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46
落難千金翻身記 下
溪拂
945
落難千金翻身記 上
溪拂
944
迎妻納福 3(完)
月舞
943
迎妻納福 2
月舞
942
迎妻納福 1
月舞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迎妻納福 3(完)
作者: 月舞
系列別: 文創風944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4/6
第五十四章 賜婚
穆婉寧不出門,讓其他府第暗呼可惜。
蕭府裡一個正兒八經的女眷都沒有,想給蕭長敬說親,實在無從下手。
雖然現在蕭六姝也算主子了,但總不能拉著六歲的小姑娘替她哥哥說親吧;想走蕭長恭的路子也走不通,人家在京郊大營呢。
唯一開心的,只有京郊大營裡的武將家眷了。
京郊大營不像邊關,武將們隔三差五能回家一趟,讓這些武將去跟蕭長恭傳個話,自是方便。
因此,從穆婉寧禁足開始,那些武將家裡便熱鬧起來,託人說媒的,或是想替自家親戚牽紅線的,紛紛透過他們把消息遞給蕭長恭。
蕭長恭有些傻了,他才是鎮西侯府的主人,可他剛回京時,也沒遇到這麼多要說親的。
這些要說媒的姑娘,個個年紀都與穆婉寧差不多。
如果不是他先遇到穆婉寧,那這些說媒的姑娘中,會不會有她呢?
蕭長恭心裡莫名其妙吃起飛醋來,好個蕭長敬,居然比他受歡迎。

蕭府裡,蕭長敬正幫蕭六姝剝桔子,冷不防打了個噴嚏,然後看向京郊大營方向。
冥冥中,他感覺到了一股怨念。
「哥哥是著涼了嗎?」蕭六姝看到蕭長敬打噴嚏,立刻湊上去,伸手摸摸他的額頭。
蕭長敬拉下蕭六姝的手,滿臉寵溺。「哥哥沒事,剛剛只是鼻子癢癢。來,吃桔子,可甜了呢。」
「嗯嗯,真甜。」

香胰皂大受好評,加上穆婉寧因為馬蹄鐵得了皇帝的嘉獎,最近京城貴女間很流行看各種遊記、雜記。
連帶著,京城的書肆中,之前不怎麼受歡迎的地理志、見聞錄等雜書,也開始有了一席之地。
這件事的好處是,可以看的書增多了,穆婉寧的書房裡堆了不少最近新出的書,都是沈掌櫃派人送來的。
沈掌櫃不但經營上是奇才,搜羅這些雜七雜八的書也是個行家。
所以,最近穆婉寧除了早上去向周氏請安外,就窩在自己的清兮院裡看書,樂得自在。
看到日頭西落,穆婉寧吃過飯後,便不看書,而是提筆練字。正練著的時候,忽然感覺不對,屋裡似乎有人。
果然,她一扭頭,就看到角落裡有個黑影,剛要驚呼,黑影迅速撲過來,捂住她的嘴。
穆婉寧一手去扳對方的手指、一手拔下頭上的簪子,簪尖朝後,朝那人的眼睛戳去。
可惜,簪子剛扎出去,手腕就被攥住,隨後低沈中帶著一絲戲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婉兒這是要讓親夫破相嗎?」
穆婉寧驟然聽到這個聲音,心裡的驚慌立刻化成喜悅。
此時蕭長恭應該還在京郊大營,怎麼突然出現在她房裡?但想到剛剛她被他嚇得冷汗都出來了,心裡不禁有些惱怒。
「誰叫你扮刺客嚇唬人。我看劃了正好,讓你一左一右,對稱。」
「那妳也得等等,等我把面具摘了,用手指頭劃好不好?」
穆婉寧臉上飛紅。「登徒子。」
蕭長恭摘掉面具和披風,走到穆婉寧剛剛寫字的桌前。「嗯,字寫得不錯嘛,就是腕力不夠,再練幾年,便能趕上我了。」
穆婉寧只當他說笑。「原來蕭大將軍除了打仗厲害,吹牛的本事也不小呢。」
蕭長恭嘴角含笑,衝著穆婉寧明晃晃拋了個媚眼。「夫人這是信不過為夫啊?」
穆婉寧被蕭長恭這麼生動的表情迷了眼。之前看他戴面具看習慣了,如今這樣,實在讓人移不開目光。
蕭長恭感覺到了,立刻站直身子,還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夫人覺得,這副模樣可還瞧得過去?」
穆婉寧的臉霎時通紅一片。「呸,誰是你夫人,再胡說八道,我就把你攆出去。」
蕭長恭趕緊收了笑。「不說了、不說了。最近婉兒有沒有想我?」
「不正經。」穆婉寧故意扭過頭去。
「那……」蕭長恭見穆婉寧轉頭不理他,道:「那我寫幅字給妳好了,想我時就看看,也順便讓妳瞧瞧剛剛為夫……咳咳,是不是吹牛。」
這下,穆婉寧還真有點好奇了。蕭長恭是武將,十二歲便離開盛京從軍,難道還堅持練字不成?
「也好,若將軍寫得好,我就讓人裱起來,掛在屋裡。」
「那請……磨墨吧。」
穆婉寧知道他故意省略的是哪兩個字,含嗔帶怒地瞪他一眼,不過仍是走到桌邊,提起袖子替蕭長恭磨墨。
蕭長恭看著低頭認真磨墨的穆婉寧,覺得心都飄了起來。
燭光之下,穆婉寧的五官小巧而分明,膚若凝脂,又微帶紅暈。捏著墨塊的手指,根根蔥白,專注且有力,看得蕭長恭都想化身為墨塊了。
那樣的話,他就能被穆婉寧小心捏著,認真地注視著。
不能再想了,蕭長恭趕緊收回目光,從筆架上挑了一枝最粗的毛筆。他一向不喜歡寫小字,總覺得大字才有氣魄。
不過,穆婉寧桌上最粗的筆,和他平時用來寫小字的差不多。見穆婉寧的墨磨好了,蕭長恭提筆蘸墨,沈思一下,便寫起來。
仗劍護國去,歸來看紅顏。平疆千萬里,對坐享華年。
穆婉寧把這四句詩反覆唸了幾遍,滿滿的都是幸福感。再看字,鐵畫銀鈎之間,展現出蕭長恭的大將之風。
這一世,她的夫君不再是方堯那個猥瑣小人,而是蕭長恭這樣的大英雄,既有著開疆拓土的家國情懷,也有溫柔繾綣的兒女情意。
「沒想到,將軍不但字寫得好,詩也做得好,之前是婉寧小覷了將軍呢。」
蕭長恭把筆放在桌上,轉過身。「還叫什麼將軍?妳在信裡,可不是這麼叫的。」
穆婉寧只覺臉上發燙。隨著信越寫越多,兩人感情越來越好,但不知為什麼,那一聲長恭哥哥,反倒是越來越叫不出口了。
蕭長恭見狀,還想繼續調戲穆婉寧,卻聽到外間的檀香說道:「時辰不早,該去請姑娘休息了。」
墨香也應和。「是不早,該睡了。」
雲香本來不想出聲,但檀香、墨香已經開了頭,便接了一句。「是啊,挺晚了。」
不過,三個婢女雖是這麼說,腳步卻是沒有挪動分毫。
穆婉寧羞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她們分明在外面偷聽半天了。
蕭長恭也有點尷尬,這未成親就是不方便,要是成了親,別說她們在外間,就是院子都不讓她們進來。
不過,時辰確實不早了,蕭長恭拉過穆婉寧的手,狠狠搓揉一番,這才戴上面具,翻窗而去。
片刻後,三個婢女端著水盆、香胰皂、手巾等梳洗之物進來。
「姑娘忙了一陣,該漱洗睡覺了。」
穆婉寧被這個「忙」字羞得不敢抬頭,只好趕緊把手按進水盆裡,往臉上潑水,低頭洗臉掩飾自己的尷尬。

天氣一天天涼起來,早晚已有了些許寒意。
南安伯夫人終於下定決心,十月下旬時請媒人上門。
南安伯府的提親,比蕭長恭正式多了,除了必備的大雁之外,其他禮節也是一絲不苟,可見南安伯府對這樁婚事的看重。
消息傳到後院時,穆家三姊妹正坐在一起說話。穆婉寧、穆若寧聽了,喜形於色。
「恭喜三姊姊了。」
穆安寧有些發懵,為了她的婚事,前前後後發生那麼多事,現在終於要塵埃落定了?
「哎呀呀,三姊姊居然歡喜得癡了,這還是我們那個恨嫁的三姊姊嗎?」
「好個四丫頭,妳說誰恨嫁呢,看我教不教訓妳。」穆安寧被穆婉寧取笑,羞紅了臉,跳起來去撓穆婉寧的癢。
穆婉寧立即跳起來,躲開穆安寧的手。
穆若寧一看有熱鬧湊,跑進去加入戰局,和穆安寧一夥,聯起手來撓穆婉寧的癢。

正廳裡,穆鼎已經允了提親。媒人說,十日之後,帶禮前來問名。
這問名乃是三書六禮的第二禮,主要是交換庚帖,方便男方家占卜吉凶。把庚帖置於神案上,一段時日後,若沒有發生任何不吉之事,便可告知女方,就算是訂下婚事。
一般來說,到了這一步,婚事便極少有反悔的了。
蕭長恭早把這一步走完了,但後面的只能暫時擱置。一來穆婉寧還小,還有一年才及笄;二來,蕭長恭也怕走得太快,惹穆鼎生氣,非要他等穆婉寧十八歲再娶。
送走南安伯府的媒人,穆鼎心裡也放下一塊石頭。兩個女兒的婚事都有著落,他這個當爹的能稍微安心了。
至於長子穆鴻嶺,雖然已經到了議親的年紀,但男孩子不著急,一切等春闈後再議。只要到時能考上進士,京城裡的府第幾乎都能選上一番了。

與穆鼎一同琢磨子女婚事的,還有宮裡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不過他琢磨的不是自己女兒,而是外甥女的。
按皇帝的本意,吳采薇幾次三番惹他發火,他實在不願搭理,但架不住承平長公主沒事就來哀求。
面對唯一的妹妹,皇帝還是很心軟的。
罷了,就為那個丫頭多籌謀籌謀吧。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4/6上市的【文創風】944《迎妻納福》3(完)。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