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46
落難千金翻身記 下
溪拂
945
落難千金翻身記 上
溪拂
944
迎妻納福 3(完)
月舞
943
迎妻納福 2
月舞
942
迎妻納福 1
月舞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落難千金翻身記 上
作者: 溪拂
系列別: 文創風945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4/13
第一章
大津十八年。
景都西郊一個叫梅隴縣的小縣城,安隆街。
冷風瑟瑟,雪花飄飄,路人抖索著身子,急忙把衣領緊緊攏好,縮著脖子,巴不得快些躲到熱炕暖和暖和。
無奈日子總要折騰,不然連條棉被都沒了,一口飯也沒得吃了。
大街上做生意的因大冷天少有人來光顧,顯得莫名的冷清,甚至有幾家店面都關閉著。
馬路左邊的米鋪前擺著一張小木桌,邊上坐著一位瘦弱的書生,穿著有些單薄,雙手緊緊相扣在寬鬆的衣袖裡摩擦著,肚子已是餓得咕嚕咕嚕叫,從早坐到現在,還沒開過一單,口袋裡空盪盪的,一文錢都沒有。
他的攤位對面是一個姑娘家在唱著曲兒,面前擺著兩個木桶,裡頭是白嫩嫩的豆花,人來人往,倒是給姑娘家的曲兒吸引了,做了幾單買賣。
書生起身走過來,瞄了瞄那蓋著的木桶,左找找右找找,還是一文錢都沒有,只能轉身離開。
「先生,可是要一碗豆花啊?」姑娘笑著問。
書生擺擺手,面露羞澀。
「不是……不是……」
姑娘自個兒舀了一碗豆花遞到書生面前。
「先生,吃一碗吧,還熱著呢。」
書生嗅到一股香甜味,肚子更是餓得叫囂,心想著這位姑娘該是聽到了。
「吃吧,先生,我看你整日都沒吃東西了,這天又冷,暖暖身子也好。」
書生耳根不由得紅了一半,矜持的接過瓷碗,立即狼吞虎嚥地把一碗豆花吃了下去。
「姑娘,這碗豆花多少錢?」
「沒事,就當我請先生吃的。」
「這……」書生露出不好意思的臉色。
「先生,我瞧著今日你都沒有生意,說真的,做買賣可要大聲吆喝才是,要不然誰知啊?」
「姑娘說得是,可我……」書生文弱,豈敢在大街小巷破口吆喝呢?何況他只是幫人寫寫書信、畫畫圖罷了。
吆喝招攬生意,他還真的做不到啊!
「姑娘,小生萬分感激姑娘施捨了一碗豆花,這簡直是雪中送炭啊!」
「先生,在這世道彼此互助,一碗豆花不足掛齒。」姑娘笑著說:「或許到時我還得需要先生幫忙呢。」
「姑娘,我也只會寫幾個字。」書生小聲說道。
這時有人來買豆花,那書生見姑娘忙,就回到自己的攤位坐下,抬頭看著姑娘笑嘻嘻迎客,就覺剛吃的那一碗豆花特別的香。
吃了人家一碗豆花,還不知道姑娘姓啥名啥呢。
片刻後,米鋪的張掌櫃走了出來,想跟書生嘮嗑幾句。
「清,今天可出單了啊?」張掌櫃問書生。
書生搖搖頭,不由得嘆了口氣。
「今日一單未出。」
「清,沒事,這會兒沒有,說不定等一下就會有的,你的字寫得那麼好看。」張掌櫃安慰著說。
蘇清聽了張掌櫃的話,心想自己字寫得好看有什麼用,平民百姓哪裡懂得字好不好,只要能把書信傳達出去就不錯了。
「張掌櫃,那位姑娘你可認得?」蘇清指了指前面正在攤子上賣豆花的姑娘問道。
「你說她啊?當然認識,這姑娘心善,自己沒賺多少錢卻時常幫著別人。」前兩天還在他店裡買了點米,說是要給住在隔壁的孤寡李奶奶送去。
「說句實話,剛剛我就喝了她一碗豆花,她……沒跟我拿錢。」因為自己的口袋也沒銀子可給。
「這姑娘也是十幾天前來這兒擺攤,聽說從江南一帶來的,這幾日我瞧著她的生意不錯。」
別家沒什麼生意,她還能把挑來的兩桶豆花賣掉算是很好了。
蘇清因家裡有急事要辦,好幾日沒來擺攤寫字,今天才遇到這好心姑娘。
「這姑娘嘴甜,唱的曲兒好聽,大家都往她的攤子去了。」
蘇清點點頭,這姑娘做生意有一套。
「這天實在太冷了,清要不就進店裡取取暖?」張掌櫃也是一個善人,對蘇清很好。
說起來,蘇清本也考了個秀才名銜,字寫得好,日子也過得不錯,跟自己的親娘相依為命。
無奈後來親娘生病,花了好多錢治病,才讓他落得如此困難。
前些天他的親娘因病不治而去世,他一處理完喪事就回來擺攤了。而處理喪事的錢還是張掌櫃看著他可憐借給他的,要不然他的娘親都沒地兒安葬,就真的要成了孤魂野鬼。
「張掌櫃,跟您借的銀子可能沒那麼快還……」蘇清作揖以示感激,面色有些難為情。
「清,先不說這個,我知道你情況,把你娘親的喪事妥當處理好就行。」張掌櫃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兩人走進了米店,蘇清一下子感到暖和了許多。
他心裡感嘆不已,自己的人生,難不成就真的要一直這麼窮困潦倒嗎?
而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人,沒什麼牽掛,無奈他太不甘就這樣過下去,至少張掌櫃給的銀子要還,連他的娘親臨死前還念叨著自己的兒子都沒能娶個媳婦,為蘇家傳宗接代。
當時他能怎麼回答?
他這副模樣哪有閒情逸致娶妻,且哪家姑娘敢看上他啊?

另一邊的豆花攤,陶如意用粗布擦了擦木桶四周,找了塊石墩坐了下來。
今天生意不錯,她摸了摸掛袋,裡頭應該有好幾十文錢。
她的嗓子有點嘶啞,一大早吆喝兼唱曲兒,回去得買顆梨子潤潤喉,畢竟她的生意可是靠著自己這一副嗓子引來許多吃客的。
前些天來了這安隆街找個位置擺攤,她還擔心自己剛來,人生地不熟的沒生意,而且這天冷,怕沒什麼人來光顧。
不過總得試試,所以就大膽的挑了兩個木桶來這裡,想不到不一會兒就有人來要一碗吃,吃完還說豆花味道不錯,多帶了一碗回去。
有了好的開始,接下來就順利多了。
其實這做豆花的手藝可是柳絮家的拿手活,陶如意覺得自己能有所收入,多虧了跟了自己幾年的丫鬟柳絮。
她如今的處境變成這樣,柳絮沒有拋下她不顧,反倒一直跟在身邊如往常一樣陪著她、照顧她。
以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祖母和爹娘都疼著,身旁有得力的婆子、丫鬟伺候起居,這會兒瞧了瞧自己的雙手,都長了幾個繭。
往事如煙,陶如意此時此刻不想再去回憶。
一旦想起,肆無忌憚的仇恨油然而生,有多恨就有多痛,有多絕望就有多傷悲;而腮頰處那一道傷痕,時時刻刻提醒著她絕地逢生是如何不易。
有時為了親人安於現狀不去多想。
無奈那往事如針刺一樣,在她思緒平靜時如約而至,還會一層一層揭開令她咬牙切齒。
她的親人有的因熬不過去世,而她的爹娘還在暗無天日的監牢裡受折磨;她陶家的大門緊閉,蕭索不堪,上面還貼著那官家告示。
心裡難受,思緒如洪水一般襲來,讓陶如意一個忍不住,眼眶慢慢紅了。
這時,耳邊傳來一個男子的詢問聲。
「姑娘,妳賣啥好吃的啊?」
陶如意深吸了口氣,生意總得照常做。
她立刻起身抬眸望去,一個身穿青色厚大皮褂的男子站在攤位前。
她笑著回道:「客官,我賣的是豆花,一碗半文錢。」
「姑娘,那就先給我兩碗吧。」男子說道。
「好咧,客官,你稍等片刻。」陶如意熟練地用木勺刮了刮幾塊豆花,放到碗裡,上面淋了點蜂蜜漿。
男子急忙阻止道:「姑娘,不要甜漿,我家老大不喜歡。」
原來後面還有人要過來。
陶如意覺得自家賣的豆花甜些才好吃,不過客官如此要求,她就按著人家的意思把豆花盛好放在邊角處。
來陶如意這攤位的男子叫田石櫃,是跟著他家老大李承元出來溜溜轉轉的。
溜轉了大半天有些累,到了安隆街這兒就開始找吃的,遠遠看到路邊有一個姑娘擺著攤就過來瞧瞧。
冬雪越下越大,路上的人少了些,做買賣的也大都早些收攤。
陶如意緊了緊身上那件早已褪色的披風,把盛好的一碗豆花遞給田石櫃說:「客官,要不你先吃吧,這大冷天的還是要趁熱吃的好。」
「來了,來了。」田石櫃提聲說道:「我家老大開吃了我才能動手。」
這時,大街轉彎處走來一個穿著厚大褂的男子,衣裳上都沾了好些雪花。
瞧著氣勢洶洶的,連路人似是被他這派頭驚到,急忙地躲到一邊,不敢正眼去一探究竟。
如今這世道能活命才是最在心的,一不小心就被抹脖子是常有的事,不可不防著點哪。
「老大,快過來先嚐嚐。」田石櫃大聲喊著。
他忙端了其中沒多加蜂蜜漿的一碗豆花走過去,遞給走近的男子,笑呵呵說:「還有些熱氣呢。」
「石櫃,一看到有吃的,你跑得最快。」李承元吊兒郎當說道。
「那當然了,老大,轉了一大圈,還真有點餓了。」田石櫃一邊嬉皮笑臉對李承元說,一邊拿了一碗加了蜂蜜漿的豆花就開吃,沒幾口就見底,回頭對陶如意說:「姑娘,再給我一碗吧。」
這麼點都不夠填飽肚皮啊!
陶如意的攤子被這兩個大男人圍著,一時還真有些不知所措。
而且她發覺一些路人經過都躲得遠遠的,不敢靠近。
陶如意來安隆街擺攤沒幾天,自然還不清楚這條街有什麼不妥。
片刻後,豆花就賣出了四、五碗,兩個木桶差不多見底了。
陶如意見狀,沒了剛才不安的心緒,她心裡美滋滋的,想著今日能早些回家喝徐娘煮的暖湯了。
這冬日寒風凜冽,雪花飄飄,就算穿得厚也還是有冷風襲入,雙頰都凍得紅通通的,雙手不由得互搓著。
田石櫃看姑娘這模樣,忙拿了幾十文錢遞給陶如意。「姑娘,這天冷,妳還是早些收拾回去吧。」
聽了這話,更讓陶如意沒了什麼防備的心思。
「謝謝客官,以後常來光顧。」
陶如意滿臉歡喜的接過田石櫃手裡的銀子。
「老大,我們還要不要再去前村溜溜啊?」田石櫃問向剛吃完的李承元。
這時,陶如意才去注意那位被稱為老大的男子,恍然間整個人呆愣在原處。
怎麼見著似曾相識?但一時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這位老大身形頎長,一雙眼光射寒星,但又透著一股不知所謂的邪氣。
許是趕了路程,肩上、髮上都落滿了積雪,李承元無心顧及,對著田石櫃點了點頭。
「再去白家村看看。」
陶如意一聽見白家村,不由得豎起耳朵聽個仔細。
這兩人是白家村的嗎?她在白家村住了幾年,卻沒有見過他們。
李承元抬眼注意到了陶如意的凝視,瞳眸微沈,似有什麼情緒。
他仔細端詳一番,瞬間眼色就不寡淡平靜,一抹異色閃過。
陶如意還沒回過神來,一直在想這人到底為何會在她腦海裡起起伏伏,還有剛才說的「再去白家村看看」的話。
李承元只是盯著陶如意看。
陶如意被一個外人這麼盯著,心裡有點無措,讓她本就凍得通紅的雙頰,這時更是紅上加紅。
一旁的田石櫃看見這一幕,頗感詫異,不由得開始浮想聯翩。
他家老大這是怎麼回事,總盯著一個姑娘看,該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不過老大這年紀,是該有個女人在一旁暖暖身了。
李承元完全不知道田石櫃已經為他遐想了好長一段人生路了。
他再次抬眼時,卻瞄到了那位姑娘鬆垮的衣領下那一道傷痕,讓人膽顫心驚;一個長得如此清秀端正的姑娘卻有著這麼一道傷痕,老天爺太不夠意思。
見她那漠然的眼神,該是不記得他這位救命恩人了。
李承元輕咳一聲,只管往街口走去,田石櫃在後面追著。「老大,等等我,這路真的不好走啊!」離開時還不忘跟陶如意揮揮手。
畢竟這賣豆花的姑娘瞧著很入他家老大的眼,等到空閒時,他定要好好跟老大探探口風。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4/13上市的【文創風】945《落難千金翻身記》上。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