下,她必須先處理好女兒的後事,請化妝師把女兒的遺體修整漂亮,選出一張最青春亮麗的遺照,她還要提供女兒的資料給禮儀公司,製作紀念影片在喪禮上播放,讓大家看到沈靜芳這二十年來的人生,並不是白白度過的,她是一個讓人懷念的好孩子。
  餐廳老闆賠了一筆錢,勞保局也給了一筆錢,依照她節儉的習慣,這輩子不用工作也足以過活了,但是沒有女兒,她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十年前丈夫因病過世,當時她差點就撐不下去,若不是為了年幼的女兒,她真想隨丈夫而去算了,如今白髮人送黑髮人,她真不知自己做錯了什麼,老天折磨她就算了,為何要犧牲她的女兒?
  小芳這孩子原本就聰明伶俐,自從失去父親,她彷彿一夕之間長大,許麗晴不用擔心她的生活起居,反而受到女兒的貼心照顧。
  因為許麗晴有慢性氣喘病,天氣一變化就會不舒服,家裡沒有電腦,沈靜芳就去圖書館上網,查了資料一字一句抄下來,內容五花八門什麼都有,包括中醫、西醫、生活、飲食、運動等等,都牢牢記在她的小腦袋裡,而且非常認真執行,每天盯著媽媽要注意這注意那,不管多忙都要定期就醫。
  許麗晴有時被女兒嘮叨久了,不免有些心煩氣躁,女兒的一番話卻讓她感動不已。
  「我已經沒有爸爸了,我不能也沒有媽媽,我不要做孤兒。」沈靜芳有天看媽媽又不想吃藥,垮下了小臉,非常嚴肅的說。
  許麗晴心中頓時淚如泉湧,表面上仍要保持鎮定,她必須給女兒充分的安全感,她不想看女兒小小年紀就有心靈陰影。「小芳妳放心,媽不會讓妳做孤兒,媽會永遠陪著妳。」
  十年來母女相依為命,感情比過去更加緊密,許麗晴原本是個家庭主婦,失去丈夫後才外出工作,一個三十五歲的女人又沒有專長,只好去做清潔工,經由人力公司派遣,不定期的去不同地方打掃。
  當她辛苦工作一天回到家,女兒已經把菜洗好,也把米洗了放進電鍋,就等媽媽回來炒菜。
  沈靜芳的功課從來不用人擔心,還會勤快的幫忙做家事,雖然一開始笨手笨腳,可是多練習就有進步,等到有一天晚上許麗晴回家,桌上居然已有三菜一湯,而且味道不錯,這時小芳才十二歲呢。
  許麗晴原本有機會再尋第二春,但是她對丈夫仍無法忘懷,更擔心青春期的小芳會有反感,因此她婉轉拒絕了那個喪妻的中年男子。
  有天母女倆一起看連續劇,沈靜芳突然問:「媽,妳怎麼不交個男朋友?妳還沒有四十歲,妳很漂亮的!」
  「媽不想要男朋友,媽喜歡現在這樣。」許麗晴含笑對女兒說。
  「媽妳不要為了我勉強自己,妳開心我就開心,有一天我也會交男朋友,到時妳沒有男朋友會很寂寞。」
  「那好,等小芳交了男朋友,媽也去交一個男朋友。」
  「我可能會很晚婚,妳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沒關係,我願意。」許麗晴是有女萬事足,只盼老天保佑女婿是個好男人,而且不能太早走,要跟女兒白頭偕老。
  往事歷歷在目,當許麗晴坐在女兒房裡,一張一張看著過去的照片,她還是無法相信女兒已經離開,這麼可愛、聰明又努力的女孩,為什麼才二十歲就被老天帶走?
  頭七那天喪禮結束後,許麗晴在夢中看到了女兒,小芳變得不太一樣,整個人變小了,穿著古代人的衣服,還綁著兩根小辮子,但她一眼就能認出來,這女孩就是她的小芳。
  小芳看不到也聽不到媽媽,蹲坐在小凳子上洗碗,不時跟她身邊的女孩說話,那女孩也穿著古裝,對小芳喊著靜妹,兩個女孩聊得很起勁,像姊妹一樣親熱。
  許麗晴不明白女兒怎麼會去了一個奇怪的地方,就像在演古裝劇似的,但不管怎樣,女兒沒有死就夠了,如果她回來了說不定只是一具屍體,許麗晴寧可看女兒活在那個世界,活著最重要。
  第二天早上,許麗晴醒來時沒有掉淚,自從女兒過世,她每天都是哭著醒來,但是昨晚她夢到了女兒,她因此有了活下去的動力,只要還能作這樣的夢,她就捨不得死。
  ★★★
  
  請了半個月的喪假後,許麗晴乾脆把工作也辭了,人力派遣公司對此毫無挽留,像她這樣的勞工處處可見,不值一提。雖然女兒意外理賠的錢夠她安養老年,她卻不想無所事事,決定做點不一樣的事。
  她跟親戚朋友很少往來,倒是隔壁的趙家比較熟,尤其趙家的長子趙清雲,一表人才又彬彬有禮,原本她還盼著小芳能跟清雲在一起,以前總覺得女兒還小,現在卻已經來不及了。
  總之,許麗晴拜託趙清雲上網查一查,找出附近孤兒院的資料,她想去看看那些孩子。
  趙清雲一口答應,很快印出了詳細資料,還誠懇的勸道:「許阿姨,妳要多照顧自己,小芳在天之靈才會安心。」
  「謝謝,我知道。」
  「我們全家都很喜歡小芳,她是個懂事的好女孩。」
  「我也是這麼想。」一說起女兒的優點,許麗晴一點也不謙虛。
  「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跟我說,別客氣!」趙清雲拍拍胸膛說。
  許麗晴微笑點頭,告別了趙清雲,心想他真是好女婿的人選,不過在她夢中,女兒身旁那個男孩也不錯,看起來穩重踏實,像她已過世的丈夫一樣,不會說甜言蜜語,但是讓人很放心。
  她大約每星期會夢到女兒一次,次數不多但她已經滿足,就算是傷心過度的幻覺也沒關係,她不在乎自己變成精神病,只要能看到女兒平安,她就有力量活下去。
  循著地址,許麗晴來到最近的一家孤兒院,接待她的是一個中年男子,胸前掛著名牌,上面寫著:院長王崇義。
  王崇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問:「妳想當義工?妳會教什麼科目?」
  「我唸過的書早就忘了,可是我會打掃、煮飯、洗衣服,我不用錢的,我只是想幫忙照顧小孩。」許麗晴很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她是來付出的,因為她有太多愛,卻失去了對象。
  「哦?為什麼妳會想這麼做?」王崇義產生好奇心。
  「我丈夫十年前過世,我女兒最近也因為意外……所以我……」
  王崇義聽她聲音哽咽,立刻點頭說:「我了解,很高興妳有這份愛心,我會幫妳安排的,來,我先帶妳熟悉一下環境。」
  「謝謝院長。」許麗晴忍住淚水,她知道自己跨出了第一步,小芳如果知道了也會高興吧。
  從那天起,孤家寡人的許麗晴不再寂寞,她把生活重心放到孤兒院,每天早上八點到達、傍晚五點離開,比以前做工的時候還勤快,她替孩子們煮飯洗衣,也教他們怎麼縫釦子、怎麼換床單,時間久了,孩子們都親熱的叫她許媽媽。
  孤兒院的孩子們來來去去,有的被領養了,有的被送進來,有的滿十八歲後離開,許麗晴沒有想過要領養小孩,她還沒有那種心理準備,小芳是她唯一的孩子,她可能永遠都無法再那樣愛一個孩子。但她願意把自己死過一遍的心打開來,給這些特別的孩子們一些關愛。
  她仍會不時的夢見女兒,每次夢醒後都會心情很好,她覺得這是女兒在保佑她,只要她繼續活著就能夢到女兒,所以她不想死,她想好好保重自己。
  某天,許麗晴遇到一個小女孩叫張育婷,才八歲而已,長得有點像她女兒小芳,但是個性就差多了,張育婷既敏感又彆扭,跟其他孩子處不來,常常被孤立在一邊。許麗晴實在看不下去,找機會跟她聊了幾次,小孩子都有自我保護的本能,張育婷一發覺有人對她好,很快就黏上去,變成一種依賴和獨佔。
  「育婷,許媽媽很喜歡妳,可是我不能不公平,妳要懂事,像我女兒小芳,她從小就不用大人操心,我還要聽她嘮叨呢!」許麗晴對小女孩教育道。
  「許媽媽妳女兒在哪裡?」張育婷有點忌妒的問。
  「她在天堂,我常常夢到她。」
  「妳女兒死了,所以妳來孤兒院找一個新的女兒?」
  張育婷的問題相當尖銳,許麗晴的心痛了一下,卻沒有流血。「沒有人可以替代我的小芳,我只是想付出一點心力,但我沒有想要再一個孩子。」
  「喔。」張育婷覺得很不好意思,她好像說錯了話,傷了許媽媽的心。
  「妳別多想,許媽媽是真的疼你們,不然我每天來做事又沒拿錢,難道是吃飽了撐著?」
  張育婷沈默了一會兒,抬起頭問:「許媽媽,我可不可以叫妳媽媽?」
  「如果妳真的把我當媽媽,妳就叫吧,可是我對我的小孩很嚴格,妳要是再不改改妳的脾氣,以後妳叫我媽媽,我都不會應妳。」
  那天起張育婷真的改變了,有時還是會任性耍脾氣,但她確實往好的方面改變,漸漸成為一個讓人放心的孩子,懂事、認真、有朝氣,就像許麗晴的女兒小芳一樣。
  時光匆匆流逝,張育婷滿十八歲後也要離開孤兒院,她考上了大學還申請了獎學金,臨走前她向許麗晴保證,一定會常打電話,還會常回來看她。
  這時許麗晴已經五十五歲了,她已習慣了送孩子離開,雖有感傷但是更高興他們能展翅飛翔。
  送走張育婷之後,院長王崇義走到她身邊說:「妳把育婷教得很好,這幾年她改變了不少。」
  「她叫我媽媽,我總不能愧對媽媽這兩個字。」
  「她一直叫我王爸爸,從來沒改成爸爸,真是差別待遇。」王崇義至今仍是單身,這十年來他們之間有種奇妙的感情,友情以上,愛情未滿,都到了這把年紀,似乎靜靜的陪伴就夠了。
  許麗晴看了他幾眼,開玩笑說:「那就是你要檢討了。」
  「拜託許媽媽給我指點一下,我比妳資深可是沒有妳厲害啊。」
  兩人說說笑笑,有種說不出的默契,黃昏情誼盡在不言中。
  ★★★
  
  韶光易逝又過了十年,許麗晴因為一場小感冒進了醫院,畢竟她都六十五歲了,她覺得自己的日子不久了,這樣也好,她可以去見女兒了吧?
  王崇義替她辦好住院手續,每天除了去孤兒院一趟,就是留在醫院守著她,他也快七十歲了,兩人沒想過結婚,互相扶持、互相關心就夠了。
  許麗晴在孤兒院做了二十年的義工,眼看孩子們來來去去,有幾個特別投緣的常會回來探望她,其中最親近的就是張育婷,每星期都要來看她一次,張育婷已經結婚了,她丈夫把許麗晴當成岳母,小倆口有時吵架了還會各自來找她訴苦。
  王崇義給她削了個蘋果,忽然有感而發。「我們這輩子都在照顧別人,其實被人照顧也不錯。」
  許麗晴微笑了笑。「如果你住院了,我也會照顧你的,王老院長。」
  「妳都住院了還說照顧我?真是的,也不知道好好保重自己。」
  王崇義這話才說完,病房門忽然被打開,一個女人衝到病床邊大呼小叫的。
  「媽、媽!我今天做了檢查,我懷孕了!」張育婷今年二十八歲,他們夫妻倆都期待已久,結婚三年終於有了好消息!
  「真的?太好了!醫生怎麼說?」許麗晴也替他們小倆口高興,原本還怕有什麼問題呢。
  「醫生說要我吃胖一點,我現在太瘦了,預產期是八個月以後,如果這個寶寶是女生,我想給她取名叫沈靜芳,媽妳說好不好?」
  許麗晴恍惚了一下,這才想起育婷的丈夫姓沈,霎時間她不知該高興或難過,一個已經過世二十年的女孩,把她的名字放到新生兒身上好嗎?
  沈蒼柏在旁也跟進道:「媽,靜芳這個名字很好聽,我爸媽也贊成。」
  張育婷繼續勸說:「是啊,這是個好名字,小小芳以後一定會是乖女兒,媽妳就等著當外婆了。」
  「如果真是女孩子,那也不錯。」許麗晴終於釋懷,怎麼說都是他們小夫妻的一份孝心。
  張育婷抱住許麗晴的手臂,撒嬌著說:「所以媽妳要快點好起來,多燉些湯給我進補,以後還要幫我坐月子、帶小孩,總之我就靠妳嘍!」
  「育婷啊,妳就這麼虐待老人家?」王崇義聽得有點目瞪口呆。
  張育婷抬起下巴,得意的說:「活到老動到老,老人家要多活動,我可是為了我媽著想,王爸爸你也可以參一腳,反正你也很有育嬰經驗。」
  「王院長你就認命吧,我們都是勞碌命,不為孩子辛苦要為誰辛苦?」許麗晴對王崇義眨眨眼,眾人聽了都笑了,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卻已是一家人。
  為了看到小小芳的誕生,許麗晴心想她還得多活一陣子,夢中她的女兒早已成親生子,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她不急著去跟女兒相聚,還可以在人間多留幾年。
  親愛的小芳,不管妳在哪裡,媽媽永遠愛妳,雖然沒有妳的嘮叨,媽媽還是有保重自己,妳也要一切都好好的,知道嗎?我們一定會再見的,下輩子並不遠,不管妳變成什麼模樣,媽媽都會認得妳,因為妳是我的女兒,我的寶貝。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4-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