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55
小漁娘掌家記 3(完)
元喵
954
小漁娘掌家記 2
元喵
953
小漁娘掌家記 1
元喵
952
大四喜 4(完)
灩灩清泉
951
大四喜 3
灩灩清泉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大四喜 4(完)
作者: 灩灩清泉
系列別: 文創風952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5/4
第三十一章
聽了許蘭因的話,長公主愣了一會兒,才不可思議地問道:「妳的意思是,妳是妍丫頭的閨女?妍丫頭沒有死,當初跳江的另有其人,我們又被柴正關和老沈氏騙了?」
許蘭因點點頭,開始從柴清妍想清楚後藉口去娘娘庵燒香茹素,然後偷偷逃跑講起。
「……我會知道我娘的真實身分,還是在小星星去我們家之後。聽了小星星的遭遇,我娘很心疼他,小星星也非常黏我娘。那時,我看他們長得有些像,又那麼親近,還覺得是上天的緣分。我娘雖然喜歡小星星,卻說這麼可愛的孩子丟了,他的爹娘長輩還不得哭死啊,我們不能這樣霸著他。
「小星星由於太小,說不清家裡的人和事,我就給他做了催眠,結果催眠真的起作用了,小星星說他在西山拜過菩薩,又坐車、坐船,還說他叫柴子瀟,有太祖、爹娘、嬤嬤……我便分析他的家在京城,出身於姓柴的大戶人家。
「我娘又仔細看了小星星的長相,突然抱著小星星大哭起來,還對小星星說了些『這裡就是你的家,沒有壞人,奶奶會永遠疼你』之類的話。這以後,我娘就親自帶著小星星吃睡,連給他搽傷口都會心疼落淚,感覺比對我小弟還要好。
「我覺得我娘的情緒太反常,就開始懷疑她跟小星星的身世有關。經過反覆詢問,我娘才跟我吐露了她的真實身分。她算了下年齡和時間,說小星星肯定是柴俊的兒子。還讓我找機會打聽打聽,若是小星星回長公主府不安全,我們就永遠養他,小星星就是她的親孫子;若是長公主府的人是真心疼愛小星星,那我們就把孩子還回去。
「其實把小星星還給柴大人,最難過的不是我,而是我娘。她覺得,小星星在她身邊,她就還有一個娘家人,哪怕小星星再小,那也是關心她的娘家人。我爹知道這些事,還是在秦家舅舅和表哥上門認親以後。因為我娘懷疑王翼跟她的偶遇,還有王翼恰巧在成親前爭搶紅牌打死人一事是被人設計的,所以我爹才開始暗中調查老沈氏和北陽長公主府的關係……」許蘭因的話一大半真、一小半假,講得聲情並茂,還特地描述柴子瀟受傷如何嚴重、秦氏如何照護他,以及秦氏如何感念長公主和柴駙馬、柴俊的好。
長公主都聽哭了,其他人也都心酸不已,驚詫人世間竟還有這種際遇。
長公主哭道:「這真是一種緣分啊!瀟哥兒回來後,唸叨最多的是姑姑,第二多的就是許奶奶。妍丫頭心腸好,本宮感謝她。」
柴俊起身,向許慶岩長躬及地,這個禮是給秦氏的。
許蘭因又道:「我娘曾經說過,她將來哪怕恢復身分了,也要隨外祖姓秦,願意叫秦煙。因為,她羞於有那樣一個圖財害命、膽大妄為、惡貫滿盈、不顧親情的父親。所以,我和我娘都不願意我外祖母給柴正關當正妻,柴正關不配!」之後,她又跪下給長公主和柴駙馬磕了三個頭,說道:「還求長公主殿下和大祖父、舅舅、表哥,求你們不要把我娘的真實身分說出來。否則,不只我娘活不下去,我爹和我們三個姊弟也沒有活路了。」
聽她這麼說,許慶岩和秦儒都跪下磕頭,趙無長躬及地。
長公主起身親自把許蘭因扶起來,柴統領和柴俊又把許慶岩和秦儒扶起來。
長公主把許蘭因拉至身邊坐下,拍著她的手說道:「好孩子,本宮也心疼妍丫頭,更感謝妳們對瀟哥兒的疼惜。我們不是心狠之人,那樣豈不是跟柴正關和老沈氏一樣壞了?妳娘的事我們定會保密。我們再一起想法子,讓北陽和王翼鬆口放過妍丫頭,讓她正大光明地活著。」
柴駙馬和柴統領也頻頻點頭稱是。
柴俊興奮地笑道:「真是太巧了,瀟哥兒嘴裡的『許奶奶』真的是他的姑祖母,他嘴裡的『姑姑』,也真的是他的姑姑!」又對許蘭因和許慶岩笑道:「因妹妹、姑丈。」
他這是確認身分了。許慶岩又起身,給長公主和柴駙馬磕了頭。
長公主又對柴駙馬說道:「那件事卻是耽誤不得,駙馬爺就帶著兒子跟孫子去清理柴家門戶吧。」
柴駙馬不僅是駙馬,也是平南侯,還是京城柴氏一族的族長,平南侯柴家的嫡支及旁支都歸他管。
他起身說道:「柴榮帶著人跟我一起去二房那裡,俊兒去把你三叔和八太祖一起請去。」
他們幾人走後,許慶岩等人也起身告辭了。
長公主說道:「你們就回吧。因丫頭是本宮嫡親的姪外孫女,要留下來陪本宮住幾日。」
趙無和許慶岩看看許蘭因,許蘭因衝他們點點頭,他們幾人才告辭回家。
屋裡沒人了,長公主又側頭仔細看著許蘭因。
屋頂吊下四盞琉璃宮燈,牆壁上的四座青玉燭臺上還點著四支蠟燭,把屋裡照得亮如白晝。
許蘭因雙目半垂,任由長公主打量。
稍後,長公主才笑道:「真是個漂亮的孩子!有一些妍丫頭的影子,卻是比她落落大方,也聰慧得多。本宮聽俊兒講了妳給瀟哥兒催眠的事,哎喲,真是太神奇了。若是別人說的,本宮都不信呢!」又笑道:「放心,俊兒特地說了這事要保密,本宮不會說出去的。」
這老太太還挺可愛的,許蘭因笑起來。
長公主又道:「改天妳催眠給本宮看看,本宮很感興趣呢。」
她仔細看了看長公主的神色,說道:「之前聽柴大人說,長公主睡眠不太好,現在好些了嗎?」
長公主嘆道:「之前說瀟哥兒淹死了,本宮氣得大病一場,睡眠就一直不好,前半夜幾乎沒睡著過。後來瀟哥兒回來了,睡眠稍微好了些,但每日也睡不夠兩個時辰,還經常作惡夢,夢到瀟哥兒又丟了,喝安神湯、針灸都不管用。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肯定又睡不好了。」
長公主的症狀比閔戶的失眠症輕多了,用心理暗示就能夠解決。
許蘭因笑道:「催眠也治失眠症。不過,長公主的症狀還不算嚴重,我先幫您按按腦袋上的穴位、說說話,若不管用,再催眠。」
長公主一直對催眠很感興趣,也一直被睡不好覺折磨著,便笑著答應了。
長公主坐上床,許蘭因給她按摩了一刻鐘後,就讓她平躺在床上,又讓人把屋裡多餘的燭光熄滅,只留遠處的一盞。
屋裡立即暗了下來。
許蘭因坐在床邊,輕聲說道:「請閉上眼睛,心無旁騖,全身放輕鬆,靜靜聽我說……嗯,很好,就這樣……夜已經深了,萬籟俱寂,人們都進入了夢中。您也快睡著了,就要睡著了……」許蘭因的聲音輕緩、單調,像重複的滴水聲或是催眠曲,反覆給她做著心理暗示。
兩刻多鐘後,長公主的呼吸聲綿長起來,她已經睡著了。
許蘭因輕手輕腳地出了正房。看到漫天星辰,影影綽綽的樹竹,遠處飛簷翹角的黑色剪影,再感覺到拂面的冰涼夜風,她提了許久的心才放鬆下來,好似又回到了真實的世界。
也就兩個多時辰,卻經歷了那麼多事。該辦的、不該辦的,都辦了。
一直在外面候著的掌棋過來扶住許蘭因,輕聲說道:「姑娘,往這邊走。」
跟著長公主府的丫鬟紅桃去了西跨院。
或許剛才的兩個多時辰讓許蘭因心力交瘁,她洗漱後頭一沾枕就睡著了。

許蘭因是被一陣「啾啾」的鳥鳴聲驚醒的。
「什麼時辰了?」
掌棋笑道:「剛剛辰時。奴婢正要來叫姑娘,姑娘就醒了。」
許蘭因由她們服侍著洗漱,又問道:「長公主起來了嗎?」她更想問的是,駙馬爺回來了嗎?
紅桃笑道:「昨天亥時末就睡著了,睡了三個多時辰呢!寧嬤嬤和李嬤嬤走路都帶著笑呢!」
聽說那位睡了個好覺,許蘭因又鬆了口氣。她一覺好眠,柴駙馬應該沒有回來打擾她。
梳好頭,又看見丫鬟紅桃端進來一個托盤,上頭擺著一個洋漆描金化妝匣、兩支碧玉梅花釵。
紅桃笑道:「這是寧嬤嬤剛拿來的,說玉釵是長公主賞許姑娘的。」親手把玉釵給許蘭因插上,又道:「寧嬤嬤還說,辰時三刻請許姑娘去上房陪長公主用飯。」
一切收拾妥當,許蘭因出了門。天光已經大亮,紅彤彤的朝陽斜掛在東方天際。
長公主好像剛禮了佛,手上轉著念珠,屋子裡也飄盪著一股檀香味。
許蘭因過去給長公主見了禮,就被長公主拉著坐在她旁邊。
許蘭因側頭看了看長公主,笑道:「長公主的精神很好,看著很年輕呢!」
長公主呵呵笑出了聲。「昨兒本宮睡了三個多時辰呢!哎喲,早上一起來就感覺神清氣爽,吸氣都通暢了許多!」
寧嬤嬤在一旁湊趣道:「是呢,奴婢也覺得長公主的臉色紅潤了許多!」
稍早時去前院打探消息的李嬤嬤,此刻回來稟報道:「稟長公主,駙馬爺和老爺、大爺是在今晨寅時末回府的。老爺和大爺已經去上衙了,駙馬爺還歇在外院書房裡。」聲音又小了下來。「聽明管事說,事情很順利,還抓了大夫人院子裡的邱嬤嬤,請長公主殿下放心。」
長公主點點頭,怒道:「必須嚴懲邱婆子,還要讓府裡的下人都去觀刑。她的家人親戚也都賣了,一個都不許留!哼,大膽的奴才,實在可惡!」
許蘭因了然,那個邱嬤嬤應該是老沈氏安插在長公主府裡的耳報神。
早飯已經擺在西側屋的炕桌上,長公主和許蘭因坐去炕邊吃早飯。
長公主邊吃邊打量著許蘭因。
許蘭因優雅地吃著,任由她打量。
長公主笑道:「老婆子就是喜歡看漂亮小娘子。因丫頭不只漂亮、聰慧,聲音也好聽,讓人心安。」
許蘭因笑說:「長公主過獎了。」
長公主又道:「怎樣讓妳娘回歸柴家,本宮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5/4上市的【文創風】952《大四喜》4(完)。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