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89
登唐入室 4(完)
途圖
988
登唐入室 3
途圖
987
登唐入室 2
途圖
986
登唐入室 1
途圖
985
劍邪求愛【洞房不寧之二】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劍邪求愛【洞房不寧之二】 
作者: 莫顏
系列別: 文創風985
定價: 270 元
網上購書: 216 元
會員價: 202 元
出版時間: 2021/8/17
第一章
闖禁地者,死!
石碑上刻著血淋淋的大字,四周盡是斷屍殘骨,空氣裡瀰漫著噁心的腐屍臭味,恍若地獄。
肖妃見到此景,反倒心中有了篤定。
墨飛肯定在此。
只要得到墨飛,他身懷的絕世武功秘笈便是她的了。
肖妃雄心壯志,一腳踏入石碑後的禁地,機關一觸即發。
箭雨疾飛,長矛四射,她身形柔軟,動作敏捷,輕巧避開暗器,一路毫髮無傷地闖入洞穴裡。
彷彿呼應她的侵入,周遭陰風四起,黑暗中一簇簇的鬼火亮起,那是敵人的眼珠子,成千上萬,將她圍困住。
「嘿嘿嘿,又一個來送死的。」
「她好香,看起來很好吃。」
「肉給你們,我要她的血。」
肖妃冷哼。誰讓誰死,還不一定呢!
她伸手一劃,一道火光劃破黑暗,燃燒地上的屍油,大火瞬間遊走四周,照亮整個山洞,也讓四周密密麻麻的敵人現出原形。
滿山洞的猴子,個個手中舉著斧頭。
肖妃見狀,驀地了然。
「我道是誰,原來是蠢斧幫。」
背後殺氣逼至,她旋身一躍,避過偷襲,只見原地被炸出一個大窟窿,揚起塵霧,消散後,肖妃終於看清偷襲她的人。
還是一隻猴子。
只不過這隻猴子更壯,氣勢更強,拿的斧頭也特別巨大,還是金色的。
「竟敢羞辱斧頭幫,找死!」
補充一句,聲音也很大。
肖妃上下打量他。「斧頭幫老大俞勇?」
俞勇單手將嵌入石地裡的千斤巨斧拔出,扛在肩上,往胸前一拍。「沒錯,正是老子,怕了吧!」
肖妃裝模作樣地對他福了福。「久仰大名,初次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修了千百年,沒修成人身,卻修成了猴子,連人類和猴子都分不清楚,除了你們斧頭幫,真沒別人了。」
俞勇聽完她的話愣住了,驚疑地問:「猴子不就是人?」
肖妃笑得無害,說的話卻不留情。「猴子是畜牲,笨。」
俞勇猶如五雷轟頂,不敢置信。意思就是,他們花了萬年好不容易化形,結果到頭來是白費工夫一場。
人身難得,器物要修成人身,更是難得。
靈物要化形成人,是修行一大步,這一步錯,後頭便是步步錯。
俞勇和手下們懵了,趁他們還傻愣間,肖妃素手一翻,荊棘破地而出,瞬間捲住了猴子們,將他們一網打盡。
她來到俞勇面前,沈下了臉。「墨飛在哪?不說就殺了你。」
俞勇早沒了適才的氣勢,無精打采地抬起眼。
「妳要殺就殺吧,老子不想活了。」知道自己成了畜牲,他想殺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開玩笑,她還要從他口中套出墨飛的下落,才不會讓他死。
見他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肖妃便掏出一粒藥丹,迅速托住他的下巴,往他嘴裡丟去。
俞勇吞了藥丹,不一會兒,全身疼痛,有如火燒,五臟六腑彷彿被撕裂開來,令他目眥欲裂。
「老子都不想活了,妳逼老子吞毒藥也沒用!」
「放心,死不了。」
肖妃笑咪咪地看著他受折磨,待藥效差不多了,拿出一面鏡子給他照照。
「吶,算你運氣好,碰到我,自個兒瞧仔細。」
鏡中的俞勇,不再是尖嘴猴腮的模樣,而是儀表堂堂,身段修長,眉如劍,眼如星,活脫脫一個千年難得一遇的美男子。
俞勇和猴子手下們又驚呆了,肖妃笑得狡黠,晃了晃手中的白瓷藥瓶。
「這是化形丹,千金難買,萬金難求。」
妖市最珍貴的丹藥,除了青春不老丹,就是化形丹了,她不信俞勇不想要,瞧他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他奶奶的!別以為把老子變成醜陋的禽獸,老子就怕了妳!」
「……」
斧頭幫不但蠢,還美醜不分!
肖妃不跟蠢貨吵架,她將瓶子收好,不理會蠢斧頭的叫罵,她必須比別人更快找到墨飛的下落,沒工夫跟他折騰。
她朝四周上下打量,忽然開口。「墨飛,我知道你在這裡。」她掐了一個妖訣,荊棘藤蔓如靈蛇般蠕動,蔓延到整個山洞,探尋任何可疑的蛛絲馬跡。
「妖魔兩界都想得到你,你也看到了,斧頭幫即便人多勢眾,腦子卻不好使,靠他們保護,遲早出事,不如與我結契約,我願意負起保護你之責。」
原以為還要費一番功夫才能引誘墨飛出聲,沒想到她才說完,洞內再度陰風四起,嘶啞難聽的聲音傳來──
「就憑妳一人之力?大言不慚。」
聲音是從下方傳來的。
肖妃低頭,一隻老鼠正在對她說話。
墨飛是古物精靈,博學多聞,當然不可能修成一隻老鼠。
她瞇起眼。借物傳聲?
「是的,就憑我一人之力,便讓斧頭幫成了我的手下敗將。」
「妳是蛇精?」
聲音換成了上頭,一隻蜘蛛吊著絲線緩緩滑下,骨碌碌的黑眼睛,閃著幽幽的詭光。
「不是。」
「為何妳身上有蛇精的味道?妳到底是誰?」
肖妃自信地勾起嘴角,道出自己的真實身分。
「我名肖妃。」
她是鞭靈,真身乃是一條鞭子,不是她自誇,在妖魔兩界中,肖妃二字也算響噹噹,好歹她也是兵器譜上排名第十的蛇麟鞭。
三界裡四海八荒的兵器何其多,光是修煉成精的兵器就有六千三百萬支。
能夠化成人形的有一百萬支,這麼多兵器中能成為佼佼者,在廝殺之後入兵器譜百名之內的更是稀罕,更別說能夠擠進前十名的兵器了,那要經歷多少年的修煉,才能成為震撼三界的神兵利器。
成了精的兵器最想要什麼?武功蓋世。
墨飛手上有上古萬年前的武功秘笈,無論是妖魔鬼怪或神仙都想得到他,肖妃亦不例外。
她相信亮出身分後,肯定會得到墨飛的青睞,畢竟跟蠢斧幫相比,她的實力強太多了。
「本君拒絕。」
肖妃臉色微變。
「為何?」
「除了排名第一的劍邪殷澤,本君一概看不上。」

做人最討厭什麼?被比較。
肖妃出自皇家兵器庫,由頂級匠師所打造,以蛇皮為身,製作精美,專門給皇家貴女使用。
高貴的出身,讓她亦沾染了皇族高貴的氣息,幾經流轉千百年,讓她初化人形時,便比其他兵器多了對人身的美感。
她腰是腰、臀是臀,五官精緻,身姿柔軟,是個活脫脫的大美人,但是光生得美還不夠,這是個以修為實力說話的世界,只有自己變強,別人才不敢隨意欺到你頭上。
兵器譜排名的公信力,就跟江湖英雄榜一樣重要,能進入一百名之內的兵器靈,都是在刀口上舔血走過來的。
這幾百年來,不管肖妃如何努力修煉,名次始終止步於第十,便再也升不上去了。
為了跨越這道瓶頸,她需要墨飛手上的武功秘笈,但人家看不上她,不僅看不上,還拿殷澤跟她比。
這是能比的嗎?
兵器成精,靠的是沾染人氣,吸收日精月華。刀族和劍族之所以人多勢眾,就是因為世人打仗喜愛使刀弄劍,因此造就了刀劍成精的機會。
鞭子就沒這麼幸運了,萬年來,也只有她這一條成精的軟鞭,便再也沒有第二個鞭靈了。
墨飛拿她跟殷澤比,擺明了是要刁難她,這次讓他跑了,下回要抓他就更難了。
肖妃一路沈著臉,這時候不想死的,便聰明得知道不要來惹她,偏偏就有那些蠢物活得不耐煩,存心來找死。
她猛然停住腳步,一臉殺氣地回頭。「跟著我做什麼?」
那群蠢猴,自她離開禁地後,就一路鬼鬼祟祟地跟著她。
既然被發現了,俞勇便也不藏了,大剌剌地走出來。「妳害老子被墨飛解約了。」
肖妃若是他,就會躲回自己的窩裡面壁思過。差事丟了表示技不如人,技不如人就該知道羞愧,他們卻要找她報仇。
正好她一肚子火無處發洩,手癢得很。
「想打架?我奉陪。」
「老子不打架,老子要跟著妳。」
她怔住,擰眉。「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老子要跟妳歃血為盟拜天地!」
肖妃瞪他,無奈他眼睛瞪得比她更大,肖妃與他對峙良久後,猜疑道:「你的意思是說要跟我立血契吧?」
「沒錯!」
切!她還以為蠢斧頭要跟她結道侶拜天地呢。
俞勇見她一臉嫌棄,以為她不願,立即威脅她。「妳要是不答應,老子纏著妳百年千年,讓妳天天不得安寧!」
求人有這麼跩的嗎?打不過她還敢威脅她?蠢斧頭還沒有全族覆滅也真是老天無眼。
肖妃本想動手教訓他們,但隨即想到,斧頭幫雖蠢,但兵多勢廣,為數眾多,腦子雖然不好使,但容易拿捏,若換了個聰明狡猾的,她還得提防對方使詐呢。
收了他們,反正不吃虧,送上門來的,不要白不要。
想通這點,她立即同意,就在今日換血立誓。
斧頭幫又有主了,眾人欣喜,俞勇一揮手,大批的猴子不再藏頭露尾,全部跑出來排排站,聽著他們老大發號施令。
「從今天開始,老子跟肖妃拜天地了,以後她就是自己人!」
「是,老大!」
肖妃抖了抖嘴,本想糾正他是結血契,不是拜天地,但是見到斧頭幫眾猴對她行跪拜禮,儼然把她當成了半個主人,便把話吞回去了。
「行了,起來吧。」
「多謝肖妃大人!」
她不自覺直起腰,被人尊稱一聲「大人」,感覺還真不錯。
「肖妃大人,咱們現在去哪兒吃飯?」
肖妃頓住,看著俞勇咧著嘴,搓著手,一副恭敬請示的模樣。
「弟兄們餓了一個月,大夥兒先填飽肚子,才有力氣幹活,您說是不是?」
肖妃瞧著俞勇和猴子手下們,一雙雙晶亮期盼的眼睛盯著她,忽然就明白了。
敢情他們跟著她,是因窮得沒飯吃,又丟了差事,所以才要賴上她。
肖妃覺得自己上當了,不小心收了一批丐幫,懷疑墨飛那廝解除契約,肯定是因為養不起。
幸虧她多年來存了不少靈石,為了維護主人的面子,只好肉痛地賞了一些靈石給他們。
打發完這群要飯的,肖妃往山下走,俞勇自然是跟著她。
不到半天時間,肖妃又後悔了。
「妳得敎敎老子如何修成人模人樣。
「這化形丹能維持多久?妳還有多少化形丹?
「沒毛正常嗎?為什麼老子身上除了頭頂和下面有毛,其他地方都光禿禿的?
「一定要穿衣服嗎?老子光著身子不可以嗎?」
吵死了!
肖妃沈著臉,只聽說斧頭幫腦子蠢,沒聽說他們這麼聒噪,早知道蠢斧頭這麼吵,她就不跟俞勇立血誓了。
「喂!為什麼老子屁股的尾巴跑到前頭去了?還變短了?」
肖妃止步,回頭瞪他。
蠢斧頭正一手抓著雙腿間那話兒,一臉嫌麻煩地問她。
「那不是尾巴。」
「不是尾巴?那是什麼?」
「你居然不知道?」
「嘖!老子就是不知道才問妳啊!」
她突然笑得不懷好意,嗓音帶了點蠱惑。「你若嫌麻煩,就自己割了它。」
俞勇還真的認真考慮,抓著那尾巴,捏著捏著,突然捏出了點異樣的感覺,他覺得奇妙,又多捏了幾回,甚至還無師自通地上下揉搓,臉紅喘氣地自慰。
馬的!
肖妃直接送他一腳,正中胯下,聽到他殺豬般慘叫的聲音,果然讓她心情舒暢許多。
「想當人,先學第一堂課,什麼叫做男人的命根子。」丟下這話,她冷哼一聲走人。
俞勇花了半個時辰打滾兼口吐白沫,又花了半個時辰打坐運功,並且自此記住了這個痛。
長在屁股前頭的不叫尾巴,叫做命根子,可以讓男人上天堂,也可以讓男人下地獄,是拚死拚活也要護住的地方。
接下來的路上,俞勇很識相地離她十步距離。肖妃終於得到她要的耳根子清靜,對此十分滿意。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8/17上市的【文創風】985《劍邪求愛》。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