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1094
夫人好氣魄 4(完)
途圖
1093
夫人好氣魄 3
途圖
1092
夫人好氣魄 2
途圖
1091
夫人好氣魄 1
途圖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夫人好氣魄 4(完)
作者: 途圖
系列別: 文創風1094
定價: 280 元
網上購書: 224 元
會員價: 210 元
出版時間: 2022/8/23
第三十一章
隆冬街的院落之中。
  一個男孩被剝去上衣,五花大綁地跪在院子裡,正滿臉驚恐地看著面前的大漢。
  大漢生得膘肥體壯,一臉橫肉,他手裡握著鞭子,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手心,怒道:「你個小兔崽子!竟敢逃跑?」
  男孩連忙俯身磕頭。「我錯了!我不敢了!」
  大漢面露凶光,罵道:「你就算跑得再遠,老子也會把你抓回來!」說罷,他便揚起鞭子,「咻」的一聲,抽向孩子的背部。「我叫你跑!看看你有幾個膽子跑!」
  男孩哇哇大哭。「救命!救命啊!」
  院子裡還跪著幾十個孩子,他們都戴著手銬和腳鐐,瑟縮成一團,惶惶不安地看著大漢鞭打逃跑的男孩,有些人甚至害怕地別過了臉。
  張婆子早就換下了滿是鍋灰的髒衣,她打扮得乾淨妥當,耳朵上還掛了一副極其耀眼的金耳環,正悠閒地坐在一旁喝茶。
  她抬手指向中間受罰的男孩,道:「看見了嗎?這就是逃跑的下場!誰再敢逃跑,我就砍了他的雙腳!」
  男孩被打得滿背是血,哭喊著。「婆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張婆子冷哼一聲,無情地道:「現在知道怕了?晚了!不打怎麼長記性?賀二,給我往死裡打!」
  那名叫賀二的大漢聽了,果真加重了力道。
  鞭子一下又一下,抽在男孩的背上,也彷彿打在了其他孩子們的心裡,有些年紀小的,已經被嚇哭了。
  被打的男孩哭得越發淒厲,聲音響徹雲霄,讓人的心都跟著揪了起來。
  另一個大漢走了過來,為張婆子添茶,道:「婆婆莫氣,若是氣壞了身子,縣太爺只怕要擔心了!」
  張婆子笑了笑。「也是,沒什麼比乾兒子更親了。」
  這張婆子原本是知縣的乳母,去年江南洪災,不少災民北上逃難,路過了平城,卻不肯走了,知縣當時正面臨考評,為了不讓那些災民影響自己的功績,便將他們趕去了城外。
  誰知,一場瘟疫襲來,許多災民都病死了,卻留下了不少孩子。這些孩子無法安置,便成了乞丐。
張婆子知道後,就讓知縣撥了這座宅子給她,藉著安置災民的名頭,將孩子們變成了謀取私利的工具。
  賺了不少銀子後,她的膽子越來越大,連周邊縣城裡沒人管的孩子都抓了來。
  這事在平城也有不少人知道,但張婆子是知縣的乳母,眾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松青趴在門上,從門縫偷看裡面的情形。「夫人、孟師父,目前院子裡有十幾個大漢,個個帶刀,看樣子是有些功夫的。也不知道他們屋裡還有沒有人,我們不若先回去從長計議吧?」
  松柏也皺起了眉頭。「松青說得是,萬一傷到了夫人……」
  院子中,男孩的哭聲慢慢微弱下去,沈映月的面色一沈。「沒時間等了,再打上幾鞭子,那孩子就要沒命了。」
  松青和松柏還想勸她。
莫寒卻道:「松柏,你輕功不錯,回去找你家公子,讓他拿出『南疆特使』的調令,去衙門搬救兵。」
  松柏忙道:「可那張婆子方才不是說,知縣是她乾兒子?萬一知縣和這婆子沆瀣一氣,那豈不是……」
  莫寒低聲道:「平城不過是一個小縣城,知縣的上峰是白知府,此人曾經從軍,在莫家軍中擔任過校尉,受過莫將軍的恩惠。」
  沈映月看了孟羽一眼。
莫寒繼續道:「這知縣若還想保住自己的烏紗帽,便不會冒著得罪上峰、得罪鎮國將軍府的風險,來保自己的乳母。」
  沈映月贊同地點點頭。「松柏,你快去快回。」
  松柏抱拳應是,連忙飛奔離去。
  莫寒對上沈映月的目光,道:「夫人,事不宜遲,不若我們來一場聲東擊西?」
  沈映月一笑。「再加上趁火打劫吧。」
  松青看看孟羽,又看看沈映月,茫然道:「夫人、孟師父,你們在打什麼啞謎啊?」
  
  院子裡的鞭打聲,終於停了下來。
  男孩被打得奄奄一息,有氣無力地倒在地上。
  大漢賀二似乎也抽得有些累了,便吐了一口唾沫,道:「小兔崽子!你還敢裝死?」說罷,又要舉起鞭子。
  人群之中,一個孩子忍不住道:「別打了!再打他就要死了!」
  張婆子一聽,目光冷冷一瞥。「方才誰在說話?」
  那說話的孩子也怕了,連忙低下頭,不敢吱聲了。
  張婆子站起身來,一步一步走近他們。
孩子們瑟瑟發抖,不由自主地向後縮去。
  張婆子手中執著一根木棍,這木棍有三指粗,若是打在人身上,一棍子下去,便會鼻青臉腫。
  張婆子來回踱步,幽聲道:「你們這些沒爹沒娘的小兔崽子!如今有宅子可住,有飯可吃,居然還這麼不安分?早知道你們這般不聽話,便應該將你們留在亂葬崗,陪你們的死鬼父母一起餵野狗!」
  一提起父母,有的孩子心頭一酸,竟委屈地哭了起來。
  「哭哭哭!就知道哭!再哭連你們一塊兒挨鞭子!」張婆子凶神惡煞地吼道,全然扯下了乞討時那副慈祥的面孔,一把奪過賀二手中的鞭子,朝著孩子們便要抽去。
  「婆婆!」賀二忽然開口喊她。
張婆子狐疑地回頭,看了他一眼。「做甚?」
  大漢茫然地指了指隔壁院子。「那邊……好像有火光!」
  張婆子回頭一看,隔壁廢棄的院子之中,果真升起了一股煙塵,嗆得人直咳嗽。
  「走水啦!走水啦!」
  「快來人哪!」
  「快跑啊!好大的火啊!」
  外面傳來一陣呼喊,院子裡的人都忍不住慌了神。
  張婆子忙道:「賀二,你去看看!」
  賀二連忙應聲,開了大門便想往外衝,可一陣濃煙瞬間襲來,逼得他又不得不趕緊將門關上。「婆婆!已經燒到門口了!今夜風大,萬一這火勢不受控制,咱們院子也會被波及的!我們還是快跑吧!」
  另一個大漢道:「跑?那這些小兔崽子怎麼辦?哪裡有地方安置他們?光是打開他們的腳鐐,都要好一陣子呢!」
  又有人道:「哪有工夫給他們打開腳鐐?你們不要命了?」
  幾人爭辯著,而外面的呼救聲也越來越大,就連他們的院子門口都飄進了陣陣的濃煙。
  張婆子一咬牙,道:「他們本就是賤命一條,萬一逃了出去,死在路上,被上面查到了,咱們反倒脫不了干係!將他們鎖上,咱們走!若他們能活,那便是造化,若是不能,也怪不了咱們!」
  大漢們一聽,頓時齊聲應和。
  大一點的孩子們已經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連忙懇求──
  「婆婆!求求您,放了我們吧!」
  「婆婆,我不想被燒死啊!求求您讓我們出去!」
  「救命啊!嗚嗚嗚,我害怕!」
  一時間,哭聲一片,孩子們都掙扎著向前,腳下的鐵鍊「叮叮」作響,冰冷至極。
  張婆子沒有耐心再理他們,對著大漢們一揮手。「咱們走!」
  大漢們連忙應聲,賀二率先為張婆子打開了門。
門口黑煙密佈,看不清火勢,張婆子用一條沾了水的布裹著頭,便急忙衝了出去。不料穿過濃煙,將將站穩,便被人一把捂住嘴,拖到了一旁。
  「婆婆?」賀二大聲喊了句,可並沒有聽到張婆子的回應。
  眾人催促道:「快出去!再不出去就來不及了!」
  賀二心一橫,將一桶水澆在身上,便衝了出去。
  大漢們一個接一個地出去,但莫寒和松青卻早就在門口等著他們了!
  趁他們不備,莫寒和松青一刀一個,將他們殺了個措手不及!
  張婆子被捆了手,扯著嗓子喊道:「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在我張婆子頭上動土?也不看看這平城是誰的地盤!」
  「誰的?」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
  張婆子回頭一看,只見門口放了個火盆,一名貌美女子站在一旁,優雅地打著扇子──那駭人的濃煙,原來就是這樣弄出來的!
  張婆子認出了對方,登時變了臉色。「妳是晚上那個……」
  沈映月淡淡地開口。「不錯,銀子賞給妳,謝恩就不必了,把鑰匙交出來。」
  張婆子冷哼一聲。「什麼鑰匙?我不知道!」
  沈映月面色微冷,她幾步走過去,開始搜身。
  張婆子冷笑道:「想找鑰匙救那幫小兔崽子?門都沒有!我可是花了好長時間才將他們調教成搖錢樹的,怎能讓你們奪了去?」
  沈映月搜了一圈,果然沒有找到。
  張婆子有些得意地道:「這兒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知縣大人肯定知道了,說不定,他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他與我情同母子,待他來了,小心你們的腦袋!」
  沈映月笑了。「口氣倒是不小,竟是個不怕死的?」說罷,一把掏出隨身匕首,直逼張婆子面門。
  張婆子心頭一驚,忙道:「妳敢傷我?!知縣大人饒不了你們的!」
  沈映月面無表情地道:「區區知縣,我還不放在眼中,大不了把妳送去知府面前。」
  張婆子哼道:「我可是知縣最親的人!妳以為抓了我,就能辦我嗎?」她胸有成竹,不甘示弱地看著對方,面上沒有一絲畏懼。
  沈映月眸光微頓,正待開口,卻忽然聽見一陣馬蹄聲自街口傳來──
  知縣到了。

  衙役們舉著火把,飛奔而至,他們兩列排開,一下子便照亮了整條巷子。
  莫衡繃著一張臉,自街口下了馬車,大步前行。
  他旁邊跟著一個矮胖的身影,正是這平城知縣──方不同。
  方不同生得微胖,他提著袍子,亦步亦趨地跟在莫衡後面,一路走得氣喘吁吁。
  半個時辰前,他還在府中摟著美人,睡得正酣,直到管家滿臉驚慌地衝進屋將他喚醒,他才知道,這隆冬街出了事。此刻,方不同一邊走,一邊用餘光偷瞄一旁的莫衡。
  這莫衡出身鎮國將軍府,如今又被加封為五品南疆特使,是皇帝面前的紅人。他說隆冬街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大案子,嚇得方不同連官服也未穿好,便心急火燎地趕了過來。
  一路上,莫衡面色冷睿,方不同心中惴惴不安。
  他在這知縣的位置上熬了多年,今年又是考評年,倘若他的上峰白大人能擢升巡撫,他便也有機會動一動,可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遇到了這檔事。
  在眾人的簇擁下,兩人終於來到院落前。
  方不同一見滿地都是齜牙咧嘴的大漢,又瞥見了張婆子靠在牆邊,登時變了臉色。
  見沈映月立在那張婆子旁邊,莫衡幾步上前,蹙眉問道:「二嫂,你們沒事吧?」
  沈映月搖頭。「我們沒事,但有個孩子受了重傷,得快些找大夫為他診治!這裡面有上百個孩子,但都被鐵鍊鎖著,需得救救他們。」
  莫衡毫不猶豫地點頭,回頭看了方不同一眼。「方大人,在你的轄區內,居然有上百個孩子被人囚禁、被迫乞討,還被濫用私刑,你如何解釋?」
  方不同額角滲汗,忙不迭地跪下開口。「這……這隆冬街本是廢棄的巷子,下官也不知情啊!」
  「不知情?」沈映月冷笑一聲。「那這位張婆子,是不是方大人的乳母?」
  方不同看了那張婆子一眼,道:「這張婆子早年確實在下官府中侍奉,但、但下官已經多年沒有見過她了……」
  張婆子一聽,面色霎時一白。「方大人!奴婢可是您的乳母,是您母親的陪嫁啊!這個時候,您難不成要撇開我?」
  「大膽刁婦!居然敢誣衊本官!」方不同一聲怒吼,指著張婆子劈頭蓋臉地罵道:「妳這婆子,從前在府裡就時常惹是生非,出去後還經常打著本官的旗號招搖撞騙、狐假虎威!今日之事,都是妳咎由自取!」
  沈映月看著方不同,冷不防地開口。「這麼說來,這張婆子的事,方大人一直不知情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8/23上市的【文創風】1094《夫人好氣魄》4(完)。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2-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