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03
何家好媳婦 4(完)
不歸客
902
何家好媳婦 3
不歸客
901
何家好媳婦 2
不歸客
900
何家好媳婦 1
不歸客
899
莽夫求歡【洞房不寧之一】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何家好媳婦 4(完)
作者: 不歸客
系列別: 文創風903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0/11/17
第三十一章
回到昆明,四娘好好歇了一日,不知道是因為在小呂莊走山路走多了還是怎麼回事,後腰總是隱隱的痠疼。
涂婆婆拿了芍藥油讓鶯歌給四娘揉一揉,年紀輕輕要是腰落下病根,那可不是好玩的。
「周濤大哥回來沒?」四娘問道。
孫小青頂著一腦門汗從外面進來,四、五月的天氣,昆明中午熱得簡直冒煙了。
「周侍衛回來了,在院子裡候著,東家現在要見嗎?」
四娘起身掩好衣襟。「去書房。」
一到書房,周濤還沒來得及見禮就被四娘攔住了,她急著問︰「大軍如何?消息可給睿侯他們傳遞過去了?」
「大軍都駐紮在羅平城外,一切都好。消息傳給睿侯和何將軍後,他們便派了一隊斥候與咱們買糧食的人會合了,何將軍說,要不了幾日,想來就能有泗王和那批私兵的消息了。」
「如此便好,李昭大哥那糧食都買齊了嗎?」四娘又問。
「李東家說都齊了,正往大軍那裡運送。對了,何夫人,此次見到大軍,人人腰上都繫著一個荷包,裡面裝著仁丹和口罩,軍中的兄弟們說多虧了何夫人捐贈的這一筆藥材,幫了他們大忙了。」周濤真是佩服四娘這高瞻遠矚的性子,準備的都是極實用的東西,若是沒有這些,大軍在西南仗還沒打起來就不知道要折損多少人了。
「能幫大軍少些折損就好了,西南天氣就是如此,早晚溫差大,林中又多瘴氣,我也是提前了解過這裡的情況,才決定準備這批藥材。麻煩周大哥把李昭大哥尋來,我有事跟他說。」
周濤領命下去了,四娘心裡十分掛念何思遠。軍中條件艱苦,又是在完全陌生的環境作戰,那個憨人一上戰場必定奮不顧身的拚命,如今自己能做的只有多賺銀子,盡力的把後勤顧好。
李昭進屋就喊著讓鶯歌把冰盆挪近一些。「昆明的氣候真要命,中午熱得恨不得什麼都不穿,到了晚上偏又轉涼。這太陽也太曬了,瞧我這幾日又黑了一圈。」
「鶯歌,給李大哥端杯冰好的西瓜汁來,解解暑氣。李大哥,我這次去小呂莊,把香料的書契簽了,並且一簽就是十年,這十年內,小呂莊所有出產的香料,咱們都全包了!」
「當真?雲南本地的香料可是比咱們的進貨價低多了!若是能用這裡的貨,質量好不說,一年能省下不少銀子呢!」
「還有些芳華用不著的香料,但也是極好的,平常人家每年都要買些做調料,我想著這些都交給你們李氏商貿去賣,你看如何?」四娘問道。
「那當然好,鋪子都是現成的,只要有貨,拉出去多少就能賣多少!」李昭接過鶯歌遞來的西瓜汁,一飲而盡,暑氣瞬間一掃而光。
「我想著,咱們鋪子多,光是小呂莊一年的出產也不大夠咱們用的,這幾日你若是無事,順道打聽打聽別的香料莊子。昆明周圍,除了小呂莊這種專門種香料的莊子,還有些零散捎帶著種香料的地方,雖然出產不能和小呂莊相比,但是把那些都集合起來,也是不小的數量。咱們要買鋪子了,按照西南香料的市價收這些香料,若是第一年咱們賣得好,那些出產不多的莊子看這樣的情景,定會擴大香料的種植量,兩年後,西南的香料市場就是咱們的天下!」
四娘此話一出,李昭頓時撫掌大笑。「四娘啊四娘,妳這是打算一步步把西南的生意蠶食掉,不知道那些有意擠兌咱們的商會東家們知道了,會不會氣得吐血?」
「任會長親口跟我建議讓我做香料生意,我怎能辜負了他的一片心意?李大哥,咱們開業那日,記得一定要提前知會任會長一聲,畢竟他幫了咱們大忙,若是沒有任會長,我又如何能把小呂莊的香料談下來呢!」四娘嘴角含笑,慢悠悠的搧著扇子說道。
「好,我下午便去找鋪子,定要找個位置好、門面大的地方!」
「若是有成片的鋪子,一同買下來,不要嫌多,以後都有用處。我帶出來的芳華的銀子用得差不多了,後面就該李大哥掏銀子了。現銀回流之前,我可是要靠李大哥吃飯的,可別嫌我吃得多!」四娘笑道。
「不怕不怕,吃再多妳李大哥都不嫌棄。有妳這個會賺銀子的金鳳凰在,就是想吃山珍海味我也找來給妳。這樣,為了生意方便,我一會兒就把銀子也交給孫小青那丫頭,帳目記好就行,西南的生意我準備單列出來,到最後也好算帳。」
四娘點點頭,她和李昭生意上早就牢牢的捆在一起密不可分,從芳華和李氏商貿合作的第一日起,兩家便榮辱與共了。
「如今咱們絲綢生意做了,香料生意也做了,妳又讓我多買鋪子,下一步四娘準備做什麼?難不成要做木材生意?」李昭興致勃勃的問。
四娘喝了一口西瓜汁,冰涼的汁液順著喉嚨一路滑下,隱隱覺得小腹有些刺痛,四娘撇撇嘴,讓鶯歌把西瓜汁撤了,泡杯熱茶來。想來是小日子快到了,這些涼的還是不喝了。
「李大哥知道雲南產茶嗎?光茶葉就有好幾十種,下一步我準備做茶葉生意。」
李昭擰起眉頭。「雲南產茶是不錯,可是雲南向來沒有什麼名貴品種的茶,都是一些大葉子茶,口感極澀,一般都抬不高價錢,遠遠不比綠茶的味道好。據我所知,雲南那些茶,都是本地人喝,很少聽說有外地願意買的。」
「那是他們不懂得如何泡製才能讓雲南茶出味,加上雲南那些製茶工藝還有進步的空間。我準備整合一下那些茶葉,挑幾個品種好的打造一下。李大哥你信不信,我能把這雲南的茶賣出一個你不敢想的價格來!」
四娘前世就聽過雲南普洱的大名,甚至有幾年,一些茶餅被炒出了天價,人人爭相收藏。如今雲南的製茶工藝還很落後,加上不懂得包裝,本地人喝茶也只是隨意掰下一小塊,放進一個大杯子裡倒上開水,就那樣泡來喝,當然喝不出味道來。
四娘已經畫好了前世記憶裡泡普洱茶的工具,準備先限量生產一批,把這種喝茶的方式打造成有品味、有內涵的一種行為,先在京城裡推廣,在京城達官貴人的帶動下,不怕普洱茶不火。
四娘腳上的傷還沒有好透,這事還是要交給李昭去辦,先去雲南的各座大山裡收集各式普洱的品種,帶回來讓四娘試味道,從中挑選出幾種味道好的茶葉,再讓茶農按照她的方式去製作茶餅。等茶餅製好,再給茶餅包裝一下,剩下的,就是推廣了。
和李昭大概談好接下來的步驟,李昭精神百倍的去忙了。要知道,最賺錢的幾種生意就是茶、鹽、絲、酒,若是能把西南的茶葉市場打開,這銀子賺得海了去!
四娘站起身,揉揉後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腰痠疼得連帶著小腹也隱隱作痛。自己身子一向被乾娘和榮婆婆調理得挺好,來小日子的時候很少腹痛,這回也不知道是不是來了昆明有些水土不服,還是最近事情多累著了,趁著這幾日沒自己什麼事,乾脆好好歇幾天。

羅平城,派出去的斥候其中一人回來報告消息,據說他們跟著那買糧食的一路下來,發現大批糧食被運到了羅平附近的五姑娘山。
睿侯和何思遠圍著看地圖,五姑娘山距離羅平大概三十公里,是附近為數不多的高山,山上密林多,野獸也多,即便是羅平本地最好的獵人也極少進山,尤其是迷霧升起的時候,一進去便會迷失方向,許多入山的人都留在了那林子裡,屍骨無存。
五姑娘山因有五座連綿起伏的山峰而得名,略估算一算,這樣大的山頭,若是藏五萬私兵,那還真是個好地方。
剩下的一隊斥候已經到了五姑娘山,只是並不熟悉路徑,所以沒敢貿然跟進山。那回來的斥候說,糧食運到山腳下後,便有一隊私兵下山接應,領頭的看起來像是本地人,個子不高,說的是土話,聽起來倒像是夷族人。
「找個本地的獵人來,咱們先了解一下情況再說。」睿侯吩咐道。
過沒多久,便有士兵帶著一個當地的獵戶來了,那獵戶是土生土長的羅平人,據說從生下來會走路起便常跟著家中長輩進山,家裡世世代代都以打獵為生。
「稟大人,那五姑娘山小的只進去過兩次,也都只在山腳下轉轉,並不敢更往裡面走。我祖父曾經告訴我,五姑娘山極凶險,不但有大獸,進去後還極容易迷失方向,一個不小心,就會折在裡面。」
「你可知五姑娘山裡是否有夷族居住?」何思遠問道。
「有的,若說誰能出入五姑娘山,也只有那些夷族人了。聽說他們有獨特的辨別方向的能力,還能驅使山中猛獸為他們所用,更有甚者,還會使蠱。」
「你可見過五姑娘山裡的夷族人?」
「見過幾次,夷族生活在山林中,並不種糧食,所以他們有時會下山拿獵物換一些糧食和布疋食鹽,因為他們不愛去熱鬧的地方,有幾次是把東西給小的,讓小的幫忙換東西。只是上次見他們是去年了,今年一年還沒怎麼見過他們下山。」
睿侯和何思遠對視一眼,若是如此,已經大致可以肯定泗王的私兵就藏在五姑娘山裡,泗王可能已經和夷族達成了某種協議,夷族這才讓他的那幾萬人都駐紮在五姑娘山。
賞了那獵戶一錠銀子,又告知他,若是最近再見到夷族人的蹤跡,要趕緊來報信,獵戶接過銀子,連連答應著退下了。
此刻帳篷裡只餘睿侯和何思遠兩人,何思遠盯著地圖又看了半日,睿侯見他看得出神,不由得問道︰「可是發現有什麼不妥?」
何思遠出聲道︰「侯爺,五萬人不是小數目,若是轉移到五姑娘山,這麼大的動靜,總會有人發覺。可是咱們來羅平這麼久,打探了一圈,沒聽說有人見過這麼多人的蹤跡,那麼這些私兵是從哪裡進山的呢?」
睿侯也不由得面色鄭重起來。「說得對,這五萬人如此之多,進山時不可能一絲動靜也無。」
「除非,他們沒有從羅平或者附近鎮子上經過。」
「那會是哪裡?總不能憑空便進了山了。」睿侯緊緊皺起眉頭。
何思遠手指不住地在地圖上摩挲,忽然手指在一處停下了。
「或許,他們運糧的路線是故意讓咱們發現的,其實他們進山的入口根本不在五姑娘山!」
羅平附近以五姑娘山為首,全都是連綿不絕的山脈,在五姑娘山再往南一片相連的山叫斷頭山脈,斷頭山再往南,就是老撾了。
老撾是個極小的國家,那裡的人十分貧窮,比不得大越朝的地大物博。大越朝的農民即便是沒有那麼多銀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總也不至於餓死。但老撾就不一樣了,那裡天氣比雲南還要熱,許多農作物不適合耕種,百姓過得十分清苦。
睿侯眼睛順著何思遠手指的方向一路往南看,當看到老撾時,瞳孔不由得狠狠縮了一縮。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17上市的【文創風】903《何家好媳婦》4(完)。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0-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