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1080
莞美人生 6(完)
灩灩清泉
1079
莞美人生 5
灩灩清泉
1078
莞美人生 4
灩灩清泉
1077
莞美人生 3
灩灩清泉
1076
莞美人生 2
灩灩清泉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莞美人生 4
作者: 灩灩清泉
系列別: 文創風1078
定價: 280 元
網上購書: 224 元
會員價: 210 元
出版時間: 2022/6/28
第三十一章
八月初十,雨終於停了,朝陽似火,天空純淨得如剛洗過一般。
辰時初,韓莞一家和封家三口去京城。韓莞帶了郝雷、李二山、春嬤嬤、兩個丫頭、兩個小廝,浩浩蕩蕩坐了兩輛騾車,還有三匹馬。
春山已經在京城買了一座宅子,春嬤嬤去幫著收拾,春大叔放心不下快要秋收的莊稼沒去;也沒帶那幾個隻大小寵物,一大早翠翠就帶著豹子上山玩了,驢叔如今有烏風白影作伴,無事就帶著牠們繞著莊子跑,樂在其中。
兩隻虎沒坐車,而是騎馬坐在韓宗錄和封景的前面。
晌午,一行人沒繞道去鎮上歇息,而是在路邊茶肆喝茶、吃了些點心,餵了馬和騾子,下晌未時就進了東勝門。
當晚,韓宗錄帶著封景去住韓家,封和與封大娘住韓莞的家。
次日,封家一家子在韓宗錄的陪同下帶著媒婆去韓家二房提親。韓莞屬於「棄婦」,不好出現在這種喜氣的場合,說好晚上再去韓家吃飯。
她又寫了一封信,讓韓小帆去齊國公府交給謝世子,讓他下晌務必來她家一趟。
之後,韓莞帶著兩隻虎、韓小複、蜜露,由郝雷趕車去了後一條街。春山在那裡買了個宅子,昨天春嬤嬤就先過去了。
宅子二進,有些舊,這裡的環境相對也差一些,花了四百八十兩銀子。不過當初韓泊深一家住的院子也不比這個院子強多少,春嬤嬤作夢都沒想到自家能在京城擁有這麼好的宅子,激動得不行。
春嬤嬤和前幾天就來到京城的黃娟帶著韓莞參觀院子。雖然有些舊,但修繕裝潢一下,還是不錯。
春家如今也算小富之家,有幾百兩銀子的存項,春山在戶部任小吏,春大叔和春嬤嬤的月錢都不低,多拿些錢裝修宅子不成問題。
參觀完,韓莞就帶著兩隻虎和幾個下人去了一家專賣瓷品的景太軒。
要過中秋了,她要給韓家、黃家、李家、包家買些像樣的禮物。之前還想趁這幾天在京城新家請個客,現在要跟謝明承談和離,請客事宜也只得推後了。
大虎提議道:「娘親,多買一份吧,過節了,我想去拜見馬大將軍。」
這麼小的孩子就知道人情往來,韓莞笑著答應。
二虎沒提要求,娘親要買給李家,由他去送就行了。
他們買了六個福滿園圖案的彩瓷銅蓋香爐,五個送人,一個自家用。還買了自家用的兩個花瓶、兩套茶碗和碗碟,一共花了五百二十兩銀子,比春山的宅子還貴,讓韓莞有些肉痛。
幾人剛要出店鋪,迎面來了一群女人,圍著兩名華服裹身的女主子。她們一個十二、三歲,一個三十左右,一看就是母女,關鍵是韓莞覺得原主應該認識那個母親。
韓莞牽著兩隻虎靠去一邊出門,錯身而過之際,她們也注意到韓莞了。
那個小姑娘旁若無人地說道:「娘,那幾人就是謝世子的媳婦和兒子,那天在吉華大酒樓打架打得可凶了。」
接著就是那位母親冰冷的聲音。「姑娘家家的,不該看的不要看。特別是那些名聲不好的女人,不要看,也不要說,丟人。」
「喔,我知道了。娘,妳說謝世子會休了她嗎……」
後面的話韓莞聽不到了,兩隻虎氣得想衝回去打人,但想到上次的魯莽,沒敢輕舉妄動,而是抬眼看著韓莞。
韓莞拉著兩隻虎快步往前走著。無論是打架還是吵架,他們都拚不過那群人。功成名就的謝明承已經成功洗白,多年前的那件醜事別人罵韓莞罵得更厲害。讓人閉嘴的唯一辦法,就是把那雙暗手揪出來,狠狠打謝家人的嘴。
她邊走邊說道:「你們的路還長,連這點氣都受不得,還能做什麼?」
幾人氣呼呼回到家已經晌午,賀嬸把飯菜都做好了。
去齊國公府的韓小帆也回來了,躬身跟韓莞說道:「稟姑奶奶,奴才見到謝將軍了,他說他會按時過來。」
吃完飯,韓莞就打發兩隻虎去韓家。「跟太姥姥說,我今天有要事,明天再去看望她老人家。」
兩隻虎剛才已經聽到韓小帆的話,二虎問道:「娘親,妳要見爹爹,為什麼把我們打發走呢?我們跟妳一起見。」
大虎也道:「娘親,我和弟弟留下陪妳。」
韓莞道:「你們不去,小姑姑、小舅舅就該來咱們家了。乖,我和謝明承有要事要談。」
大虎問:「是談和離嗎?」
「嗯。這件事總要解決,不能一直拖著。」
二虎又道:「娘親能不能原諒爹爹一次,咱們一起生活呢?我們去虎衛營那天晚上,他說我和哥哥乖,娘親把我們教得很好,長輩們都喜歡我們。我聽得出來,爹爹想跟我們當一家人。」
韓莞搖頭。「不能,我和謝明承的矛盾不可調解,先是我做了錯事,讓你爹和謝家恨透了我,他們又把氣和恨發洩在我跟你們身上,深深傷害了我們。雙方對彼此的傷害都銘心刻骨,不能忘懷,在一起會更痛苦。如此,不如一別兩寬,大家都好過。」
娘親痛苦,他們就痛苦。況且,娘親早就說過要跟爹爹和離,他們和爹爹只能做兩家人。兩隻虎眼裡劃過哀傷,還是沒有說阻止的話。
大虎道:「你們要談這件事,我和弟弟就更不能走了,萬一爹爹不願意和離,生氣,打妳罵妳怎麼辦?」
韓莞苦笑了一下,摸了摸他們頭上的小揪揪,說道:「不會,謝明承不會……」
她想說「不會打女人」,又想到他去年的確打女人了,一顆小石子打了她膝蓋後,讓她丟盡臉面,還妄圖襲擊她背後,反被她用電擊棒電了,不得不說,謝明承某些時候真的不是君子。
她又改口道:「我們好好說,不會打架。再說,娘親的『電指功』天下無敵,真打起來,他打不過我。乖,你們去把小姑姑、小舅舅攔下,莫讓他們來這裡搗亂。」
兩隻虎只得沮喪地走了。韓莞又讓郝雷和兩個小廝、蜜蠟跟去,家裡只剩賀叔一家。
蜜露看出主子心情不好,把一壺茶拿到桌上放好,就躲去耳房不敢出來。
屋裡一下靜下來,院子裡的幾聲鳥鳴,更顯得屋裡寂靜無聲。
韓莞走到窗前,秋日的陽光已不像夏日那麼耀眼,有些懶洋洋的。門前那兩棵桂樹結了許多小花苞,濃郁的桂香隨著微風飄進來,韓莞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是不是宿命,她和沈意離婚也發生在秋天,丹桂飄香的季節。
看似兩輩子,算時間不過一年半,她遭遇了一次離婚,又將迎來第二次離婚。雖然都心情不佳,卻也沒有特別難過,上一次是心死,這一次是從來就沒動心過。
若是她先說明情況,同謝明承一起找出謝府裡的暗鬼,謝明承和謝家對她與兩隻虎或許會是另一種態度。
但她不願意。一是因為她不想再嫁人,還是嫁給古代男人;二是為原主和兩隻虎鳴不平。伊人已逝,傷害已然造成,哪能輕言原諒,更不應該由她這個外來者替他們原諒。
所以,她不會在和離前把那個秘密說出來,讓和離出現變數。
韓莞一直佇立在窗前,看著陽光下的影子變換著角度。美好的秋天,美好的午後……等到把這件事圓滿解決,一切才能真正變得美好起來。
申時末,看到垂花門打開,賀嬸匆匆走進來。「姑奶奶,謝大人來了。」
韓莞道:「請他進來。」
謝明承晚了將近一個時辰,她約的是申時初。
謝明承今天沒有穿官服,穿的是藏藍色箭袖長袍,頭戴束髮珍珠冠。他從陽光中走來,讓五官有了些許暖意和明媚。
韓莞有了一絲恍惚,覺得是她前世在看的手機螢幕上的古裝美男。
論外貌,謝明承比沈意俊朗多了,或者說比絕大多數男人都好看,俊美、英氣,屬於現代人和古人都欣賞的那種。若是前世,哪怕所有女生都喜歡這張臉,她韓莞也不會對他抱持幻想。
她從來都是目標明確;條件太好的、自己掌控不了的、有可能出變數的,她都不會染指,何況這位同原主還有那麼多是是非非。
在她看來,沈意是最適合的老公人選,中等個子、中等長相、性格好,家庭尚可……可就這樣一個男人,竟然背叛她,有了私生子。
思索間,謝明承走了進來。
韓莞指著左邊第一把椅子說道:「謝世子請坐。」
她自己則坐去右邊第二把椅子上。她想坐第三把椅子也沒有,屋裡除了最靠裡的羅漢床,左右只有各兩把椅子。
謝明承坐下,蜜露過來上茶。她緊張得手都有些發抖,倒完茶看了韓莞一眼,不知道該在這裡還是該退下。
韓莞道:「妳下去吧。」
謝明承四周望望,笑道:「我有點事耽誤了,孩子們呢?」
韓莞感覺到,今天他的笑容有溫度,非常刻意的溫度。若她沒猜錯,他也應該有話要跟她說。
韓莞說道:「去我祖母家了。」
謝明承像是說著天氣之類的客套話。「聽說宗錄幫封景作了大媒。」
韓莞應道:「是,說的是我堂妹。」她清了清嗓子,想言歸正傳。「我請謝大人今天來,是想說……」
謝明承截了她的話。「我也有話要跟妳說。」
韓莞看向他。看來他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不想自己先把話挑明。
謝明承繼續說道:「即使妳不讓小廝去給我送信,我也會來這裡一趟。昨天,我爹訓斥我娘擅作主張,我也勸了她,我娘和祖母已經同意我把妳和孩子接回府,我們還看好了一個吉日,」他臉頰飛上兩朵紅雲,不好意思地抿了抿薄唇,又道:「就是下個月初七。我的院子已經開始修整,若妳有要求,可以提出來。」
這是要把她和孩子都接回府,謝明承一定以為她知道這個大好消息,會對他及他們家感恩戴德吧。
韓莞反問道:「我丟了那麼大的臉,你把我接回去,就不怕別人笑話?」沒等謝明承回答,又自問自答道:「看來,在大福氣和家族興旺這些大是大非面前,笑話也只是一個笑話。」
她就是要激怒謝明承。
謝明承先是一愣,接著氣紅了臉。他沒想到會被韓莞如此奚落,還說得這樣難聽。
之前,他雖然不認為韓莞是以退為進,但仍免不了覺得她是因為進不了謝府才會提出早些和離的要求。若他給了她這條路,她會毫不猶豫地接受。今天之所以晚來,就是為了商量這件事,沒想到結果竟是如此。
他瞪著韓莞,反問道:「妳什麼意思?」
韓莞平靜地回望著他,說道:「說得這麼清楚了,謝大人還不明白嗎?我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兌現諾言,給我和離書。」
謝明承的目光從韓莞臉上移開,喘了幾口粗氣,又看向她,說道:「韓氏,我希望妳不要意氣用事,為了妳自己,更為了兩個孩子,好好想想,如何做對你們最好。」
韓莞道:「我正是為了自己、為了孩子,也是為了謝世子你考慮,才覺得我們分開最好。」
謝明承譏笑道:「為了我好?韓氏,妳真會赤口白牙說瞎話。我不認為我們和離最好,也不同意和離,妳再考慮考慮。」
說完,他起身想走。
韓莞可不願意再把他放走,起身站到他面前。他的個子很高,而原主的個子嬌小,只比他的肩膀高一點。
韓莞抬頭看著他,嚴肅地說道:「謝明承,你不能言而無信,咱們倆是八個歪脖坐一桌──誰也不正眼看誰,何苦這麼拖著?麻溜的,痛快把這件事解決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6/28上市的【文創風】1078《莞美人生》4。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2-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