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34
針愛小神醫 3(完)
迷央
933
針愛小神醫 2
迷央
932
針愛小神醫 1
迷央
931
學渣大逆襲 下
鍾心
930
學渣大逆襲 上
鍾心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學渣大逆襲 上
作者: 鍾心
系列別: 文創風930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2/23
第一章
興元十一年立夏,今日是嶽山書院的休沐日,也是書院旬考放榜日。
嶽山山腳下的空地上,有序地停著許多馬車,遠處看著密密麻麻的,像是許多螞蟻排列著一般。
這些馬車都是來接自家的少爺、姑娘回家的,按照嶽山書院給的牌子排位置,不敢亂來,是以車伕們都和左右的車伕們熟絡了,等人的時候可聊一聊、說一說,不算太無聊。
秦家的車伕秦伯和左右的方家、孔家車伕最是熟悉了,不僅是因為位置近,還因為他們的小主人關係也最好。
正說著話呢,就聽見山上的鐘聲響了起來,是今日嶽山書院下學了。
車伕們全都下了車,踮著腳想要看看自家的小主人到底什麼時候下山來。嶽山書院的學生總共六百人,是以下山的人也是浩浩蕩蕩的,再加上學生的院服只分了男女,所以這一時半刻根本就瞧不清樣子來。
即便如此,車伕們還是一直瞧著。話說這嶽山書院六百人,跟京城之中的書院比起來,人數的確是不少;可是這六百人是整個大魏朝考上來的學生,如此一看就不算多了。
每一個能夠進入嶽山書院的學生都會教外人高看好幾分,哪怕是最差的黃字班學生,說出去也是教人高看的。所以啊,來接人這活,說出去特別有面子,車伕們自然就想要早點接到人了。
早接到人就可以早點回去,晚飯前就有時間可以和老朋友吹噓一番了。
「二姑娘在那裡!」秦伯的眼睛利,一眼就看到了正從山上往下走的自家姑娘。「旁邊的肯定是方家姑娘和孔家姑娘。」
方家的車伕和孔家的車伕順著秦伯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瞧見了自家姑娘。他們都誇了幾句秦伯的眼力好,大老遠就看見了。
秦伯雖然心裡自豪不已,嘴上卻是謙虛著。他可是從大少爺到大姑娘再到二姑娘的車伕,經歷不是旁人可以比的,自然是看得見。
車伕們陸陸續續地接到了自家小主人,但都不莽撞,而是按照嶽山書院的要求,等著周邊的馬車走了再走。寧可多浪費些時間,也不能教嶽山書院的山長和夫子們認為自家沒有規矩,不懂禮讓。
若是壞了自家小主人的評分,那可是整個京城都要嘲笑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秦家、方家和孔家也接到了自家小主人。
方雨珍攬著秦冉的手臂不放。「哎呀,休沐要兩日,吃不到阿冉的點心,感覺日子都無趣了許多。」
孔昭點頭。「確實。」
秦冉無奈笑了。「我平日裡沒有虧待妳們兩個,點心吃得也不少啊。」
方雨珍眉飛色舞。「那不一樣,平日妳在身邊,就好像點心也在身邊,多有盼頭啊!這休沐日一到,就沒有盼頭了。」
秦冉轉頭看著孔昭,想要她說些什麼,結果她的面上居然滿是贊同之色,頓時哭笑不得。「秦伯,東西帶來了嗎?」
「帶了帶了!」秦伯笑著從車上搬出兩個罈子。「一路上都不敢輕忽,完好無損。」
「煩勞秦伯了。」秦冉笑著和雙眸晶亮、虎視眈眈的方雨珍及孔昭說話。「我親自釀的錯認水,一人一罈子。」
方雨珍立時就從秦伯的手裡把罈子拿了過來,那動作和搶也差不了多少了。「阿冉,妳太好了吧,我就隨口說過的,妳都記住了。」
孔昭也是捧著罈子,往日較為嚴肅的臉上也滿是笑意。「阿冉,多謝了。」
「不必,只是小事而已。」秦冉覺得好笑。「不過是錯認水而已,妳們也會釀造的,怎地就如此情狀啊?」
孔昭搖頭道:「不一樣的。」
「是的,不一樣的。」方雨珍贊同。「雖然用量、方法都一模一樣,但是做出來的味道就是不一樣。哪怕是書院食堂的師傅,那也是比不上阿冉的。」她舌頭向來敏銳,一點差別都能夠嚐出來。
秦冉笑著說道:「那是因為我有加成啊!」
方雨珍和孔昭對視一眼,阿冉又說她們不懂的話了。
三人隨口說了幾句就上了各自的馬車離去,秦冉臨走時又吩咐她們兩人少喝些錯認水,會醉人的;快要到她們出去了,可不能堵了後面的馬車。
坐在馬車上的秦冉,整個人就蔫了下來。
今天旬考的成績出來了,很不理想,她有點頭疼啊!今日爹娘還有大哥、大姊肯定都在家中等著呢,讓他們看見了自己的成績,又要嘆氣了。
可是,她真的很努力讀書了,但學渣就是學渣,不會就是不會啊!
秦冉是個學渣,上輩子和這輩子都是個學渣。她其實非常努力,也很用心了,奈何腦子裡面就是缺了一根筋,學不會就是學不會,努力終究是趕不上天賦的。
說起來真是一把辛酸淚啊!她對於上輩子的記憶已然很模糊了,除了自己的那一手廚藝,很多事情都記不得了,其實和新生孩童差不多,所以從小也不曾覺得自己和大哥、大姊有何不同,也和父母很是親近。
可是直到開始讀書,她就要哭了。
她本以為自己成為官宦人家的女兒,就不必讀書了,可沒想到這是一個讀書至上的朝代,不分男女老少。她一路從小小學渣變成了小學渣,和自己的兄姊完全不同,教家人都愁壞了,還以為是小時候沒有照看好,腦子壞了。
秦冉可委屈了,讀書不開竅,她也沒有辦法啊!她的腦子真的沒有問題的,可是家人不相信。
還好,因為秦冉從小就讀書一般,家人的要求也就降低了。他們認為反正總有他們撐腰,日子總不會難過到哪裡去。
而後,秦冉十歲那年,大魏朝一年一度的嶽山書院入學考試又開始了。秦家想著讓秦冉去試試,畢竟大家都去了,她不去倒是顯眼。於是秦冉放鬆心態去考了,反正只是過過場而已,沒事!
誰知道呢,天掉餡餅,把秦家人砸了一個頭暈眼花。那般多同齡的人都沒有考上,倒讓他們家秦冉考上了。
那可是嶽山書院,大魏朝最好的書院!
所以,其實秦冉有救!
秦冉要哭了。求求你們放棄我吧,我沒有救的,真的!這聖人之言,這朝政策論,這琴棋書畫,這騎馬射箭,都太難了啊!
十歲以來,秦冉都在反覆哭訴,為什麼要為難一個學渣,學渣也是人啊!
不管秦冉的心中有多少悲憤,這馬車還是一直前行。晃啊晃的,秦冉也覺得睏了。昨天知道了旬考成績以後,她都沒有睡好,今天的課程都是撐著精神上完的。
是以,這馬車晃啊晃的,像搖籃似的,她就睡著了。
噠噠噠……秦冉睡得不熟,恍惚間似乎聽到了馬蹄聲,還有誰喊了一聲沈兄。
叩叩叩!不知過了多久,馬車門被敲了敲,外面響起了秦伯的聲音。「二姑娘,到家了。」
秦冉直起身子,揉揉眼睛下了車。
「二姑娘,您回來了。」秦冉的丫鬟杏月和橘月早就在門口等著了,見到秦冉都高興不已。要不是嶽山書院不允許帶丫鬟、小廝,她們定是要跟著的。
秦冉看到陪著自己長大的丫鬟卻不怎麼高興,因為這意味著……
「爹、娘、兄長和阿姊他們……是不是已然在等著我了?」
杏月和橘月點點頭。「是的,早就在等著了。老爺早早就下衙了,夫人也擺好了晚飯,大少爺和大姑娘也早早地回來了。」
秦冉苦著一張臉。其實他們不用這麼關心自己的,真的,她可以野蠻生長,不用那麼多關注的。可惜這話她是不敢說的,不然就要被大哥懲罰拉弓一百次了。
該來的總還是要來的,秦冉深呼吸了一下,抬腳走了進去。
秦家雖然節儉,但是秦夫人柳氏很有經營的手段,是以秦家的院子並不小。只不過秦冉不是什麼嬌弱大小姐,平日書院的武課還是有的,這路程對她而言並沒有什麼難度。
終於到了用飯的左室,她邁步進去。大家都已然等著了,秦冉的小心肝頓時就害怕的抖了一下。
秦父秦岩自然是看得出小女兒的害怕,馬上說道:「好了,終於回來了,先用晚飯吧。」唉,當初他的官職不夠高,總是很忙,夫人也是分身乏術,是以對小女兒的照看就不太精心。
誰承想小女兒發了一場高燒,然後腦子就不怎麼靈光了。這怪不得她,總歸是他們的錯。
要是秦冉知道了秦岩的想法,一定會告訴他,她並沒有把腦子燒傻了,只是想起一些前世的事情而已。雖然不夠多,不過她真的不是傻子來著,她就只是個學渣而已。
「對,先用飯吧!」柳氏也不忍心了,總歸是自己小女兒,她最是寵愛的。
「還是先說成績吧。」秦家大哥秦睿卻是不給自己的妹妹面子。「總好過阿冉一直惦記著,飯也吃不好。」
秦家大姑娘秦婉同意地點點頭。「對,阿冉,妳先把成績單給我看看吧。」這成績單是嶽山書院開院以來就存在的,用的紙和墨都是特殊的,以防學生擅自篡改成績。
秦冉苦著一張臉,把成績單放在了桌子上。
秦岩拿了過來,其餘三人全都圍過去看了。「禮節,甲中。嗯,阿冉一向是一個懂禮的好孩子。」
柳氏也很高興。「舞蹈甲上,不愧是我的女兒。」
秦睿卻是皺眉。「樂器、騎射、馭車這三門課都是丙下,實在是太差了。」
秦婉也是皺眉不已。「書法和算學都只有丙中,唯獨律法好一些,卻也不過是乙中而已。」
他們每說一個,秦冉的頭就越來越低。嶽山書院的成績按照甲乙丙來區分,每一個等級還有上中下的分別;丙下,已然是最差的了。
秦睿看著秦冉。「妳這成績,怎麼還是沒有進步?」
秦婉卻是瞪了秦睿一眼。「大哥,莫要欺負阿冉,她的律法已然是有進步的了。」
秦睿卻是反駁道:「除卻這些,最重要的策論這一科還是丙下,沒有半點進步,將來阿冉要如何是好?」
「阿冉的舞蹈是甲上,你不要總是盯著那些丙下。」
「妳也說了是那些,我們兩個當年可沒有甲以下過。」
「阿冉她──」
「好了,」秦岩出聲。「阿冉的成績比上次的好多了,都莫要再說了。」他示意他們看一眼秦冉。果然,腦袋都快要低到地上了。
其實秦家人都很關心秦冉,只是關注點不一樣而已。秦岩和柳氏希望秦冉過得開心快樂就好,雖然成績也重要,但是畢竟錯在他們,學習盡力就行。秦婉則是希望秦冉可以再好一些,將來不至於教那些眼紅她是嶽山書院的人嚼舌根,畢竟倒酸的人到處都有,秦冉臉皮薄,她怕她受傷。
至於秦睿,他是對秦冉要求最嚴格的一個了。他知道,門當戶對的好男兒總是喜歡嶽山書院裡面成績好的,將來秦冉的成績差,選擇的餘地就少了。那等門戶低的,攀上了高門以後變臉的男子他見得多了,不希望自己的妹妹也遇到這些。
哪怕他能給自己妹妹撐腰,但是後宅終究是後宅,有些事情他作為兄長是力所不能及的。他們秦家什麼骯髒事都沒有,秦冉對這些根本就是一竅不通啊!
可惜,秦冉的腦子裡面缺了一根筋,就是學不好。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2/23上市的【文創風】930《學渣大逆襲》上。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