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34
針愛小神醫 3(完)
迷央
933
針愛小神醫 2
迷央
932
針愛小神醫 1
迷央
931
學渣大逆襲 下
鍾心
930
學渣大逆襲 上
鍾心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學渣大逆襲 下
作者: 鍾心
系列別: 文創風931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2/23
第三十一章
謝如初對著學生們說道:「此次事件老夫定然會查清楚,你們今日便都歸家去吧,至於旬考的成績,會派人送上門的。」
現在的嶽山書院更像是一個靶子,他不能夠教學生們再待在這裡了。嶽山書院已經混進了閒雜人等,看來是上一次沒有徹底清理乾淨。謝如初讓學生們回家一方面是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排除他們中間是否有人有問題。
若不是學生,便只會是夫子們或者雜役們了,到時候,也更好清理。
謝如初面上沈著冷靜,心中卻是無奈嘆氣。樹欲靜而風不止,總是冒出來一些神神鬼鬼的東西。
「是,山長。」眾學生對著謝如初行禮,而後一個個離開了食堂。不管有沒有吃飽,他們現在都沒有心情吃飯了。嶽山書院接二連三地出事情,的確讓他們心中有些不安。
不過,嶽山書院這麼多年來屹立不倒,大家也都是相信山長的;而且皇上也有可能會插手,事情必然會處理得水落石出。等到他們放假回來,事情定然就已經解決了,一切又會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阿冉?」沈淵幾人走到了最後頭,他發現秦冉的臉色不太對勁,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只覺得很是冰涼。「怎麼了?」
「我……」秦冉的臉色有些蒼白,額頭上還滲出了細汗。「我只是想到,剛才我們幾個都喝了鯽魚羹,你也差點喝了,有些後怕。」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背後陰風陣陣似的,就好像被什麼給盯著一樣。
秦冉這輩子的前十五年過得很是舒心,除開煩惱成績,當真是沒有半點不如意的,今天卻面對生死交關,自然被嚇到了。
她咬了咬唇,有些懊惱自己的膽小。
沈淵將秦冉的手抓得更緊了些。「莫要害怕,我在妳身邊。」
「嗯。」秦冉點頭,反手握緊了沈淵的手。她覺得自己要更加努力、更加勇敢才行,這裡的危險其實一點都不少,只是她一直被父母、兄長、阿姊還有師長庇佑著,從來沒有面對過危險。
可是現在不行了,她漸漸長大,不能夠讓大家一直保護著,至少,她不能扯大家的後腿才是。
其實秦冉不知道的是,沈淵的心中也是後怕不已。想到如果倒在那裡的人是他的小阿冉,便覺得心被揪緊了一般。
他的眸色一深。看來,自己也要更為強大才是,不僅是他的小阿冉,還有他的家人、朋友,甚至是更多人,都需要他強大起來才行。
沈淵和秦冉走在最後頭,但是方雨珍卻是忍不了了,一路朝著寢舍狂奔。
她救人的時候可以臉色不變分毫,但是現在對於自己衣裙上髒東西的嫌棄也是真情實意的,就算是用帕子擦過,但是她還是覺得髒啊!
所以,她一定要趕緊跑回去梳洗更衣才行。只是大家都走同一條路,她又不想蹭到別人,要不別人也會難以忍受的,就走得艱難了些。
只不過,後來就很容易了,因為有人在前方為她開道,讓她走得順利。
「謝謝你,阿清。」就算現在情況不好,方雨珍也還是對著唐文清笑了。阿清人真好,一直都在幫自己呢。哎呀,她其實就只是收拾了唐文海一頓而已,阿清太客氣了。
「不必謝。」唐文清沒有回頭看,只是在前方開道。他怕自己若是回頭了,會教方雨珍發現自己的不對勁。
方雨珍的臉頰微微泛紅。除了爹爹和兄長們,阿清還是第一個對自己這麼好的郎君呢!自己現在身上臭臭的,連自己都嫌棄,旁人也都是走得遠遠的,但是只有阿清不嫌棄,還幫自己,他真是和別人不一樣呢。
唐文清沒有看見,方雨珍瞧著他的眼神,不再是單純看著朋友的眼神了。

今日的嶽山書院休沐放學比以往多了幾分緊繃,學生們的臉上也沒有了往日的輕鬆。
書院中,東先生、慕容大夫還有謝如初坐在了一起。
謝如初看著慕容大夫,神情冷肅。「果真是蠻族的毒藥?」
慕容大夫點頭。「那是自然,這我哪裡會弄錯呢?」
謝如初眉頭緊鎖。「蠻族南下之心不死,一直想要在大魏朝中攪風攪雨,沒想到,手都伸到嶽山書院來了。」
東先生的手中拿著一把團扇,一晃一晃的,面上的笑容嫵媚傾城。「我們這些老東西不過是略微放鬆,便有人找死了呢。」
慕容大夫看了東先生一眼,她不過三十就說自己是老東西,那麼他這個六十幾的怎麼說?這個女人,還是這麼討人厭。「我們防範得嚴,他們也就只能鑽小空子,否則,場面會更加不好收拾。」
想也知道那些鑽進來的小蟲子是找不到別的辦法了,這才想要透過學生的死,教整個嶽山書院乃至京城都為之分身乏術,好能籌謀別的。嶽山書院的學生大多是權貴之子,即便是死了那麼幾個,也會掀起大風大浪的。
東先生對於慕容大夫的眼神視而不見。「山長,我怕是要休息一段時間了,舞蹈課換一位夫子來上課吧!」
謝如初的眉眼微微一動。「東先生要做什麼?」
「沒有什麼啊,」東先生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美豔,卻帶著不盡的殺意。「不過是來一場千里追殺。」書院的學生都是她護著的人,豈是他人可以動的?

秦冉推開了窗子,帶著青草味的空氣就飄了進來。昨晚下了大雨,今日的空氣都清新了許多。
「二姑娘,」杏月挑了簾子進來。「老爺、夫人那裡派人傳話過來,說是讓二姑娘過去呢。」
秦冉疑惑。「讓我過去?為了什麼呀?」
杏月小心地笑了笑。「說是嶽山書院來人,將成績單送了來。」
秦冉睜大了雙眼,滿眼的不可思議。她才回到家中,嶽山書院的夫子們就將成績都整理出來?還全都送到家了?她本以為嶽山書院出了事情,成績單會晚個兩天。
結果,不僅沒有晚,反而還更快了些。頓時,秦冉的心中便有些哀怨。
杏月默默地移開了眼。二姑娘瞧著實在是太可憐了些,自己頂不住這種眼神啊……莫看莫看。
秦冉無奈嘆氣,又想著,算了,好歹自己還睡了一個好覺呢。若是昨晚送來的話,她說不定就要連一個好覺都沒有了,這樣一想,好像又莫名覺得幸運了。
「走吧。」秦冉蔫頭耷腦地出了屋子,朝著正堂的方向走去。這一路上,心中都在默唸:考得更好些,考得更好些,考得更好些!
她的小夥伴們可都是學霸,若是自己實在考得太差的話,總覺得無言面見江東父老。
正堂中的四人正在看秦冉的成績單,聽見下人請安的聲音,抬頭就看見走進來一個蔫頭耷腦的人。四人都不由得笑了出來,笑聲雖不算大,但是四人的聲音加起來,卻也是不小了。
秦冉哀怨地看著自己的爹娘和兄姊。說好的疼愛家中幼女呢?莫不是在騙她吧?
「咳!」秦睿輕咳了兩聲。「阿冉,過來看看,妳的成績單送到了。」
於是,原本是要給自己小妹解圍的秦睿就收到了更為哀怨的眼神,下一刻,他便沈默了。嗯,這算不算是弄巧成拙?
秦岩對著秦冉招手。「阿冉快過來,妳可知道,妳這次考得太好了!」
「真的嗎?」秦冉渾身的哀怨頓時散了。「我這次真的考得好嗎?」
「那是自然。」柳氏點頭。「難不成爹娘還能騙妳不成?快來看。」
「嗯。」秦冉這下子樂顛顛地跑到了柳氏的身邊,接過了那張成績單。「禮節甲中,舞蹈甲上。」這兩科都是老樣子。「樂器乙下,馭車乙下。」啊哈,這兩科有進步!「騎射甲中,書法和算學是乙中,律法甲下。」大進步啊!「策論,甲下。」
秦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雙眼都瞪圓了。「爹爹、娘親、兄長、阿姊,我沒有看錯吧?我、我真的進步了,而且是好大的進步!」尤其是策論啊策論,她居然得了甲下,太不容易了!終於是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秦婉伸手摸了摸秦冉的頭髮。「沒有看錯,我們家阿冉現在可厲害了。妳瞧瞧,比上次旬考高出那麼多呢。」
「就是。」柳氏點頭,看著秦冉的眼神憐愛不已。「我們家阿冉這般聰慧,進步是必然的啊!」
秦岩和秦睿相比起柳氏和秦婉更為收斂些,但是他們的神情也是這般認為的。就說了,他們家阿冉不是小傻子,她只是還沒有開竅。瞧瞧、瞧瞧,這進步多大啊,要是這樣一直進步下去,將來說不定每一科都是甲上呢!說不定,還能夠拚一拚首席畢業生呢!
秦家人開始異想天開了。
被家人的誇讚得有些飄飄然的秦冉笑得靦覥,但若是她知道了家人們是這般想的話,說不定嚇得立時摔在地上了。這樣的成績都是她平時拚死拚活且還有人輔導的情況,還首席畢業生呢,想都不要想。
這時,秦冉的眼神動了動。「其實,這一次我能考得好,要感謝我的朋友,他不僅平時幫著我,我們還考前一起複習了呢。」
秦婉訝異。「阿冉說的可是阿昭她們?但是往日裡,她們也不是沒有幫過妳啊。」其實她和兄長不是沒有幫著阿冉學習功課,可是不知道怎麼的,就是不行,反倒還打擊了阿冉的自信。
於是,秦婉和秦睿便不再像以前那般硬逼,除了在箭術上較為執著些,至於為何執著於箭術,當然是因為他們家阿冉的力氣大,就是差了些準頭。可惜啊,他們還是沒有教會阿冉就是了。
「嗯,是阿昭他們。」秦冉袖子裡面的手指又不由得絞在了一起。「其實這一次不是只有阿昭和阿雨,還有沈淵他們三個,而且這次的策論,山長也助我良多。」其實除開這一次的六人總複習,之後的日子都是沈淵幫著她的。
在山長那裡學習的時候,不管是哪一科,沈淵都會細心地幫她,除開舞蹈,她每一科的進步都有沈淵的功勞。
嘻嘻,這樣想起來,有一個學神男友真好!
「是嗎?」秦岩笑了。「阿冉交的新朋友很好啊!」互相幫助、互相進步,多好的孩子。
「張姊姊那般人物教養出來的孩子,自然是差不了的。」最近這段時間裡,柳氏和張氏的關係越加親密。「而且沈郎君是京城有名的端正君子,他能夠相幫,再好不過了。」
張氏出身世家大族,若是她想要教一個人喜歡自己的話,那當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張氏本不過是想著自己兒子將來要將人家女兒娶回來,那麼兩家的關係總是要近一些才好。
於是,張氏就主動接近柳氏,而後發現她的性子和自己脾胃相合,來往便多了;短短的時間裡,兩人都開始稱姊道妹了。
在張氏那裡「無意間」聽到許多關於沈郎君的話,還有他在京城之中的名聲,自然是教柳氏放心不已;現在還知道沈淵幫了他們家阿冉,那好感更是蹭蹭蹭地上升。
「嗯。」秦冉點頭。「我和沈淵一起在山長那裡學習策論,不管我多麼笨,他都很耐心,他人可好了。」
秦岩微微沈思。「如此,是不是應該送禮上門道謝?」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2/23上市的【文創風】931《學渣大逆襲》下。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