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989
登唐入室 4(完)
途圖
988
登唐入室 3
途圖
987
登唐入室 2
途圖
986
登唐入室 1
途圖
985
劍邪求愛【洞房不寧之二】 
莫顏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登唐入室 4(完)
作者: 途圖
系列別: 文創風989
定價: 260 元
網上購書: 208 元
會員價: 195 元
出版時間: 2021/9/14
第三十一章
春華臺主道正中央,聳立著一個圓形的雕欄華臺,這便是玉閣了,一直以來都是皇帝、后妃們和高官們的觀賽地。
  至於比賽的場地,則是在玉閣之下的空地上。主道附近的攤位已經被撤掉了,如今換成了觀賽用的桌椅。
  眾人可以圍著參賽地而坐,前面幾排還能看得清楚,後面的便只能看個熱鬧了。
  秦老夫人他們在莫臨的帶領下,穩穩占到了前排的好位置,此時還未開賽,眾人坐著也是無聊。
  秦修遙便開口攀談起來,問道:「莫大人,你方才說曾經到處遊歷過,你都去過哪些地方?」
  莫臨微怔,道:「我家在益州附近,那周邊的地方和向北走的幾座大城我都去過了,最遠到了北疆之界。」
  秦修遙一愣,喃喃道:「你還去過北疆啊。」那是父親和大哥喪生的地方,她的面色不由得沈重了幾分。
  莫臨見她面色有變,知道她想起了傷心事,便急忙道:「是啊,妳可知道,你們秦家軍在北疆可是有著赫赫威名的。」
  秦修遙勉強笑了笑。「是嗎。」
  莫臨繼續道:「是啊,雖然老鎮國公和虎嘯將軍不在了,可他們的故事還流傳著。我雖是多年前去的,但我想,百姓的心中是不會忘記妳父親和兄長的。」
  秦修遙極少聽到北疆的消息,父親和兄長出事的時候她還小,後來秦修遠也刻意不在家中提起北疆之事,免得家人傷心,所以她對北疆知之甚少。她繼續問:「那北疆之地有什麼特別的嗎?」
  莫臨想了想,道:「那邊民風剽悍,就連姑娘們都是直率得很,若是看上哪個郎君,便會主動上前示好。」
  秦修遙聽了,睜大一雙美目看著對方,好奇地問道:「如何示好?」
  莫臨的面色有些尷尬,輕咳一聲。「我也不知,我畢竟沒有經歷過。」
  秦修遙俏皮地笑了笑。「也是,莫大人如此害羞,若是有姑娘示好,恐怕都要嚇跑了呢!」
  莫臨面色一紅,道:「那也不一定,得看是誰……」
  春光正好,落在少女的眸子裡,濺起點點星光,亮眼得很。
  兩人正聊著天,卻聽見撞鐘聲傳來。
  春華臺之外,百花盛放,豔麗爭春;春華臺之內,客似雲來,熱鬧不已。
  閔成帝攜著皇后、惠妃、沁嬪等人徐徐登上了玉閣。
  還有極少數的高官可以與他們一同坐在玉閣之上,內閣首輔唐大人、左相劉植、鎮國大將軍秦修遠都在此列。眾人在春華臺上一片俯首,依禮跪拜。
  閔成帝大袖一揮,道:「免禮。」
  眾人又齊刷刷地起身。
  沁嬪坐在離閔成帝不遠的地方,按照規矩,閔成帝與皇后坐得極近,皇后身邊便是資歷頗深的惠妃,而惠妃的斜對面才是沁嬪。沁嬪雖然與閔成帝隔著一點距離,卻沒什麼阻礙。
  閔成帝見沁嬪在東張西望,便道:「愛妃,今日似乎對這美食令很有興趣?」
  沁嬪急忙調整了表情,溫婉一笑。「美食令是每年春日的大事,象徵著五穀豐登、風調雨順,若朝堂安穩、百姓富足,臣妾當然喜不自勝。」
  閔成帝笑了笑。「愛妃能心懷天下,很好。」
  一旁的文皇后端莊地點點頭,微笑道:「沁嬪妹妹還真是心懷社稷呢,不像尋常女子,此刻恐怕都是惦記著比賽上的那點吃食了。」這話看似無心,卻在暗指沁嬪手伸得太長,居然都關心到了朝堂之事。
  沁嬪一貫擅長裝傻,她羞澀一笑,道:「這些都是陛下平日裡說與臣妾聽的,臣妾一介弱質女流,哪裡懂得了這麼多?」她美目撲閃,一臉崇拜地看向閔成帝。
閔成帝朝她微微一笑,極其受用。
  皇后眼皮微跳,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沁嬪這話,分明就是諷刺其他嬪妃見到閔成帝的機會太少了!
  一旁的惠妃不動聲色地看著兩人唇槍舌戰,微微一笑,並不說話。
  閔成帝看了惠妃一眼。「倒是許久沒見到惠妃了,聽聞妳先前得了風寒,如今可好了?」
  惠妃微微一愣,隨即笑了笑。「早已好了,多謝皇上關懷。」她笑得一臉溫和,端著茶盞的指尖卻微微顫了顫。她患風寒,已是去年的事了。惠妃不由得心中悵然,皇帝果然許久沒有關心過自己了。她想起自己那同樣不得重視的兒子──三皇子閔元慶,不由得有些委屈。
  趁著閔成帝和惠妃說話的空隙,沁嬪連忙喚來貼身宮女,壓低聲音問道:「七公主還未找到嗎?」
  宮女也低聲回話。「元嬤嬤帶人在春華臺尋找,方嬤嬤也帶著人去了周邊的其他地方尋找,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了。」
  沁嬪盡量控制著自己的表情。「本宮給妳們一刻鐘,若是再找不到,全都提頭來見!」不知道的,還以為沁嬪娘娘正在微笑軟語地與宮女說些什麼。
宮女聽了,面色一凜,囁嚅道:「是,娘娘,奴婢們盡力而為。」
  沁嬪面色微繃。今日元婷跟著來春華臺觀禮,可一轉眼就不知道溜到哪裡玩去了,真是急死人。
  宮女低聲詢問道:「娘娘,太學已經下課,是否要將六皇子接過來?」
  沁嬪想了想,搖搖頭。「不必,他說今日要跟著太子,便隨他去吧。」
  宮女默默點頭,主子似乎很樂意讓六皇子與太子多相處。
  就在沁嬪擔憂的時候,一聲甜甜的童音響起──
「父皇、母妃!」
  閔成帝回頭一看,七歲的小公主閔元婷著了一身嫩粉色襦裙,一步一步爬上了春華臺,見到閔成帝,便咧開嘴笑了。
  閔成帝見到女兒也有些心花怒放,不禁問道:「元婷去哪裡玩了?怎麼現在才來呀?」
  元婷見文皇后也在,便乖巧行禮。「元婷叩見父皇、母后、惠娘娘和母妃。」
  閔成帝急忙道:「快起來吧!」頓了頓,他問道:「元婷手上拿的是什麼呀?」
  元婷笑著站起,然後便獻寶似的,一股腦兒地跑到了閔成帝身邊,將攥在手中的食盒放到了閔成帝的案前,笑道:「父皇,這是元婷去美食令攤位上為父皇搜羅來的美食喔!」
  閔成帝一愣,隨即笑了起來。「元婷自己去搜羅的?就妳一個人?」
  元婷吐了吐舌頭,羞澀地點了點頭。
  閔成帝看向沁嬪。
沁嬪急忙解釋道:「元婷貪玩,一會兒便跑得不見人影,讓臣妾一陣好找呢!元婷,下次不許再不打聲招呼便離開母妃了。」
  元婷一臉無辜地點了點頭,讓閔成帝捨不得再說她。
  一旁的文皇后見了元婷的樣子,心中輕哼一聲。果然狐媚的女人,生的女兒都透著一股狐媚勁!但她面上依舊是一副大器雍容的樣子,看著元婷笑。
  閔成帝問道:「元婷帶回來的是什麼呢?」
  元婷笑道:「這是烤雞脆骨,很好吃的!」她走上前,幫閔成帝打開了食盒。唐阮阮已貼心地將竹籤去掉了,將所有的雞脆骨都用筷子剔了下來,直接放到了食盒中,只需要用筷子挾起來吃便可以了。
一盤雞脆骨赫然呈現在眼前,孜然和辣椒粉的香味直撲面門,一個勁兒地往閔成帝的鼻子裡鑽去,閔成帝笑了笑。
元婷十分殷勤地拿起筷子,挾起一個雞脆骨,道:「父皇嚐嚐!」
  閔成帝一愣,隨即道:「父皇還不餓。」
  元婷一臉失落。「就吃一個嘛。元婷好不容易帶回來的呢,父皇……」說罷,又將雞脆骨湊到閔成帝面前。
  閔成帝有些猶豫,畢竟不知道這吃食的來歷。
  此時,文皇后在一旁冷漠出聲。「元婷,妳父皇不吃便罷了,莫要再糾纏。」
  元婷一愣,小臉明顯地委屈了起來。她是有些怕文皇后的,因此默默看了閔成帝一眼,便失望地要放下筷子。
  閔成帝見她這樣,有些不忍心,加上他一貫不喜歡皇后,見到皇后對女兒如此冷漠,便有點不悅。況且這雞脆骨小小一塊,吃一點應該不礙事吧?於是閔成帝便道:「好、好,父皇吃一個。」說罷,便張嘴啣住了元婷送過來的雞脆骨。
  元婷立即笑逐顏開,追問道:「怎麼樣?父皇覺得好不好吃?」
  雞脆骨一入口,表面裹著的一層孜然便微微灑落到口中,香噴噴的味道一下子就占據了整個口腔,隨之而來的是恰到好處的鮮辣。閔成帝輕輕一咬,雞脆骨便「嘎嘣」一聲,在嘴裡裂成了幾個小塊,如爆竹一般,四散開來。焦香、爽脆、酥辣,從味道和口感來說,都讓閔成帝十分滿意!閔成帝吃得愜意,一臉驚喜地問道:「這雞脆骨是哪裡來的?」
  他似乎從來沒有吃過這道菜,問出這句話的同時,他又繼續吃下了第二塊。
  雞脆骨這種食物,真是越嚼越起勁。
  元婷聽了,開心一笑,道:「是姨姨做的燒烤喔!」
  閔成帝一愣,問沁嬪。「元婷說的是誰?」
  沁嬪想了想,問道:「可是鎮國大將軍的夫人,唐氏?」
  元婷點了點頭。「對呀,就是她!姨姨上次還做了果凍給元婷吃呢!」
  鎮國公府呈上來的吃食?閔成帝面色微變,沈著臉問:「這是他們讓妳送來給父皇的嗎?」語氣完全沒了平日的慈愛。
  元婷搖了搖頭。「不是呢!是太子哥哥說,這雞脆骨很好吃,所以元婷才找了姨姨,請姨姨幫我烤的呢!」
  閔成帝的臉色更是難看。太子何時與鎮國公府攪和在了一起?這吃食是鎮國將軍夫人做的,又是太子推薦的,未經過任何銀針測試便下了肚,當真沒問題嗎?萬一這吃食有問題,自己出了任何事情,太子便可以順理成章的繼位。秦修遠手握二十萬大軍,完全可以擁兵自重,扶持幼帝。一想到這兒,閔成帝突然有些冷汗涔涔。
  這盒雞脆骨,驀地在他心中掀起了千層風浪,他面色僵沈,眼中晦暗不明。
  元婷聰慧,極會看臉色,便問道:「父皇怎麼了?」
  閔成帝心思沈重,陰著臉道:「沒什麼,妳回妳母妃那邊吧。」
  元婷見他面色慍怒,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觸怒了父皇,便鬱鬱地回了沁嬪身邊。
  閔成帝看著眼前這盒焦脆香辣的雞脆骨,暗暗責怪自己掉以輕心。好在目前沒什麼不適的感覺,他便低聲對一旁的牟公公道:「牟謙,去幫朕請個太醫過來。」
  牟公公臉色一變,低聲問:「皇上可是哪裡不舒服?」
  閔成帝面色微冷。「叫你去,你就去!」
  牟公公不敢再多問一句,立即躬身去了。
  秦修遠此刻坐得不遠,習武之人耳力極佳,他自是從頭到尾都聽到了這番對話,閔成帝如何想的,他猜到了七八分。嘴角一勾,他自顧自地搖了搖頭,沒想到阮阮做的雞脆骨,居然能將皇帝嚇得半死,也是有趣。他俊臉一揚,飲下一杯酒,目光回到玉閣之下的春華臺上。她身著粉色羅裙,佇立在一眾參賽者中,美得格格不入。
  唐阮阮正隨著眾參賽者一起,等候覲見。 
  此時,禮部的小吏快步上前,朗聲通報。「美食令第一輪晉級者,面聖──」
  禮部安排樂人,有條不紊地奏起了樂,美食令的第二輪比賽即將開始。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9/14上市的【文創風】989《登唐入室》4(完)。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