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17
巧匠不婉約 下
賀思旖
916
巧匠不婉約 上
賀思旖
915
安太座 下
月小檀
914
安太座 上
月小檀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安太座 上
作者: 月小檀
系列別: 文創風914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1/5
第一章
夏至未至,連綿的陰雨已下了一整日,到了黃昏,雨還未停,卻又突地颳起了風。
風夾著雨吹進了一座塌敗的破廟,把靠窗的一塊地打得更加濕漉。梁下的蛛網在風裡搖搖晃晃,黏在網上還來不及被蜘蛛吃掉的死蚊子,順著風兒擺脫了蛛網,又飄飄蕩蕩地落在一個女人沾著淚水的長睫上。
棠槿嫿面無表情地坐在一旁,遲鈍地察覺有什麼落在了她眼睛上,弄得她左眼很不舒服。
抬手去抓,食指與拇指一捏,那乾癟的死蚊子頓時成了一團小黑粒,再一捻,這小黑粒便落在了髒兮兮的地上,與萬千塵土混在一塊兒。
「咳咳。」她無力地咳嗽起來。
餓,好餓,前胸貼後背的餓!
強烈的饑餓感讓她再也提不起勁來,抬起的手驀地垂到了地上。
已經快兩天沒有吃東西了,她好餓!
在出嫁之前,她從沒有遭過這種罪。
他們棠家豐衣足食,雖然她只是個姑娘,但卻是家裡唯一的姑娘,爹和娘將她寶貝得跟什麼似的,何曾讓她餓過?
唯一一次餓肚子,還是她八歲時因為和爹娘生悶氣,自己賭氣不吃飯的。
她已經記不太清,小小年紀的自己當時是因何事而如此任性,但她還記得那種餓的滋味──
無力、空虛,頭重、腳軟,然後全身的力氣一點一點被抽走,起初肚子還會咕嚕叫幾聲,後來,餓到連肚子都反應遲鈍了,便也不覺得餓,但手腳卻開始發冷,腦子一片暈沈,整個人都快站不起來了。
唉!她棠槿嫿天生就是禁不住餓的人,所以那一次才不過餓了兩頓,到了半夜,她便偷偷跑到廚房去找吃的了,她還記得灶上點了盞桐油燈,她打開沈甸甸的鍋蓋,只見帶著竹香味的鍋裡放了好幾個肉包子,還有隻油辣辣的醬肘子和一碗米湯。
她兩眼發光,抓起肉包子猛地便塞到了嘴裡,結果卻因為吃得太急噎到了,憋得臉都紅了,好在娘及時趕來,給她灌下了一碗湯,又撫著她的背給她順氣,她才沒被噎死。
她那時不懂為什麼娘來得那麼及時,後來才知道娘一直偷偷注意著她,那些熱呼呼的肉包子、醬肘子、米湯,也是娘怕她餓,特意給她備下的。
可惜,如今爹娘都不在了,如果他們還在,她也不至於淪落至此。
直到後來,她嫁給了穆子訓,她的公公穆里候是城中數一數二的富商,她過著人人稱羡、錦衣玉食的少奶奶生活,就更沒挨過餓了。
別說她,就連她養的那隻貓,一日三餐吃的都比鄉下人家好,每天走路肚子一晃一晃的,全身都是富態樣,連叫聲也很威武霸氣。
可誰承想,公公死後,她的丈夫穆子訓會那麼不中用?
這才幾年,偌大的家產就被敗光、騙光了,連他們最後的棲身之所──穆家老宅也被人誆走了。
回憶起這一切,無力、憤恨感從棠槿嫿心底深處襲來。
今天,是她隨穆子訓住到破廟裡的第九天。
他們身上早就一文錢都沒有了,最近還老是下雨、下雨,下得到處都是濕的,下得外邊都沒人走動了,也下得讓人絕望。
這種時候她偏還染上了風寒,反覆發熱又請不起大夫、吃不起藥,簡直是雪上加霜。
直到中午過後,雨小了點,穆子訓才冒著雨出去了,說要給她找吃的回來。
他說這句話時兩眼通紅,塌陷無肉的兩頰還一抽一抽地,像是覺得她不行了,想給她找口吃的,免得她空著肚子到了下邊成了餓死鬼,不好投胎轉世似的。
她當時無力多回應,可現在眼瞅著天一點一點地暗下了,也不禁擔心起來,他怎麼還沒回來?
難道是出事了?
就在這時,一陣踩踏過坑坑窪窪的急促腳步聲傳來。
穆子訓回來了!
只見他全身都濕透了,凌亂的頭髮緊緊地貼在鬢邊,但大大亮亮的眼睛裡卻有些許笑意。
他護著胸口,拖著那雙破舊、連大腳趾都包不住的黑布鞋,有點一瘸一拐地走到她面前,蹲下,抹了抹臉上的水,又嘟起嘴,把手稍微吹乾,寶貝一般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白紙包。
白紙包打開,裡面是一個被壓得有些扁,卻冒著麥香氣的饅頭。
「娘子,快吃,還是熱的呢!」穆子訓把饅頭拿到她嘴邊去餵她。
棠槿嫿聞著那饅頭香,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趕緊張嘴往前一咬,卻只咬到了一小口。
這一小口簡直快要了她的命。
她好餓,她不管,她只想吃東西,她要吃東西,她要大口大口地吃東西。
她撐起一口氣,從穆子訓手中抓住饅頭,風捲殘雲間便把那整個饅頭塞進了嘴裡,磨動牙齒,還沒嚼幾口,她發現她好像噎到了,就像小時候吃包子被噎到那樣,不、不是好像,是真的,她真的又噎到了。
窒息,無力的窒息感卡住了她的喉嚨,讓她喘不過氣來。
啊……娘……
啊……她的心怎麼跳得這麼厲害?
啊……該死的穆子訓,居然被嚇得只會發愣。
不,她不想就這樣死了!
至少,得讓她把饅頭吞下去。
她等吃的等了整整兩天!
她不想做餓死鬼。
絕望無力地掙扎中,她兩眼一閉。棠槿嫿,因為一個饅頭徹底嚥氣了,得年二十一歲。
在嚥氣的那一瞬,看著穆子訓那張嚇得慘白如插在墳前蠟燭的臉,她發誓,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她絕對不要再嫁給穆子訓這個不可靠的傢伙了。

「槿嫿,槿嫿……快醒醒,妳怎麼在這兒睡著了?」
模模糊糊中,聽到有人在叫她。
這聲音好像是她婆婆的,可她記得婆婆姚氏在穆家老宅被誆走後就氣得吐血身亡了,死時眼睛都沒合上,還是她把娘留給她的金鐲子當了,才勉強買了一口薄棺材把婆婆葬了。
即便是她自己,後來也在破廟裡被饅頭噎死了。
難道這裡是黃泉,她們在底下碰面了?
棠槿嫿心裡一動,趕緊睜開眼。
婆婆姚氏穿著一件紫色的絨褐襖子,梳著常見的圓髻,半彎著身子站在她面前,撫了撫她的肩膀,皺著眉嘆道:「媳婦兒啊,咱家的日子愈發難了,有了上頓愁下頓,也不知訓兒到張家去借到了銀子沒有,不然家裡的米撐不了幾天了。」
天氣冷,她邊說話,邊往外噴著白白的霧氣。棠槿嫿看得呆了,死人可噴不出這樣的白霧。
張家?借銀子?那不是去年十一月末的事嗎?
這事她記得很清楚,因為那天穆子訓非但沒有借到銀子,回來時還因踩到了一顆爛南瓜,在半路上摔了一大跤,把下巴都磕腫了。
棠槿嫿瞪大雙眼往四周看去,她現在坐在天井旁,右邊是繪著牡丹九魚圖的廳堂,左邊是剝了紅漆的木門,頭頂是淡藍的天空和灰黑的瓦檐,暖和的陽光照在她擱在大理石的腿上,烘得她膝蓋都有些微微發熱。
沒錯,她現在在穆家老宅裡。
按婆婆適才所言,時間是春節還未至的十一月。
她真的重生了?
「槿嫿,我跟妳說話呢,妳怎麼一愣一愣的?」姚氏奇怪地看著她。
「婆婆……」槿嫿強忍著激動喚了姚氏一聲,悄悄地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
好痛,她能夠清楚地感覺到痛,她還活著。
真是太好了,雖然沒有重生在她未出嫁前,也沒有重生在她剛嫁給穆子訓、穆家仍家財萬貫時,但至少她還活著、婆婆也還活著,他們一家人還有這間可遮風擋雨的老宅子能住。
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呀!
她,棠槿嫿發誓──這一世絕不再重蹈前世的覆轍,她要努力活下去,讓全家人都活下去!

一早,天還有些昏暗,槿嫿已經起床了。
她穿了件月白緞衫,用竹簪把頭髮綰成髻後就到廚房去,熟練地打開了蓋在米缸上的木蓋,彎身伸手往底處一掏,便掏出了半把雜糧米。
她把米放到一個小盆子裡,站在窗口,藉著晨光,仔細地挑揀著混在米裡的沙粒。
穆家如今的條件,哪還吃得起精細的大米,能買到這種混著沙粒的雜糧米就不錯了。
挑久了米,槿嫿的眼睛有些發痠,抬起頭來,往窗口望去。
不遠處人家的柴房上飛上了一隻高冠紅毛金爪的大公雞,大公雞把頭一仰,雄赳赳地發出了嘹亮的雞鳴,這一叫,響天震地,估計方圓十里都聽得見。
接著,幾隻羽毛又灰又黃還帶著麻點的母雞飛到了牠身邊,但母雞不比公雞威風,雖然也扯起了嗓子用力地嚎著,但也只能發出「咯咯咯」的響聲。
看來那家的女人起得比她還要早,煙囪裡正規律地冒出陣陣白煙。
想當初,她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少奶奶」,可自從搬到這兒來,什麼活都得親自動手,她的手指磨鈍了,手掌也長出了一層薄薄的繭子。
也幸虧她是看得開的性子,享得起福,也能吃得起苦,要不然,落到這種地步,早一頭吊死在梁上了。
揀完沙粒後,槿嫿把米淘洗了兩遍,便開始生火煮粥。
這是用灰磚砌成的灶臺,有一大一小兩個口,大的上邊放著炒菜用的生鐵鍋,小的上邊也放著鍋,這鍋則是用來煮水熬粥的。
起火用的是曬乾的芒箕草,穆子訓特意到山上打的,一點就著,煙不大,氣味還有些好聞。
槿嫿用剛才淘過米的水洗了臉,又漱了漱口。做完這一切後,她蹲在灶旁,仔細著火候,順便攤出兩手把有些濕答答的手指烘乾。
不一會兒,穆子訓也醒了,槿嫿懷疑他是被公雞的叫聲吵醒的。
他昨天磕到了下巴,搽了藥酒,傷口變得又青又腫,讓人瞧著既好笑又心疼。
穆子訓身材頎長,長得跟她公公有些像,濃眉大眼,高鼻薄唇,雖不是特別英俊,但也很耐看。
他揉了揉眼睛,有些睡眼惺忪地蹲在她身旁說:「娘子且休息,讓我來燒火吧。」
想到他從前做的那些糊塗事,槿嫿心裡就有氣,但縱使穆子訓千不好、萬不好,對她這個年少結髮妻還是很好的。
她嫁給他多年未有所出,幾年前婆婆就張羅著要給他納妾,可穆子訓拒絕了。他堅持說她還年輕,並不是不會生,只是之前小產過一回,身子還沒調理好,以後總會有孩子的。
還有一回,那是在穆家破產後,婆婆在穆子訓面前哀嘆家道中落,脫口而出說了句,該不會媳婦真是個掃把星云云。她當時就站在門外,聽到婆婆這麼說,心裡好不難受,因為外邊真的有不少人說她是掃把星,嫁到穆家沒兩年公公就去了,第七年,穆家就破產了,還把她父母早逝的事都扣在她頭上,說她剋父剋母剋公公,以後也必會剋死婆婆、剋死相公的。
她原以為穆子訓也會趁她不在眼前時跟婆婆埋怨兩句,沒想到他立即嚴肅地跟她婆婆道:「娘妳別胡說,穆家會這樣全是兒子沒用,跟槿嫿有什麼關係?兒子如今窮了,她還願意跟著我,忙裡忙外的,這是打著燈籠也找不著的好媳婦,妳以後不許再說這樣的話,更不許在她面前提什麼掃把星。」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5上市的【文創風】914《安太座》上。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