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03
何家好媳婦 4(完)
不歸客
902
何家好媳婦 3
不歸客
901
何家好媳婦 2
不歸客
900
何家好媳婦 1
不歸客
899
莽夫求歡【洞房不寧之一】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何家好媳婦 3
作者: 不歸客
系列別: 文創風902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0/11/17
第二十一章
宜妃宮內,柱國侯老夫人顫巍巍的拜下,宜妃急忙親手把老夫人扶起來。
「娘快坐下,今日怎麼腳程這麼快?我還想著您給太后娘娘請過安還要一會兒才能到呢,我吩咐了小廚房給您煮了天麻鴿子湯,還要一下下才好,您先坐下歇歇。」
宜妃三十多歲年紀,瓜子臉,一雙彎月似的眼睛笑起來有種說不出的風情。
「宮人說太后娘娘今日鳳體略有不適,便沒有見老身。娘娘近來可好?」老夫人先是上下打量了宜妃娘娘,看這宮內宮人伺候還算殷勤,擺設富麗堂皇,跟以前並無不同,心內稍稍鬆了一口氣。
柱國侯府近幾代在官場都毫無有實權的子弟出仕,一家子全憑藉女兒在宮內的聖寵過活。聖上已經年老,若是過幾年明王殿下登基,那麼宜妃便成了太妃,太妃有何臉面可言?所以柱國侯近幾年才這麼慌忙地撈銀子。如今出了事情,實在從別處打聽不到消息了,才想著來宜妃這裡探聽探聽,說不定給皇上吹吹枕邊風能得到點幫助呢。
跟著老夫人一起來的宮人宣了太后口諭,宜妃愣怔了片刻,隨即立刻躬身稱是。
進宮二十年,宜妃也算是熬出來了,不管心裡怎麼想,面上倒是笑盈盈的,還吩咐宮人給了賞賜,只是平白無故的,太后為何要懲戒自己?
送走太后宮內的人,宜妃坐在榻上,努力的擠出一個笑容。
「娘此次進宮可是有事?」若是宜妃所猜不錯,自己和五公主近來並沒有做出什麼讓太后惱怒的事情來,問題定是出在柱國侯府。
老夫人使了眼色,宜妃清退了下人,只留下一個自小跟在身邊的侍女。
「娘娘,妳哥哥實在是無法了,才讓老身來宮裡找娘娘拿個主意。娘娘在宮內可聽到近來前朝有什麼大事發生?」
「最近前朝事多,皇上已經許久不踏入後宮了,我倒是隱隱約約的聽皇上身邊的人說了一句彷彿是有什麼大事,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哥哥又闖禍了?」宜妃急切的問。
這些年打從自己位分升了妃位,家裡出了各種收拾不了的爛攤子便要來找自己,宮中是個吃人的地方,自己膝下又沒有皇子,只得一位五公主,幸好近些年公主漸漸大了,倒也得了皇上幾分喜愛。熬了這麼些年,如今才算是在宮裡站住了腳,可是這背地裡吃了多少暗虧、嚥下了多少辛酸有誰知道!
老夫人湊近宜妃,放輕了聲音說道︰「皇上在查軍需案,妳哥哥在裡面跟著戶部的王大人插了一手,如今得了消息,王大人的府上已經被控制了,倒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軍需之事。妳哥哥使了許多人、扔了許多銀子也打聽不出,這才來找妳,若是真的因為軍需一案,恐怕咱們侯府就要大難臨頭了,娘娘能不能想法子在皇上面前探探口風,咱們也好早做準備……」
宜妃聞得此言,覺得天都要塌了。「娘!哥哥這是要做什麼!我雖整日待在後宮,卻也知道前幾年打仗軍需如何重要,哥哥怎還敢往軍需裡面伸手?若是查出來,這是多重的罪過您知道嗎?家裡現今是侯爵,吃喝不愁,他還有什麼不知足的?現在出了事情倒是想起我來了,難道不知若是此事敗露,我和公主也要受牽連!」
老夫人看著驚慌失措的宜妃,嘴角挑起一個鋒利的弧度。「為了什麼妳不知道嗎?妳雖然升了妃位,可在宮裡妳一年的俸祿才多少?家裡一年給妳送多少銀子讓妳打點,妳心裡沒數嗎?若是沒有家裡的銀子支持,妳在這宮裡如何能使喚動那麼多奴才?妳哥哥做這些還不都是為了妳,妳在宮裡好了,家裡才能更好!」
宜妃的心彷彿被苦汁子泡過一般,苦得麻木。
自己花一樣的年紀便被送入宮內,從秀女一步步熬到如今的妃位。自小便知道,家裡女孩多,只有哥哥一個男孩兒,家裡所有的姊妹嫁人都是為了給侯府、給哥哥鋪路去的,自己還算是命好,其餘姊妹們有嫁去做填房的,有甚至去做小妾的,滿京城誰不知道柱國侯府都是憑著女人的裙帶關係往上爬!
宜妃閉上眼睛,把眼淚狠狠的憋回去。
「女兒知道了,娘先回吧。我盡量想法子在皇上面前周旋一二,您回去告訴哥哥,若此事能有轉圜的餘地,以後切莫再做如此錯事了。如今公主大了,皇上也極少踏入後宮,我這裡也沒有多少要用銀子的地方,以後也不用再給我送銀子。我只盼著公主找個駙馬,好好過日子,我便再也沒有什麼別的心願了。」
提起五公主,老夫人渾濁的雙眼轉了一轉,問道︰「公主也到年紀該找婆家了,娘娘看妳姪子如何?子明是咱們侯府的獨苗苗,跟公主又是表親,公主若嫁入了咱們侯府,跟在自己家裡是一樣的,定不讓她受了委屈。」
宜妃聽到此話,雙眼彷彿要噴出火來!自己一個人還不夠嗎?竟還想要讓自己的女兒繼續給柱國侯府填火坑!
李子明雖說是自己姪子,但文不成武不就,還沒成婚屋子裡就烏煙瘴氣,滿京城提起他來都要搖頭的人物,竟還肖想做駙馬!自己就這麼一個女兒,貼心貼肉的養大,是將來唯一的指望和依靠,怎麼能再把她扔回柱國侯府那個火坑!
柱國侯老夫人打的好主意,侯府再傳一代便要降爵了,若是李子明成了駙馬,所生的孩子按律是有爵位的,至少還能保侯府兩代的榮華。只是宜妃把女兒看得跟眼珠子一樣,怎可能還會讓唯一的女兒走自己的老路!
宜妃咬咬牙,此時還不能跟侯府扯破臉,剛剛受到太后娘娘的懲戒,若是今日在宮內和母親爭吵傳出去,怕是連女兒都要受到牽連。
於是扯出一個溫順的笑。「此事不能著急,皇上對公主還算上心,這親事即便是我這裡同意了也還得讓聖上點頭,再說還有皇后和太后呢,宮裡公主本就不多,只剩下一個五公主還未找駙馬,怎麼著也不是我說了便能算的,找個機會我先和皇上提一提,娘回府等消息吧。」
得了女兒的答覆,老夫人還算滿意。「妳放心上些,侯府好,妳在宮裡的日子才能好。若是娘家敗了,宮裡都是些拜高踩低的,妳能有什麼好處呢?」
送走了柱國侯老夫人,宜妃關上門砸了一套茶具,貼身侍女看著宜妃面上的怒容和地上一片狼藉,嘆了口氣默默收拾。她是從小伺候著宜妃娘娘,跟著一起進宮的,知道柱國侯府到底是什麼樣子,娘娘好不容易熬到這個地步,還是要被娘家拖累。
想了想,仍是輕聲勸道︰「娘娘,聽奴婢一句勸吧。您如今好不容易到了這個位分上,侯府只會給您扯後腿,半點光您也沾不上,如今府裡出了大事,才想起您了。此事非同小可,您萬不可因此惹怒了皇上,咱們五公主還沒找駙馬,若是皇上厭棄了咱們,連累了公主如何是好?難不成,您還真想把五公主嫁到柱國侯府去?」
保養得宜的指甲狠狠掐入掌中,水蔥似的指甲受不住力道,齊根而斷。
不能連累到女兒,無論如何也要讓女兒平安順遂的過一生。千萬不要像自己一般,受人擺布一輩子,再沒有片刻是為了自己而活。
「去皇后宮裡稟報一聲,就說我潛心為太后禮佛,從今日起茹素念經,若是無事,再不出這宮門一步。只是五公主到了年紀,還望皇后看顧一二,給公主尋個妥當的駙馬。」
到這地步,只能順勢而為了。太后既然說讓自己為她禮佛,那便誠心一些,如今柱國侯府還未事發,先把五公主託付給皇后娘娘,但願看在自己安分守己不爭不搶的分上,能給女兒找個好歸宿吧!
侍女擦擦眼淚,低頭應了,帶上一二點心,急忙往皇后宮裡去了。

坤寧宮內,明王恰巧也在,正和皇后下棋,聽到宜妃貼身侍女稟報,皇后點頭應下。
「告訴宜妃,本宮知道了。難得她對太后娘娘一片孝心,本宮定會為五公主好好打算。」說罷賞了幾部經書,侍女謝恩退下。
明王冷哼出聲。「宜妃倒是個聰明的,怕是已經得了風聲,柱國侯府已經保不住了,給我五妹妹找退路呢!」
皇后嘆了口氣。「她在宮內還算安分,五公主也是個好孩子,嬌怯怯一個女孩,你父皇平時也算疼她,宜妃這是想給五公主找個靠山,可憐天下父母心,都是為了孩子。本宮這一生無所出,除了親手把你養大,這滿宮的孩子說起來都算是我的兒女,一個公主而已,本宮還能照拂一二。」
明王應了句。「母后慈母心腸,兒臣多虧有母后親自教養,才能知理明事。母后放心,五公主也是我妹妹,此事乃是柱國侯的過錯,與五妹妹並不相干。」
皇后點了點頭。「皇兒能如此想便好,你是以後的一國之君,心思定要行得正。這世上女子都是可憐人,自己做不得自己的主,有時候本宮想,做這一國之母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天空中的鳥兒,至少能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明王看皇后滿面的倦怠,不由得想逗母后開心,於是想起何思遠家的小娘子,聽睿侯提起過是個有意思的,於是跟皇后講了講四娘的事情。
皇后聽完面露讚嘆之色。「之前聽太后娘娘提起過幾句,倒是沒有這麼仔細,現下聽皇兒說起來,是個有想法的姑娘,難為她自己能立業,還能幫許多貧苦人家的姑娘。宮內最近換了面脂水粉,是她那芳華閣的吧?不錯,這世上原來還有這麼有韌勁的女孩,本宮甚是欣慰!」
此時的何府,四娘並不知道明王不經意的幫她在皇后面前刷了一波好感。她正瞧著涂婆婆對著單子點嫁妝呢,厚厚一沓,直看得她頭暈眼花。
無聊的透過雕花窗子看著院外來來往往的下人們,還有幾家京城有名商鋪的掌櫃在院裡等著涂婆婆接見。
涂婆婆給唯一的女兒備嫁妝,手筆那不是一般的大,京中各大商鋪的掌櫃得了消息紛紛都聚到何府。再稍稍一打聽,不得了,這家小娘子原是芳華的東家。
芳華誰不知道啊,在大越朝赫赫有名!各地都有芳華的鋪子不說,前些日子還被選入了皇商,如今後宮娘娘們用的全是芳華的東西。這樣的人家訂嫁妝,多少銀子都不嫌貴的。
四娘正百無聊賴,鶯歌推門拿著一個紙包進來了。
「姑娘,大少爺讓人送回來的,說是龍門大街口那家的糖炒栗子,味道最香甜,讓姑娘當零嘴吃。」
四娘接過紙包,打開瞅了一眼,一股香甜的味道撲鼻而來。
「他不是在忙公務嗎,都幾天早出晚歸了,連回來用飯都沒時間,怎麼還有空買這些東西?」
涂婆婆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四娘。「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女婿近來公務繁忙,還記得給妳捎零嘴,妳也對女婿上心一些。」
如今小倆口好了,瞧著蜜裡調油的,女婿雖近日忙得不著家,但總時不時的讓人捎些零食小玩意的送回來,四娘雖嘴裡抱怨,臉上的甜蜜卻掩不住。
捏碎一顆栗子,剝去那層薄衣,放進口中一嚼滿嘴香甜。
「廚下有做好的胡辣湯,鶯歌,找個瓦罐外面包上棉衣,給大少爺送去。天冷,吃點熱呼的也好抵禦寒風,娘可別說我待他不上心,瞧您這心都偏得沒邊了!」
涂婆婆懶得理她,手下算盤響個不停,冷不防的,嘴裡被四娘塞進來一顆剝了殼的栗子。
屋外寒風陣陣,屋內歲月靜好。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17上市的【文創風】902《何家好媳婦》3。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0-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