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76
旺夫續弦妻 4(完)
灩灩清泉
975
旺夫續弦妻 3
灩灩清泉
974
旺夫續弦妻 2
灩灩清泉
973
旺夫續弦妻 1
灩灩清泉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旺夫續弦妻 4(完)
作者: 灩灩清泉
系列別: 文創風976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7/27
第一百四十章 馬嘉晨
若說馬家大事的男主角是馬國公,女主角是劉氏。那國家大事的男主角就是大皇子朱得峙,男配角則是當仁不讓的馬嘉輝了。
初三一到兵器工場,朱得峙便在馬嘉輝的輔佐下,開始大刀闊斧的整頓。
同時,造爐子、燒焦炭、煉鋼,鍛打兵器的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一個多月的工夫,別說回京城,待在工場的人除了睡覺,就沒有歇息過。
京郊四座兵器工場,再加上玉鐵,從管事到匠人,日夜趕製兵器,大喊「煉好鋼打好刀,保家衛國打敵人」,堅持「人歇息但爐子不歇息」。二月八日亥時末結算,總共製出五千餘件兵器,分三批運往邊關,為在寒冬內把突厥人打回老家贏得最寶貴的契機,做出大夏人應有的貢獻。
一個多月打出這麼多把上好兵器,原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這些人卻做到了。
皇帝大喜,接連下了幾次聖旨,嘉獎四座兵器工場和玉鐵上下,及朱得峙、馬嘉輝、馬守富。
一時之間,玉鐵大出風頭,因為這麼多兵器,有一半是這裡打出來的。謝嫻兒賺了個盆滿缽滿的同時,玉鐵的名聲也如悄然而至的春風,突然間颳遍大江南北。
劍閣以外的家事紛紛擾擾,馬家以外的國事熙熙攘攘。謝嫻兒獨守一隅,過著自己的小日子,閒了聽聽八卦,打探打探小道消息,間或給馬嘉輝或二栓子、馬守富去封信,指點指點江山。
當然,她最大的樂趣還是拿出算盤噼哩啪啦撥著,算算玉鐵在這段時日掙了多少銀子。

二月九日,經兵器監造總指揮朱得峙批准,任務暫時結束的四座兵器工場和玉鐵上下,放假五天。
當意氣風發的馬嘉輝回到譽國公府時,天已經快黑透了。他原以為他的嫻兒會洗得白白淨淨、搽得香噴噴的在劍閣裡等他。因為他已經讓小斧子早一步回了府,她應該知道他大概這時候會到。
可是,劍閣裡卻鴉雀無聲,媳婦跟兒子都不在。小丫頭說,他們去了福慶院,要他回來後,也趕緊過去。
馬嘉輝高興起來,看樣子,所有的家人都在福慶院等著他哪。
於是,他匆匆忙忙去淨房洗澡,又換了身簇新的錦緞長棉袍,讓白鷺幫他梳好頭,便快步向福慶院走去。

其實,馬嘉輝自作多情了。
馬家人的確是在福慶院迎接人,但不是他馬嘉輝,而是封姨娘抱養的孩子。
孩子被馬國公剛替他找的老嬤嬤牽著,怯怯地走進福慶院的上房廳屋。
小傢伙只有兩歲,長得白白淨淨,齒白唇紅,著實好看。他瞧見這個大屋子裡有這麼多人,被嚇著了,把老嬤嬤的手抓得更緊,還抬頭怯怯說了聲。「嬤嬤,我怕。」
老嬤嬤也害怕,顫抖著聲音,輕聲安慰他。「乖,不怕。」
老公爺聽這孩子濃重的膠東口音,立時樂了,對太夫人道:「花兒,大兒從老家來看咱們了。這次就不讓他回去,邊關的風沙雖然大,但小子養得糙些,也沒什麼關係。」
太夫人笑起來。「又糊塗了不是?那不是大兒,是大兒的兒子。」
老公爺一聽,驟然清醒,不依了,認真道:「花兒才糊塗。大兒的孫子都比他大得多,他怎麼可能是大兒的兒子?」
一旁坐著的馬國公解釋。「爹,這孩子真的是兒子的兒子,大名叫馬嘉晨,行六。」又低頭對馬嘉晨說:「六郎,快給祖父、祖母磕頭。」
馬嘉晨已經見過「爹爹」多次,見他也在這裡,便抿嘴笑起來,似乎也沒有原來那麼害怕了。
丫頭放好蒲團,馬嘉晨聽話跪下,向老倆口磕頭,說了背誦許多遍的話。
「孫子給祖父、祖母磕頭,祝祖父、祖母金安。」雖然口齒有些不清楚,可話說全了。
太夫人笑著讓他起來,給了早準備好的見面禮。老公爺還有些納悶,但花兒和兒子都這麼說,那就當他是孫子好了。
馬嘉晨又被牽著,給馬國公磕頭。
馬國公笑得開心,說了幾句訓勉孩子的話。「你需多向你五個兄長學習,戒晏起,戒懶惰,戒奢華。要勤讀書,敬長輩,護弱小。長大了建功立業,報效朝廷。」然後送他一套文房四寶。
接著,馬嘉晨被牽著去向劉氏磕頭。
小孩子看得出別人對他的善惡,面對沈下臉、眼裡冒著火苗的劉氏,害怕極了,嚇得雙腿打哆嗦,卻不敢哭,跪在蒲團上磕了頭,顫著聲喊:「給母親磕頭。」
劉氏看馬嘉晨小小年紀,卻有幾分馬家男人特有的俊俏,還有一股機靈勁兒,暗罵馬國公那死鬼不知挑了多少家,才挑出這樣體面的孩子,氣得胸口發痛,好半天沒言語。
直到馬國公咳嗽一聲,劉氏才清醒過來。
因為太生氣了,她將之前太夫人和馬嘉敏說過的話全忘在腦後,冷哼了一聲。
「咱們譽國公府是世家大族、勛貴之家,可要改一改你身上那股窮酸的小家子氣。否則出去被人笑話了,丟的是我們馬家的臉……」
突然間,一陣猛烈的咳嗽聲傳來,劉氏反應過來,是馬嘉敏在提醒她不要把丈夫逼急了。遂轉了話頭,冷冷說道:「以後要孝敬長輩,親善兄弟。起來吧。」
她身後的丫頭遞上一只盒子給馬嘉晨。
接下來,馬嘉晨向馬二老爺夫婦磕頭,及給平輩的兄嫂們見禮,倒是很順利,謝嫻兒也準備了一樣銅鑄的鯤鵬展翅送給他。
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封姨娘也來了,坐在女眷最末位。有別於其他主子坐的官椅,她坐的是繡墩。馬嘉晨進來的那一剎那,她的眼圈便紅了起來。這孩子一看就聰明、漂亮,招人喜歡。這是除了馬國公以外,她今生唯一的依靠。
馬嘉晨來到她面前鞠躬,喊了姨娘。
封姨娘高興地答應,拿出一只赤金瓔珞圈當見面禮。其實,她準備了好多更好、更昂貴的禮物。但來的時候,還是只帶上其中最普通的赤金瓔珞圈。
然後,馬嘉晨被領著去他的座位,在馬嘉宇的下首與安哥兒的上首之間。
接著,安哥兒等四匹小馬駒來給他見禮。
除了安哥兒面不改色,另外三個孩子都極不服氣地俯視著比他們小得多的小豆丁,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要叫他叔叔,還要向他鞠躬?
平哥兒最先抗議,大聲說道:「他不是叔叔,是弟弟。」
眾人大笑,太夫人說:「傻孩子,六郎的年紀雖小,但他是你老子的弟弟,輩分擺在那兒呢。」
於是,幾個孩子還是聽話地向馬嘉晨鞠躬,叫了六叔。老嬤嬤又把早準備好的四個荷包給了他們。

這邊剛見完禮,馬嘉輝便走進來。
他沒注意到屋裡多出的兩個人,先向長輩們請安。長輩們高興,不吝讚美之詞地使勁誇他,也是預料之中的事。但讓他不明白的是,平時待他冷淡的劉氏,態度竟然大為改變。
劉氏含著眼淚,拉住馬嘉輝的手說:「兒啊,你有出息了,更給娘長臉面,娘以後就靠你們了。」
馬嘉輝從來沒像大哥和四弟那樣,跟劉氏如此親熱過,劉氏拉著他的手,讓他紅了臉,有些不好意思,更有些矇懵。嗯嗯啊啊了兩句,又瞥謝嫻兒兩眼,便坐上他的位子。
吃飯的時候,馬嘉輝才搞清楚,原來那個陌生的小孩是他的六弟。
封姨娘是沒有資格上桌的,她跟熊大姊、太極一樣,單獨坐在一張小几上吃飯。
飯後,馬嘉輝留下來向幾位長輩稟報兵器工場的事,馬嘉聰和馬嘉敏旁聽,其餘的女眷孩子們各回各家。
封姨娘則牽著馬嘉晨的手,回了她住的麗園。

麗園旁邊是竇姨娘住的芳園。兩個園子原來是一座院子,後來在中間砌了道牆,一分為二,成了麗園和芳園。
前幾天竇姨娘得知馬國公幫封姨娘領養孩子,氣得在屋裡砸了兩只花瓶。
丫頭便勸她。「姨娘別傷心,奴婢倒覺得國公爺這麼做是偏心妳。姨娘想想啊,國公爺替封姨娘領養兒子,這擺明不會讓她生孩子了。而姨娘卻不一樣,還有生育的機會。領養的兒子再親,還能親得過自己生的兒子?」
竇姨娘一聽,是這個道理沒錯,而且她比封姨娘小了近十歲,還有大把工夫。現在,馬國公來她這裡的日子,和去封姨娘的院子一樣,都是每個月五天,但跟她行夫妻之事,只有一天。所以,定要抓緊時機,盡快懷孕。
接下來,竇姨娘每天吃調養身子的補藥,希望能早些懷上自己的孩子。反正她娘家有銀子,好藥、好補品源源不斷送進國公府。另外還有不少金銀珠寶,是讓她拿去孝敬劉氏、打好關係的。
這時,看門的小丫頭跑進來,稟道:「姨娘,封姨娘領著六爺回麗園了。好小的孩子,大概只有兩、三歲。」
竇姨娘冷笑一聲。「六爺?叫得倒好聽,聽婆母說,就是鄉下的小土包子。」說完便起身,拿了個金鎖,準備出門。
「走,我們也去看看。」

另一邊,謝嫻兒和秦氏牽著孩子,回各自的院子。
路上,真哥兒還在跟同路的方哥兒商量,什麼時候跟那個「叔叔」打一架,想當他們的長輩,也得有讓他們信服的本事才行。
「哼,才到我的胸口,卻要當我的叔叔,不公平、不公平啊。」方哥兒搖著頭道。
真哥兒也非常無奈。「是啊,連話都說不清楚,還要我們給他鞠躬,太氣人了。」現在他終於能把「我」字說清楚了。
「找一天,咱們跟他一較高下。」方哥兒說道。
謝嫻兒同秦氏都笑起來,告訴他們,馬嘉晨再小也是長輩,晚輩必須要尊重長輩。否則,太夫人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7/27上市的【文創風】976《旺夫續弦妻》4(完)。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