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235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報給你看】
【馴夫系列】番外篇之<榮護衛>──莫顏
他,相貌堂堂,生性耿直,行事光明磊落,功夫了得。
  提到榮應,眾人皆知,他官居二品帶刀護衛,跟隨巡撫大人身邊,保護在側,對大人忠心耿耿,出生入死。
  他與溫師爺,兩人一文一武,同樣皆為巡撫大人重要的左右手。
  不同於溫師爺的溫文儒雅、圓滑幽默,榮應則有武人的剛毅耿直、一板一眼。
  這些年來,隨大人巡察各省,追緝查案,總是心無旁騖,鞠躬盡瘁。
  大部分時候,他的心思只放在追緝盜匪惡霸或推敲案件上頭,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的目光,有了鎖定的對象。
  倩兒,一名嬌俏秀麗的藏族姑娘,總是跟在小姐玉爾瑪身邊。
  她有著爽朗的笑容和活潑的性情,不同於漢族姑娘的忸怩,個性直率中有細膩,大大的美眸看起來就沒什麼心眼兒,笑起來時,嘴角有兩個漂亮的酒窩。
  她並不是什麼絕世大美人,但看起來就是令他覺得舒服順眼,心曠神怡。
  他不擅言詞,卻默默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不管她是笑,是憂,喝了幾杯茶,冒了幾滴汗,他都看在眼裡,放在心底。
  「師爺。」一隻纖手拉拉他的衣角,悅耳好聽的嗓音帶著一份急切。
  榮應回過頭,一雙炯亮有神的眼,將那秀麗的容顏看入幽深的眼底。
  「師爺,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何賓客這麼多?」
  事實上,他並不是溫師爺,而是假扮成溫師爺。
  今日是溫師爺和玉爾瑪姑娘的大喜之日,送禮來的賓客門庭若市,場面一片喜氣洋洋,賓客鬧哄哄的。
  實際上,今日除了拜堂,另有重大計劃,為此,足智多謀的溫師爺,已精心策劃一段時日了。
  目的,為了抓卓達。
  這些賓客之中,全佈滿了大人的手下,有的扮成文人公子,有的扮成富家老爺,至於他,則扮成新郎倌溫師爺。
  這事極為機密,除了大人和師爺,沒有別人知道,他易容成溫師爺的模樣,假扮成新郎,等著卓達自投羅網。
  倩兒完全不知情,自然將他當成了溫師爺。
  五官細緻的容顏上,盡是憂心忡忡,低聲問道:「這喜宴不是要偷偷辦嗎?說好不大肆鋪張的,怎麼會弄得人盡皆知呢?」
  倩兒神色緊張,緊捏的十根玉指揪成了結兒。
  卓達是藏族第一勇士,覬覦小姐許多年,知道小姐喜歡師爺,妒心作祟之下,想致師爺於死地,所以小姐急欲盡快跟師爺成親,並且是秘密進行。
  豈料,在這大喜之日,上門來恭賀的人幾乎擠爆了門,差點沒叫她瞪得眼珠子都掉下來。
  適才她晃了一圈,街頭巷尾都在討論,看樣子八成全城的百姓都知道師爺和小姐今日要拜堂啦!
  她臉色慌張,急急來找師爺,想問問他怎麼回事?完全不知道眼前的新郎倌,是榮應易容假扮的。
  「別緊張,沒事的。」榮應輕道。
  「怎麼會沒事呀?卓達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氣炸了,搞不好他現在就已經混入人群裡,準備對師爺您不利呀。」她忙著左右張望,搜尋人影。「榮大哥呢?一直沒看到他的人。」
  「妳找他?」幽深的眸光,微微發亮。
  小腦袋點點頭,臉上那抹憂更深了。
  「今日一直沒見到他的人影,不知他去哪了?讓人有些擔心呢,師爺可有瞧見榮大哥?」
  「原來妳這麼關心他。」
  倩兒一聽,禁不住紅了臉。
  「別誤會,因為……他是鼎鼎大名的二品帶刀護衛呀,今天這場合,他不是受大人之命要保護師爺嗎?倩兒是奇怪怎麼沒見到他的人。」
  她嘴上這麼說,略微羞澀的神情卻出賣了她的心思,她何止擔心榮大哥,光是見不到他的人,便急如鍋上螞蟻。
  榮大哥雖然身手了得,但卓達是藏族第一勇士呀,不但凶猛剽悍,最令人擔心的,是卓達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陰狠。
  現在賓客這麼多,就怕卓達趁此機會,來個措手不及的偷襲,她擔心師爺的安危,更怕榮大哥因此受傷,真是越想越教人揪心泛憂哪。
  她臉上的擔憂,毫無顧忌的流露出來。
  平日在榮大哥面前,她多有所保留,事實上,她心底偷偷的愛慕著榮大哥,而榮大哥也對她很好,只是不知道這個好,是基於禮?還是他也像她一樣,心有情意?她低下臉,輕咬著唇瓣。
  「榮護衛如果知道妳如此關心他,他一定很高興。」
  明亮的美眸抬起,迎上他的眼。「真的?」
  「榮應他……很喜歡妳。」
  倩兒呆了呆,繼而雙頰浮起兩朵紅雲,輕輕跺了下腳。
  「師爺,您別取笑人家,對榮大哥而言,我只是一個粗魯的藏族姑娘罷了。」
  他急忙道:「一點也不,妳在他眼中,是個可愛又直率的姑娘。」
  倩兒只當這是師爺在說笑,不當一回事。
  「像榮大哥條件這麼好的人,喜歡他的姑娘一定很多,倩兒不是什麼大美人,有自知之明,不敢高攀。哎呀,不跟您說了,我要去找小姐。」說完,便匆匆轉身,心想得趕快通知在新房裡等著拜堂的小姐,喜宴根本不是秘密舉行,她得快點去通知,怕遲了就來不及了。
  ★★★

  倩兒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
  當小姐知道師爺沒有按照她的堅持,把喜事辦得大肆鋪張,人盡皆知,又派人守在新房四周,不讓小姐離開房門一步。
  小姐哪是那麼容易就屈服的人,當下要她脫了衣裳,換上小姐的鳯冠霞帔,扮成小姐待在房中,好讓小姐順利溜出去。
  她在貼著大紅喜字的新房內,緊張的來回走動,眼皮猛跳,直覺這是不好的兆頭,果然應驗了。
  她臉色蒼白的望著破門而入的卓達,他渾身殺氣騰騰,憤怒的眼,像野獸要撕裂獵物一般盯著她。
  「妳不是玉爾瑪!」
  她慶幸自己陰錯陽差代替了小姐,雖然害怕得手心直冒冷汗,背脊發涼,但她自幼與小姐一塊長大,情同姊妹,她願意為小姐涉險。
  「對,我不是,你找錯人了。」
  「她在哪裡?」卓達淬毒的眼,惡狠狠的像要將她拆吃入腹,瞧得出當發現新娘子不是玉爾瑪時,他非常憤怒被擺了一道。
  倩兒鼓起勇氣開口。「你死了這條心吧,小姐不喜歡你,就算你找到她,她也不會嫁給你的。」
  「妳不說,我抓了妳,不信她不來找我。」五爪猝不及防的朝她伸來,如猛虎撲羊一般,嚇得她急忙閃身,運力一推,將大紅喜桌往他那兒推倒,試圖給自己爭取一點時間,躍身奔出房外。
  她絕不能被卓達抓住,藉此要脅小姐和師爺,自己不是卓達的對手,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命逃跑。
  「哪裡走!」
  身後傳來一聲憤怒的咆哮,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強大的氣勁,她心下叫糟,急忙轉身,運力於雙掌,勉強接住卓達打來的一掌。
  剎那間,她感到一股難受的熱力襲捲全身,對方強大的內力像一道火,竄燒她的四肢百駭,難受至極。
  榮大哥!
  在此危險急迫的當口,她腦海裡浮現榮應的身子,心中呼喊著,她的身子在空中拋飛,跌出了幾丈之外,眼看自己就要落地,心想完了。
  她害怕得緊閉雙眼,等待即將來臨的痛苦,肯定自己會摔得不成人形,但情況並沒有照她所害怕的發生,下一刻,她被另一股強大的力量所籠罩,這股勁道不但為她化開了身上所承受的氣勁,沒讓她繼續摔出去,還安穩的將她包圍在一雙有力的臂彎中。
  這一切只發生在眨眼的功夫,她眼冒金星,驚惶未定,當回神時,詫異的發現她的人,被安好的抱在榮大哥的懷抱裡。
  「榮大哥?」
  「妳沒事吧?」
  她心情激動不已,榮大哥來救她了,望著這張緊繃剛硬的面孔,她懷疑自己是否看錯了?向來喜怒甚少形於外的榮大哥,卻露出了憂心的神色,他在為她緊張?
  「沒事。」她忙道,心中的害怕早就煙消雲散,此刻她全副心神,都在他擔憂的表情上。
  他如此關心她,令她胸口暖烘烘的,心兒蹦蹦直跳。
  見她沒事後,榮應才鬆了一口氣,將她放下後,神情隨即轉成了冰霜冷凝,銳目像一把刀,射向卓達,低聲在她耳邊,說著只有她聽到的話。
  「是他欺負妳?」
  她點點頭,心有餘悸地說:「他就是卓達。」
  「我去幫妳修理他。」迅捷的身影像一道風,疾飛而去。
  這話,令她心口大大的震撼。
  他說了什麼?他說……他要幫她修理卓達?這曖昧關懷的話語,令她霎時心口一熱,小鹿亂撞,粉臉燙紅了。
  哄烘烘然烘然的腦袋瓜早忘了適才的驚險,連趕來的小姐對她說了什麼話,她也呆呆的應著,飄飄然的心思,全繞在榮大哥說的那句話。
  不過很快的,當瞧見榮大哥和卓達纏鬥不休時,她又回復緊張,擔心榮大哥的安危,心兒七上八下,都快不能呼吸了。
  她因為太擔心,連自個兒緊抓住小姐的手不放都不知道,容顏上的擔憂早洩露了她對榮大哥的情意,這一切剛好被小姐一絲不漏的收入眼裡。
  玉爾瑪瞧瞧倩兒,再望望另一頭與卓達激鬥的榮應,適才在前院,當榮應聽到卓達闖進後院的新房,又曉得倩兒代她扮成新娘子後,比任何人都快的飛奔而來。
  榮應緊張的神態以及倩兒現在的表情,只要稍微一想,便明白這兩人之間,原來彼此早有情意。
  她這個做主子的居然現在才發現,真是太不應該了,榮應是個正人君子,這麼好的對象,倩兒與她情同姊妹,凡事都為她盡心盡力,她做主子的,當然也要為倩兒的終身大事著想,不如趁此機會,促成一段良緣。
  靈光一閃,玉爾瑪高聲大喊:「榮應,如果你把卓達捉起來,我就把倩兒許配給你!」
  「小姐——」倩兒驚呼,沒想到小姐竟會當著所有人的面,喊出這羞死人的條件,她恨不得立刻找個地洞跳下去,把自己埋了,小姐這麼說,豈不為難榮大哥嗎?
  嗚嗚嗚——她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此話當真?」
  咦?
  羞慚的臉蛋,從摀著顏面的雙手裡抬起來,瞪著榮應和小姐一來一往的問答。
  「當然,我玉爾瑪,說話算話!」
  「好,一言為定!」
  好?
  她沒聽錯吧,榮大哥說好?
  他真的說好?
  他——天呀!榮大哥要娶她?
  一團火轟地燒到了她的頭頂,倩兒的粉臉脹紅得像猴屁股似的,太過驚喜而暈暈然的腦袋瓜兒,早已不知如何思考了,她只記得一件事。
  榮大哥要娶她……這不是做夢……她要成為他的新娘子了……
  ★★★

  喜床上是一對鴛鴦枕,紅綢圓桌上放著一對紅燭和酒杯,每一扇窗門上,都貼了個大大的雙喜。
  喜門輕輕推開,充滿蘭花香的新房內,柔軟的床榻上端坐著一位嬌羞的新娘子。
  新郎倌將房門輕輕閤上,緩步走向新娘子,將紅頭巾取下,瞧著鳯冠流蘇下那張早已紅透雙頰的臉蛋,新娘子也抬起眼來,羞澀的與他對望。
  「榮大哥。」
  榮應眼神溫柔,薄唇勾起一絲淺笑。「妳該改口了。」
  她低下臉,明白他的意思,卻沒依他,反而頑皮回答。「倩兒叫習慣了嘛,一時之間改不了口。」
  濃黑的劍眉微挑,唇角的微揚的弧度意味深長。
  「沒關係,我會讓妳改口。」
  這話讓她心兒漏了半拍,當迎上他圖謀明顯的精眸時,她更加羞怯了,明白他暗指什麼。
  老天,今夜她就與榮大哥洞房了,她心中期待,卻也緊張不已。小姐有教過她,告訴她夫妻之間的親密趣事,想到便臉兒燥熱。
  兩人喝了交杯酒後,榮應將酒杯擱放在紅綢桌上,轉身回到她身旁。
  他今夜看她的眼神,跟以往不一樣,濃烈而渴望,令她心頭一陣熱。
  當他為她拿下笨重的鳯冠和霞帔時,那眼兒忽然淚水打轉,令他為之一愣。
  「怎麼哭了?」
  一滴豆大的眼淚掉了下來,讓榮應可慌了,不知自己做錯了什麼。
  「我弄疼妳了嗎?對不起,我是個武人,習慣了粗魯。」
  她忙搖頭。「不是的,而是我、我太高興了。」
  榮應一聽,這才鬆了口氣,伸手憐愛的為她拭淚。
  「傻瓜,別哭。」
  「榮大哥,我……我很擔心。」
  「擔心什麼?」
  「到現在,倩兒仍不敢相信榮大哥會喜歡我,因為我不像小姐那麼美,也沒有你想像中的好。」
  她一直覺得,自己還不足以出色到能讓榮大哥如此出眾的人喜歡上她,為此,她深感不安。
  喜歡上一個人,便容易患得患失,何況喜歡榮大哥的姑娘很多,她知道,有不少媒婆來向榮大哥提親,對方不但身家清白,條件好,還長得很漂亮呢,相較之下,她就顯得平凡許多。
  她一直不明白,榮大哥到底是喜歡她哪一點?
  濃眉擰出了摺痕,輕聲斥責。「不許妳如此貶低自己,我榮某豈是以貌取人之人。」
  「這很正常呀,自古才子俠士,哪個不希望娶一個貌美如花的嬌妻?」
  「那絕對不是我,我只知道,打從妳和玉姑娘來到大人府裡,我第一眼就注意妳了。」
  這話,讓那淚花打轉的雙目一亮。
  「真的?」
  「妳的爽朗和笑容,總能吸引我,我想,緣乃天定,分乃人為,我榮應要的,就是妳這種沒心眼兒又直率的妻子,太柔弱的姑娘,不適合我。」
  「你……沒騙我?」
  「我榮應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妳若不信,我可以立誓。」
  她忙道:「不用,我、我相信你就是了。」
  「妳可還會不安?」
  她輕搖螓首,嬌羞含笑的低下了頭,心口暖烘烘的,她知道,榮大哥不是個會說假話的人,能夠聽到他的真心,她真的好開心。
  大掌托起她的下巴,不讓她羞澀的躲開。
  「娘子,咱們今後就是夫妻了。」他低啞的聲音無比溫柔,看她的眼神,轉成了熾熱。
  原本托住下巴的指掌,緩緩移下,輕解她的衣襟。她又羞又怕,卻也充滿期待,當身上只剩一件繡花肚兜時,兩隻小手忙護住自己最後一塊遮蔽。
  「燭火還沒熄呢,我、我會不好意思……」她還沒有勇氣在他面前一絲一掛,那真的要羞死人了,可憐兮兮的小聲哀求她。
  他嘴角逸出一抹淺笑,轉過頭,彈指瞬間,燭火已滅,室內立刻化為黑暗,只剩稀微的月光,將窗花的影子投射在地上。
  他傾身上前,灼熱的唇瓣貼上她的小嘴,大掌將她身上最後一件肚兜卸下,他也脫下了新郎袍,熱燙結實的身軀輕輕將她壓在柔軟的床榻上。
  彼此的氣息交融,由緩慢漸趨急促,她從未予人撫觸的胸前豐盈,在粗糙的掌心下變得更為飽滿。
  「榮大哥……」
  「嗯?還不改口?」熾熱的吮吻,懲罰性的啃咬她的香肌嫩膚,引得她一陣輕顫,急忙求饒。
  「相公……」
  他滿足的聽到她的娘子,終於肯喚他相公了,卻撩起他更多的慾火,不再言語,開始一寸一寸的嚐遍他的小妻子。
  屬於他倆的夜,才正要開始……
.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