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60
藥香蜜醫 3(完)
榛苓
959
藥香蜜醫 2
榛苓
958
藥香蜜醫 1
榛苓
957
逐香巧娘子 下
桃玖
956
逐香巧娘子 上
桃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藥香蜜醫 3(完)
作者: 榛苓
系列別: 文創風960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6/1
第八十九章
荒野裡,那一道道疼呼聲漸漸遠去,前方點點燈光,一閃一閃,猶如天邊的星辰。
尤其是橋上那道俊挺的身影,如秋風裡的暖陽一般。
韓啟飛快跑到褚璜跟前,將秦念接回自己懷裡,再往他家疾奔而去。
片刻後,秦念躺在韓啟房中的榻上,韓醫工坐在榻邊,溫聲道:「念兒只是被藥迷昏,沒什麼大礙,明兒藥性就散了。」又看褚璜。「幸虧褚璜及時趕到,救下念兒,不然就出大事了。」
褚璜的目光凝在秦念昏睡的臉上,此刻拳頭還握得緊緊的,唇角可見斑斑血跡。
這時,韓醫工才注意到褚璜唇角的血跡,心中大駭。「你把康震咬死了?」他聽韓啟說過,褚璜差點咬死康岩的事。
韓啟也想知道答案。
褚璜把目光移到韓醫工臉上,緊繃的神情稍稍鬆懈下來,搖搖頭,又摸了下耳朵。
韓醫工鬆口氣。「只咬傷了耳朵是吧?」
褚璜點頭。
韓啟卻蹙眉冷道:「康震那般可惡之人,死不足惜。」
韓醫工微嘆一聲。「雖說康震死不足惜,但要是褚璜咬死他,卻是說不清的。」
這件事可大可小。
往小了說,倘若康震被褚璜咬死,村民們見秦念差點受辱,許是會大事化小,覺得康震死有餘辜。但如果往大了說,褚璜本就是野人出身,他咬死人,往後怕是沒人敢與他結交,對他的未來極為不利。再來,這事傳出去,秦念的聲譽會嚴重受損,對秦念也沒有好處。
這些事,韓啟也能想得到。
幸好,韓啟帶秦念回家,碰到村民時,只說她是摔下馬受傷,並未多說,所以秦念在韓啟屋裡將養兩日,並未有人覺得不對勁。

不過,這日秦氏帶話來,說康震兩天沒回去,楊氏急得在屋裡哭呢。
秦念差點被康震迷姦之事,並未讓秦氏知曉,秦氏也以為女兒是腿受了傷。而秦念沒回家休養,是害怕康震會回來。不去味園,是怕工人們到後院來問東問西。
當秦念知道康震兩日沒回來時,心中暗道,褚璜那一口咬下去,康震怕是懼了褚璜,或許就會離開白米村,不再回來。前世康震離開村子後,便上山當山匪,這一世也不知道康震會如何。
畢竟秦念是歷經兩世的人,即便受了康震的驚嚇,但相較於前世被康震掐死而言,這世受的驚還真不算什麼。
她在韓啟屋裡休息兩天後,便回味園了。
至於那夜褚璜為何會救下秦念,是因褚璜在秦念動身前往鎮上後,不甘心待在屋子裡,便偷偷地跟在秦念後面,但後來跟丟了,就在山道邊等著秦念,才救了秦念一命。
這也是秦念福大命大,該被褚璜解了這道劫數。

一晃眼便入了冬,整個白米村被皚皚白雪覆蓋著。
這日,秦氏將之前為秦念做的鹿皮襖從箱底下翻出來,送去味園。
「念兒,從春至冬,這一年來經歷這麼多事,日子總算一天一天好了起來。」
秦氏這話雖說得好,但語氣頗為傷感,秦念便知道,秦氏是想哥哥了。
「娘,前些日子為您和繼父選冬襖時,我也幫哥哥買了幾身,這幾天打算送去莊園。」
秦氏聽著這話,稍稍寬心了些,輕拭眼角的淚水。「半年未見妳哥哥,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秦念安撫道:「娘,您放心,哥哥雖未能馬上如願成為歐陽莊主的弟子,但他在莊園有吃有住,過得還不錯。」
秦氏頷首,哽咽一聲,又抹起眼淚。「嗯嗯,娘知道,娘只是有點想妳哥了。」
秦念見狀,便將這事放在心上。
現在不是玫瑰的花期,近幾個月,秦念都沒有去玫瑰莊園,但會安排李二叔送些當季的膏糖和一些藥食過去。
既然母親這般思念哥哥,她打算明日就去玫瑰莊園,問問哥哥的情況。

翌日,秦念帶著褚璜來到玫瑰莊園,守門的家奴替她開了大門。
待在閨房的歐陽千紫正無聊,聽丫鬟說秦念來了,興奮得簡直要跳起來,猛地起身,提起裙襬就往屋外跑。
看到秦念時,歐陽千紫立刻上前擁住她。「妳這死丫頭,怎麼幾個月都不過來?」
秦念心想,歐陽千紫的話雖說得不中聽,但顯然是將她當朋友了,於是笑道:「我一個鄉下丫頭,怎能無事就跑來煩妳?」
歐陽千紫嘟起粉唇。「什麼鄉下丫頭,妳比城裡那些貴女要好玩多了。」
好玩?秦念聽著這個詞,覺得有趣,想來歐陽千紫是太無聊了,整日待在莊園裡,不能出莊園的大門。
之前有一回,秦念要回白米村時,歐陽千紫向歐陽莊主鬧著,說也要去白米村玩,被歐陽莊主和莊主夫人嚴詞拒絕,還說什麼絕不能讓歐陽千紫出莊園的大門,歐陽千紫還為這事大發脾氣。
秦念一直覺得奇怪,歐陽莊主功夫了得,手底下又有那麼多徒弟和護院,派幾個人保護歐陽千紫不就成了,為何不讓她出莊園的大門呢?
「千紫小姐,我帶了些新做的藥食點心來給妳嚐嚐。」
歐陽千紫身邊的丫鬟聽了,忙接過褚璜手上的包袱。
這時,歐陽千紫也注意到褚璜了,笑問:「秦念,他是誰呀?看起來與妳長得不像,應該不是弟弟吧?」如果是弟弟,那也就是秦正元的弟弟了。
秦念介紹道:「他叫褚璜,是味園宅子的小主人。」
歐陽千紫眉頭微蹙。「味園那座宅子,不是已絕了戶的褚家的嗎?」
褚璜聞言,低下頭,臉色也沈了下來。
歐陽千紫立時覺得自己說錯了話,忙道:「不,我……我是說……」
秦念知道歐陽千紫有點尷尬,忙道:「這位是褚大人遺留在世的兒子,當年出事時,他爺爺、奶奶把他藏在後山,躲過一劫。」
這件事情,現在拿出來說,其實也沒有什麼了。一來,這是前朝的事情,朝代更替之時,新朝皇帝還為褚家平反;二來,秦念亦曾與褚璜說起此事,為的就是讓褚璜不必對自己的身世介懷。
至於歐陽千紫怎麼會知道褚家的事,想必是因為歐陽莊主與京城貴人相熟,十分清楚朝堂的動靜。
歐陽千紫看著褚璜,嘆了一聲。「真是個可憐孩子,幸好你還活著,不至於讓褚家斷了血脈。」又湊到秦念耳邊,低聲道:「等會兒把褚璜的事好好說給我聽,也讓我樂一樂。」
秦念尷尬地笑了聲,點點頭。
須臾後,她一臉鄭重地道:「千紫小姐,我這趟過來,是想來求件事情。」
歐陽千紫納悶。「何事?」
秦念道:「我娘有半年未曾見過我哥,思念得很,昨日還哭了。我心中不忍,想求莊主放我哥回家,與我母親團聚幾日。」
「好哇!」歐陽千紫突然一臉興奮,轉而又沈下臉。「不過,這件事,我沒辦法幫妳說情,妳得自己去跟我爹爹說。」
秦念突然發現,歐陽莊主雖將歐陽千紫寵得無法無天,但有些事情還是有界限的,比方剛剛所說的不能出莊園,還有不能與莊園的花工有任何牽扯。她看得出來,歐陽千紫應該是對哥哥有意思,結果哥哥反被她連累,調去了北邊的莊子。
於是,歐陽千紫回了閨房,秦念與褚璜則被丫鬟帶去求見歐陽莊主。

此刻,歐陽莊主正在莊園的練武場教弟子們武術。
當秦念遠遠地走到開闊的練武場時,看著那一排排列隊整齊的青衫少年,便想,兵書上所說的操練軍隊,怕也不過如此吧。
秦念曾聽羅禧良提過,歐陽莊主教出來的弟子,好些都被舉薦進京,有些成了王侯將相的門客,有些甚至入宮當御林軍,有些本就是京城裡的權貴子弟,從莊園出來後,皆能有所作為。
要是哥哥也能在這裡習武,成為歐陽莊主的弟子,那該多好啊!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6/1上市的【文創風】960《藥香蜜醫》3(完)。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