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購物車 我的帳戶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免費加入回首頁
  NO.442  
作者私房話 電子書新鮮事 好康報報 先讀為快 狗貓介紹所 OLD吠報
 
新書報到,漂亮的封面後又是什麼故事,【先讀為快】放點風聲讓你先聞香看看。
1273
小公爺別慌張 3(完)
寄蠶月
1272
小公爺別慌張 2
寄蠶月
1271
小公爺別慌張 1
寄蠶月
1270
養娃好食光 3(完)
三朵青
1269
養娃好食光 2
三朵青
 
1263
膽小者,勿愛《上+下》
余宛宛
1265
美狐王《上+下》
雷恩那
       
1261
重婚生活有點甜
季可薔
1260
護花保鑣 【四大護法之二】
莫顏
1259
那年花開燦爛
宋雨桐
1258
戲冤家【四大護法之一】
莫顏
   
書名: 小公爺別慌張 2
作者: 寄蠶月
系列別: 文創風1272
定價: 290 元
網上購書: 232 元
會員價: 218 元
出版時間: 2024/7/2
第十一章
魏國公府。
  吳嬤嬤伺候沈連氏換衣裳,瞧著她面色不好,勸道:「要我說,夫人不如稱病不見了,反正那呂夫人也沒什麼要緊事,等夫人好些了再請她來便是。」
  沈連氏半瞇著眼,說話有氣無力的。「罷了,我去莊子這些日子,她都來了好幾次,再稱病好像我故意躲著她似的,她那個人妳還不知道嗎?嘴碎得很。」
  「唉!」吳嬤嬤嘆氣。「這莊子不比國公府,夜裡濕熱得很,這才害夫人得了病。等這兩日藥吃完,再請太醫過來瞧瞧吧!」
  沈連氏點點頭,在銅鏡前坐下,瞥見吳嬤嬤手裡的金鑲玉步搖,忙抬手阻攔道:「換支素點的。」
  吳嬤嬤又換一支銀摩羯銜花簪,待夫人點過頭,才簪在她頭上。「我還想著,用絹花給夫人提提氣色呢!」
  沈連氏自嘲地笑笑。「都一把老骨頭了,簪了明豔的絹花,豈不是更顯頹敗之勢嗎?」
  見夫人抬手臂,吳嬤嬤趕緊伸手將她扶起,憂慮道:「自從夫人從莊子回來後,總感覺精神不比從前,夫人還是在為國公爺趕您去莊子的事生氣?」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不提也罷。」
  主僕倆來到正廳,呂申氏正仔細瞧著屏風上的畫,轉頭看清沈連氏的臉色,頓時驚道:「臉色怎麼這樣差?夫人您可是病了?」
  沈連氏在主位坐下,臉色蒼白地笑道:「不妨事。」
  「哎呀,身上不好,叫下人出來回我便是,強撐著做什麼?我又不是外人!」嘴上雖如此說著,呂申氏卻甩著帕子一屁股坐下來,神采奕奕地道:「夫人您前些日子不在汴京,怕是不知道……」
  見呂申氏一副市井婦人的模樣,吳嬤嬤不由得心生嫌惡,想著自家夫人出閣前,最看不過眼的就是這種人,如今成了國公夫人,反倒還得硬著頭皮去應酬,著實辛苦,於是便到門口打發了侍女,去給夫人煮些金銀花茶,降降火。
  「之前在貴府,我們在小公爺院子裡見到的那位小娘子,您猜她是誰家的?」呂申氏故作神秘。
  沈連氏心下早已有了答案,卻故作茫然地道:「是誰家的?我這深居簡出的,平日也就妳肯來走動走動,哪能知曉那麼多事呢?」
  「她是崔家的!十五年前崔清珞與人苟且的私生女!」
  「哦?有這等事?」沈連氏做驚訝狀,掩口道:「不是說那孩子跟著崔三娘子一起墜崖死了嗎?」
  「是這麼說沒錯!」呂申氏的身子往前探了探。「我那時還在鄭州,當時大街小巷都在瘋傳,傳得是有鼻子有眼的,還說是個男孩呢!可那日晁府辦宴,我是親眼看到的,那小娘子由崔將軍領著進了晁府的門,還跟晁老夫人說了好一會兒話才走的。」
  聽了這些話,沈連氏不由得重重地嘆了口氣。
  呂申氏自然是要問的。「夫人您這是怎麼了?有什麼煩心事,不妨跟妹妹說說?」
  此時有侍女端來金銀花茶,沈連氏一臉惆悵,直到目送人出去,才緩緩開口道:「那崔家姑娘在府上住了好些日子,我竟不知她的身分,我這心,真是不好受。」
  「那蕭……小公爺沒跟您說過嗎?」
  沈連氏搖頭,苦笑道:「唉!說什麼呀?塵哥兒還嫌我擾了崔家姑娘的清靜,讓國公爺作主,將我送到城外的莊子去呢!我這身子骨也不爭氣,這不就病了嘛!」說罷,還咳了兩聲。
  聞言,吳嬤嬤在一旁,若有所思地斜睨了夫人一眼。
  「什麼?!」呂申氏的聲音拔高兩個音調。「那您就去了?簡直欺人太甚!」
  「不去還能怎麼辦?」沈連氏用手扶了扶頭上的銀簪,哀怨地垂眸道:「難不成讓我撒潑打滾地去跟國公爺鬧嗎?我都多大歲數了。」
  呂申氏自然注意到那素淨的簪子,不禁義憤填膺地道:「那也不能由著他這般欺負啊!您好歹也是國公夫人,這弊衣疏食的,像什麼話!」
  「罷了、罷了……」沈連氏釋然道,隨手端起茶盞,在茶水入口的一瞬,嘴角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我的好姊姊呀,我都替您生氣呢!」呂申氏嗔道。
  「不說這些了。吳嬤嬤,去告訴廚房,呂夫人留下用午飯,不要再做那些素食了。」
  吳嬤嬤應下,小碎步出了門,喊了個在遊廊邊打掃的婢女去廚房傳話,隨後左右瞧著沒人,直接奔向西面果園去了。
  一進果園,見著的便是大片的金杏樹,綠葉間盡是黃澄澄的金杏,嬌豔欲滴,甚是好看。
  吳嬤嬤穿梭在杏樹之間,四面環顧,翹首尋找,終於在一棵樹下見著了熟悉的身影。
  「大哥哥!」
  被喚的老僕茫然回身,待吳嬤嬤來到身前,才笑道:「妳怎麼來了?是夫人想吃杏子了?」
  吳嬤嬤搖搖頭。「大哥哥,你還能找到覓兒嗎?」
  「覓兒?妳是說原來在夏姐兒身邊伺候的覓兒?」吳叔想了一會兒。「她不是得了狂症,被夫人送回老家了嗎?尋她做什麼?」
「我也不好說,近來總覺得夫人有時候怪怪的,隱約好像能看見夏姐兒的影子……」
「妳怎麼好端端的又想起夏姐兒來了?」吳叔嘆了一聲。「都這麼多年了,夏姐兒怕是早就轉世投胎去了。」
  「我來不及細說,得回去了,總之你記著幫我找到覓兒,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問她。」吳嬤嬤急急說完,就又匆匆走了。
  吳叔愣在原地,琢磨好一會兒後,放下手中的竹籃,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允棠跟著舅舅還有表兄、表姊一起來到城北獵場。
  獵場依山而建,除了門口有一大塊平地之外,內裡樹林陰翳,遮天蔽日,乃是野獸藏身的好地點。
  樹林間也有路,不過蜿蜒曲折、錯綜複雜,最窄處只能容許一匹馬通過,往來還要注意頭上的枝杈,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被刮傷。
  允棠剛學會騎馬不久,崔奇風本打算與她共乘,卻被她拒絕了,無奈之下,只得找了負責獵場的員外,尋了匹性子溫和又認路的老馬給她。
  一行人在林中轉悠了半天,才發現一隻野兔。崔南星興奮不已,迅速從背後的箭囊裡抽出一枝羽箭,俐落地搭在弓上,瞇了一隻眼去瞄準。
  瞥見一旁的崔北辰也朝身後摸去,崔南星嘴角一挑,拉著弓弦的手一鬆,野兔應聲倒地。
  崔北辰不甘地「哼」了一聲。
  「中了!」崔奇風驚呼,大笑誇讚道:「不愧是我崔家的女兒!」說完又感覺不妥,斜眼去瞥允棠,好在她好像並不在意。
  崔南星翻身下馬,跑去撿兔子。
允棠卻是驚得嘴巴都合不上了,沒人知道剛才這一幕,對於她來說,究竟有多震撼。
  她對弓箭情有獨鍾,不光是因為母親慣使弓箭,而且跟其他武器相比,弓箭似乎更靈活,在交鋒現場可以拉開一定的距離,甚至可以完全不露面,躲在暗處狙擊敵人。
  當時在東臨莊,若是她也能像崔南星一樣,拉弓、射箭,將緊追不捨的敵人一一射翻在地,也許結果就會不一樣。
  正出神時,崔南星已經拎著兔子來到她的馬前,炫耀似的晃了晃手中的戰利品,一揚頭,問道:「喜歡吃兔子嗎?」
  羽箭從野兔的身側貫穿,看樣子已經當場斃命,傷口處流出的血還未凝固,在褐色的皮毛上一滴滴滾落。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空氣中彷彿都開始瀰漫著血腥味。
  允棠知道,想學射箭、想報仇,心腸必須硬起來才行,於是她重重地點了點頭。「喜歡。」
  「那帶回去,讓七嬸炙來吃。」崔南星把羽箭拔下,又把兔子繫在馬上。
  崔北辰不服氣地別過頭,惱道:「這什麼破獵場,進來多時了,就只有這麼一隻兔子,那員外還說能獵到野豬呢,都是騙人的吧!」
  崔南星重新上馬,譏諷道:「你這怨天尤人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輸了就是輸了,哪來這麼多廢話!」
  「剛才妳走在前面,我的視線都被妳擋住了,自然沒有妳快!」崔北辰臉紅脖子粗,爭辯道:「既然說好了要比試,總得公平吧?」
  「那好,一個時辰後,在門口集合,看誰獵物多,這樣總行了吧?」
  崔北辰點點頭,又想到什麼似的。「那我要跟允棠一起走。」
  允棠一怔,忙道:「可我什麼都不會,幫不上你的忙。」
  「不用幫忙,我──」
  「允棠還是跟著我吧,都是姑娘家,有什麼事也方便些。」不等他說完,崔南星就開口打斷,又轉頭看向崔奇風。「爹爹,說好了,你可不許幫他。」
  崔奇風聞言皺眉。「這是什麼話?妳把為父想成什麼人了。」
  「那好,一個時辰啊!」崔南星一扯韁繩,打馬選了一個方向。「允棠,我們走這邊。」
  「妳們兩個,千萬注意安全啊!」崔奇風不忘囑咐道。
  崔南星抬起手擺了擺,表示聽到了。
  崔南星選的這條路,比來時略寬敞些,兩匹馬能並行。
允棠看著地上凌亂的馬蹄印,路旁偶爾有折斷的羽箭,還有罕見野獸的蹤跡,這一切都說明了,平時出入這裡的人很多。
  打獵都是射箭,該不會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從哪裡射出一枝暗箭吧?
  允棠頓時不安起來,警覺地看向四周。
  「妳放心,爹爹早就派人過來清場,就是怕有人誤傷我們。」崔南星見狀,開口道。
  允棠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又問:「表姊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妳很謹慎,每到一個新的地方,都會擔心安危。」崔南星目視前方,自顧自地笑笑,又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剛到我們家時,也是一樣,對嗎?」
  允棠沈默。
  「我倒覺得這沒什麼不好的,我不知道妳之前都經歷過什麼,但是從今以後,我可以保護妳。別看崔北辰一副不可靠的樣子,若真遇到危險,他也會為妳挺身而出的。」頓了頓,崔南星又格格笑道:「妳看出來了嗎?崔北辰有點喜歡妳。」
  其實聽到有人喜歡自己,應該是一件開心的事,尤其崔北辰還完美地遺傳了舅舅的身材和樣貌。
  可他畢竟是自己的表兄,允棠實在很難跨越「近親」這道坎,很難把對他的感情與男女之情連結。
  見她低頭不說話,崔南星探身去看她的臉,盯住了好一會兒,才恍然道:「哦,原來妳不喜歡他。那妳喜歡誰?」
  允棠的腦海裡,不由自主地浮現出蕭卿塵的臉,她被這念頭嚇了一跳,忙搖頭道:「沒有誰!」
  「還不承認!」崔南星好像發現什麼不得了的事,嘖嘖道:「完了,要是崔北辰知道了,還不得傷心死!」
  「別再拿表兄開玩笑了。」允棠有些看不過去,輕聲道。
  崔南星一怔,喃喃說了句。「想當初他也是這麼笑我的。」
  允棠剛要張口說些什麼,忽然一陣翅膀拍打聲吸引她們的注意,聞聲望去,一群鳥兒正從樹梢驚慌四散。
  兩人不約而同勒住馬,朝樹林深處看,卻再沒了動靜。
  「崔北辰?」崔南星試探地喊道。
  咻!咻咻!
  突然,幾枝羽箭穿過樹林,破空而至!
允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崔南星撲到馬下。
  崔南星抱著她就地一滾,躲到一棵粗壯些的樹後面。
  允棠騎的那匹馬躲閃不及,中了一箭,吃痛之下轉身就跑。
崔南星大喊:「血月,跑!」
  血月是崔南星的馬,聽到主人叫喊,嘶鳴一聲,也跟著跑走了。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7/2上市的【文創風】1272《小公爺別慌張》2。
 
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4-Doghouse Books Inc,All Rights Reserved.
104 台北市龍江路71巷15號 TEL:02-27765889  webmaster@doghouse.com.tw