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60
藥香蜜醫 3(完)
榛苓
959
藥香蜜醫 2
榛苓
958
藥香蜜醫 1
榛苓
957
逐香巧娘子 下
桃玖
956
逐香巧娘子 上
桃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藥香蜜醫 2
作者: 榛苓
系列別: 文創風959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6/1
第四十七章
隔壁康家大院裡,楊氏一把接過媳婦秦氏送來的肉,死死地抱住了罈子。
見秦氏要走,楊氏忙冷聲道:「等一下,我有話要跟妳說。」
秦氏聽見,懸著的心放下了,看來女兒說得對,這老妖婆是不會摔罈子的。只是楊氏要跟她說什麼呢?看楊氏這臉色,不像是有好事。
楊氏把肉擱進廚房後,雙手扠著水桶腰,氣沖沖地出來,走到秦氏面前時,一根手指戳上秦氏的鼻尖。
「妳這狐媚子!我兒平日多孝順呀,卻聽了妳的攛掇,把好端端的一個家分了。我跟妳說,別以為送了幾斤肉來就能討好我,就能求得我的原諒。我告訴妳,我是不會原諒妳的,到死都不會!」
秦氏聽著這話,著實心寒,但相處兩年多來,她知曉楊氏的性格,就是這般蠻橫無理。跟這樣的人相處,與之理論,不過是火上澆油。
於是,她不怒也不惱,不爭也不吵,對婆婆淡淡一笑。「娘,那肉是早上剁的,現在天氣熱,得趕緊處理,不然壞了可就浪費了。」
楊氏本以為秦氏會被她罵哭,不承想居然還打趣她。不過那肉倒真是得趕緊處理,她好久沒吃葷腥,可不能讓它壞了,便一扭屁股,趕緊跑去廚房。
秦氏看著楊氏這般,覺得好笑,轉身走了。
出門時,她撞到進門的康琴,康琴冷冷瞥她一眼。「嬸嬸,妳我已經不是一家人,還好意思到我家來。」
秦氏不理會康琴的話,只道:「琴兒,快去幫妳奶奶收拾那豬肉吧。」
康琴一聽肉這個字,心情立時轉好,她不善掩藏自己,臉上已然有了笑意,顧不上再嘲諷秦氏,忙跑去了廚房。

另一邊,秦念到了韓家時,韓醫工正好回來,手上還提著兩掛肉。
「念兒,妳這是做什麼?」
「師父,我娘讓我給您送肉來。」
韓醫工將兩掛肉高高提起。「還記得王茂全嗎?上回他來求診,說他娘子懷不上孩子,這回懷上了,要買半隻豬送我。為師沒答應,讓他買了這些。」說著,分出一掛來。「這是要給妳的。」
秦念忙搖頭。「師父,家裡還有,我這裡的還要給您呢。」
「妳家人多,拿回去吧,把這掛肉也帶上。」
「不行不行,師父,待會兒讓啟哥哥把這些肉做成肉乾,往後慢慢吃就是。」
秦念說罷,一腳邁進門檻,抱著罈子去了廚房。
韓啟正在做飯,見秦念進來,手裡還抱著罈子,好奇地問:「念兒,這是做什麼?」
秦念把罈子擱在案桌上。「是我娘讓我送來的。我完成差事,要回家燒豬雜了。」怕韓啟推辭,趕緊溜走。
在門口碰到韓醫工,秦念笑了一聲,跑回家去。
韓醫工看秦念像兔子一樣,跑得飛快,提著肉追了兩步,卻沒追上,不由嗔道:「唉,這孩子。」
秦念從韓家出來後,忽然想到一事,彎進小道,去山邊摘了把野枸杞葉,再跑回家。

此時,秦氏已經煮好了黍米飯,魚也乾煎好,而秦正元洗好的豬下水,全放在竹籃子裡晾著。
秦念回到家,立時洗了枸杞葉,竹籃裡的豬下水堆起來滿滿一堆,一頓肯定吃不完,便只取豬肝放進碗中,其他的待會兒滷起來,這樣可以吃好些天。
接著,鍋裡的水煮開,放入薑片,再加豬肝煮一下,最後把枸杞葉放進去燙熟,一併用大陶碗盛起來。
這時,康有田扛著鋤頭回來,遠遠就聞到廚房裡飄出的魚肉香,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肚子忍不住咕嚕叫起來,一餓就有飯菜吃的感覺簡直太美好了。
他進門,見秦氏正在洗鍋,以為菜都是秦氏做的,覺得這兩年多來不該出門做工,浪費了與媳婦相處的日子,好生後悔,巴不得時間倒流回去。
一家四口坐上飯桌,和樂融融,秦念幫康有田盛了碗豬肝枸杞湯,這道湯裡的枸杞葉可以明目清肝,這些天他與秦正元一路奔波,剛好解乏平鬱。
康有田心道,雖然秦念和秦正元不是他所出,但性子和善,尤其是秦念,還特別懂事,比起兩個親姪兒,簡直好上百倍。

與這邊的和諧氣氛不同,康家大院那邊,正在大吵大鬧。
緣由是康琴無意間的一句埋怨,說叔叔在外面做工回來,拿了錢,曉得買肉回來給家人吃,卻沒見著她爹拿回一文錢。
康琴還說,康有利屋裡有條紅褻褲,那條柔軟又豔麗的褻褲,分明不是她母親的,也不是秦氏的。秦氏屋裡有什麼東西,她可是一清二楚。
後來,她說到激動處,甚至咬定康有利在回來的路上逛了花窯子。她雖沒去過那種地方,但話本子寫過,花窯子裡的姑娘們都穿著顏色十分鮮豔的衣裳。
康有利還不承認,康琴氣不過,跑到他屋裡把那條紅褻褲找出來,摔在他臉上。
楊氏頓時氣得不得了,對兒子破口大罵。「你這個要遭天譴的,一年到頭就賺那麼點錢,還拿去逛窯子。難道屋裡的不香,非得去找別的女人?」
康有利想著自家婆娘那蠟黃臉色和貌如無鹽的模樣,猛地一拍腿。「就是不香才去找的。」這一狡辯,就把自己的罪名坐實了。
康琴氣得要死,摔了只碗,說等母親回來,要把這事告訴她。楊氏則心疼兒子花出去的冤枉錢,氣得連飯都嚥不下,在屋裡嚎哭。
唯有康震無動於衷,心裡想著那窯子裡的姑娘,品嘗起來也不知道是個什麼味道……

兩家只隔著一堵牆,聲音吼得大些,就能把話聽得一清二楚。
康有田本想過去勸勸,秦念勸阻了他。
「繼父,既然我們與康家大房分了家,康家大院那邊的事情,還是少管為妙,以免惹火燒身。」
秦氏也勸道:「是啊,清官難斷家務事,往後各家過各家的,大哥他們若是有困難,我們可以幫一下,但吵架這種事,別去摻和,免得越摻和越亂。」
康有田細細一想,自家老娘那臭脾氣,他去了,也不過是討回一頓罵,還是算了。女兒和媳婦說的都是道理,他得聽,就不管了。
吃完晚飯,秦氏要來幫忙滷豬下水、焙肉乾,但秦念想著,繼父剛回來呢,還是讓他們多說說話,便把母親趕回屋。
秦氏點頭,想著秦念買來的布料那麼多,剛好騰出工夫做衣裳。現在丈夫回來了,也能幫他做一套。

廚房裡,秦念喊了秦正元幫忙,又說起要去玫瑰莊園找莊主的事。
「哥,上次我師父說,莊主的武功極為厲害,莊園裡還收了徒弟,要不這兩天我們準備一下,再挑個日子去看看。那莊主不僅武藝高強,還認識不少京裡的貴人,若是可以拜在他門下,說不定往後能助你一把。」
前世,秦正元一直窩在這山溝裡,每回想離開,都會被康家人想方設法絆住,只能留在白米村,為康家人做牛做馬。
這世,秦念想讓他出人頭地,因為她很清楚,雖然他性格憨直,但在為人處世上十分有悟性,也學得快,覺得他需要的是一個學習和歷練的機會。
再說了,秦正元是個有抱負、有夢想之人。
兩個月前,韓啟送了幾本兵書給他看,他看得津津有味,時不時在地上拿著石子排兵布陣,搞得有模有樣。秦念覺得,若是他能混個武官,倒也不錯。
秦正元一臉嚮往,但又有點猶豫。「妳說,莊主願意收我為徒嗎?」
秦念道:「我們先去問一問,看他有何要求。若是不願意,再看情況行事。」
秦正元重重地點頭,臉上樂呵呵的。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6/1上市的【文創風】959《藥香蜜醫》2。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