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89
登唐入室 4(完)
途圖
988
登唐入室 3
途圖
987
登唐入室 2
途圖
986
登唐入室 1
途圖
985
劍邪求愛【洞房不寧之二】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登唐入室 2
作者: 途圖
系列別: 文創風987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9/7
第十一章
春日鶯歌,叫得人十分心煩。
  東宮之中,太子哭喪著臉求助道:「清軒,怎麼辦?」又自言自語道:「父王若知道本宮不但武藝遜於二皇弟,還沒去太學,定要狠狠責罰本宮的……」他兩眼空洞,彷彿已經看到自己從太子的寶座上跌落下來,周身都陷入了困頓之中。
  王皓翔默默腹誹:太子殿下武藝差難道不是眾所周知的嗎?
  三人之中,清軒最為沈穩,他思忖片刻後道:「太子殿下請馬上漱洗。皓翔,你叫小順子進來,我有事交代他。」
  王皓翔聞聲,一下子便將小順子拎了進來。
小順子最怕這位小祖宗了,連忙問道:「主子們有何吩咐?」
  清軒正色道:「小順子,如今,只有你能救太子殿下了。」
  小順子立即點頭。「為了太子殿下,奴才什麼都願意做!」
  清軒低聲道:「若是……讓你欺君呢?」
  小順子一愣,剛剛這話,清軒公子不該說,他也不該聽。
  他心裡雖有些害怕,但想起太子殿下待自己不薄,便狠下心道:「奴才願為太子殿下肝腦塗地。」
  太子不由得有幾分感動,不過他卻有些好奇,清軒到底要做什麼?
  清軒欣慰地點點頭,正色道:「你立即去一趟秀韻宮,找七公主,將她接去太學。」
  小順子有些不明所以。「七公主去那兒能幫上什麼忙?」
  清軒讓他附耳過來,道:「你先求見公主,就說請她來幫太子解圍,讓她到了太學之後……」
  小順子一臉認真地聽著,隨即臉上便舒展開來。「奴才明白了!我這就去!」說罷,一溜煙地跑走了。
  安排好小順子這邊的事情後,太子也穿戴好了。
太子往銅鏡裡瞧了一眼,這太子的華服玉冠配上青紫分明的眼圈,著實難堪又滑稽。
  清軒道:「我們趕緊出發吧,晚了就來不及了。」
  太子卻道:「不,你們兩個先行一步,本宮隨後再來。」
  王皓翔疑惑道:「為何?」太子平日裡也不是個拖沓的人。
  太子故作輕鬆道:「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你們倆來過東宮吧。」
  清軒眉頭微蹙,瞬間明白了太子的意思。太子覺得自己今日肯定逃脫不了訓斥,輕則受罰,重則……他甚至不敢想。雖事已至此,太子卻仍然不想牽連他們二人,讓他們白白擔了廢太子一黨的名聲。清軒鄭重道:「我們先走與後走,有何分別?」
  太子面色凝重,卻不說話。
  清軒道:「整個太學之中,有誰不知道我們三個是同窗好友?豈是現在撇得清的?」
  王皓翔就是再遲鈍,此刻也明白了太子的意思,嗤笑一聲。「唉,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咱們還怕了他們不成!」
  太子搖頭。「你懂什麼?你一向野慣了,也沒人管你,但清軒可不同,他家三年前遭逢大難,如今好不容易有些起色,若被本宮所累而失了聖心,便是得不償失。」
  清軒卻正色道:「太子殿下多慮了,我和您站在一處,並不是因為您是太子,說句僭越的話,乃是因為兄弟情誼。所謂兄弟情誼,當禍福與共,哪有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道理?」
  太子聽了,不由得心神激盪,他瞳孔微縮,道:「那我們便將這禍事化了!」
 
  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中,三個少年一路狂奔,引得垂柳爭相避讓,拂起一陣繾綣綠意。
  他們三人終於在唐閣老到來之前,進到了學堂之中。
  「參見、參見太子殿下……噗!」眾人向太子見禮,卻已經有些忍不住要笑出聲來。
  太子努力站穩腳跟,好整以暇地理了理衣襟,依照清軒說的,裝作若無其事道:「各位免禮。」然而面對眾人的目光,他依舊有些羞赧,只能硬著頭皮坐下。
  隨之而來的,是清脆的撞鐘聲,唐閣老已立於門口,準備開課。
  唐閣老身著一襲深棕暗紋長袍,不著官服的他,看起來像一位老學究。他揣著書,步子穩穩地邁入學堂,然後將書本緩緩放在几案之上。
  唐閣老習慣性地掃視一眼跪坐著的眾人,發現竟有人一臉古怪,似乎是在憋笑,他的目光便順著他們的視線落到太子身上,目光停了一瞬。這太子殿下的眼睛是怎麼了?似乎是鬥毆鬧的?他皺了皺眉,若是皇上看見,又要恨鐵不成鋼了。不過他也沒有多說,直接開始了今日的講授。
  今日的論政課講的是知人善用。
  唐閣老在講完用人的基本禁忌之後,便打算拋個問題,讓學子們討論。他摸了摸鬍子,問道:「眾學子且聽題,假若我朝有一猛將,英武無比,在戰場上能所向披靡,以一敵百。可他攻城之手段極其暴虐,惹得百姓民怨沸騰,因此往往將城攻了下來,但城內百姓奮力抵抗,不肯投降。」
  一眾學子聽得認真。
唐閣老微微一笑,繼續道:「若此次要攻占的是北齊的勻城,對方城內有五萬大軍,你手上也是五萬大軍加上這一猛將,你當如何在保全實力的情況下,拿下勻城?」
  題目剛落,眾人便開始深思。
  唐閣老不愧是天子之師,極少講空洞的理論,一般都是以探討的形式開課,比尋常課堂有趣多了。可在這樣的論政課上,學子之間的思考力與差距也會一下子展現出來。
  二皇子閔元凱已經想好了答案,但卻狡黠一笑,並不說話。
  這種時候,誰都不想做那個抛磚引玉的「磚」。
  「三殿下,有何想法?」唐閣老見沒人舉手,便冷不防點了名。
  三皇子閔元慶的生母是惠妃,惠妃是宮中老人了,算不得多得寵。三皇子在一眾皇子中,也是不上不下,沒什麼存在感。
  三皇子有些忐忑,遲疑著緩緩站起,吞吐道:「我認為……此戰要不就別用這猛將了……不然攻下城來,百姓若不降,豈不是麻煩?」
  「五萬對五萬,沒有猛將,未必能贏!」
  「沒了猛將,該如何攻城?靠自己嗎?」
學堂裡有人起鬨,鬧得三皇子有些面紅耳赤。
  三皇子本就沒有什麼主意,此刻也有些下不了臺,便只能開始胡言亂語。「所以……我們便要學好武藝……萬一身邊的人不可用……」
  唐閣老的鬍子有些不滿地翹起,覺得頗為荒唐,便擺擺手,讓他坐下。「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事事親力親為。」
  「四殿下覺得呢?」唐閣老又點到了四殿下閔元孟。
  四皇子閔元孟與三皇子不同,他是皇后幼子,一向聰慧機敏,只可惜體弱多病,一個月總有那麼幾日是要休養的,為此,皇后也是憂心不已。不過他才十歲,隨著年歲漸長,興許能全然調理好。
  閔元孟恭敬站起,微微咳嗽了一聲後,輕聲道:「我以為自然是要用猛將的,只是開戰之前先讓他立下軍令狀,只許他參與攻城,卻不讓他參加勸降和後續接管城池的事宜。」
  終於聽起來有幾分可靠了,學堂之中有幾人微微點頭。
  唐閣老饒有興趣地問道:「若是能完全聽勸,那便不是此猛將了,且這樣的限制,也容易離心離德。還有其他人有不同見解嗎?」
  二皇子見時機差不多了,便緩緩舉起了手。他雖和四皇子是一母同胞,但性格差異不小,四皇子與世無爭,他卻事事想爭頭名。
  「閣老,元凱以為,有一辦法可以永絕後患。」二皇子自信滿滿。
  唐閣老有些意外,遂問道:「二殿下有何高見?」
  二皇子道:「先讓猛將攻城,攻下城來後,若民怨沸騰,拒絕他攜大軍入城,並將他斬首示眾,以慰民怨。」
  學堂裡頓時吵開了。
  「什麼?!」
  「這不是過河拆橋嗎?!」
  「可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畢竟勻城已經是北齊腹地了,拿下了勻城,其他城池便如囊中之物,就算沒了猛將也能拿下。」
  王皓翔嗤之以鼻,道:「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以後天下豪傑,還有誰敢來輔佐你?」他是太尉之子,王太尉掌管朝中軍事官職任命,對於人才的選育用留,他自小就跟著耳濡目染,當然覺得這樣不對。
  二皇子聽了他的抱怨,便睨了他一眼,冷嘲道:「那皓翔兄有何高見?」
  王皓翔直言不諱道:「我以為,猛將攻城有功,應賞非罰,哪能直接殺了?」
  二皇子一臉不屑。「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勻城若是拿下,意味著將掌握北齊整個南面的控制權,捨下一人,換來數座城池,有何不可?」
  王皓翔一時氣結,卻知道他說得也不無道理,想辯駁卻不知道該如何辯駁起。
  唐閣老饒有興趣地看他們爭辯,卻一言不發。
  清軒解圍道:「閣老,學生以為猛將難得,既然要與他並肩作戰,首先要弄清楚他為人暴虐的原因在哪裡,看是否有辦法解決。」
  唐閣老終於笑了笑,讚許地點點頭。「不錯,前面說了知人善任,若是不『知』,便不能用人。」說罷,唐閣老又補充了一條訊息。「此猛將的母親,曾被北齊士兵殺了,導致他對北齊人恨之入骨,是以想屠遍城池,為他母親報仇。」
  眾人恍然大悟。
  六皇子閔元青一臉憂愁道:「原來如此!殺母之仇,不共戴天,這叫人如何能忍?」他生得格外俊秀,完全繼承了沁嬪的優點。
  沁嬪性子柔婉,容貌出眾,一向很得皇帝寵愛。雖然她母家勢微,可她入宮不久,便有了身孕,最終竟然順利誕下一對龍鳳胎,一個是六皇子閔元青,另一個是七公主閔元婷,母子三人都是出了名的好相處,算是後宮之中的一股清流。
  閣老見太子一直都沒有說話,便問道:「面臨此局,太子做何解?」
  太子自剛剛起便一直在悉心聽取他人的想法,此時從容站了起來,若有所思道:「本宮以為,恰好可以借他以往的經歷來化解此事。」
  唐閣老摸摸鬍子。「願聞其詳。」
  太子道:「此猛將的母親被殺,想必他幼年必定是受盡了苦楚,母親的死也是一塊心病。」頓了頓,他繼續道:「心病還須心藥醫,本宮打算將他母親的牌位引入紫雲觀,受香火供奉。」
  學堂裡又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討論聲。
  「什麼?!紫雲觀正殿可是皇室中人或者國之棟梁才能進駐的!」
  「一介平民女子有什麼資格?這不是恩寵太過了嗎?」
  太子神色穩健,不理會這些閒話,繼續說:「然後,本宮會讓猛將為他母親行善積德,在城破之後,派他專門去安頓婦孺及孩童。那些人本就無辜,本宮相信他必然能易地而處,將那些婦孺和孩童照顧好。」
  清軒一臉欣賞地看著太子。「這是個好主意!既不傷和氣,又能將城攻下。且此人未來若要往高處走,便更要邁過自己心中的坎,這次便是幫他戰勝心魔的好機會。」
  太子頷首,知他者,莫若清軒也。
  唐閣老笑了笑,看著太子。「太子眼光長遠,不拘泥於固有規則,能以德服人,解決眼前問題,這很好。且更是考慮到了心腹之人未來的發展,很是周全。」唐閣老心中滿意,卻只敢淺意誇讚幾分,畢竟太子的生母不在了,若是鋒頭太盛,反而容易招人妒忌。
  想起來也有幾分唏噓,寧貴妃那樣好的妙人,竟是說沒就沒了。
  太子甚少被誇,頓時有些面紅,道了謝便坐下了。
  課堂中的讚嘆聲此起彼伏,但都蓋不過二皇子的聲音──
「婦人之仁!」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7上市的【文創風】987《登唐入室》2。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