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60
藥香蜜醫 3(完)
榛苓
959
藥香蜜醫 2
榛苓
958
藥香蜜醫 1
榛苓
957
逐香巧娘子 下
桃玖
956
逐香巧娘子 上
桃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藥香蜜醫 1
作者: 榛苓
系列別: 文創風958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6/1
第一章
殘破的格窗外,斑駁陽光灑進屋子裡,秦念卻覺得如在冰窟。
此刻,她的母親正向康家奶奶楊氏跪地求情。
「娘,求求您了,您就借給兒媳二百銖錢救念兒吧……她雖不是您的親孫女,但好歹也是一條人命呀!」
「救她?哼!阿蓮,二百銖錢都可以買三石糧食了。再說,以她現在的身子,別說二百銖,就算花上五百銖也救不回來,倒不如放棄,這樣也能省下一些錢,讓我們安生度日。」
「娘,兒媳求求您了!」
正是秦氏最後那一道嚎哭聲貫入秦念的耳膜,終於將她從夢魘中徹底喚醒。
秦念的腦子昏沈得厲害,但在她耳中,秦氏哭聲卻十分清晰。
「阿蓮,我勸妳早早放棄她,來日為康家再生養一個孩子替了她便是。」
楊氏話音一落,轉過身去,帶起一陣涼風,拂到秦念身上,緊接著是一道重重的木門撞在牆上的聲音。
秦氏再度一聲大嚎,又將秦念的腦子炸醒了幾分。
秦念看著伏在門邊的秦氏,心裡震撼。
秦氏應該是在去年的寒冬臘月因為難產而過世,此刻卻在她眼前。
秦念懷疑自己還陷在夢中,掐了大腿肉一下,立時吃痛,確定不是在作夢。
還有,這屋裡的擺設既熟悉又陌生,是四年前在白米村的老房子。
她怎麼會在這裡?她應該是在縣城的新宅子呀!
對了,她想起來,這正是她十二歲那年感染風寒、病得死去活來的那一刻。
但也不對,她現在都十六歲了!
就在秦念詫異之時,腦子裡慢慢又湧起一些記憶。
她昏迷之前,康家大伯的大兒子康震闖進她的新房,撕碎她身上紅豔豔的綢緞嫁衣,她驚怒之下,與之抗爭,結果康震雙手掐緊她的脖子……
秦念費力地抬起自己的手,落在眼前的是一雙瘦小的手掌,一陣狂喜湧上心頭,猛地坐起身,朝還在門檻邊哭泣的秦氏喊了一聲。
「娘!」
她重生了!她回到了十二歲那年。

秦氏頓住哭聲,扭頭看向秦念,糊了滿臉淚水的美顏瞬間綻出笑容,瘋了似的跪爬到床邊,一把抱住秦念瘦弱的腰身,喜極而泣,又是一陣大嚎。
「念兒呀,妳終於醒了!妳活過來了!我的念兒,嗚……」
秦氏的手臂環在秦念身上,讓秦念瑟瑟發抖的身體得到了一些些溫暖。
秦念正欲出聲,屋裡微微一暗,一道明豔身影踏進門口,是康家大伯的小女兒康琴。
康琴時年十四歲,柳眉細眼,模樣倒是標緻,雖比秦念大兩歲,卻和秦念一般高。身著一襲水粉色棉質襦裙,手中抱著一床破席子。
秦念還記得康琴身上穿的這條裙子,是秦氏嫁到康家來之前,親手為她縫製的,當時縫得有些大,便放在箱底,後來楊氏到秦氏屋裡搬走她的嫁妝,還順道把這條裙子拿過去給康琴穿。當時她哭得可傷心了,但秦氏讓她忍著,不要忤逆楊氏。
還有,康琴抱著的破席子,秦念更是記憶猶新,是特地送來給她裹屍的。
康琴看著醒轉過來的秦念,目光中有些驚異,但很快便擺出那張慣常傲慢的臉,冷笑道:「喲,嬸嬸,秦念莫不是迴光返照了?」走近床邊,對秦氏說:「這床席子是奶奶叫我拿來給秦念的,秦念要是熬不過今晚,就拿這床席子裹了,埋到後山去。」
秦氏氣得咬牙切齒,對康琴啐了一口。「妳這妮子!我家念兒還活著呢,妳們就急急忙忙地拿席子來,真是太過分了!」
康琴也不怕,她知道秦氏的性子向來軟,斜了臉色蒼白如紙的秦念一眼,冷道:「反正都是要死的,早給晚給不都是給嗎?再說了,這是奶奶的安排,我只是代送而已。」
秦念知道,下一刻康琴會把席子扔到她身上,更知道秦氏會拿起席子,丟出門外,而前世的她,則是被嚇得哭暈過去。
趁這些事情還沒有發生,她拚著游絲一樣的氣力,硬聲說:「娘,您把席子收下。」
正準備扔席子的康琴一愣,手上的動作也頓住了。
秦氏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秦念。「念兒,妳說什麼呢?現在妳醒了,活過來了,我們要這破席子幹麼?」
就算秦念死了,她也要準備一副好棺木來安葬,哪能用一床破席子草草了事,康家以為她女兒是小貓小狗嗎?
秦念卻瞪著康琴,目光銳利。「娘,我要把這席子留下來,給差點害死我的人裹屍。」最後幾個字,她說得咬牙切齒。
她知道,這次她生了如此重的病,根本不是得了傷寒,而是中毒。
雖然前世她沒被毒死,但自此之後,身子便羸弱不堪了。
康琴聽見這話,一張小臉驚得慘白,抱著席子的手微微發抖,愣了一會兒,對秦念破口大罵。
「秦念,妳胡說什麼呢?誰害妳了!妳生病是得了風寒,沒有人害妳,是妳自己命不好,早早就得死。」
秦念盯著康琴神情中浮現出來的心虛,冷冷一笑,又對秦氏說:「娘,席子留下,把人轟走。」
秦氏從沒發現秦念有這般硬氣過,還有,她剛剛說什麼?她生病是被人害的?
「念兒,妳……」
「娘,席子留下,人轟走!」
秦氏瞧見女兒眼底裡的堅決,心也硬了起來,站起身,走到康琴面前,一把拿過康琴手裡的破席,厲聲道:「滾,給我滾!」
秦念看到一向對康家人低聲下氣的秦氏,此刻表現得如此強硬,感到十分欣慰和解氣。
康琴臉色難看得很,第一次覺得這母女倆似乎不那麼好欺負,死要面子地對秦氏母女冷哼一聲,快步走到門邊,但因為步伐太急,裙襬又太長,不小心被門檻絆到腳,一聲慘叫,摔了個狗吃屎。
「咦,這不是康琴嗎?怎麼了?沒摔疼吧!」
一道男聲傳進裡屋,被康琴逗樂的秦念凝住笑容,望向門外說話的男人,正是前些日子剛搬到村裡來住的韓醫工,跟在他身邊的,是他的兒子韓啟。
俗話說得好,人生最幸之事莫過於兩者,其一為大病初癒,其二便是久別重逢。
秦念的笑容又浮現出來,目光痴痴地看著韓啟,柔腸百轉。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6/1上市的【文創風】958《藥香蜜醫》1。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