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46
落難千金翻身記 下
溪拂
945
落難千金翻身記 上
溪拂
944
迎妻納福 3(完)
月舞
943
迎妻納福 2
月舞
942
迎妻納福 1
月舞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迎妻納福 1
作者: 月舞
系列別: 文創風942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4/6
第一章 重生
穆婉寧萬萬沒想到,她竟然重生了。
上一幕,她還在方家後院裡,看著屋梁含恨而亡。
下一幕,她竟然瞧見自己未出閣時的床帳。那床帳是長兄穆鴻嶺在她生辰時送給她的,上面繡了她最愛的蘭草。
再扭頭看向床外,一切都如她記憶中的閨閣模樣。
房中間是圓桌,上面放著茶壺、茶碗;窗邊有張不大的書桌,桌上擺著她常看的幾本書。
穆婉寧起身,走到書桌邊,目光掃過曾經臨過的字帖、用禿了仍捨不得換的毛筆、被檀香撞壞一小角的硯臺、邊角有些破損的遊記……
穆婉寧忽然覺得想哭,她真的回來了。
現在,她不是在那個處處挑剔她的方家,而是在自己的閨閣之中。雖然在宰相府裡,身為庶女的她並不受寵,卻也比在那個如虎狼窩般的方家好太多。
「姑娘,您怎麼這麼早就起身了?快回去躺著,不要再受了風寒。」
這聲音含著發自內心的焦急,有個人快步走來,正是她的貼身婢女檀香。
此時的檀香,臉上還有稚氣,雖滿是擔憂神色,仍能看出一派天真。
檀香八歲就跟著她了,比她小一歲,卻對她處處照顧。嫁進方家之後,檀香更是替她吃了許多苦、挨了許多打。
結果,一場風寒之後,檀香再也沒能起來。
那時的檀香只有十五歲,一朵嬌花還沒開放,便枯萎了。
想到這裡,穆婉寧心裡有說不出的難過,她明明過得不好,為什麼非要裝堅強呢?自己受苦就算了,還連累身邊的人早亡,這樣的她真是腦子進水。
不,不是腦子進水,是可恨。
穆婉寧忽然一把抱住檀香,緊緊地抱著,把前一世的愧疚之情,都融入這個擁抱當中。
「姑娘,您這是怎麼了?」檀香嚇了一跳,在她的印象中,穆婉寧一直很堅強,從未有這樣失態的時候。
「嗯,是不是想到姨娘了?別想了,姨娘過好日子去了,她在天上,也一定希望姑娘開開心心的。」
檀香小大人似的拍拍穆婉寧的後背,把她送回床上,又走到外間,端水進來,絞了帕子給穆婉寧擦臉。
「姑娘,您病了快一個月,今兒總算能起來,千萬不能太傷心,不然剛有點起色,又要躺下了。」
穆婉寧看著檀香滿心關懷的神情,心中暖暖的。經歷了前一世的苦,現在的她,更加明白身邊人對她的好,有多麼可貴。
這一世,她再也不要讓檀香跟著她吃苦。以前那種貌似堅強、實則軟弱的性子,再也要不得了。
這一世,她要外圓內方,撒得了嬌,報得了仇,立得住身。
「檀香,再過幾個月,就是妳的生辰了吧?」
「還早呢,現在才三月。奴婢的生日是六月,到時就滿十二歲啦。」
檀香十二歲,她是十三歲,還有兩年才及笄,三年後才會嫁人。
無論是想辦法不再嫁進方家,還是跟家人交好,讓他們替她在方家撐腰,都夠了。
有了對未來的期望,穆婉寧提起精神,連大病初癒後的身子,也覺得鬆快許多。
「這會兒是什麼時候了?」
「剛過辰正。」
「那妳趕緊幫我換衣服,我要去給祖母請安。」
檀香連忙按住要起身的穆婉寧。「您的病剛好,今兒還是不要去了,何況老夫人早已免了您的請安。」
穆婉寧搖搖頭。「無妨。我許久沒過去,現在既然好了,便該去見見祖母。」
大戶人家須晨昏定省,穆鼎身為宰相,治家很嚴,對這個一向看重。
「要是父親知道我病好了,卻不去請安,會不高興的。」
提到穆鼎,檀香沒了脾氣,縮縮頭,幫穆婉寧拿了件厚實的披風。「那披著這個去,早上還是很冷的。」
穆婉寧點點頭,接過來披在身上。
前世,穆婉寧是不喜歡去向祖母周氏請安的。
周氏太過威嚴,素來不喜歡她這個庶女,每次只說幾句話,甚至不說話便打發了她。
但有了前一世的經歷後,穆婉寧看事情的眼光變化了許多。
以周氏看,穆婉寧總是站在角落裡一言不發,無論問什麼,都是「很好」,連被姊妹欺負了,也還是很好。
雖然姊妹之間,要和睦、要忍讓,但都被人當軟柿子捏了,卻還是很好。這就不是忍讓,而是懦弱,替她出頭也沒意思。
這樣一個任人揉搓的泥丸,又有什麼值得關心、在意的?

宰相府很大,周氏喜靜,住得比較偏僻,從穆婉寧的清兮院到她的靜安堂,要走上一炷香左右的工夫。
這一路,穆婉寧走得很辛苦,好在有檀香準備的披風,並未凍到。
盛京城的三月,早晚還是很冷,吹過來的風寒中帶濕,甚至比冬天還要難熬些。
不過,即使是這樣,穆婉寧心中也是高興的。
宰相府裡的日子再苦,也比她嫁到方家之後過的日子甜上百倍。
一路走到靜安堂,穆婉寧已經盤算好了,與家人修補關係的第一步,就是討好自己的祖母周氏。
如果她的記憶沒錯,這時的周氏剛病過一場,總是哀嘆自己命不久矣。若她能化解這個心結,第一步就算走通了。
穆婉寧走進靜安堂時,屋裡還沒有其他人。
周氏正在榻上歇著,聽到動靜,睜開眼打量穆婉寧一下,又閉上眼。
「不是免了妳的請安嗎,怎麼還過來?」語氣有些淡淡嫌棄,但到底還是關心的話語。
「祖母早安。」穆婉寧走上前,福身行禮。「昨天夜裡作了個喜氣的夢,醒了之後,孫女越想越開心,連帶身子也輕鬆不少。數日未見祖母,孫女就想著來請安,順便向祖母說說那個夢。」
周氏見穆婉寧笑盈盈站著,雖然還算端莊,但眉眼間卻有止不住的雀躍。
平時木訥無言的四丫頭,今天怎麼轉了性子?
「那妳說說吧,究竟是什麼喜氣的夢?」周氏眼皮未抬,半倚在榻上,似睡非睡。
「祖母是不是腿又疼了?孫女幫您按按好不好?邊按邊說。」
穆婉寧說完,不等周氏回答,脫了鞋子,小心翼翼地跪坐在榻邊,隔著毯子,替周氏按起來。
這也是穆婉寧想好的。現在她才十三歲,還未及笄,雖然周氏平時威嚴,但沒有苛待過她,想來不至於因為這個生氣。
前世,穆婉寧嫁到方家後,經常幫方母捏腿,捏不好便連打帶罵,因此逼得她練出一手不錯的按摩功夫。
果然,她剛上手,周氏輕輕「嗯」了一聲,穆婉寧知道這是表示捏得舒服的聲音,便更加賣力認真。
周氏覺得舒服不少,閉起眼睛享受著。「妳不是有夢要告訴我嗎?」
穆婉寧手上不停。「是。昨晚孫女夢到祖母過六十大壽啦,您就坐在這榻上,身邊有群奶娃娃,個個都伸著手要祖母抱,祖母抱了這個又抱那個,哪個都捨不得放手。」
周氏心裡搖頭,四丫頭倒是轉了性子,可這明顯就是哄人的話,編也不編得像一點。她怕是連這個春天都熬不過去,哪裡還能過得上六十大壽。
穆婉寧見周氏仍舊面無表情,接著說道:「祖母,您是不是覺得我在編謊話騙您?」
周氏不答。
「孫女真的沒有騙祖母,夢裡祖母穿了件大紅色的衣服,上面有團團的壽字,頭上戴抹額,抹額上有一顆大大的祖母綠寶石。」穆婉寧伸手比劃一下。「大概這麼大顆吧。」
這話倒是把周氏說得一愣,睜開眼看低頭按摩的穆婉寧,又轉頭去看站在身邊的老僕張姑姑。
前兩天,穆鼎的確送了一顆差不多大小的祖母綠寶石給她,說是要縫在抹額上,等著過六十大壽時用。
見周氏似有意動,張姑姑連忙道:「就說老夫人長壽著呢,您還不信。現在四姑娘都夢到了,您可信了吧?」
周氏還真信了幾分。民間有夢是與真實相反的傳說,但也有人說夢是預示未來,加上人老了,本就相信些神神鬼鬼的事情。
穆婉寧說到了那顆寶石,說不定這夢真是預示未來。能看到曾孫子,還一群,可見她還有得活?
周氏終於熱切起來。「那妳跟祖母說說,一共有幾個娃娃?都是哪家的?」
「我想想啊,是三個奶娃娃,兩個是大哥的,一個是二哥的。」
張姑姑一聽就樂了。「老夫人,四姑娘說得是啊。離您六十大壽還有四年,大公子今年秋闈,明年春闈,一旦高中,不,是肯定能高中,到時成家立業,三年抱兩也不是不可能。至於二公子,他比大公子小兩歲,先生一個也正常。」
「嗯嗯,妳說得有道理。」周氏想到自己還能有看到曾孫子的一天,心裡像是透進了光,將數月來的陰霾一掃而盡。再加上穆婉寧按得舒服,一時間滿臉喜意。
周氏過六十大壽的情景,其實還真不是穆婉寧亂說的。
前一世,周氏的確過了六十大壽,三個奶娃娃圍著一個老壽星的畫面,正是她站在房門口親眼看到的。
祖孫倆說著話時,穆鼎走了進來,看到周氏身前只有穆婉寧一個,其他人還沒來,心裡有些不悅。
不過,看到穆婉寧與周氏相談甚歡,他倒是有點意外,尤其周氏的臉上不像昨天見到時那般愁雲慘澹,反而是一片喜意。
「母親早安。」穆鼎先向母親行禮,才開口問道:「母親今天氣色不錯。您與婉兒說什麼呢?這麼高興。」
「婉兒說,她夢到我過六十大壽了,還夢到鴻嶺和鴻漸的孩子。」
穆鼎挑眉,看了跪坐在榻邊的穆婉寧一眼。
前幾天他送寶石時,說破了嘴皮子,也沒能讓周氏多幾分笑容。結果周氏今天竟然這麼開心地說起這件事,看來開導老人,還真得由隔一輩的人來做。
「婉寧夢得好啊。母親且放寬心,您不只要過六十大壽,還有七十大壽、八十大壽呢。到時不僅鴻嶺、鴻漸有孩子,還有若寧等著您送嫁。」穆若寧是最小的嫡女,今年才八歲。
「嗯嗯,父親說得對。」穆婉寧適時地插了一句,還衝著穆鼎露出乖巧的笑臉。
穆鼎對女兒的轉變也有些意外,但到底是高興的,總比之前畏縮、木訥的樣子要好。

片刻後,穆鼎的正妻王氏帶著長子穆鴻嶺、次子穆鴻漸,以及小女兒穆若寧到了,一一見禮。穆鼎的小妾鄭氏也帶著三女穆安寧、五子穆鴻林過來。
穆婉寧是另一個妾所出,排行第四。姨娘生她時落下病根,沒幾年就去世了。
眾人見到穆婉寧和周氏親密的樣子,一時間都有點驚訝。
「好了,婉兒歇著吧。妳也按了好一會兒,還挺舒服的。」
「祖母要是覺得好,我天天來幫祖母按。」穆婉寧趕緊表忠心。
長孫穆鴻嶺今年十七歲,長相頗為老成,待人嚴肅,但對幾個弟弟、妹妹倒是一派和氣。
「四妹妹還有這樣的手藝?」
穆婉寧聽了,對穆鴻嶺露齒一笑。前世嫁到方家後,只有穆鴻嶺關心過她幾回,還要丈夫方堯對她好些。此時看到穆鴻嶺,覺得特別開心。
「我也是聽檀香提起的,說按摩能讓身子鬆快,這兩天用檀香練練手,就來祖母面前獻寶了。若大哥看書看累了,我也幫大哥按,能解乏的。」
「還真是說妳胖妳就喘,懂不懂男女大防?真是不知羞恥。」
一個充滿譏諷的聲音響起,穆婉寧不用扭頭就知道,是她的三姊穆安寧。
每次看到穆安寧時,穆婉寧都覺得父親真是起錯了名字,這人從來都不安寧的。
不過,穆安寧的不安寧一直都是向外,從來沒當面刺過她,這會兒怎麼轉了性子?
穆婉寧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上一世的她是個軟柿子,總縮在後面,為難她,也顯不出什麼能耐啊。
果然不遭人嫉是庸才,老祖宗誠不欺我。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4/6上市的【文創風】942《迎妻納福》1。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